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36章小小剑傀
“前辈,您……您可以出现了。”
此女回首看了看,就转身面相道路一侧,脸色忽然绯红起来,双目微微闭合。
在她光滑的脊背上,开始出现一道道线条,很快就构成玄妙的画作,微微白光亮起,一轮弦月也出现在要穴上,直至线条组成完整的人像。
紧接着,白衣女修脚下,又冒出一朵银色莲台,光灿灿辉霞四射,将这里的昏暗照亮,两侧骤然在视野内宽广起来。
莲台转动中,释放出一缕神辉,将她彻底包裹在内,同时女修后背上,分离出一道虚影,并且快速凝出一副画像,是个俊郎青年。
“多谢!要不是你属于少见的星寒之体,我那点手段无法发挥的如此完美,资质和根骨不错,不该被埋没在尘沙之中。”
“晚辈不敢承受褒奖,既然已经完成任务,晚辈是不是可以前往探险了?”
白衣女修仍在低头,姿态微微扭捏,原地欠身一礼,脸上羞赧褪去,请求的声音很轻。
“你自己吗?能被大罗金仙布置下的历练场所,一个人冒冒失失,危险系数很大,你看那里已经堆了两具骸骨。”
顺着陆寒的指点,白衣女修闻言后微微慌乱,仔细凝聚神念看去,就在八九十丈外的几堆碎石间,两具晶莹尸骨不知身死多时,携带物品却不见一件。
一股凝重严肃的情绪,在女修神色里无法掩饰,他先后祭出两件仙器,分别为一个翠绿色竹篮,和一件月牙状弯刀,并且为自己加持了三层护盾。
“晚辈早有心理准备,听闻历次剑门大开ꓹ 都会有三四成的陨落概率,希望其他姐弟无事。”
“嗯!话虽如此ꓹ 只是听说你们只有半个月时间,但这剑洞迷空内的空间,几乎堪比下方的一个玄界ꓹ 如此胡乱探索,即便无恙也可能无功。”
妾室 北疆風雪
“啊?”
闻听此言ꓹ 此女不敢相信的抬头,看向陆寒的眼睛微微慌乱ꓹ 脸色有些发白。
此刻他忽然感应到了这位前辈的气息ꓹ 不知何时已经和自己相仿,差不多地仙圆满境界,在和自己首次见面时,那可是让天月族老都恭敬无比的强者。
这里面除了空间结构经常变换,竟然还这么广袤,难怪那些开过剑典的势力,从未有人看到过尽头。就连这两具骸骨ꓹ 也不只是哪辈子的宗门弟子,在此地横遭不测ꓹ 或许已经几万年了。
陆寒已经向前走去ꓹ 距离两具骸骨还有十几丈ꓹ 抬手就是遥遥一点ꓹ 原本毫不起眼的碎石堆,忽然喷射出一股股狂流ꓹ 蓝晶晶带着爆鸣声ꓹ 将虚空瞬间洞穿出无数焦痕。
偷了他一夜
白首不相離:霸愛冷情王爺
并且还噼里啪啦的炸裂开来ꓹ 形成一片蓝色且有刺鼻气味的云雾,很快波及到两人身前ꓹ 却被一层及时出现的金色屏障挡住,双方接触后,立即响起滋滋啦啦腐蚀之音。
白衣女修花容失色,他迅速评估这些雾气的威能,若是手中的下品仙器扔出去,可能都会损失不小的灵性,区区几个石堆竟然也藏着惊人的危险,顿时刷新了对这个空间的认知。
本来打算自己独闯,借此机会验证一些这些年苦修的神通,方才还执着的念头逐渐变得松动,而且她还发现这位前辈用的屏障竟然就是金属性,和蓝色雾气接触,居然丝毫无恙,如果……岂非可以在这里边根本游刃有余了。
好在立足的此地,神念探查范围正在适应地势,已经比刚进来时扩大不少,能清晰发现七八里内的异常。
此女现在变得有些乖巧,紧紧跟在陆寒身后,俩人顺着幽谷左转右拐之下,面前远方霍然开朗,并且充斥着大量白光。
很快他们就发现,穿越了幽谷的尽头,原来是一片白色树林,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密密麻麻的参天大树,将前方几乎堵死,水泄不通的古树之间,只有一条蜿蜒的碎石路,似乎能通万极远处。
向天空望了一眼,只见这些白色古树,至少都有数百丈之高,再向高处地方就是漂浮着的片片灰白色云朵,树林范围之广,一眼无法望到尽头。
而且厚厚的灰白色云层之中,每隔几百丈左右,就倒挂着一块块晶莹如玉的乳石,毫无规则序列,散发出的柔和白光,和这里的颜色发生漫反射,将此地照耀得如同白昼。
“看来美女暂时无法单独探索了,还未请教你的芳名?”
一生能有多少愛
“晚辈天婉儿!前方若没有其他岔路,只好拜托前辈照顾一二,必将终生感恩不尽。”
“感谢的话有些言之过早,这里是你们历练这所,前方虽然风险不小,也应该有好多奇材怪料,都被我先发现总归不好,所以劳烦美女带路,而且不到必要时,我是不会出手相助的。”
天婉儿美目闪了闪,顿时连连点头,方才居然忽略了这点,若这样条路自始至终没有分叉的话,让别人走在前头,纵然抵御了许多风险,但自己分到的肯定是些残羹剩饭,而且没有丝毫理由反驳。
而且还已经发现,就在数里外的某一棵巨树根部,有一株三片白叶衬托着蓝色花瓣儿的灵药,和印象中的某种比较吻合,她相信这位陆前辈也早已发现了,才有了刚才那句话。
向陆寒浅浅一礼后,天婉儿就操控着两个件仙器,开始凝神戒备,小心翼翼向前飘去。
冰山奶爸 七七家d貓貓
陆寒故意拉开一段距离,两人大约间隔里许左右,他眼中的女子背影,如一株有些倔强的寒梅,轻易不会在危机前低头。
其他分岔小路,已经与这里快速拉远,其中两个身影,已经被一片被漫天风雪包围,他们莫名到了冰川之地。
虽然神念不再被影响,但也发现远方有无数白影闪动,并以飞快速度向这里扑来,那是七八只浑身白毛的怪物,每纵越一次就跨过十几里距离,还能短暂飞行。
三輪
位面之狩獵萬界 閉口禪
足有簸箕大小的雪花,每一片都重约几十斤,冷风夹杂冰屑,寒烈程度让地仙都呲牙咧嘴,但对怪物并无任何影响。
‘吼——!’
咆哮声里,这些身高十几丈,猴头狮身、头顶牛角的怪物,如见美味血食般,争先恐后向两人冲来,顿时仙器的铿锵声撕裂天地。
而另一个分岔路口,一男一女两名天家弟子,已经挥舞仙器,对着几个苍古巨树猛砍猛打。
每棵巨树的中部,都生有一张恶鬼般的狰狞面孔,更诡异的是树冠上,还燃烧着幽绿色的汹汹烈火,鬼脸异变发出凄厉异尖鸣,一边对两人喷射粘稠毒液。
宋端午的彪悍之路 宋端午
还有无数根粗大的树根,不时从底下各处窜出,如长矛般发动偷袭,差点将他们逼迫的手忙脚乱。
“尝尝我的‘烈阳真火’!”
男子扫过树冠,抵挡几次袭击后,他的手掌中顿时强光一闪,多出个火红色圆球,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后,数个小球分别打出。
轰击在树干上,起初只是爆出无数火星,但片刻时间后,这些怪树立即剧烈扭动起来,根本无法抵挡住炸开的火星,而且密集爆裂中,无比猛烈的火浪,瞬间吞噬掉这些怪树,转眼就化为了一堆堆灰烬。
“婉儿妹妹胆子很大,她竟然选择自己独闯,我感觉两位族老似乎对她很在意,不知她能否自己应付无尽风险。”
“又不是一个分支的,还是关心自己吧,这里气候复杂,还有鬼怪精灵,应该生长着罕见的灵果,抓紧时间多搜寻一些。”
“哼!咱俩也不是一脉啊,但仍然要同心同德,上面为了一己私利互相厮打,我可不会步其后尘。”
女子顿时不悦,扭动身躯向左侧走去,男修脸色微红,只好悻悻跟上。
天婉儿有陆寒撑腰,胆子肥了不少,她很快就有了第一次收获,方才发现的,是种名为‘白幽兰’的灵药,可惜年份仅仅四万载左右。
脚下碎石有些怪异,每次飘过之后,它们就纷纷蹦起,虽然仅仅不过尺高,但区区死物也有反应,此女大开眼界。
这片白茫茫的树林,转眼已经走过半日,竟然还不见尽头,半个时辰前,天婉儿被陆寒叫住,在他的指引下,将一棵巨树的根部凿开。
她欣喜的发现,几枚木质结构,形状如同橄榄般的木球,正散发着幽幽冷光,这竟然是古树吸收精华过剩,由无数木精之液固化成的‘青帝木元卵’。
两大三小挤在一起,最小的那个还在成型中,表面粘稠无比,纷纷思索后,她还是放弃了这一颗。
成品的青帝木元卵,虽然形成时间不长,一枚也就三五万年,但四枚加起来就是近二十万载,最老的那个已经带着灰色纹路。
附近古树的木灵气,都会被吸纳过来,这几颗全是木之精魄,其价值和珍稀程度堪比神料,上一颗木元卵出现,已经不知是何时的事情了。
此女兴奋的脸色微红,歪头想了想,就将两个大的递给陆寒,一抹感激和羞赧加起来,颇有几分风姿。
但陆寒只收了最久远的那棵,多达三枚都入了此女腰包,虽然还要悉数上交,但换来的不菲奖励,甚至能将真仙之劫的把握增加两成。
对于这位陆前辈的身份,天婉儿根本无从知晓,只是恭顺的保密,并辅助完成潜入任务,其他八名弟子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短短半日,尤其这次分宝之后,两人间的陌生和隔阂,几乎已经忽略不计。
嗡——!
又向前走了几千里,一股不妙的感觉涌来,天婉儿同时发现,有几棵多了些花斑的白树上,忽然斑点消失了,但却出现了无数洞穴。
从里面如喷射般,涌出密密麻麻的丑陋妖蜂,各个苍白如雪,数量足有上千,每个都堪比脸盆大小,浩浩荡荡向他扑来。
“人族的真元,本帅可是等了很久了,分三层合围,交替攻击,嘎嘎嘎啊!”
一个嘶哑之音,不只是哪个妖蜂传出的,但蜂群顿时变得整齐有序,演化为三个圆环,上中下各有一圈,将天婉儿周围尽数封死。
‘咦?为何不攻击陆前辈?’
此女本能的回身,却见包围圈本来有七八里外,肯定合围的是两人,但诡异的是妖蜂忽略了陆寒,竟然对其熟视无睹。
她赶紧用神念一扫,顿时心中大凛,因为分明看的真切,陆寒正停在那,背负双手对她淡淡微笑,天婉儿却无法感知陆寒存在。
‘果然能混进剑洞迷空的,都如传闻中那般,是最顶端的罕见存在,我要珍惜这份善缘。’
然后,她凝聚精神对付这群灵智不低的妖蜂,一个娇影忽东忽西,翠绿竹篮将自己扣住,月牙弯刀划出密密麻麻的刀影,娇吒声忽高忽低。
而陆寒见此情形,也就忽略了前方,他饶有兴趣的转身,盯住了古林深处,连遁空和步行都非常困难的数百里外。
双目透视般的发现,那里的每棵巨树上,都站着一个三丈高得傀儡,覆盖白甲,背负三把长剑,都低头向下,盯着一个方向。
但灵目受直线制约,神念又无法到达,暂时无法看清玄机,只是每个傀儡携带的三把长剑,都是无比锋利的玄天之宝。
惡魔殿下的盛世獨寵
“剑傀儡?!”
能发现的傀儡数量大约三四十个,不排除还有被树干挡住的,可如此多玄天之宝,让他都颇为咋舌,一旦发动起来,普通仙器都无法承受。
在仙界,即将成灵的花草木精并不罕见,甚至有人专门栽培,动辄一二十万年,甚至更久的时间,用秘术催发灵性,待它们达到半成品,彻底激活本元神通后,就直接高价卖掉。
彻底灵化的仍旧少见,否则就是玄天灵宝的胚胎,而一件玄天灵宝,仍然能匹敌任何仙器,甚至追着狠揍。
在大罗金仙面前,这些却变得稀松寻常,那等级别已是半个圣人,掌控部分大道,逆天改命拔苗助长,或者凭空捏造,只要能承受住天道因果,抬手早几件宝贝并不困难。
“小小剑傀,希望你们守护的,不是什么普通神料,但也可能在镇压什么厉害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