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这不是对众人敷衍了事,对罪人包庇纵容么?
东林、复社、几社等团伙,以及众多商贾都对此极为不满,纷纷要求严惩相关将校兵士。
黄得功心里也认为如此,但更愿意看到对方愤恨交加又如可奈何的模样!
尔等能把本将如何啊?
本将就站在这里!
气不气人???
若是照章纳税、凭据讲理的商贾,黄得功自然不会如此对待。
可对面都是些甚子玩意?
官商勾结,偷逃税款不说,还妄图对抗朝廷,胁迫皇帝!
所作所为如此险恶,还能轻饶了?
原本事态已经有所缓和,过阵子就能彻底平息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两淮盐商又闹腾起来了,声称南都城内的守军别想得到一斤盐!
这下好了,黄得功就派手下悍将宋纪与监军孔贞会,携千余兵马前往扬州自行取盐!
取盐不是目的,目的是将扬州城内玩瘦马的盐商都给扣下!
扬州守将是出自勇卫营的马进功,现被提升为总兵官,副手是监军王之俊,即便二人收了盐商孝敬的数万两银子,可城门还是照开不误。
如此重要的地方,崇祯当然要换让嫡系将领来镇守,为的就是应对某些事件,譬如眼下这件!
马进功可是没忘谁才是自己的主人,虽说银子已经到手,但不耽误把城里的盐商转手再卖一回。
只要脑子稍微清醒一些便会明白,一旦投靠了盐商,就等于同时得罪了皇帝和太子,这就是典型的本末倒置了。
一球當千
海盐最迟在明年年初便会大量上市,风光一时的两淮盐商被收拾只是时间问题。
马进功即使想要脚踏两只船,也是皇帝和太子,决计没有盐商的份!
真投靠了两淮盐商,一旦这些人东窗事发,自己岂不是等同于造反了?
放着忠臣良将不当,去跟着盐商叛乱,这到底是傻还是疯???
盐商喜欢玩瘦马,自己可以玩完盐商ꓹ 再玩瘦马,这叫两全其美!
至于宋纪带兵入城来抓盐商ꓹ 马进功表示自己毫不知情,此事也与自己毫无瓜葛!
马进功所要做的就是等宋纪的兵马入城,便关闭四向城门ꓹ 来个瓮中捉鳖!
捉的当然不是宋纪,而是盐商ꓹ 反正也无须己部人马动手。
宋纪抓捕盐商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贩运私盐!
这年头哪只盐商不大肆贩运私盐?
巨星閃耀時
以为买通漕河巡防就没事了?
那是以前!
现如今ꓹ 你得再买一次ꓹ 而且得花高价才行!
在如狼似虎的官兵搜捕之下,扬州城内大大小小上百只盐商,都被抓个正着。
窝藏盐商者视为谋反,立即下狱,严惩不贷!
举报者可得千两银子奖励,附赠盐商的瘦马!
搜查的重点就是城内的酒楼、茶馆、客栈,以及风花雪月的地方。
躲到自家宅院里也没用ꓹ 城内的盐商院落早就被马进功所掌握了。
等抓到了大多数人,宋纪便当众宣布ꓹ 因为众人的所作所为ꓹ 理应被从严惩处。
然而此番可给予众人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ꓹ 要么交私盐ꓹ 要么交银子,便可无罪释放。
交上来的盐是不是私盐ꓹ 那就得由黄得功说了算了。
盐就是钱ꓹ 这是明摆着的道理。
根据京城盐商提供的资料ꓹ 将两淮各家盐商分为三个等级,一级须交一百万斤ꓹ 二级须交十万斤,三级须交一万斤。
一时间拿不出来这么多盐也不要紧,一斤折价一钱银子,一万斤就是一千两银子,一百万斤便是十万两!
没钱?
也不要紧!
那就蹲大牢呗!
逝去青春.五月戀情
咱能保证你蹲着蹲着就有钱了!
蹲着也没钱的话,咱还可以帮你赚钱赎罪!
可以前往山东挖矿,干上十年八年,那不就有钱了嘛!
挖矿?
差点把膘肥体壮的盐商给吓死!
那是他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商贾应该干的事情么?
去了那边,还不得被活活累死啊?
于是,在拼死抗争了三天之后,众人便陆续写信让家里交钱赎人了!
银子可以再赚,挖矿是决计不行的,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这下两淮盐商算是明白了,敢情崇祯带着勇卫营移驾南都,这是来刮地皮的啊!
可是比万历那会儿狠多了,完全是上来不讲道理,直接绑票啊!
勇卫营这行事可是比那些强盗和流寇利索多了!
就是一群披着官军衣服的土匪恶霸!
人家也不是不讲理,说你贩运私盐,你能拿出凭证么?
真拿出来了,到衙门一对税银,那不彻底露馅了?
衙门那边肯定死不承认自己开具的凭证,那就成了官商勾结了,外加合伙偷逃税款。
角鬥皇帝 格鬥
能让盐商自行负责到底,衙门里的人可是最乐见其成了。
对盐商而言,届时还得加上一条罪证,假冒衙门凭证!
死一次不够,还要死两次?
想通之后,所有盐商都认罪了。
你这边招惹了勇卫营,那边得罪了衙门,往后还混不混了?
最不济也要保住关系好的一头吧?
时运不济!
流年不利!
出门没看黄历!
来扬州玩瘦马,结果将自己给玩进去了!
玩一次瘦马,等于一船甚至一支船队的私盐都沉入江底了……
这谁受得了?
往后可是得小心点,别再让猪狗不如的勇卫营抓住。
这肯定是狗皇帝崇祯指使的!
先有狗太子开海盐!
后有后皇帝抓盐商!
老朱家这对父子是要与盐商死磕到底啊?
一夜貪歡:總裁別太猛!
听官员们说,崇祯之前就是个二傻子,根本不会弄银子。
这下怎能如此聪明了?
是被雷劈得开窍了?
武俠長生 步九霄
怎么不一记惊雷劈死这个狗皇帝呢!
顺便将横征暴敛的狗太子也给劈死!
兜里没了一大笔银子,盐商心里甚子恶毒的想法都萌生出来了。
诅咒好使的话,崇祯与狗太子都死了不下好几万次了!
移驾南都之后,先是收拾了本地的勋贵,又招呼过了诸多商贾。
两项相加,供得金银折合约五百万两,其他物件与资产另算。
这下崇祯算是心满意足了,对余下的事情一点都不着急了。
想来这招还真是管用,怪不得当初皇兄让魏忠贤顶上去,果然好使!
崇祯的策略是黄得功先上,顶不住再让王承恩上,最后将责任推给那逆子就行了!
自己得了大把的银子,还没有责任,岂不完美至极?
那逆子硬是从自己手里得了半壁江山,理应承受此等罪过!
江南商贾冥顽不灵,也应该尝尝那逆子的伶牙俐齿才是!
没过多久,让商贾们郁闷到吐血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心中的狗太子回信了!
狗太子在信中承认,勇卫营如此行事是当初自己管理无方所致。
业已对黄得功及主要犯错将领进行批评教育,责令其改正错误。
为了端正其态度,已然罚没每人一个月的饷银,作为此番的警示。
还望今后令行禁止,严于律己,将忠君报国之精神贯彻到底,并发扬光大。
对于给商贾造成的不良影响,狗太子表示惋惜,幸好类似之事并不经常发生……
总的来说,字里行间的意思就是护短&敷衍&嘲讽,外加一丝的威胁!
这算甚子道歉啊???
完全是在公然挑衅众人的心理底线!
狗太子欺人太甚!
罚没将领一月饷银……
连革职查办都没有,这能叫严惩么?
有个球用啊?
勇卫营上下都从这次浩劫中获益了,这点处罚岂不是杯水车薪?
崇祯皇帝呢?
如何表态?
不是表过了么?
一切责任由太子来承担!
这……
血羽檄
众商贾迷茫了!
打不过眼前的“活阎王”,又对狗太子鞭长莫及。
平白无故便损失了一大笔银子,好想大哭一场啊!
想来想去,还是要找东林讨个说法。
对此,钱谦益的解释是,东林士子也在此番请愿中蒙受了巨大损失。
凡是参与之人,三年内不得参加会试,更别说殿试了!
这是谁定的?
狗太子呗!
然陛下何解?
陛下说一切责任由太子来承担!
北廷焉能插手南廷之事?
不合规矩啊!
崇祯皇帝说近期头痛,将责权落实给首辅与黄得功了,可由太子重新监国,总揽大小事务。
既然太子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崇祯还有何话可说?
看东林心情好,还是赏荷花心情好?
显而易见嘛!
可恨啊!
皇帝不出面,太子又开始遥控南廷。
黄得功兵权在握,瞿式耜说了不算。
如此一来,岂不是己方众人都被这对狗父子给算计了?
简直比万历皇帝还黑啊!
伸手不见五指!
当初万历起码还是一个人!
现在好了,这对狗父子一唱一和,玩得可来劲了!
愚弄官吏!
愚弄商贾!
愚弄百姓!
罪不容恕!
那又能怎样?
打算揭竿而起么?
一想到手里无兵,唯一的指望忻城伯赵之龙还被砍了,这下全都傻眼了,就剩下唉声叹气了。
心里只恨大清兵马不能飞到江南,为众人出口恶气!
只要能够将这对狗父子给斩杀掉,众人便可高呼大清皇帝万万岁!
宁可降清,剃发续辫,跪下认个新主子,也不愿意再给这对狗父子缴税了!
等听说北都被皇太鸡大军团团包围,仇视狗太子的众人都喜大普奔起来,当天便放鞭炮来庆贺!
若能生擒活捉狗太子,将其凌迟处死,江南一带的家家户户都可供奉大清皇帝之排位!
为此,城内还有开盘下注的!
清军破城,攻占北都,押一两赔二两银子。
狗太子击退皇太鸡,保住北都,押一两银子赔十两银子!
除了部分北官与勇卫营的人马之外,大部分城内的商贾、富绅以及百姓,全都看好骁勇善战的大清兵马!
“总戎!总戎!”
“何事惊慌?”
“赢了!”
“啊?”
“太子爷打赢了,皇太鸡折损不下四万,已然收兵撤退!”
“当真?”
“千真万确!来报的飞骑刚刚进入皇宫!”
“嗯!速速点齐兵马,莫要让那庄家卷钱跑了!”
黄得功可是下注三千两银子,原本以为就此折了,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三千两变成三万两了,难保庄家不会提前跑路,必须先行将其看管起来。
若是兑现既定数额,那便相安无事。
否则,便让其知晓勇卫营的厉害!
太子爷还真是好手段,能力退皇太鸡,看来飞艇等仙器甚是犀利!
黄得功看好某太子,麾下的将领自然也不是吃干饭的。
自上而下,押了太子爷数万两银子之多。
这下好了,净赚九倍利润!
到年前为止,都不愁吃喝了!
随着黄得功大肆调动勇卫营的兵马,城内的商贾再次胆寒起来。
不过他们发现“活阎王”此次并没有对商贾们动手,而是直奔赌坊!
这笔赌注可是事关重大,决计不能出现差池,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对方玩了自己,再溜之大吉。
自打勇卫营驻扎南都,那就是天王老子,除了万岁爷,谁的账也不买!
想赚勇卫营将士们的银子,那得看有没有那个命再说!
现在不光赚不到银子,还得赔付一大笔才能平账!
有道是——头可断、血可流、赌债不能丢!
消息越传越广,很快全城的人都知道此事了。
“力克皇太鸡?”
钱谦益低声嘟囔了一句,便陷入沉思之中。
太子怎能取胜呢?
会不会是假消息?
这也太过惊人了吧?
十万守军打赢三十万东虏铁骑?
据说自身伤亡甚微,同时还毙敌不下五万!
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啊!
不光是钱谦益,侯恂、张玮、钱士升都已然呆滞了。
瞿式耜急忙穿戴整齐,准备前去觐见皇帝,顺便一探究竟。
众人也要跟着首辅前去,却被钱谦益拦下了,此时还是让瞿式耜一人前去探探风声为妙。
若是真的,众人先计较一番,待明日廷议再行恭贺此次大捷。
反之,则须从长计议。北都情况究竟如何,还要进一步核实。
大家也觉得钱师说的有理,便在此静候佳音了。
變身蜘蛛俠
待瞿式耜从后邸回来,告诉众人的的确是“佳音”!
这下在座的众人就更加的难以置信了!
皇太鸡这是被风给吹傻了?
用三十万大军来对付一个十岁的黄口小儿,还被打得一败涂地?
不是说洪承畴与孙传庭这两支能征善战的部曲都没有勤王么?
秦良玉所部尚在四川修整,太子就靠手头那点兵马就打赢了?
钱谦益觉得事有蹊跷,可拿不出证据,连理由都很牵强,也就没有多言。
具体如何,还得待明日见过皇帝,了解实情之后再行判断。
若是太子当真率部打赢了皇太鸡,满朝文武还得以内阁的名义发张贺帖。
刚被太子羞辱没多久,又要恭贺人家,这得有多不情愿?
问题是朝廷里的北官集团并不像己方这么认为,这些人可是高兴得不行。
钱谦益不用眼睛看,都能猜到是这种情况。
極品鋼鐵大亨
当晚,由于出发点不同,有些人是因大捷而亢奋不已,有些人则是因此而焦虑万分。
反正龙颜大悦的崇祯在田贵妃的陪伴下,睡得前所未有地舒坦。
黄得功以及一众手下都搂着银子,更是做梦能笑出猪声!
礼部尚书倪元璐此前是看不上太子的所作所为的,但鉴于煤山改名鸿山,还是自己提得笔,为此收了太子一百两银子。
此前倪元璐便将一百两银子下注,根本没指望赚钱,全当是还人情了,结果歪打正着,一百两变成一千两了!
翌日,在上殿之前,听闻倪元璐赚钱的同僚纷纷要求其请客,得了一笔横财的倪元璐自然也无法推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