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季秀香对肖海田的表态很满意,如果肖海田同意这么做,她会对肖海田非常失望,也会考虑今后不再认这个学生。
“他有没有提起席镇的事情?”赵琦对此事很好奇。
妻騙霸道總裁
“可能是我比较敏感,我觉得他们有这面的意思,不过可能是我表现的有些明显,他们就没有再说下去。”这也正是刚才肖海田进来,不怎么高兴的原因,搞了半天,自己很可能白高兴了一场。
接着,肖海田又拿出了几张照片,放在桌上:“后来,他又偷偷跟我说,他认识一个卖家,手里有几件瓷器要出售,问我有没有兴趣,还给了我几张照片,我看了照片到是觉得不错,但之前的事情让我又有些担心,他就向我保证,这回的东西如果有问题,他照价全赔。我就跟他说,照片先放在我这里,等我决定了再通知他,之后他们就走了。”
亂世湮華 紫筱戀喜
照片一共四张,赵琦拿起其中之一,上面是一件天青釉匜,匜为仿青铜彝器造型,盛水或盛酒器,,其色泽雅美,别致清新;口沿及流等处因釉薄而呈淡淡的褐黄色,使得器物轮廓鲜明。应该是一件钧窑的产物。
崔淼见赵琦拿着照片,又皱眉陷入沉思:“怎么了?”
赵琦盯着照片回道:“照片上的东西我觉得有问题,看着有些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假的吗?”肖海田也皱起了眉头,如果是假的,陆大强怎么敢夸下那样的海口?
赵琦摇了摇头:“到不是,我只是单纯觉得眼熟,照片上的这件,我也没有看出问题ꓹ 应该是真品。”
崔淼说:“你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刚才说见到陶先固眼熟ꓹ 现在又见照片上的东西眼熟?”
“是了!”
赵琦一拍脑门,他又拿起另外几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是一件鸡首壶ꓹ 鸡首壶始见于西晋,与羊首壶同类。早期壶的流口多为实心ꓹ 不能出水。至东晋时期,流口疏通ꓹ 逐渐成为南方的主要日用瓷器之一。
鸡头壶的造型始见于金属器皿上ꓹ 常见有褐彩斑点缀于壶口和手柄上。照片上的壶身所点缀的褐彩斑类似金属器上的珠链,十分罕见,赵琦的印象也非常深刻。
于是,赵琦拔通了庆成文的电话,问庆成文,和蒋知隐熟不熟。蒋知隐是沪上著名瓷器收藏家,国内瓷器鉴定的权威专家。庆成文说ꓹ 他的师傅和蒋知隐是老友,问赵琦有什么事情。
赵琦便把照片上的瓷器描述了一遍ꓹ 他怀疑这些东西可能是蒋知隐的ꓹ 庆成文得知此事ꓹ 连忙表示尽快答复。
过了片刻ꓹ 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过来,对方正是蒋知隐ꓹ 他又让赵琦对照片上的器物描述了一遍ꓹ 证实确实照片中的器物确实是他的。
赵琦收起手机ꓹ 想起前世在泸上参观的一次蒋知隐的个人收藏展,其中有三件瓷器被着重介绍。
妙手天醫在都市 多笑天
后来ꓹ 赵琦了解到,原来这几件瓷器是蒋知隐几年前,借给一位朋友研究时,屋里进了小偷,蒋知隐借给朋友的瓷器全部被偷。
多年来,蒋知隐的朋友一直努力寻找,花费了无数力气和代价,才找到了展出的三件瓷器,剩余的一直没有消息。
赵琦看到两张照片,正是其中之二,那件鸡首壶由于风格独特,他的印象最为深刻。
现在,蒋知隐明确表示,四张照片中的瓷器,都是他丢失的,那就很有可能通过这条线索,找到窃贼,从而找到其它失窃物。
肖海田有些落寞,端起酒杯一干而尽:“唉,亏我还和他当了多年的朋友,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赵琦劝导他说:“老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又说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就是表面维持的很好,背地里人面兽心,如果没有机缘巧合,可能一辈子都发现不了他的真面目。”
崔淼也点了点头:“是啊,不过这种人毕竟是少数,平时交友小心一些就行了,千万不要一嘲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道理肖海田都懂,但换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可能马上就能转变心态,不出意外,最后他喝醉了。
蘆葦
第二天一早,赵琦刚吃完早饭,就有人打电话到酒店找他。前来的一位五十多岁,头发却已经半白的老人,以及两位警察。
老人正是当初借蒋知隐藏品的那位朋友,当初他发现东西被偷,顿时心急火燎,一夜之间,头发就白了不少,从东西被偷一直到现在,他没有放弃过一条线索,但到目前为止,一件都没找到,心中的抑郁和焦虑可想而知。
杨莫见到赵琦,就要了那四张照片,看过之后,眼含热泪,紧紧握着赵琦的手:“感谢,真的太感谢了,老蒋让我跟你说声对不起,他最近腿脚有些不便,不能亲自来京城,他让我代他跟你道谢!”
赵琦笑着说道:“这算不得什么,我也是从朋友那里,得知了此事,我相信只要有良知的人,遇到此事,都会像我这么做的!”
杨莫激动的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等事情办完,你一定要去泸上,我要好好谢谢你,不夸张地说,你是救了我的老命啊!”
上午十点多,赵琦和肖海田会和,随即前往跟陆大强约好的地方,一家老旧的宾馆。
到了陆大强电话里说的房间门口,肖海田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打量着两人,问道:“你们有什么事?”
大唐風流軍師 飄逸
“是陆大强让我们来这里的,他还没到吗?”肖海田拿出手机,嘴里嘀咕道:“这家伙怎么回事,关键时刻掉链子!”
女子制止了肖海田打电话,让他们进屋,随即又朝门外走廊看了看动静,显得特别警惕。
“你俩都是京城人吗?”女子问道。
一拳琦玉的生發之旅
“不是,我这位朋友是江东来的。”
女子接着又问道:“昨天他仨怎么跟你说的?”
肖海田正准备回答,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时候有三个人了?这女人是故意诈他的话吧,他从容地说道:“你记错了吧,就我跟陆大强聊了一会,还有一哥们儿没说什么。”
女子拍了拍脑门:“嗨,年纪大了,脑子有些不好使了,那三张照片你们带来了没有?”
肖海田拿出照片递给女子:“你又记错啦,是四张照片!”
女子接过照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现在出门在外办事,不小心点容易出差错,希望你们能理解。”
修真霸主在校園 魚籽
肖海田说:“小心无大错,不过我们时间宝贵,东西快些拿出来,我们买了就走。”
“行,你们稍等片刻,我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女子打完电话,俩人等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听到旁边衣柜的位置有响动。
赵琦见女子走了过去,之后才发现,那里是一扇看起来像衣柜的门,他也反应过来,原来这里是连通房。
连通房是指一间房用一道门给隔开,形成了两个房间,也就是房和房之间仅有一门之隔。大部分的连通房的设计初衷是为了满足客人的实际需要,比如,一家人住在一起,可以作为一套房来销售,在平时还可拆分为两间独立得客房。
另一边的房间,是一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帽子压的很低,都看不太清他的全貌。
男的让俩人过去后,就让女子把门关上,随即让他们看照片上的实物:“都是大开门的物件,如果有一件是假的,这些不但都可以送给你,我还倒贴你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