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于培庸的一席话,让徐拙意识到了,这个任务还非完成了不可。
隱婚老公,老婆你好壞!
原本他过来处理这事儿,是存着让贺国安感动的心思,在员工有困难的时候跳出来解决掉,能增加员工的凝聚力。
另外这事儿回头在新员工培训的时候可以当成教材拿出来,能让员工们工作起来更加投入。
毕竟这么好的老板,可真的不常见。
但于培庸的话让徐拙意识到,这事儿可不光是贺国安的事儿。
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势必会引火到自己身上,因为不光贺国安是自己的员工,哪怕他不在自己店里工作呢,当初人家来烹饪学院教课,总归是自己介绍来的吧?
现在贺国安跟烹饪学院的关系没搞好,自己多少也有一些责任。
当然了,这事儿要是单独拎出来说的话,估计造成不了什么风波。
就怕在自己有啥事儿的时候被人捅出来,再被有心人带一下节奏,这事儿一下子就能成为爆点。
所以,这任务必须要完成。
盐水鸭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先把这里面的隐患消除了再说。
徐拙开着于长江的奥迪A8,和于培庸一块儿开车去了烹饪学院。
去的时候郑光耀刚从食堂吃完午饭回来,三人来到郑光耀的宿舍,倒上茶之后聊起了这事儿。
重生之獨寵一生
郑光耀笑着说道:“贺师傅这人因为一直在后厨工作,没管理过前台,所以说话做事方面比较急,而且习惯在后厨工作的人都非常讲究效率,但学校管理是个相互扯皮的过程,这就给他的工作埋下了隐患。”
贺国安与老爷子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贺国安只管理过后厨,没有管理整个饭店的经验,更没有接触过顾客。
所以贺国安极其不擅长与人打交道,这种扯皮什么的更是一窍不通。
而老爷子他们虽然也都是非常专业的厨师,但几乎都是自己开饭店的,所以前台后厨全都精通,待人接物方面都没得说。
攝政王的絕色醫妃 秦巧
哪怕他们中脾气最差的老爷子呢,在顾客群体中的口碑也很不错。
当然了,能把一个饭店开几十年生意依然火爆的,这本身就非常了不起ꓹ 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做到的。
所以老爷子他们才更显得厉害一些。
“学院这边的领导,也知道贺师傅是个厨艺很高的人ꓹ 对人也很好,但就是双方的理念不同,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其实能有更圆滑的人过来ꓹ 他们也能松口气。
有若見鬼 通吃小墨墨
不过就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所以现在有点僵持ꓹ 而且他们之前就一直宣传贺师傅是教职工中的核心力量,这要是冷不丁走人了ꓹ 确实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郑光耀简单把学院这边的事情讲了一遍。
现在首要的问题就是找个能替代贺国安的人。
但为难的也是这点ꓹ 因为能跟贺国安名气差不多的厨师,没人会来烹饪学院上课。
几人发了一会儿愁之后,郑光耀说道:“等贺师傅走了之后,回头我也准备离开这里了。”
嗯?
咋又要走啊?
徐拙忙问是咋回事,郑光耀叹了口气:“年前我不是积极的给海龙跑客座教授的事儿嘛,但学院这边一直也没给个准信儿。
我找人打听了一下,他们觉得海龙工作的那个酒店名气太小ꓹ 影响力太差。
自从咱们来这边当客座教授之后,学院是尝到名人带来的甜头了ꓹ 所以对名气差一点的厨师ꓹ 就多少有些看不上。”
说起学院的一些安排ꓹ 郑光耀也是满肚子的苦水。
谢海龙的名气确实小了一点ꓹ 但名气再小,也超过大多数的厨师了ꓹ 不能拿他跟徐拙等人相比。
其实谢海龙的名气跟徐文海差不多ꓹ 但是徐文海因为有徐拙这个儿子ꓹ 所以在徐拙的号召下,名气提升得很快ꓹ 加上学院也想促成一门三教授这一佳话,所以徐文海也成了烹饪学院的客座教授。
对此,徐拙也有点爱莫能助。
这事儿他心里很清楚,是郑光耀太心急了,年前又是跟谢海龙一块儿做节目,又是拉着老伙计给谢海龙壮声势的,捧的意图太明显。
而且谢海龙在网络上始终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没有太高的辨识度,所以相对来说,人气不旺。
假如时间再长一点,比如先在网上折腾个一年半载的,这样再弄客座教授的事儿,就顺理成章了。
三人聊了一会儿谢海龙之后,又把话题扯到了贺国安身上。
办法是有,只是不能完美解决,所以三人多少都觉得有些遗憾。
正愁眉苦脸的时候,郑光耀的手机响了。
他掏出来一看,嘴里嘟囔起来:“海龙给我打来的,这会儿正是饭点儿,他应该很忙才对啊。”
说完,他滑动手机,接起了电话。
“师父,我失业了。”
谢海龙一句话,就把郑光耀的注意力给吸引力过去。
两人因为都是广东人,所以说的都是广东话,加上语速很快,所以一直等到郑光耀挂断电话,徐拙也没弄清到底是咋回事。
但看郑光耀那凝重的表情,让徐拙觉得这事儿并不简单。
“怎么了郑爷爷?谢叔叔有啥事儿吗?”
郑光耀苦笑一声说道:“海龙那个餐厅被他老板抵押出去了,新老板要做火锅,所以他现在失业了,让我帮忙找个工作。”
找工作?
徐拙突然眼前一亮,看着郑光耀说道:“郑爷爷,要不让谢叔叔来烹饪学院教学吧,先教一段时间,等找到合适的工作了再说。”
郑光耀原本想说别耽误谢海龙找工作了,但他思索片刻之后,眼前顿时一亮。
“这办法确实不错,在这边教学能够大幅度提升名气,也能积累人脉,这样以后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这确实是磨刀不误砍柴工,但这事儿能不能成,还得先听听谢海龙的意见。
另外,学院这边什么态度也不知道呢。
緣落韓娛
毕竟有贺国安的前车之鉴,他们肯定会有一定顾虑得。
其实到了这会儿,徐拙已经看出了一些门道,这任务考验的不是厨艺,甚至跟厨艺完全搭不上关系。
这个任务考验的,是自己的沟通能力。
因为接下来不仅要跟谢海龙沟通,还要和学院的领导以及贺国安沟通。
这其中,只要有一方不满意,事儿就有可能解决不了,甚至还会出现反作用。
所以,要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