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看出李涛有意扯开话题的意思,只能给何舒一个无能为力的眼神。
自己是一字王,李涛也是一字王,人家还是李姓亲王。
他不想说自己总不能拿刀架着他说吧。
自己能帮就帮,实在不能帮也不至于跟自己这位晚辈将关系搞僵硬。
想通这些,柳明志轻轻的端起了酒杯回应了一下:“共饮。”
何舒看着柳大少爱莫能助的模样,神色有些遗憾,也只能心事重重的陪上一杯,暗自思索着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相劝李涛及时离京。
这几日她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不太对劲。
純情校花愛上我 鐘若風
担忧他将自己的话当成了耳旁风,跟他二叔,三叔几人一样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先不说北疆六卫的六位大将军了,仅仅他身边的这位对陛下鼎力支持的姑父在朝,他就没有任何篡位的可能。
你一个再厉害还能超过你几位叔叔一起聚集起来的兵力吗?
何舒心里跟明镜一样透彻。
只要自己这位妹夫叔叔对李晔忠心耿耿,自己的孩子没有任何篡位的可能。
四十万叛军也才抵住他麾下二十万边军四天,你得多少兵马才能抗住压力成功篡位?
想起昔日叔叔力顶陛下登基为帝的往事,何舒再次思索着怎么警告儿子老实一些。
老老实实的当一个享受荣华富贵的王爷才是他的归宿。
“姑父,孩儿已经两年没有见过乘风,承志,依依,夭夭……几位表兄妹了。
孩儿想着,趁着这次元宵佳节的机会,与小妹静瑶一起邀请他们城外游湖赏赏景色,叙叙昔日旧情。
也好让小妹静瑶跟承志表弟多多接触接触,毕竟再过两年就该成亲了,早些相处相处,彼此了解一下也算是好事一桩。
省的他们婚后闹别扭,令姑父,姑姑你们左右为难。
不知姑父意下如何?”
柳明志沉吟了一会,默默的点点头:“也好,既然赵王有心,我回去会跟他们几个说说的,到时候谁有空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李涛没想到柳明志如此轻而易举的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顿时欣喜不已,思衬着要不要将自己想要与表妹柳夭夭成就一番姻缘,与姑父亲上加亲的请求也一并说出来。
狼王弟弟監護人
沉吟了一会,望着柳明志微醺的模样,李涛暂时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想起入京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李涛脸色有些复杂,又有些淡淡的兴奋。
还是以后时机成熟了让母亲提及一下试试吧。
姑父应该会给母亲这个面子的。
毕竟放眼天下ꓹ 怎么看都找不到比自己更加门当户对,是夭夭表妹良配的人选了。
“多谢姑父ꓹ 孩儿再敬您跟母后一杯。”
“共饮。”
“来,孩儿为姑父斟酒,孩儿一直遗憾不能为国效力ꓹ 报效朝廷,姑父能不能给孩儿讲讲你在北疆率领数十万铁骑ꓹ 跃马扬刀,征战沙场的事情ꓹ 也好让孩儿痛快痛快。”
柳明志望着李涛兴奋的神色ꓹ 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又是一个没亲临过战场,以为战场充满了热血跟荣耀的年轻人啊。
想起北疆原野之上数十万充满凄凉的新坟,柳明志心里有些酸涩。
LCK之職業女選手 可樂中毒
一将功成万骨枯,战争哪有荣耀跟热血啊,有的也只是白骨皑皑,看着李涛好奇的模样,柳明志也没有太过扫兴直接否决了ꓹ 默默的权衡着说些什么事情为好。
也许这也是一个契机,自己可以给李涛灌输一下战事一起的后果ꓹ 再次侧方面警告一下他不要动某些不该动的心思。
以免大龙再起战火。
“行ꓹ 本王就给你说说不久前的北疆国战吧。”
“好ꓹ 一切全都听姑父的意思。”
柳明志举起面前的酒水一饮而尽ꓹ 扫视着几人全都有些好奇的模样,语气低沉ꓹ 抑扬顿挫的说起了年前在北疆耳朵战事经过。
时间消逝。
当听到段不忍为了援驰云州遭遇突厥人ꓹ 率领三千铁骑慷慨赴死的事情ꓹ 何舒四女目含不忍,俏脸微微有些煞白。
虽然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残酷ꓹ 但是从柳明志的言辞之间,她们还是能感受到数十万人厮杀在一起的惨烈场景。
每一次冲杀都是尸横遍野的结果。
尤其是两军对垒,互相冲杀的骑兵,更是壮烈而悲壮。
步步追愛之天價總裁絕色妻
从开始讲述,柳明志就一直注意着李涛的反应,见到这小子脸上有些惊惧的模样,心里顿时舒了口气。
只要这小子能体会到战事的残酷,也就相当于给其套上了一根缰绳,可以杀杀他的性子。
“慷慨赴死之辈,也并未我大龙独有,金国,突厥也不乏这些为国牺牲的仁人义士。
天降貓咪,我的祭祀小情人
合围之时,金国,突厥十多万精兵在抚州城外,为了给三军弟兄争取撤离时机,自愿赴死报国。
那一仗杀得血流遍地,尸横遍野,十几万人的尸体……..”
听到柳明志开始讲金国,突厥的事情,几人的脸色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或许在她们看来,金国,突厥这些狼子野心的人死了也是活该。
可是她们没有当过兵,不知道敌人也是可以惺惺相惜的,那是属于军人的感情。
军人为国,听令行事。
对错谁来判定呢。
“后来,国战失利,因为新军的缘故未能完成合围,本王…….”
柳大少说着说着脸色一顿,低头看了一眼有些疑惑的继续讲述了起来:“本王……..”
柳明志脸色一凝,迷惑的看了李涛跟何舒一眼,这是谁啊,听故事也不老实,老踢自己干什么。
奈何隔着绫罗桌布,柳大少也不知道是谁喝酒上头了变得如此不老实。
“姑父,接着说啊,后面怎么了?是不是嗓子干了?来,孩儿再敬你跟母后三杯。”
“共饮。”
三人再次三杯酒下肚,李涛轻轻地吐了一口酒气。
“姑父,快接着说,后面是不是就是你统领百万雄师反攻两国的事情了?快说快说。”
“好,本王接着讲,本王为此急火攻心……….”
讲了盏茶功夫的柳大少再次感觉到有人踢了自己一脚,以为李涛,何舒他们母子俩听得激动,柳明志也就没有在意,继续讲述着后面的事情。
然而柳明志并没有发现,对面的何舒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至白皙的耳垂下,凤目更是不时地隐晦瞪上自己几眼,带些深深的愠怒之色。
酣畅淋漓之时,饮酒解渴的柳明志偶然间也发现了对面何舒不太对劲的脸色。
然而酒意微醺,柳大少还以为她不胜酒力,酒劲上头引起的呢,也并未放在心上。
有时看到何舒凤目之中犹如春水涟漪,羞愤愠怒的模样,便及时放下酒杯继续开讲。
这种说故事说一会停一会的行为跟网文界动不动断章的作者有何异也。
甜蜜丫頭:惡魔校草的天使 火小林
可是谁让自己喉咙发干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柳大少还以为何舒是因为自己老停下来,不太尽兴才对自己有些不满意的。
然而说着说着,柳大少神色也渐渐地古怪了起来,踢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你一直踢老子干什么?
真仙劫
柳大少一边讲着,一边偷偷的看着李涛,何舒两人,打算找出到底是谁酒品这么差。
你喝上头,跟谁没喝上头似得。
看向李涛,这小子正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听着故事,这么老实,应该不是他踢自己了。
于是将余光扫向了何舒。
当看到何舒面若夕阳云霞嫣红的脸色,柳大少一怔。
只见她正目含秋水,颇有一种风情万种意味的瞪着自己,凤目中充满了羞怒不已的神色。
什……….什么情况?
自己讲的的北疆国战的往事,不是少年那谁谁的内容好吧。
咋还听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姑父,接着讲啊。是不是又口干了?来,孩儿再敬你一杯。”
“额…”望着何舒好像那什么时候一样的模样,柳大少愣愣的点点头:“是…….是有些口干舌燥,喝一杯润润嗓子吧。”
一杯酒下肚,柳大少又开始讲着昔日的往事,只是越说脸色越怪异。
感受着摩挲自己脚踝的脚尖,柳明志脸色有些不自在起来。
自己往哪边躲,脚尖就跟着往哪边紧追不舍。
瞥了一眼全神贯注的李涛,再看看对面神色似嗔似怨,坐在那里微微扭动显得极其不安的何舒,柳大少算是反应过来脚尖的主人到底是谁了。
一个全神贯注,聚精会神,一个心不在焉,坐立不定。
脚尖是谁的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嘛!
想起何舒守寡一年多的事情,柳大少的脸色也有些尴尬了。
女人三十多岁的年龄,确实有些尴尬。
自己也不太好评价。
这应该是酒后上头,春心荡漾想男人了吧。
只是你想男人回赵地之后偷偷两个面首不就行了,你跟你姐姐陈婕一样撩拨我干什么?
虽然有些酒意上头,柳明志心里还是有些清醒的,对于这种事情自然避讳不已。
老头子都说了,有些女人不能碰啊。
会死人的!
自己又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也不会一直跟陈婕保持距离了。
感受着依旧不停拨弄自己脚踝的脚尖,柳明志不动声色的换了个姿势,嘴里漫不经心的讲着故事,抬脚对着对面的何舒伸过去,感受到对面何舒腿弯的位置,柳大少微微用力,顺势将何舒的一只莲足压在了地上禁锢了下来。
老实点吧你。
你想男人了那是你的事情,别拉本少爷下水啊。
我可不想落个淫乱后宫的罪名。
然而柳明志并不知道,自己的脚被压在地上,何舒的脸色更加发烫了,美眸中的愠怒也明显了几分。
何舒狠狠的瞪了一眼对面的柳明志。
对自己的脚踝不老实已经过分至极了,竟然还敢如此得寸进尺。
瞄了一眼对面全神贯注听故事的儿子,生怕他察觉出什么,对母亲有异样的看法,何舒抬起另一只脚狠狠的对着柳大少的脚面踩了过去。
打算警告柳明志,让他自重一些。
嘿,越来越过分了,你真当本少爷是泥捏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啊。
瞄了一眼对面何舒水汪汪的羞怒美眸,柳明志无奈的摇摇头。
好家伙,再不及时控制。
这娘们回去怕不是能浇半亩地了。
酒品真他喵的差劲。
回忆一下可以控制双腿无法动弹的几个穴位,柳明志目光打量了一下何舒的位置,估测着她双腿的位置,打算暂时点住她的穴位,让她老实一些。
经过随意的应付一下就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誰的青春不迷茫
唉……自己咋就脑子一热赴宴了呢?
何舒接触到柳大少的目光,顿时羞怒不已,自己真是瞎了眼了,看错了这个人。
竟然如此有失德行。
察觉到柳大少的脚尖猛然一收,何舒急忙抽出了自己的莲足转向一旁。
而柳大少循着记忆迅速朝着何舒腿部的穴位点去。
諸天一頁 天帝大人
“嘤………”
何舒俏脸骤变,白皙的拳头猛然攥的关节发白。
目光含着说不亲道不明的意味狠狠得盯着柳大少。
无礼至极,这是把自己当成放荡的青楼女子了吗?竟然如此凌辱自己。
腿不长骨头的吗?怎么会……….咕嘟…….咕嘟………
柳大少有些发愣,下意识看向神色惊变的何舒,真………真……….真点穴?
不可能,不可能。
一定是自己喝多了,神色不清。
错觉,一定是自己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