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返回永夜城的时候,苏礼在天空目光扫过……这也算是他第一次真正地看到这座极北之地唯一的城市。
这座城市……与其说是城市,倒不如说是一个被厚厚的城墙所围拢起来的大渔村吧。
里面的人们居住在一个个帐篷中……他们艰难地填饱肚子,艰难地抵御寒风,也艰难地延续着。
苏礼还注意到,在这永夜城的中心处,有一幢与这城中风格完全不搭的宏伟宫殿……显然就是乾荒大教在此建造的神宫了。
我就是大牌
鬼喘氣
總裁的騙婚小新娘 一萬萬
他们也正是向这神宫落下的。
“对了,那个乾荒的阳神呢?”苏礼好奇地问了一句。
倒是没觉得这个阳神能够脱身,就是纯粹好奇自家大佬们是怎么处置这敌对教派阳神的。
“那个家伙暂时还没办法处理……”夏铭叹息了一声说道。
三國之軍閥
“那位乾荒大教的阳神真仙‘尘寂子’以一件极北之地的人道至宝来自保,我等一时间束手无策,只能让长春子长老暂时将之看管起来。”
苏礼惊讶了一下,问:“极北人道至宝?能带我去看看吗?”
“走,正要带你去长春子长老那里去,他特意让我们找到你后就将你带过去……应当是上神找你有事。”玄素说道。
我是女巫我怕誰 饒雪漫
苏礼听了当时就有些缩……不过想想自己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任何不妥,想必椿也看不出来什么吧?
他们走到这神宫的内堂大厅中,就看到了长春子守在一个看起来并不是很大的皮帐旁。
这皮帐坐落在这奢华的神宫中显得十分突兀,但是它散放着一种十分独特的光华,令人只是在这光华照耀下就能心情平和不再有任何忧虑。
只是这皮帐中有人影闪烁,显然是有人在其中呆着。
“这就是那庇护了尘寂子的至宝,我们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它上面似乎有许多极北气运、民愿加持,我们也不敢乱动。”夏铭说道。
看起来这群剑仙也在开始学习因果与气运之道了。真要是直接打破这个皮帐,其实以剑崖教如今的气运之深厚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可这些气运本就是剑宗前辈们一点点积攒起来的,这是剑崖教兴旺延续的保障,又怎么可以如此肆意挥霍?
“这个问题好办,可以联系北海湖秘境中的‘炎龙尊者’,她会有解决方法的。”苏礼答道。
他注意到,这次剑崖教来得很快,可能并没有时间联系北辰星。
“炎龙尊者?”夏铭露出奇怪的神色道:“这位尊者我倒是听过,传闻喜怒无常却又强大无比,可不是个好说话的角色……这位会帮我们?”
苏礼:“……”
好吧,感情是椿压根就忘了跟他们说北辰星的事情吧!
所以只能他说:“所谓炎龙尊者,其实是冰龙尊者才对,她本命乃是北辰星,于万年前乃是这极北之地的真正领袖、守护者。”
“不过现在,她已经是我们剑崖教的外籍长老了……嗯,因为是我擅自做主认下的,可以吗?”
一众五老剑瞬间沉默……他们是一丁点也不敢有意见ꓹ 只是觉得自己的思维已经跟不上苏礼给剑崖教带来的膨胀速度了。
全才狂徒(我的美女姐妹花) 臥南齋
于是立刻就有一位剑崖弟子被派遣出去邀请那位外籍长老北辰星到来……
尤其是当他们听说苏礼直接就继承了北辰之名拥有了一个‘北辰子’的道号从而继承了极北之地的人道气运……五老剑就更说不出话来了。
总觉得这死小子只要放出去撒欢一段时间,就立刻能够折腾出一番了不得的势力来。
当初的蜀中青冥道就是这么投效的ꓹ 如今干脆更是直接收获了整个极北之地……哦,还附赠了整个北海冰洋!
这么庞大的势力,得亏了苏礼始终记得自己是剑崖教的圣子ꓹ 否则他都可以直接建立起一个全新的大势力了。
所以他们生气是不可能生气的,怎么都不可能生气的ꓹ 就是得想个办法让他消停一些才行……不然这剑崖教可经不起他折腾啊。
剑崖教的大佬们都有了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因为地盘扩张太快,人手不够了呀!
萬古大帝 暮雨神天
这时候长春子来到了苏礼面前ꓹ 掏出了一根鲜活的枝叶……这是那剑崖旁神树的枝叶。
“伸出手来吧。”他说。
苏礼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罢了ꓹ 总是要面对的。
于是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露出了那翠绿的手环。
长春子以树枝在那手环上轻轻一点……
刹那间,手环绽放碧绿神光。
随后一个小巧的身影就在神光中幻化成形……海棠又回来了!
只是这次出现的海棠很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她有些噘着嘴对着苏礼道:“妾身离开的时候说过,望君多珍重,切勿行险的!”
我只想安靜的畫漫畫
苏礼尴尬地说道:“我是很小心,也没出什么事情啊?”
海棠不高兴地说道:“妾身回归本体便是无法查知君之行为ꓹ 但是啊……可知如今苏君身上已然又是多了无量功德?”
“妾身推算了一番因果,便知君已经与冬神玄冥有了很深的因果纠缠……君可知这是何等危险之事?”
海棠那一双瞪大了的眼睛里啊ꓹ 仿佛能够看穿苏礼隐藏的一切奥秘。
她又指着苏礼身边的‘封魔柱’说道:“此中邪魔ꓹ 哪怕是妾身看来都有些心惊……请君万勿行险可好?”
说着说着都一些哭腔了ꓹ 这是何等温柔的质问?使得苏礼心里面不安极了也是难免充满了内疚……
“好吧好吧ꓹ 我以后一定不冒险了……真是的,以前我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呀。”他乖乖认错。
海棠破涕为笑ꓹ 随后又有些慌乱地说道:“妾身并非在管束苏礼你ꓹ 只是觉得ꓹ 只是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别那么冒险比较好,不然会让大家担心的。”
她说着就抬头看了眼周围的五老剑们ꓹ 似乎是想要寻求认同感。
却见这五位剑宗大佬此时正一脸严肃地围在那个皮帐旁,似乎是正在讨论着该怎么处理这皮帐内的家伙……
海棠立刻就有些尴尬,随后却是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
她绝对不会知道,这一群剑崖大佬们此时正研究着什么时候要找个出色的画师,将苏礼的形象画下来然后挂墙上去呢……
不过海棠的出现也是让苏礼松了一口气,因为有这位真正的大神确认,他知道‘封魔柱’中的邪魔的确算是被弄死了。
至于当前的这个皮帐……
海棠只是看了一眼就说道:“这皮帐在气运上与你那冰原猎兽者是相通的,理论上你才是这皮帐真正的主人。”
五老相视一眼,一起暗暗点头,决定回头一定要早点将苏礼的画像给搞定,然后挂起来让门人弟子们提前多拜拜,说不定就能得到保佑了呢?
这时,那被拍去邀请北辰星的弟子也已经返回,他身后带着的正是一条飞舞的冰龙……从她如今能够离开熔岩池就能够看得出,应该是已经能够掌控一些自身积累的磅礴法力了。
苏礼见状也是有些惋惜的,要是她一直掌控不了,他就能够名正言顺地去帮她‘种花’了……
飞腾的冰龙落入这神宫大殿之中竟然也并不显得拥挤,应该说是这冰龙的体型已经较之先前缩减了许多。
北辰星与剑崖教的五老剑依次见过礼,这也算是正式加入了剑崖教,成为了苏礼许下的剑崖外籍长老。
这时她再看向那个皮帐,然后给众人解惑道:“此物名叫‘智慧古帐’,乃是我极北之地历代‘北辰’身体衰弱后的居所。”
“前代‘北辰’在这里调教后辈传授极北之地的生存之道,而极北之民遇到困惑的事情也可来到这‘智慧古帐’之外寻求答案。”
“因此它有了‘智慧’之名。”
苏礼听着已经明悟……在极北之地,年轻的北辰带领极北之民狩猎求生、守护居所。而年老的北辰则是给众人答疑解惑传承知识。
如此说来,其实极北之地的力量与智慧,真的是尽归于‘北辰’一身。
既然如此,苏礼就穿着冰原猎兽者站到了这智慧古帐前,心中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呢,却是眼前一阵恍惚……仿佛是冰原猎兽者的面甲之中,向他的眼中投影出了一番昏黄的景象。
在冰雪覆盖的旷野中,许多强壮的极北之民围拢在帐篷外祈求指引……他们正面对一个前所未有的寒冬,他们在向极北唯一的智者与勇士寻求活下去的道路……
然后苏礼忽然间就懂了,伸手对着那智慧古帐轻轻一挥……那帐篷便骤然飞起,然后化作一条宽敞又仿佛因为老旧而褪色的皮毡披在了冰原猎兽者的身上。
于是原本显眼的亮银铠甲被完全覆盖住了,此时苏礼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真正的极北之民一般装束。
原来如此……极北的北辰似乎本就该如此才对。
而那原本托庇于智慧古帐之下的那个乾荒阳神尘寂子,却是面色惊惶地看着身旁将他围拢得剑崖五老……
那浓浓的恶意,简直不带一丝掩饰的。
……苏礼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带着海棠就往外面走。
黑旗 紫釵恨
这种可怕的事情,还是不要让海棠看到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