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这平整的不行啊。”
大坑里虽说填了大石块,小石块的,可不平整啊,自行车摩托车走还是颠簸。
“那咋办?”
“总不能弄夯子吧,那太耽误工夫了。”
鬥羅大陸之七怪之子
“俺觉着坑洼填起来就好了,大车能走,还要啥平整好看啊。”
国强叔摆摆手。“按着栋子你说的,那可不得了了,光是这个坑俺看都得一两个工了。”
夯子是打地基的,那家伙四五个人才能弄起来,一上午功夫能夯一个坑就不错了,太耽误功夫了。
“我去找国富叔去。”
李栋眼珠一转有了一个主意。
“这小子不知道想啥招呢。”
“大家先干着。”
李栋找到韩国富,打起拖拉机的主意。
“这能成啊?”
“国富叔,你是没看,坑虽说填了,可不平整一下雨,一冲刷就是几块大石头,谁要摔一跤可就够呛了。”
“那你说咋整?”
“咱们没有压路机,可有拖拉机啊,套上大石磙子,我还不信来,来回几次还不能行了。”李栋这一说,韩国富倒是沉思起来。“拖拉机耗油不少啊。”
“国富叔,这路搞好了至少二三年不用动弹的,再说拖拉机耗点油算啥,回头咱们再去一趟地区,多带点篮子,竹椅子,卖个千儿八百的,买多少油不够啊。”
李栋这话还真不是吹嘘,上次手提篮,竹椅子卖的实在好啊,韩国富一咬牙。“那成,俺去公社缠着梁书记也给你弄二三百斤柴油回来。”
“国富叔威武。”
“啥玩意?”
“没啥。”
李栋嘿嘿笑。“那我去开车了。”
拖拉机后面挂着几个石磙,石磙后面还挂啦些竹枝条,突突的来到工地。
“这小子脑子倒是真好使啊。”
“文化人,点子多。”
大家见着李栋开着拖拉机来回压上几遍,还真不错。“快倒沙石。”
“填好压结实些。”
大石块小石块加上泥沙来回压几遍还别说,真瓷实了,平整的多了,大家伙见着也挺高兴。
“这路好啊。”
“可不咋的,我看下雨都能走咯。”
“那是,这好路,下雨还不能走,那啥路能走啊。”
“柏油路呗。”
“柏油路ꓹ 俺们这辈子是不敢想了。”
李栋一乐,不定过个十几二十年柏油路就成了。“卫国ꓹ 你们把大板车装满了,挂拖拉机后面,我来拉。”
“好嘞。”
有了拖拉机ꓹ 拉着石头,沙子都快多了ꓹ 别说工程进度加快了至少一半。
突突大拖拉机,虽说耗油ꓹ 可干起活来真正得劲ꓹ 这一上午就填了二里多路,下午再压一压,这一段路就成了。
“俺看,过年前,俺们这路就能修平整了。”
“这个要看,国富叔能不能要到足够柴油了。”李栋笑着跳下拖拉机。“饿死了,回家烧饭。”
“栋子ꓹ 该找个婆娘了,吃现成饭菜多好啊。”
“哈哈哈。”
“可不咋的ꓹ 看你婶子这都做好饭了ꓹ 回去就吃热乎的。”
得ꓹ 李栋还是赶紧跑了ꓹ 这些人撒狗粮啊,李栋可不吃这一口ꓹ 回家烧肉去ꓹ 一会香死你们。
回到家里ꓹ 李栋剁了几块排骨烧一个砂锅排骨饭,再来一个鸡蛋西红柿汤ꓹ 简单点,下午还要干活呢。
修路,李栋还是激情四射,自己可是带头人啊。
“咚咚咚。”
“咦。”
谁这会来,这边砂锅饭刚刚冒香味,敲门声就响起来了,李栋嘀咕不会真来蹭饭的吧。
海賊之念念果實 一粒石
“红兵,你咋这会过来了。”
“这不是第一时间给你送叔嘛。”
宗红兵打开帆布袋,掏出几个大信封。“看看,这不刚到我就马不停蹄的给你送来了。”
“这咋好意思啊,快进屋坐。”
儿童时代特刊,还有星星诗刊,人民文学估计还要过一些天才出。
“这些是给你的信。”
“还有啊?”
李栋嘀咕,现在读者这么可爱嘛,宗红兵掏出至少三五十封信啊。“这算啥,我估计这以后信会更多呢。”
儿童特刊一共五本,不够送人的啊,希望张站长说的一百本快点到啊。李栋拿了一本签了名递给宗红兵,宗红兵乐的没边了。
“李栋同志太谢谢你了。”
“客气啥,要不一起吃点,没吃呢吧?”
“不了,不了,回去再吃。”
说话把儿童时代特刊塞进包里就要走,李栋一看,这人挺实在,真不打算在自己家吃饭。“等下。”
李栋拿了两个苹果和橘子,还有几根香蕉。“给,带回去,告诉胡小欣,回头等着文化站的书过来,我再送她一本。”
“不行,这太多了。”
“送大家吃的。”
“那谢谢你了。”
目送着宗红兵离开,李栋回到家里边吃边翻看诗刊,现在诗刊上不少大名鼎鼎的人物,北岛之类,舒婷啥的,李栋不得不说,这一段时间,真正的诗歌发展高峰期。
“还都不错啊。”
李栋看了看读者来信,多半还是儿童时代小读者。
“还有深圳的读者啊?”
李栋嘀咕一声扫了一眼名字,王石,这名字还有点耳熟呢,打开一看这位年轻王石读者先是介绍了自己一些情况,大学毕业生啊,包分配工作不错啊,不过这位分配工作不咋的啊。
蚊子多,臭虫多,工作环境不算好,前半篇抱怨多一些,下半篇倒是关于诗歌,一代人多有深度,多鼓舞人,再有就是春暖花开说的李栋都一脸懵逼。
这两首诗而已,真有这么大魔力,感觉这家伙一下就精神起来了,鼓舞起来的?
異世帝王行
“这也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吧。”
李栋把信装起来随手扔到信堆里,没太在意。
吃完午饭,李栋又找到韩国富。“国富叔,一会,我跟你一起去找梁书记,正好送本书过去。”
“啥书?”
“这不儿童时代特刊出了嘛。”
木涅記 品一口
李栋有些小得意,虽说不是出书,可特刊也算一种变相的出书了,小出版。
“书出来,快拿给俺瞅瞅。”
李栋无奈,国富叔,你激动啥啊,你不是看书的人啊。
韩国富拍拍儿童时代。“画的真好看啊。”
噗嗤,李栋无奈啊,不过算了,韩国富问着出了几本。“寄过来五本。”
“那这本放生产队这边吧。”
五本呢,不少,留一本在生产队,回头开会的时候让大家瞅瞅,得,李栋心说这几本书八成自己都留不住了。
“走吧,去找梁书记。”
李栋回到家骑着黑老鸹,揣上儿童时代特刊和星星诗刊,驮着韩国富突突出发了。“这路整的挺平整的。”
“可不咋的,一会梁书记要不给咱们柴油,国富叔你就拉他到咱们庄子看看,你看这段路多好。”可惜只有这一段,剩下路还是颠簸的很。
韩国富这下坚定了一下想法,这路真要好好用拖拉机压一压。
“梁书记在休息?”
“咋了,啥事?”
梁天听着动静出来,见着是李栋和韩国富笑了笑。“是你们,快进来坐。”
“梁书记,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
“刚看了会书。”
“咦,带书来了,咋的出了?”
梁天说着扫了一眼李栋拿着两本杂志,一下来了精神。
“是啊,这是儿童时代特刊,这是星星诗刊。”
李栋递上自己书,梁天接过来看看。“好啊,出了就好啊,正好赶上时候。”
“革委会这边年底有个文化座谈会,你知道吧?”
“张站长说了。”
“说了就好了,你这书倒是赶巧了,明天我带过去,多给你要一些票过年。”
“那太谢谢你了,梁书记。”
李栋笑说道。“其实票少点没啥,我这人不太在意这个。”
这货是真不太在意,主要这次带的票有点多,韩国富真想抽李栋一烟袋杆子,这小子瞎说啥。“梁书记你别听他的,年轻人啥都不懂,领导是关心你生活。”
好吧,李栋嘀咕,自己随口说一下,那啥想多要点钱,算了。
梁书记笑了笑发现李栋对着韩国富挤眼睛,这来不光光给自己送书啊。“咋的,还有别的事啊?”
“梁书记,是有点事。”
溺寵神醫七小姐
李栋笑说道。“修路的事,国富叔你跟梁书记说说。”
“修路,出啥情况了?”
“挺好的。”
韩国富接口说道,平整路基的事,说道拖拉机带着石磙碾压,梁书记连连点头。
“想法不错嘛。”
“想法是挺好,耗油啊,梁书记,俺们这是来找你帮忙来了。”
韩国富这一说,梁天明白这是找自己要柴油来了。“好你个韩国富,说吧,要多少,太多,我可没有,这赶上过年了,物资都紧张。”
“五百斤。”
李栋正喝水,差点喷了,心说国富叔你牛逼,来之前咋说的,二百斤打底,好家伙开口就是五百斤。
“没有。”
梁天自瞪眼,开啥玩笑,韩国富一看。“至少四百五吧。”
“瞎扯淡,三百最多了。”
“四百。”
“最多三百五,再多你找别人去吧。”
李栋心说,得国富叔厉害了,这都三百五了,李栋一看架势,不定四百还真有谱。
最后搞得三百五十斤柴油,这出乎李栋预料之外,回去路上韩国富同样颇为高兴。“这下进城的柴油都有了。”
側室謀略
“是啊,国富叔你厉害。”
哈哈哈,韩国富听着还是挺得意的,回到庄子,大家得知了要到柴油了,高兴啊。
“大家好好干活,晚上我请大家看好东西。”
“啥好东西?”
“栋哥,是不是黄放映员要来啊?”
“看电影,真的,那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