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看着依然单膝跪地的冥土千羽名与重,收起了书,问道:
“身为冥土千羽在冥土的权限高吗?”
听到陆水发问,本还在庆幸活下来的名与重,眨眼间仿佛就回到了荒岛。
那时候也是这样面对这个人,那时候仿佛随时都可能被灭口。
现在虽然没有被禁锢住,但是名与重心中的畏惧反而更多。
要知道他的上司冥土百炼,就是死在对方的手中。
追杀了他许久的兽群,一句话被喝退。
眼前这个人比他想的还要可怕。
“不,不是很高,但是比寻常的冥土成员,要高不少。”名与重低头说道。
“关于洛三生那个时代的事,你知道多少?”陆水问道。
洛三生的时代到底是在真神陨落后结束,还是远古时期彻底结束时跟着结束,陆水并不知道。
因为洛三生不在三大势力中,他最后是什么下场,陆水自然不清楚。
或者说这个人在远古时期有没有名,也很难说。
陆水对这个人也没什么兴趣,就是想通过他,来了解远古时期。
如果能了解道预言石板那个时期的事,那就最好。
名与重有些为难道:
“记载虽然有提过洛三生一小部分事,但是没有说明在哪个时代。
不过去仔细查阅,应该能有一些收获。”
“远古仙庭,听说过吗?”陆水又问。
名与重摇头。
陆水也没在意。
不过他倒是想起了之前冥土的事。
“在我们离开后,冥土有发生过什么大事吗?”陆水问。
他还是想知道大长老有没有出手。
问别人肯定没有问名与重来的准确。
“大事?”名与重有些不明白。
“冥土有被一剑切了吗?”陆水直接问道。
名与重:“……”
木冉:“……”
这句话挺吓人的。
冥土可以一剑被切,等于净土也可以一剑被切。
修真界有这么可怕的存在吗?
别说冥土十殿了,就是净土王上都不敢说这种话。
“没有。”名与重低声说道。
陆水也松了口气,看来大长老确实没有过去。
“冥土十殿对那件事是什么态度?”陆水想知道的是,他杀了冥土百炼火翼,对方后续的动作。
他记得身上还有连接冥土十殿杀痕的东西。
只是这东西一直没有反应,他也丢着丢着就忘了。
冥土千羽名与重有些尴尬道:
“前辈走的时候,没有把我放开,最近刚刚脱困,一出岛就被兽群盯上。
一直被追到现在。”
陆水:“……”
离他从冥土出来都过去多少天了?
好吧,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是他的问题。
不过确定冥土没有遭受大长老攻击,这也够了。
随后陆水看向净土木冉:
“净土皇族?”
木冉心下一惊,随后低头应道:
“晚辈净土第三公主。”
原来净土公主不是只有一位啊,陆水心里有些意外。
净土跟冥土不一样,净土的皇族贴近净土,在净土有着特殊的权能。
所以他们一族始终统治着净土。
不过里面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是很懂。
没有研究价值。
偶尔去一两趟,大概也只是找材料。
倒是没人惹他ꓹ 非常客气。
非要对比,那态度比冥土好了不知道多少。
木冉确实是净土皇族ꓹ 但是对方一眼就看出来,让她有些惊慌。
净土皇族对一些人来说有着特殊的诱惑力,主要是贴近净土。
只要脚踏净土ꓹ 就能大致知晓其他人的危险程度。
同样可以借助净土进行穿梭,类似缩地成寸。
只要身在净土大地上ꓹ 他们就几乎是无敌的。
如果眼前这个人要问贴近净土的秘密,她无法回答。
但是知道这件事的人ꓹ 或多或少都有好奇心ꓹ 从而问出这个问题。
木冉有些紧张。
陆水倒是没有多想,他确实有件关于净土的事,很想问一下。
但是觉得可能有点不礼貌,不过出于好奇,陆水还是开口了:
“听说净土有件不为人知的事。”
“来了。”听到这个木冉就知道自己可能躲不开那个问题:
“前辈请说。”
“据说净土是有王跟女王的,他们谁大?”陆水开口问道。
这可能不是一件礼貌的问题。
有次他碰巧跟慕雪提过。
慕雪是这么说的:肯定是王大,就好比我跟你ꓹ 陆家少爷跟陆家少奶奶,当然是陆家少爷大。
当初他还特地回了句:炸我密室的时候ꓹ 你怎么不这么想?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个问题他们也没再纠结过。
当然ꓹ 出门在外ꓹ 慕雪从不会对他动手ꓹ 除非没人在。
遗憾的是,他们几百年都难出一趟门。
最远就是去逛秋云小镇。
净土ꓹ 冥土ꓹ 外加其他地方ꓹ 后面都是隔了很久才会顺便去一趟。
也就刚刚结婚的时候,会经常外出。
毕竟要带慕雪看各种地方。
增加夫妻感情。
听到陆水这个问题ꓹ 木冉整个人愣在原地。
“前辈说的是这个不为人知的事?”木冉开口询问道。
不应该问皇族机密吗?
雪荷姬
陆水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道:
妖女玩轉宮廷 李白
“不好回答?”
“不,不是。”木冉立即开口解释道: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机密。
在净土,有女王那就是女王大。
不然不叫女王,叫王后。”
“怎么分的?”陆水问。
“大部分都是看谁强。”木冉回答。
但是家事哪那么容易说清,里面还是会掺杂很多因素。
陆水点点头,看谁强他觉得只是粗浅的定论。
当然,他对此也不在意,就随口问问。
到时候回去跟慕雪科普一下。
“身为净土皇族,应该对净土历史有所了解吧?”陆水动了动身,让自己靠在高椅上跟舒适一些。
他不再纠结女王的事,而是试着打听关于远古时期的事。
“是的,在净土,没有人比皇族更了解净土历史。
而身为净土公主的我,对历史确实也有不少了解。”木冉低头回答。
她知道眼前这位前辈,对历史,或者说对远古时期的事可能比较感兴趣。
从之前问冥土千羽就能知道。
而历史,她大部分都是能说的。
就算不能说,级别也不会高于皇族的秘密。
“在净土的历史中,留下最浓厚一笔的是谁?”陆水并没有直接问远古时期的事,而是先从侧面去了解。
毕竟净土传承可能没有断层,他们对远古时期的时间间隔,大概率有所迷糊。
“王女,姬寻。
一个改变了净土的人,一个净土历史记载中毫无争议最强的人。
没有她,净土没有皇族。”木冉第一时间开口。
这是她对净土历史的理解,她能一瞬间答出这个问题。
同样,她的答案对任何净土的人来说,都毫无争议。
姬寻?
听到这个名字陆水眉头皱起,他听过这个名字。
很快他就想了起来。
“天灵族?”陆水开口问道。
天灵族姬寻,弑神会议邀请名单之一。
名单中所有人,应该都是一个级别的。
那么确实可以是净土有史以来最强的人。
“前辈知道天灵族?”木冉有些意外。
因为在皇族出现之后,天灵族基本无人知晓。
因为天灵族成了净土皇族。
这件事别说其他人了,就是净土中的人,都很难了解到。
可是眼前这个人,只听到名字,就能知道天灵族。
对方比木冉预想的还要特殊。
一时间,她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说谎。
当然,也让她更不敢说谎。
看来确实是名单中的天灵族姬寻,陆水没有开口多询问天灵族的事。
“姬寻所在的时代,你们的记载多吗?”
“有一些,但是并没有太多,关于王女姬寻,净土也是一知半解。”
“说说看吧,从头开始说。”
木冉沉默了片刻,她需要组织一下语言,看看怎么说才比较顺畅。
陆水也不着急,安静的等待着对方开口。
名与重感觉自己好像没有价值。
读书多就是好,他要是书读的多,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问三不知。
木冉呼了口气道:
“王女出生的时代,刚刚好是她父亲统治净土的时代,王女的出生并没有让当时的王在意,他有许多女儿。
仙緣之海棠妖妃 雨中等愛
然而在王女长大之后,她的天赋才被他人发现。
短短一百年的时间,王女姬寻就强大到整个净土都没人可以对她造成威胁。
所有人都知道,王女姬寻将是下一任王。
净土有史以来最强的王。
獄崛
就是那时候的净土王,都是这么认为的。
因为没有人可以阻止王女姬寻成为王。
王女姬寻太强了,不过千年就彻底镇压了净土。
但是意外发生了,王女姬寻在无敌于净土之后,居然选择离开了净土。
离开前她只留下了一句话:这个地方太小了。”
“走时她意气风发,天下都在她脚下。
可当王女姬寻回来的时候,却没有了走时的色彩。”木冉沉默了片刻道:
“我记得记载中有这么一段:王女回来的那天,找了她的母亲。
那天王女扑在王后的怀里,声音带着哽咽,哭泣声随之响起:母亲我败了,对方就出了一剑。
那一天王女哭的如同真正小孩。
后来净土的人才知道,当世修真界强者并起。
打败王女姬寻的,是一位名为剑一的剑修,一剑斩九州,无人可与之争锋。
王女姬寻留在了净土,她变的更强了,强到了能与当世所有强者争锋的地步。
她不想当王,但是她不讨厌当王女的生活。
她觉得需要为家里做点什么。
一个时代最巅峰之一的王女姬寻要做什么,自然会有一些大成就出来。
皇族,诞生了。
没有人知道王女姬寻做了什么。
所有人只知道,为数并不多的天灵族,在净土有了特权,有了属于他们的权能。
这就是皇族特权。
王女姬寻成了皇族最为拥戴的存在,同样也带着净土走向了强大。
虽为王女,但所有人都知道,王女姬寻是净土真正的无冕之王。”
陆水平静的听着,这些事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天灵族姬寻,确实是跟剑一一个时代的人。
而且是同一层次的人。
至少最后处于同一层次。
否者没有进名单的资格。
可惜净土记载太片面,如果能够接触那个时代,或许能够记载更多的东西。
木冉的声音继续传来:
“后来王女在某个时段又离开了净土。
这次王女姬寻离开了很久,直到那天天地传来震动,仿佛世界都在崩溃。
是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让整个净土害怕的力量。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人想要查看修真界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无法观测。
而就在那个时候,王女姬寻一身是血的回来了,她只说了一句话:我输了。”
听到这里陆水眉头皱了起来,天地大震动?
“记载中,有提到大数据吗?”陆水问道。
陆水突然开口打断,木冉自然不敢继续往下说,但是面对陆水的问题,木冉却是摇头:
“没有提到大数据。”
“那段时间有提到真神吗?”陆水继续问道。
木冉还是摇头:
“没有。”
不是真神陨落?还是说他们故意没有去记录?陆水心中疑惑。
要不就是净土没有收到大数据提醒,不然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提都不提一下。
“嗯,还有一种可能,不知道真神的人,没有知道的资格。”陆水觉得这个可能性最高。
如同天劫大数据,没有渡过劫的人,是接收不到的。
“继续。”陆水开口道。
木冉没有多想,继续道:
“王女姬寻回来了,身受重伤,她封闭了净土,而后陷入了漫长的疗伤中。
此后王女姬寻几乎等同传说。
时间维持了很长很长。
长到了净土的王都换了几任。
直到那天,整个净土突然发生了震动,天空开始坍塌。
可怕到极致的力量肆虐着整个净土,如同世界末日降临。
净土出动了所有强者,但是没有人可以逆转净土破碎,净土开始毁灭。
没有人知道原因,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好好的,天,就塌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木冉有些激动:
“而就在所有人都已经绝望的时候,就在所有人要直面死亡的时候,成为传说的王女姬寻,出现了。
她走赤着脚走在空中。
所过之处坍塌消失,力量消散。
净土开始得以恢复。
和前女友分手後的日子
净土所有人欢呼了。
高喊王女。
那时候所有人都看着王女,看着王女逆转局势,看着王女拯救净土,看着王女…一点点消散。
那一刻所有人又沉默了。
王女姬寻在用她的生命拯救净土。
那一天,他们听到了王女姬寻说了两句话,一句是对着外面的人说的,她说:值得吗?没有人记得住你。
第二句话是对着净土说有人说的,她伸手凝固住了整个净土,说:这个时代,结束了。
王女姬寻彻底消失了,净土被她凝固住了,等待恢复。”
说完后,木冉才呼了口气,随后对着陆水道:
“前辈,这就是关于王女姬寻所有的记载。”
陆水点头示意明白。
他没有说话,而是开始思考天灵族姬寻这一生的时间线。
“在净土发生过两次震动,第二次不用想也知道,是远古时代结束的时候。
她第一句话是对谁说的?
陆吗?”陆水觉得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只有陆符合被遗忘的特性。
“所以,时代结束发生过大战?陆参战了?
可是为什么而战?”陆水不得而知。
第二句话陆水没有去思考,时代结束了,姬寻他们所有人的时代,都画上了句号。
远古时代彻底终结。
净土因为封闭外加有姬寻以命相护,得以保留相对完整。
“那么第一次出现震动,应该是真神陨落那天。
姬寻说她输了,而不是败了。
血染楓紅
也就是说一切成了定局。”
九陽劍聖 沈默的糕點
陆水内心叹息,他还是没法猜测出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神陨落的那天,发生的事,貌似比他预想的还要多。
参与的人,同样不在少数。
“有关于远古仙庭的记载吗?”陆水开口询问。
虽然对方说的,对他了解远古时期有一定的帮助,但是并没有提起过预言石板。
预言石板的消息才是最贴切他现在的需求。
“很少,净土对不败仙庭的记载,基本就是强大的势力,仙体系的整合与巅峰。”木冉说道。
她也不知道这位前辈对她的回答满不满意。
净土还是太封闭了,陆水有些遗憾。
不过净土要是不这么封闭,倒也不可能留下这么完成的记录。
整个修真界,号称最强的道宗,连祖宗都不认识,更别提一个净土了。
净土在远古道宗面前,还是远不够看。
“对了,你知道净土被放逐的原因吗?”陆水好奇的问了句。
这个问题可能真没什么人知道。
净土跟冥土,貌似在远古时期就已经被放逐了。
木冉犹豫了下,道:
“记载上是没有的,但是根据皇族一些秘密记载,净土是被一位真神放逐的。”
“天地独一真神?”陆水有些意外。
然而木冉却摇头:
“不知道,没有相关的记载。”
陆水没有在意,这个世界存在的时间很长,远古时期不是世界的起源。
之前有什么事发生,有多少个时代消失,很少会有人知道。
当然,陆水也不在意,他只要弄清楚远古时期的事就可以了。
毕竟那个时期的事可能跟他或者说跟陆家有关。
再多的,想折腾也折腾不到。
时间太过久远,没人弄得清。
其实等他实力恢复差不多了,倒是也能去看一眼。
就看有没有必要去了。
目前没什么兴趣。
远古时期的事,才是世界最巅峰的爆发。
强者并起,真神陨落。
一个时代有十来位剑一那种境界的人,在哪都没有发生过。
这个时代可就只有大长老一位。
陆水没有多想,如果这个净土公主没有说错的话,那么远古时代,有绝大部分可能,是陆亲手结束的。
“剑一说陆死了,那么是死在那个时候吗?”陆水不得而知。
陆对远古时代来说好像很特殊。
真神时期结束,剑一说是陆的存在而推动的,而远古时代结束,也跟他有关。
他是专门为结束时代而生吗?
陆水心里叹息,他找不到答案。
不过这么久了,他也该离开忘川河道,黄豆那边差不多要有新的进展,一旦闹出事,他需要在二长老的目光下。
不然,二长老怎么感慨别人家的孩子?
万一脑子一抽怀疑到他头上就不好了。
所以还是在二长老眼皮子底下闹事比较好。
谁让二长老脑袋虽然小,但是想的事多。
“你们来彼之海岸,是为了什么?”陆水开口问道,问完这个就该走了。
其实修真界的人来这里大多是为了今生路,这些人就不一定了。
陆水先看向名与重。
被陆水盯着冥土千羽名与重压力好大,无奈之下,他只能低声解释道:
“听说冥土的人有抓净土的人回去当宠物养…我,我来见识见识。”
听到这句话,净土公主木冉面上一冷,这简直是对他们净土的侮辱。
所以冥土跟净土的关系一直不好。
当然,好不好无所谓,大家也就在彼之海岸有冲突。
之后根本碰不到。
陆水也有些不理解,这是抓回去当宠物还是干别的?
随后陆水看向净土公主木冉。
木冉低头道:
“我们是为了转生树。
九幽記
听说彼之海岸会出现转生树的树苗,只要得到就有获得新生的可能。
但是好像对寿命已尽得人,没什么用。”
陆水有些意外,这里还有转生树的树苗?
不过转生树用起来没那么容易才对。
除非只是用来恢复伤势或者恢复实力。
这样倒是有些可能。
那只鸟妖不同,它需要的是真正的新生。
全新的生命。
有真神在,它醒过来应该没有问题。
等待一个好的时机即可。
可惜,真神已经陨落,它至今无法醒来。
叶新等到了现在,也没有等出一个结果。
他想知道也必须去看一眼,只能等黄豆进去了。
这般想着,陆水就站了起来。
他开始往忘川河道边走去。
该问的都问了,再问也得不到更多的答案。
对于冥土跟净土的人,他只是看了一眼,顺便说了一句:
“失陪。”
听到陆水这句话,冥土千羽名与重跟净土公主木冉都是一愣。
随之就是一喜,也就是说他们自由了。
而且什么都不用付出。
顺便还脱离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