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神宫之外,苏礼没有理会宫殿内传出的各种呼喊声,只是看着外面漆黑的永夜城良久不语。
他能看到黑暗中许多北地之民都佝偻着身子偷眼看向这边……因为这座神宫是这永夜城中唯一稳定的光源所在。
霸道男人很兇殘
而乾荒大教近万年的统治,也不知是否将这极北之地的民心民气给彻底打折了……乾荒大教在这里建立的是一种以神权为核心的高压统治,从这极北之民的敬畏中获取信仰。
詭靈公寓 李道長
只是极北之地的人道终究是太弱了,哪怕如此也无法支撑一方大教的用度与气运,所以乾荒大教才会想到去其他地方发展的吧。
但是乾荒的人搞错了一点,始终极北之地才是乾荒的大教的根本盘。因为离开了极北,他们甚至连自称大教的资格都没有!
苏礼明白这一点,也知道剑崖教与乾荒大教的争锋终究是剑崖占据了上峰。
錯嫁權臣:商女不服輸
可是这又如何,对于眼前的极北之民来说,他们却是已经在这近万年的奴役中失去了所有……
忽然,他在不远处的黑暗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于是对其招了招手……
黑暗中一个人影走出,却是苏礼先前的队友晓通真人。
“见过圣子,见你安全归来,晓通也就放心了。”晓通真人说道。
两人见过礼之后,苏礼才说:“不知龙祝和缘难两位怎么样了?”
晓通真人答道:“缘难大师和龙祝道友都已经返回中洲了,这一次他们的收获很大,都说要闭关一段时间看看能否有突破之机。”
苏礼听了点点头,觉得龙祝可能真是差不多了,但缘难的话应该还要一些积累才行。
他又看向晓通真人……原本这晓通的积累也早就足够了,但是他却一定要转修古修法。没办法,这是个人选择。
这事他不想多谈了,这些曾经的伙伴若是有缘自然可以重聚,修真儿女犯不着那么矫情。
随后他又问了:“道兄既然早就已经来到永夜城,你可知这永夜城中的居民如今缺些什么吗?”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是一下子将晓通真人给问住了。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若说缺……他们恐怕什么都缺吧。”
他其实是根本不知道该从哪个角度来回答苏礼的问题了。
这时,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极北之民,最渴望的永远是光。”
九死醫生
两人回头,却是惊讶地看到了那一条冰龙的龙首正在他们身后,似乎是正听着他们的交谈。
北辰星以她一贯冰冷的语气说道:“我极北之人,可以忍受饥饿与严寒,可以断绝文明的传承……但是唯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对光明的渴望。”
“北辰乃是极北天空中最亮的明星,也因此它才会成为极北之民的信仰。”
苏礼听了点了点头,心中莫名地有些想法,但却暂时还不知该如何去实现。
錯了錯了 無司
这时大约是完成了‘处刑’剑崖教的大佬们都走了出来。
他们看向苏礼问:“你准备怎么处置这座城市?这座城市没有了乾荒大教的人,恐怕会很快就凋零下去。”
的确,极北永夜城乃是乾荒大教的道场所在,原本有乾荒大教坐镇的情况下自然是各种修士往来,可给这城市带来生机。
而在近万年的发展中,这座城市也相当于是发展出了内外两种生存方式……内圈就是这座位于城市中间占地巨大的神宫,这里就是修真者的地盘。
而外圈就是外面的永夜城了ꓹ 是极北之民居住的地方。
极北之民可以说是完全依赖于这里的修真者而生存,力所能及地为修真者做一些采集、狩猎之类的事情赖以生存。
可如果这里的修真者都死掉了ꓹ 又或者是没以前那么多了……那么这外面的永夜城居民又该如何生存下去?
“既然冰龙尊者如今已经是我们剑崖教的外籍长老,那么我们自然也有义务要维护这永夜城的繁荣。”苏礼想了想,然后语气郑重地说道。
“你想发展永夜城?倒是可以ꓹ 你自己去调配资源吧。”夏铭点点头可有可无地说道。
对于剑宗的大佬们来说,这永夜城的确是可有可无。但是既然苏礼决定高兴ꓹ 那么就让他自己去折腾吧。
然而苏礼却是先想到了另一点转向北辰星说道:“冰龙尊者,请问你是否会传送阵法方面的知识?极北之地与天裂山终究太过遥远了ꓹ 如果能够以传送法阵来沟通ꓹ 那便是再好不过的。”
北辰星闻言有些为难地说道:“在下万年积累,的确是得到过一些传送阵方面的学识。然而这些知识有限,传送距离也无法太远……”
她说着也不迟疑,就拿出了一些关于传送法阵的书简。
的确是很粗陋,而且看起来还像是处于摸索阶段的一些尝试性的探索……
这下就让苏礼有些失望了,他还以为可以建立起超远距离的传送法阵呢。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海棠跳在他的肩头问:“君若需要ꓹ 妾身这里便有传送法阵的布阵之法啊。”
苏礼:“……”
他发现自己还真是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光顾着想自己不能事事都靠海棠都靠椿ꓹ 但问题是这传送法阵是给剑崖教要的啊。
所以作为剑崖教的太祖师ꓹ 向椿请教传送阵法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
于是乎一群原本苏礼的长辈们惨了ꓹ 被小不点海棠差使得团团转还乐此不疲……因为他们马上就能够得到一项能够使得剑崖教实力大增的传承ꓹ 而且可以说得上是真正能够帮助他们镇压那么大地盘的传承!
传送法阵,如果真的能够顺利运行起来ꓹ 那么哪怕是天涯海角ꓹ 只要有传送法阵架设ꓹ 那么剑崖教哪怕人手短缺也能够及时支援四方。
所以现在重中之重,便是这传送法阵能否架设起来了。
“中距离和长距离传送想必你们是不可能掌握得了的ꓹ 所以还是让我来教你们短距离传送阵法的搭建吧。”海棠很有那么些架势地说道。
这种话当然会让一些人不服气啊,可是随着海棠以一种直观的方式表达了一下所谓‘中距离传送’和‘远距离传送’是什么意思之后,所有人就都沉默了……
中距离传送……只见海棠指着头顶的北辰星然后又指了指北辰星隔壁的一颗黯淡了不少的星辰。
在地上看起来那不过是一个巴掌的距离……而这‘一个巴掌的距离’就是中距离传送阵的传送范围。
“咕嘟~”
众人当场就是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呀。
然后远距离传送呢?
却见海棠还是伸手指了指头顶的北辰星,然后又指了指天边若隐若现的东明星……
众人一下子都觉得果然不用去想太多,还是老老实实地学好‘短距离传送’比较好吧。
果然,大神的距离概念和他们这些凡人是不一样的。
于是一群人在忙碌的时候,苏礼却独自在神宫门前的广场上搭起了帐篷……那是‘智慧古帐’,听说内藏无穷智慧,他只是想要进去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
帐篷内的空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宽敞,这其实应该也算是一件空间类型的宝贝吧。
极北之地的永夜还飘着大雪,天寒地冻估摸着有零下三十度出头。
但是帐篷内却是以各种皮革扑在地面,温暖而舒适。
还有肉肠趴在帐篷里面,让苏礼有了一个舒服的靠垫。
旁边是一闪可以观察外面的小窗,拉开窗上的皮革帘布就能看见外面纷飞的大雪以及黑暗中的永夜城。
而这帐篷的奇妙之处在于,当他想要思考一些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的面前自然会出现一些相关事情的画面……
这就是‘智慧古帐’的命名来源。
这些画面都是历代北辰遇到类似事情时的思考与经历,是极北之地真正的文明传承所在。
可以说只要北辰犹在,那么极北的人类文明哪怕断代,也总是能够延续下去的。
而他此时坐在这帐篷内,靠在肉肠柔软舒适的身上,看着窗外的永夜城所思考的,就是如何让永夜城的居民或者说是极北之民重归昔日。
在他这‘智慧古帐’的画面中,极北之民向往着北辰星散发出的光明,所以总是爱抬头看着天空。
他们行事往往昂首阔步,哪怕遇到再多的困难都能够咬牙坚持……如此民族,当真是令人心生敬意。
但是现在的极北之民呢?
因为乾荒大教的万年奴役与影响,他们已经一个个佝偻起了身子,变得木讷而很少有自己得思考,愚鲁迟钝,仿佛人种都要退化了。
“所以,首先要有光……不,应该是先要去除他们心中的枷锁,然后再要有光。”苏礼确定了这一点。
然后他就去做了。
跑到外面来,他看了看那乾荒大教原本雄伟的神宫,然后直接掏出了重钧剑就削了过去……
重钧裂地剑!
这巍峨的宫殿,不就是极北之民心中的枷锁吗?
所以它必须倒下,然后才给这些人的心中重新竖立起一些东西来。
一剑斩下,那当真是地动山摇。
那耗费了乾荒大教无数资源与不知多久才建立起来的神宫,就这么崩了个小口子……
咳咳……毕竟是人家费尽心血建造的神宫,防御阵法和材料用的都是顶级的,没那么容易被打烂。
就是苏礼的架势很足声势也很浩大,效果却有那么些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