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慕雪坐在座椅上等待着唯一真神。
呼的一声,一个彩发小女孩落在椅子上,她乖巧的坐了下去。
她肚子的神力已经消化完了,如果能吃到更多神力那就开心了。
本来她还想消化金属书页,但是发现消化不了。
她摸了摸肚子,感觉自己的胃不够强大。
身为天地唯一真神,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
不过没人知道。
真神威严没有受损。
“消耗好了?”慕雪看着一边乖巧的彩发小女孩问道。
“嗯嗯。”彩发小女孩小鸡啄米一般点着头。
她好像有些为难的样子。
“还不到时候?”慕雪托着腮看着彩发小女孩。
“召唤是感觉很清晰,但是位置有些模糊,等那边受到了一定刺激,应该就能确定方位。
可,可能要再等一两天。”彩发小女孩低头碰着手指低声说道。
仿佛做错事的小孩子。
她也不知道神力还是不够,可能是召唤信号太弱了。
學霸的諸天穿越系統
“真神的意愿便是我的意愿。”慕雪笑着说道。
她也不急,反正她也挺期待的,如果期待错了,离陆水回来也就没两天了。
到时候打电话可能就能通了。
听到慕雪说的,彩发小女孩,立即飞了起来,带着神圣气息道:
“真神的荣光将照耀着你。”
“荣光吗?”说着慕雪的手上出现了七道寻常人看不到的光芒:
“我这里有七种不同的样式,你喜欢哪个?”
“都喜欢。”彩发小女孩一脸欣喜,随后就严肃了起来:
“身为真神是不会被人类的事物影响。”
“这是我献给唯一真神的。”慕雪笑着说道。
“那我先学白色的那道光。”彩发小女孩立即道。
————
陆水依然走在忘川河道上,他走了一天一夜。
也看了一天一夜的书。
此时的他修为已然踏进4.7。
“倒是不能马上渡劫,离渡劫还需要两天。
不过强制渡劫倒也不是不行。”陆水心里盘算了下。
如果按照有为法的进度,他踏进五阶应该还要五天左右,这是水到渠成,循序渐进。
但是渡劫不一样,到了四阶巅峰就可以尝试冲击五阶。
强制冲击,倒不是不行,就是有一些损害。
而且天劫很难渡过。
陆水倒是没有这些顾虑。
但是强制渡劫没什么好处,后面力量还是得补上,时间上没有什么差异。
所以顺其自然就行。
陆水走了一天一夜,真武真灵也走了一天一夜。
他们现在连走一步都要尽全力。
仿佛全身的力量一直都被压榨着。
他们不知道要走多远。
但是他们不会开口叫累,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变强的历练,不是每个地方都会这般压榨着他们。
“嗯?”这时陆水突然停了下来。
他分出去的三颗黄豆,有一颗好像遇到了不一般的东西。
黄豆的速度可比他快多了,不然猴年马月才能走出忘川河道。
陆水决定过去查看下。
说着陆水便自己拿出了椅子,随后坐下。
不过坐下的时候,陆水看了真武真灵一眼,这两个人呼着气ꓹ 驻着剑,很累的样子。
陆水心里冒出了一个疑问:
“这两个人到底是兄妹ꓹ 还是青梅竹马?又或者是…
姐弟?”
好吧,陆水没怎么在意。
这两个人默契确实非常好,关系也很好ꓹ 就是长得不像,兄妹姐弟的可能性很低。
“如果是青梅竹马ꓹ 那他们会成为道侣吗?
如果会,那我不是没随从了?”想到这里陆水恍然大悟:
“哦ꓹ 我会先成婚ꓹ 他们会直接失业。
可怜。”
随后陆水就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真武觉得自己失职了,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拿出椅子让少爷坐下。
之后真武警惕着四周,真灵开始休息。
他们需要轮流休息,轮流观察周围环境。
现在他们都不在状态,休息非常必要。
此时陆水闭着眼睛,心神开始蔓延开来。
明末小海盜 巨人肩膀上的木木
倒不是不能边走边过去,主要是现在没人盯着ꓹ 还是坐下过去吧。
这样效率高一些。
随后陆水连接了有所发现的黄豆,接着力量涌了过去。
在忘川河边ꓹ 一道身影随之出现ꓹ 并不高大ꓹ 反而有些矮小ꓹ 如同八九岁孩童一般。
身影出来的方式非常特殊,如同凭空凝聚ꓹ 寻常人难以感知到。
“还是一片荒芜。”陆水看着四周不由得说道。
是的ꓹ 这身影就是陆水用天地之力凝聚出来的。
因为力量着实有限ꓹ 只有他一半左右的身高。
视野受限有些大,最重要的是ꓹ 一米的空气没有一米八的空气来的新鲜。
二长老真苦,呼吸不到高的空气。
下次回去可以问问。
陆水丢弃了这些没用的想法,开始观察四周。
这里是一片平地,没有什么独特的风景。
随后陆水抬头望向双月。
他发现双月比他之前看的要大不少。
“是因为地方高的缘故?”陆水往下游看去,发现地方高低并不明显。
“看来不是高地问题,而是这个区域有不一样的力量。”陆水无声自语。
随后他后退了一步,顺势蹲下查看。
黄豆就是在他脚下有了发现。
在陆水蹲下去查看时,他就发现地上有一片树叶。
绿色的树叶。
这是一片不大的树叶,半个巴掌大小。
而且有一些独特的气息。
“感觉连接着某个地方,跟奈何桥的珠子类似,又完全不同。”
“看看连接的地方。”
陆水自然需要知道这里到底连接向那里。
要知道整个彼之海岸,可都没有什么植物。
而传闻中,唯一符合树叶的,就只有一种东西。
陆水不知道树叶连接的是不是那个东西,但是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树叶躺在陆水手掌中,此时天地之力开始作用在树叶上。
不过是片刻时间,陆水就看到了树叶连接方向。
一道细微的通道开始出现。
陆水顺着连接往前看去。
他看到了一道屏障。
“有真神的气息,是真神布下的结界?”陆水有些意外。
这里只是结界,跟奈何桥以及忘川河道完全不同。
很快陆水就清楚的看到了整个结界,他甚至能够看清结界内部的情况。
在结界内部,同样是一片荒芜,但是荒芜的土地上有着一些落叶。
往里面望去,陆水看到了一棵大树。
一棵开着花的大树。
这棵树生机勃勃,跟荒芜的彼岸之地,格格不入。
理论上它不应该这般有朝气的生长,但是它就是长的这么好。
整个荒地都没有给它带来任何影响。
而在树下陆水看到了一个人影,一个手里拿着剑匣的人影。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不曾动弹,仿佛动一下都是多余的。
“叶新吗?”陆水心里有了答案:
斯巴達全面戰爭 更浩瀚的海洋
“那么,这棵树就是转生树了?
我的少女時代
他口中只开花不结果的树。”
陆水试着用天地之力查看这棵树,看看是不是跟那只鸟有关,只是刚刚动用天地之力,他就发现被真神结界阻挡着。
虽然也能看透这棵树,但是太浪费天地之力。
所以还是进去看看吧。
这般想着,陆水便打算进入结界,然后一探究竟。
他有一种感觉,只要看他知道转生树是什么情况,他就能知道整个彼之海岸的情况。
这般想着,陆水就迈动了步伐。
这个结界拦不住他。
只是陆水刚刚迈出步伐临近真神结界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而后转头看向后方。
那边是他身体的方向。
“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有强大的气息在靠近我的身体?”
陆水有些意外。
他貌似有危险。
这边只是黄豆,黄豆没了就算了。
可那边的是他身体。
“先回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他感觉有一堆强大气息在靠近。
很狂暴的样子。
最后陆水化去了力量,一颗黄豆落在地上。
不过黄豆也在试着进入结界。
虽然要花一些时间,但是也很快。

忘川河道中,陆水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前方,眉头皱了起来。
比在真神结界那边感知的眼清楚很多。
“净土跟冥土的气息,还有凶兽的气息。”
陆水瞬间有了结论。
“是被追逐吗?”
陆水面上无奈。
坐在这里都有麻烦早上门来。
不过他感觉这两个气息好像在哪见过,尤其是冥土的那道。
“冥土的不够强,净土的气息不稳定。可以试着拷问下这两位。”陆水觉得既然对方送上门来了。
就顺便抓来问问。
按这两个人的力量气息来看。
他接近五阶的实力,应该不用表演渡劫。
除非这两个人能跟他爹一样,那他就只能表演下渡劫。
他们应该会给面子。
“不过直面一个六阶,一个受了伤的七阶,还是很难。”
这般想着陆水起身站在椅子前,而后开始在空中书写符文。
他的速度非常快,大量的符文开始往周围扩散,每个位置都是随陆水想法落下的。
临时的准备,效用不太大,但是打起来会给他争取足够的时间。
可以逆转劣势。
真武真灵看着陆水的举动,他们知道要发生意外了。
而且是少爷主动准备迎击的意外。
这种意外绝对不是他们两个可以承受的住的。
他们看了下手机,然后互相又看了一眼。
配之獨家授權
没有信号。
这是他们从对方眼中读到的。
不多时陆水放下来手:
“等下要是有什么东西冲过来,不用在意。”
说着陆水就坐下,继续看书。
真武真灵立即点头称是。
少爷又提醒了,不过他们可没感觉是不用在意的小事。
每次其实都是大事。
……
在忘川河道的上游。
冥土千羽名与重在疯狂的奔跑着,他的前方有一个身穿魔法袍的仙子,跑的也很快。
这仙子身上有着一些血迹,有她的也有别人的。
她受伤了,挺重的。
不得不迈步逃亡。
主要是飞行没用,除了用跑的一点办法没有。
此时木冉非常气愤,但是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专心奔跑。
因为稍有不慎就容易被追上。
名与重此时就在她后面追着。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名与重在追着木冉打。
吼!
后方传来了狂暴的低吼声,仿佛是凶兽异常愤怒。
听到声音,名与重一个激灵加快了速度。
此时他刚刚好与木冉齐平。
“无耻。”木冉冷眼看着名与重。
她发现这个冥土千羽,无耻到了极点。
居然用计让她跟兽群打起来。
那一战她用尽了全力,也确实伤了兽群。
可是兽群因此狂化,她一时间不是对手,直接被几个巴掌打的重伤。
当她受伤的时候,本以为要被那个冥土千羽抓捕或者击杀。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冥土千羽跑了,居然趁着他们交战直接跑了。
那时候她才发现那些兽群其实不是名与重的伙伴,是仇敌。
而且不知道什么仇,那些兽群居然放弃了她,然后去追了名与重。
她暂时脱险。
她发誓下次要手刃无耻的冥土千羽。
但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个名与重又跑回来了。
直接冲着她来。
面对狂暴的兽群,她没有再度对抗的实力。
无奈之下只能逃跑。
然而不管她怎么跑,该死的冥土千羽名与重,就一直追着她。
每次快要被追上的时候,她都得动用力量,击退兽群。
她感觉自己也被仇恨上了。
如果可以,她真想抽个空弄死这个冥土千羽。
对方实力不弱临时的攻击对方都能躲开,不然名与重已经死了。
“仙子说话前要想想之前的情况,要不是我引开兽群,仙子或许已经命丧黄泉。”名与重低沉道。
“这么说你是我救命恩人了?”木冉冷声道。
名与重点点头:
“仙子说的在理。”
说着他还加速了。
“那再救一次,我们分头跑怎样?
我会谨记阁下大恩,来世做牛做马报答阁下。”木冉冷声道。
“我的导师,人族第一智者百花初羽曾经告诉我。
生命的可贵在于它只有一次,救别人一次他会感激,救的次数多了,他们只会习惯,从而把你当奶妈。
所以身为冥土千羽之一的我,绝不会救同一个人两次。”冥土千羽名与重开口说道。
没办法,他只能赖着对方,不然会死人的。
兽群狂暴了,他跑不过。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木冉觉得给她机会,她要把对方碎了。
要不是这个冥土千羽名与重,她彼岸之行绝不会如此。
明明这里没什么太大危险。
可是她一来,就不停的感受到生命危险。
“前面有人?”木冉有些意外。
我們如夢的青春
她感觉前方居然有人。
“好像有些弱,额,不对。”名与重在感知了下,本以为对方倒霉了,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是他走大运了。
看到名与重加快往有人的方向而去,木冉皱眉:
“冥土千羽连弱者都不放过?”
冥土千羽名与重,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拿出了长枪,正色道:
“斯孑然一身,持枪于百战之中,未尝败绩。
今日我冥土千羽名与重,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如何拥有这些神话般传言。
更会让你知道我如何扭转局势,从而立于不败之地。”
木冉有些意外,对方说的很认真。
“难道我真的看走眼了?”
木冉有些疑惑。
但是她没有说什么,既然对方有能力逆转局势,她等着脱困就好。
如果又是在忽悠人,大不了再给他加个装腔作势的标签。
很快他们能清晰的看到前面的人。
是三个人。
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两个人站在椅子两侧。
他们很弱。
一个二阶,两个四阶。
“是他们?”
木冉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三个人。
让她感觉有危险的人。
不过她可以确定,对方实力并不足以让她感觉危险。
而且兽群那么多,这些人不可能挡得住。
但是。
木冉有些诧异的是,那个人自始至终都在低头看书。
这边的声响必然影响到他们才是。
“那两个四阶虽然有些警惕,但是没有任何逃离的冲动。
他们真的理解冲他们而去的是什么级别的兽群吗?”
木冉觉得这些人是不是疯了?
名与重持剑冲向陆水他们。
他的步伐没有丝毫凌乱,异常威风。
当他看到陆水他们后,心中的喜悦从心底溢出。
要得救了。
真武真灵这时也看到了名与重他们。
碰巧,这俩个人他们都见过。
对于名与重,他们还很熟悉。
那个初羽教导怎么脱单的冥土千羽,被他们少爷关在荒岛上。
廢材重生之我家主人好腹黑
不过看到对方居然带着一位貌美的女子,真武不由得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脱单了。
但是看他们神情不太像。
“是兽群。”一边的真灵开口提醒。
真武点头:
“很强。”
随后他们两个靠近了一些,手中剑随时都有拔出的可能。
他们心意相通,可以知道彼此心中的想法。
陆水也发现兽群已经近了。
他抬头望了一眼,看到的果然是两个都见过的人。
冥土的那位来势汹汹,这是要跟他开战吗?
“勇气可嘉。”
陆水似笑非笑的看着冥土千羽。
冥土千羽名与重这次速度更快了。
木冉很好奇,冥土的无耻之徒要做什么。
跟这些人开战吗?
这算什么逆转局势的办法?
但是很快她发现她可能想错了。
她看到冥土千羽名与重一跃而起,直接落在那个二阶前方。
此时的名与重手持长枪,单膝跪地。
木冉觉得对方又要跟那个人吹一波。
可是很快,名与重的话,让木冉一时间站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名与重低沉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恭敬:
“晚辈冥土千羽名与重,拜见前辈。
前辈往昔教诲,晚辈日夜铭记于心,不敢忘记分毫。”
那段被囚禁的时光,那段背对冥土的时光,他至今历历在目。
“前,前辈?”木冉的没有想到,名与重会说出这种话。
她站在那里,在犹豫该怎么称呼对方。
吼!
后面兽群的怒吼,瞬间惊醒了她:
“晚辈净土木冉,拜见前辈。”
木冉低头恭敬道。
如果这就是名与重逆转局势的办法,她也不得不去用。
这时候难道还要用高傲的语气让他们救吗?
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贵族只在自己的领域中,才是贵族。
这点要认识清楚。
陆水靠在高椅上,他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有些感慨。
他还没动手呢,这就低头了?
这也说明,从他们这里可能得不到什么消息。
冥土千羽名与重,连任务的陆水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对洛三生也是一知半解,没什么用。
至于净土的人。
“这应该是净土皇族,身份地位在那,或许能有一点点用。”陆水心里做出了评估。
吼!!!
兽群巨大的怒吼声,瞬间传了过来。
叛徒
“少爷,兽群冲过来了。”真武开口提醒。
他生怕少爷想事情直接忽略了兽群。
名与重跟木冉也是担心,要知道兽群已经临近,再不逃就来不及了。
可是现在要求助对方,就不能逃。
这是拿命在赌。
木冉看名与重没动,自然不会动。
这人无耻着,她没忍住逃了,总感觉会中计。
名与重觉得七阶都这么相信前辈,他一个六阶没有不相信的道理。
陆水看向即将靠近的兽群,而后伸出一只手,随即巨大的符文开始在他前方出现。
而此时兽群已经临近,仿佛只要一跃就能彻底将他们镇压。
名与重跟木冉心生惧意。
真武真灵手也已经握在剑柄上。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兽群要一跃过来时。
兽群突然间戛然而止,所有的兽群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瞬间停顿了下来。
而后它们眼中露出惊恐。
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站立的四肢都在颤抖。
“嗷呜!”
兽群在低吼,如同畏惧的投降,又如同惊恐的哀鸣。
名与重愣住了,木冉同样愣住。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所有兽群的目光都在那个坐在椅子上的二阶修士身上。
他们很好奇兽群到底看到了什么。
“滚!”
低沉的声音随之响起。
接着就是疯狂奔跑声音。
是兽群在往回跑,边跑还边叫。
也不知道是在叫什么。
这时候木冉多么庆幸自己刚刚低头了。
是得,刚刚说滚的,自然是陆水。
名与重觉得自己千战不败的名头是保住了。
被兽群追了这么多天,终于不用被追了。
但是,好像又入了虎口。
陆水没有在意兽群,一群没有智商的兽群,吓唬一下就能见效。
打是打不过了。
好在也不是什么好斗的兽群,不然吓一吓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