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大腦芯片引發倫理擔憂 在動物身上實驗被批

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旗下腦機接口公司Neuralink是衆多研發大腦芯片的公司之一,儘管其芯片植入可能即將開始,但專家警告說,植入可能會帶來倫理問題。此外,在動物身上進行實驗也不道德。

常州少婦常與男人發生關係 事後…

圖1:馬斯克旗下Neuralink只是衆多研發大腦芯片的公司之一,儘管其芯片植入可能即將開始,但專家警告稱,這會帶來倫理問題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指出,旨在增強認知能力的腦機接口(BCI)技術可能會質疑人們所取得成就的真實性,因爲它們可能被視爲“智能藥物”的功勞。例如,Neuralink的Link芯片目前專注於幫助那些有健康問題的人,但這位億萬富翁設想這種植入物“爲人腦添加了一層超級智能”。

研究人員提出的另一個擔憂是在動物身上進行測試。大多數公司在人類身上測試前會首先將芯片植入哺乳動物體內,馬斯克在豬身上展示了Neuralink的技術。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最近發表了兩篇論文,討論了這種大腦芯片引發的倫理問題,重點是大腦芯片如何提高認知能力。

這兩篇論文的主要作者、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的研究生艾倫·科恩(Allen Coin)說:“當患者接受人工耳蝸植入時,這實際上就是一種腦機接口,有助於改善他們的聽力。沒有人質疑病人的聽力是否真的有問題。同樣,認知增強型腦機接口設備也常常被當作類似的治療工具,幫助病人克服困難。然而,我們現在聽到了更多關於腦機接口設備在治療應用之外提高認知能力的潛力,但關於它們的真實性仍存在爭論。”

圖2:所謂的真實性是指,某人在多大程度上感覺到他們的能力和所取得成就是自己努力所得,而非大腦植入物的功勞

科恩的同事韋利科·杜佈列維奇(Veljko Dubljević)稱:“我們認爲,這是因爲這些腦機接口技術通常被認爲是植入型的,這意味着這種設備實際上會對一個人的思想產生永久性或半永久性的改變,甚至是一種延伸。這些不是會消失的藥物,它們會永遠留在那裏。

電競主持解說首批專業應屆生將於2021年畢業

美國西北大學神經學家莫蘭·瑟夫博士(Moran Cerf)正在研究一種可以提升人類智力的芯片,他說這種芯片可能會在五年內投放市場。瑟夫博士表示:“芯片可以聯網,然後進入維基百科,當我想到某個問題時,它就會給我答案。”然而,瑟夫本人也質疑這項技術可能帶來的情報差距以及經濟上的不平等。他稱:“有些人可以通過考慮正確的投資來賺錢,而我們做不到。所以他們會變得更富有,會變得更健康,會活得更長。”

曝勇士欲用追夢換勒夫 已初步與騎士探討三方交易

科恩和杜佈列維奇還探討了與真實性和機器增強智能相關的問題。當提到真實性時,他們指的是一個人感到自己的能力和所取得成就是自己努力所得,而非大腦植入物的功勞。杜佈列維奇說:“機器增強智能指的是增強認知的腦機接口技術,這些技術還沒有上市。“然而,它們顯然是包括Neuralink在內的BCI開發者的目標。”

馬斯克的初創公司目前專注於使用其Link芯片來幫助那些患有疾病的人,比如讓四肢癱瘓的人能夠用大腦控制技術。然而,這位億萬富翁提到了芯片的其他用途,包括爲人腦添加一層超級智能。馬斯克在之前接受採訪時說:“Neuralink的目標是有朝一日賦予人類數字人工智能超智能。如果你不能打敗他們,那就加入他們吧!”

圖3:研究人員批評腦機接口技術在動物身上實驗不道德

科恩和杜佈列維奇指出,如果倫理學家關心服用“智能藥物”的人是否獲得了更高的考試成績,爲什麼他們對BCI沒有類似的擔憂?

除了對真實性的擔憂,該團隊還提出了在動物身上測試這些技術的問題。他們說:“在使用動物測試侵入性腦機接口技術時,也沒有充分討論與倫理相關的問題。畢竟,這些都是外科手術。”

默西赫斯特大學專家加勒特·弗拉斯(Garrett Freas)認爲,植入可能被認爲是道德的,但在動物身上使用則是另一回事。他解釋說,通過植入大腦芯片來改變動物的行爲,“在許多不同層面上都會帶來道德困境”。弗拉斯寫道:“改變它們的行爲,讓它們對人類有益(比如讓牛吃更多的東西,以便它們能給我們提供更多的肉),這在道德上通常是不受歡迎的。”(小小)

通用汽車因火宅風險召回數萬輛雪佛蘭Bolt EV電動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