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在凯特那充满笑意的眼眸中,罗兰也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作为一个从小就见识过龌龊的家伙,她其实早就对富人们的横行无忌见怪不怪了。
所谓法律与道德上的健全,不过是已经完成原始积累的资本想要堵住后来人的上升道路罢了,这些资本用一道又一道的枷锁限制他人的发展,同时,他们的形象也随着枷锁的堆积变得无比高大,但实际上呢?一切都是狗屁!
就拿发展和环保来说好了,在工业革命出现之时,又有哪个家伙会谈环保?
若是让格蕾塔-桑伯格去面对那些资本家,那她连被拿去喂狗的资格都没有!
而在工业革命完成之后,各路牛鬼蛇神便蜂拥而至,保护环境,成为了他们的口头禅,其他人所错过的发展时代,则成为了他们嘴里最为虚伪的遗憾。
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不愿瞧见别人崛起。
就这么简单!
而这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抨击,不仅能够收获无数认同,也能拉拢所有同时代的盟友!
如此一来,谁信,谁就真的傻哔。
同样,人们之所以调侃,最赚钱的生意都在刑法里写着,那并不是因为那些生意真的赚钱,而是提醒你,不要错过赚钱的时代,而又何为赚钱的时代?
这个东西,其实已经被马今服说烂了。
当一个新兴行业出现时,缺乏监管的它,就是最赚钱的时代!
所以成功的本质,其实都是一样的……
抢!
甭管是从弱小国家中抢走他们的资源,还是从广大民众中抢走他们生产出来的剩余价值,总之这个抢,才是成功人士的核心本质!
“我刚刚真的被你吓了一跳。”抚摸着老婆的后背,罗兰浑身放松的叹了口气。
此刻的他,心里异常舒坦。
“你被我吓到了?”凯特则是抬起双手,不断地捏揉着老公的脸,“你不会以为,我突然提起这些事情,是觉得你太冷血恶心,想要和你离婚吧?”
“差不多吧。”说开了的罗兰抖了抖眉毛,抖机灵道:“我以为我要被判无妻徒刑。”
“无妻徒刑?”陡然冒出的新兴名词让凯特愣了一下,不过几秒之后,她便反应了过来,“噢!你这家伙真的是!我之前都同意你创建‘R and K’了ꓹ 我都能接受你贩卖婚姻的事实,又怎么可能接受不了你给索尼下套的一切?”
“可这并不一样好么?”罗兰摇头道:“这两件事情并不一样。”
“因为前者悄无声息ꓹ 后者充满血腥吗?”
虽说罗兰的话语并不直白,但凯特又岂会听不出罗兰的想法?
而当那几千条逝去的生命被妻子再次提及后,罗兰脸上ꓹ 也写满了遗憾,“差不多吧。”
他ꓹ 毕竟没有冷血到视生命为无物的地步。
如此回答,也在凯特的预料之中ꓹ “有些事情ꓹ 你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
既然如此,那乘风而上攥取利润,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这句话语,真的是说道罗兰心坎上去了,但在他获得宽慰的同时,脸上也写满了疑惑。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ꓹ 你之前不是怀疑,索尼的套ꓹ 就是我给下的吗?现在怎么又说ꓹ 九一一肯定会是我无法改变的事情?”
本还在感慨老公真棒的凯特闻此言语ꓹ 那从内心升腾而出的无奈ꓹ 让她拔高了声线。
“哎罗兰!我真的不是傻子好么?你知道九一一会发生,这事情我信ꓹ 但你要是说ꓹ 九一一有你参与ꓹ 那我是真不信,你到底有多少能力我还不知道吗?
如果九一一真的不是一个意外ꓹ 那你最多也只有知情权,至于其它?
你又能安排出什么?
所以说,在事情本身与你无关的情况下,你不想办法利用这些事情给自己创造价值,那我才会鄙视你,而其它的东西嘛……事情又不是你干的,你又为什么要有心理负担?”
握草!
罗兰惊了!
他真的觉得,过去七年,自己都看走眼了!
在相知相识的两千五百多天里,罗兰一直以为,自己的媳妇就是个了解资本成长,明白资本内核,并且愿意陪伴追随的家伙,而现在呢?
她所体现出来的思想觉悟,那可是比他这个接受过信息爆炸洗礼的家伙还要高啊!
这真的是……
“我觉得我们得重新谈恋爱了。”
罗兰激动的在老婆的面颊上亲了一下,“你以前隐藏的实在是太深了。”
“你难道隐藏不深吗?”
凯特翻了个白眼,趴在了丈夫的怀里,一边戳着对方的胸口,一边说:“这种无所谓的小事你竟然瞒了我好几年?直接就违背了夫妻之间的坦诚相待原则好么?该罚!”
“那这么一看,我们明明是扯平啊!”罗兰不服。
“这就是你的刻板印象了!”凯特张嘴,在丈夫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对于一位丈夫而言,自己的妻子,是永远不可能犯错的,所以……我觉得我可以想补偿了!”
“补偿个锤子呦!”虽然被凯特咬了一口,但罗兰依旧很开心。
“我的钱包都被你没收了,你让我拿头给你买东西啊?”
说话的同时,罗兰的双手也顺势下滑,在她的腰间挠起了痒痒。
而当亲昵的举动出现后,受到刺激的凯特也哈哈大笑。
“停下!哎呀你别闹!”
“就不!”
熠炫虛的魔法舞臺 櫻約
賢夫抵良田
“放手!你挠的我好痒啊!”
“反正不是我痒!”
“啊啊啊!你这家伙真贱啊!”
“略略略略略……”
既然凯特并不在意事情的过程,并且愿意接受事情发生后的结果,那么对于罗兰来说,眼下一切,就是最为美满的结局,当然了,也是他最想看到的结局。
很多时候,女性总会抱怨自己的丈夫并不愿意和她们分享一切,但——
更多的时候是男性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分享。
告诉妻子自己在单位里受到的不公待遇?
别开玩笑了,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人家就会觉得你把她当成了垃圾桶。
告诉老婆自己公司目前面临着何种困境?
别扯淡了,当公司这个经济来源出现问题时,那与之相关的生活,必然会受到影响,因此而产生的连携效应,会让得知情况的她,陷入焦虑,而之后嘛,就是忙上加忙。
告诉爱人自己的事业前程一片黑暗瞧不见任何希望?
别找死,因为这种抱怨,只会让你显得无能。
所以说,很多时候,不愿分享那真的是在维护稳定。
而当罗兰发现,自家老婆的境界比自己还高后——
那种油然而生的喜悦,让他为之颤栗,更让他兴奋难耐。
此时的罗兰恨不得将藏在心里的各种想法都说出来,因为,他憋得太久了。
“也就是说,你也不清楚九一一是不是小灌木丛他们自导自演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比平时更加腻歪的二人凑在一块儿,话语中充满了真诚。
“不知道。”罗兰果断摇头。
“Okay,那你为什么要想着给索尼下套?”喝了点酒的凯特面颊绯红,“按照我们当时所聊的局势来看,让环球入坑,不才是最好的选择吗?
毕竟,环球影业的价值要在索尼影视娱乐之上,而环球音乐的价值又在索尼音乐之上。”
“因为索尼是日本公司,而环球的母公司维旺迪是法国公司,前者,被美国牢牢掌控,后者,想要操持起来非常麻烦,再加上日本在二战时本就空袭了珍珠港,所以,若是告知民众,索尼这回又操纵了舆论,那么民众会更能接受。”罗兰认真地解释。
“追求逻辑上的合理性?”凯特偏头,看向老公。
“Bingo!”罗兰打了个响指。
无所顾忌的他开始打嘴炮了,“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能说,绝不隐瞒更不撒谎!”
这话激起了凯特极大的兴趣,“那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好多好多东西都瞒着我?”
“……”罗兰脸长了。
可凯特却觉得很有趣,“那我想知道,你觉得我是最漂亮的吗?”
“……”罗兰想要拿头凿桌。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那换一个好了。”他越沉默,凯特就越来劲,“你觉得我……”
“好了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洗澡回房吧!”
为了避免当场死亡,罗兰直接耍起了赖。
丢下刀叉,抛弃酒杯,直接起身,宛若老鹰抓小鸡一般,将媳妇逮到手里。
公主抱,撒丫奔,顷刻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即便在上楼的过程中发出了数声惨叫,钻进浴室时,更是传出了无数救命,但等水雾之气袅袅升起后,人世间最快乐的欢愉,也随之降临。
而当所有一切尘埃落定,重归清闲的他们,又离开了洛杉矶。
这一回,他们去的是英国。
没办法,谁让凯特想家了呢?
在过去一年待在北美大陆备孕无果的情况下,罗兰也想换个地方呆呆。
这就和拉不出屎怪地球没引力一样,在双方体检都健康的情况下,罗兰……
禽有獨鐘:司少的心尖獨寵
努力的都快头秃了。
只可惜,或许是因为九一一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但也有可能是各国的情报部门都立了功,所以当罗兰想换个地方换种心情时,刚到英国不久的他们,就收到了无数邀请。
曾经,那些没有搭理过他们的‘大人物’纷纷向他们抛来了橄榄枝,甚至连房屋所在地的地主,英国皇室也向他们发来了请柬,邀请他们参加一年一度的篝火盛典——
盖伊-福克斯之夜。
洁白的邀请函宛若雪花一般纷纷落下,而当罗兰发现,邀请人不是什么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企业拥有者米塔尔,就是石油大亨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不是英国世袭贵族、陆军少将、第六代威斯敏斯特公爵、英国最大地主杰拉尔德-格罗夫纳,就是铝业大王奥列格-杰里帕斯卡后,那种赤果果的老钱格局,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有些奇葩。
一次九一一,让老钱和新钱没了距离?
这天下,难道还有比这个更加离谱的事情嘛?
可凯特,倒觉得正常,“《黑鹰坠落》到底是谁主导的?
一嫁再嫁,罪妃傾天下
民众不清楚他们也会不清楚吗?
现在的你已经和小灌木丛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当这些老钱发现,一个国家军备更新,对外宣战的大事都能和你捆绑时,你在外行使的,不就是美国的权力吗?
以前他们不理你,那是因为你只是有钱。
现在他们要是给你摆脸色,那就是想要让你和你的盟友一起难堪。
要知道,和你相关的既得利益者,有老牌的军工复合体,有新兴的科技巨头,有传统的金融寡头,还有老派的政治家族,当这些人全都和你站在一起时,你是不是新钱,还重要吗?
老钱经营了多年,早已扎根世界?
重生之武林新史 水漫
但那又能怎么样?
他们早已成了过去式!
现在,就算你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端着,他们也只会承认自己在装。
因为,你不仅有钱,而且有权。”
如此话语,听得罗兰笑逐颜开。
若说以前,这种快乐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品尝,怎么样都不得劲。
那么现在,有了凯特的倾听和诉说后,得以分享的他,舒爽无比。
“我喜欢这种状态。”罗兰将手中的请柬随手一丢。
“我也是。”正在对着镜子换礼服的凯特更不客气,“你觉得我穿哪套好看?”
“蓝色的。”
“为什么?”
“像露丝。”
“你这是说我胖?我明明减重了好么!”
“……”
而在罗兰‘有幸’近距离观察英国时,来晚一步的索尼,就只瞧见了空空如也的屋子。
当出井伸之他们得知,罗兰夫妇去了英国,可能年前都不会回归时,他们便已经明白,索尼,成为了这些众多资本钦定的背锅侠。
可正所谓狗急了会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当索尼发现,罗兰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后,想要自救的他们便紧急磋商,希望在绝境之中,谋求一条生路。
随着众人的讨论,卖掉《黑鹰坠落》版权,不去赚这部分的钱,就成为了他们的首选。
可等霍华德-斯金格让索尼影视娱乐将这个消息放出去时,所得到的,就只有寂静无声。
已经瞧出苗头的好莱坞巨头根本就不愿意吃下这个祸端,而那些海外公司……
也没人承受的了索尼开出来的价格。
于是乎,这一方案,只能废弃。
而在索尼发现,他们无法通过甩掉版权,撇清利益纽带这一方式实现自救后,壮士断腕的决心,便随之升起,他们想要通过抛售索尼影视娱乐这一重大资产的方式躲避日后的灾祸。
可当他们开出十个亿的价格,吸引了一堆想要联合收购的二三线公司的目光时,还没谈判呢,这些公司便遭受了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的调查。
当官方压力下来后,那些想要上演蛇吞象的家伙们,作鸟兽散。
如此情形,令索尼猛然惊醒。
《黑鹰坠落》的制片人一栏里,有阿诺德-施瓦辛格。
他的妻子,便是肯尼迪的外甥女。
而加州,又是驴党的铁票仓。
在这种情况下,索尼想要抛售位于加州的资产?
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突然無敵了
可我的资产我不能卖?
这这这……
当这种来自现实的屈辱降临之后,索尼便决定破釜沉舟。
他们找到了索尼在美国的最大股东,持股超过百分之九的花旗银行。
希望他们能够出面,来调解这件事情。
虽说花旗银行并没有和之前那些垃圾一样,连事都扛不住,在得知索尼的诉求后,他们还亲切的给索尼安排了时间,但当索尼觉得自己能够瞧见希望时,与之见面之后,花旗银行的代表所说的第一句话,就让索尼透心凉,心飞扬。
“你们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
但,我们可能无法给予你们相应的帮助。
我们母公司花旗集团最近在谋求一项收购,希望以五十到七十亿的价格收购金州银行三分之一的股份和加利福尼亚州的联邦银行,而这两家银行嘛……
都是罗纳德-佩雷尔曼的产业。
在漫威的出售案上,罗纳德-佩雷尔曼获取了六个亿的回报,而在微软对雅虎的收购案上,他更是赚走了超过三十亿,在这种切实利益面前,我们觉得,即便罗纳德-佩雷尔曼在没有人性,他也会站在罗兰-艾伦那一边,毕竟,罗兰-艾伦是最喜欢用钱摆平麻烦的家伙,而他,则是一位喜欢收钱帮人摆平麻烦的商人。
所以说,你们找我们花旗也没用。
我们现在需要罗纳德-佩雷尔曼手里的银行,而罗纳德-佩雷尔曼则需要罗兰-艾伦手里的单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抛售我们在索尼得百分之九的股份,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很抱歉让你们听到了一个坏消息,但,这是集团董事会达成的共识。”
大势,已去。
当索尼得知,罗兰-艾伦竟然特码的能把手伸到自己的大股东花旗那儿去后,他们便明白,背锅被肢解,是他们唯一能够享受到的结局。
顶级富豪中的抱腿王竟然能把所有领域不同立场的家伙抱成自己人?
这尼玛的就离谱!
但……
即便他们在嘶吼,又能怎么样呢?
当小灌木丛政府、军工复合体、科技巨头、传媒巨头、金融巨头都希望它死时……
它,能不死吗?
要怪,那也只能怪,日本太弱了。
落后,就要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