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有意思……自己的雷电是金色的,拥有破邪,审判的效果,也是大自然中比较常见的雷霆,而炮姐的雷电属于蓝白色的,偶尔会因为高温摩擦和引用自然界的雷电导致金蓝交织。
但这两种利姆露都可以控制,甚至干扰御坂美琴的攻击达到碾压效果。
但就在刚刚,他高达MAX的雷霆掌控竟然无法控制住这道紫色的狂暴之雷不说,手掌上,竟然还被劈开了一道道细小的伤口——
“嘛。”利姆露站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暗格,拍了拍手让上面的伤口迅速恢复:“虽然用科学解释雷的颜色不同只是因为温度原因——但既然是超凡世界,那肯定是因为内部的力量吧?”
“能看出里面是什么力量来吗?”
「消散的太快了,只能隐约感觉到一丝命运和罪孽的气息。」
“命运。”
听到这个词,利姆露微微一顿,不经意间学着艾米丽轻咬了下大拇指的指甲尖——“啧,我讨厌这个词。”
“老板?”
安娜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线索不是很明显吗?”利姆露转过身,风衣飘荡间走出了巷子,抬头看向已经快要落下山间的太阳一眼后,很快视线转移,看向了另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天际,那里,是月亮的位置。
“就算古老者出现的地方神秘度很高,但也只是会让世界内的信息屏蔽性更高而并非是彻底消失。”
“……什么意思。”安娜一懵。
“我直接从世界中读取信息的能力是属于半神级的,所以,古老者无意识的屏蔽按理来说不应该阻挡的到我。”
“而且,我是突然失去了对他信息态的感知,这说明,信息并非屏蔽,而是直接被某个伟大存在给清除了。”利姆露亮出了一个轻笑,道:“鲁克沁丝说对方昨天触发了古老盟约,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对方就在刚刚,得到了某一位古老者的庇护呢。”
说完,他回过头看向安娜:“所以你看,线索很明显啊,目前伦敦应该只有一位半神……”
“咕噜——”安娜突然眼了咽口水,小心翼翼道:“你该不会是想去……找半神的麻烦吧?”
如果说以前安娜对于半神和古老者还没有什么概念的话,经过利姆露随手一击的爆发,让整个世界变为血色,让一栋栋高楼具现在她的眼前ꓹ 那忽然降临的威压瞬间倾斜压断树木,摧毁街道ꓹ 掀翻大地——却是让安娜对超凡者只见的等级实力有了一个模糊的定位。
鲁克沁丝说老板只是一个序列6,而半神最低也是序列4——所以古老者=多半半神=毁天灭地=打死他们=拍死一只苍蝇。
哇!!!
資治通鑒 司馬光
她还不想死啊!!
“你担心啥——不然你以为艾米丽为啥派我来,还不是因为那个古老者是咱们的老熟人嘛。”利姆露看着她紧张的样子ꓹ 好笑的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结果安娜更怕了。
莉莉丝?
那不是死得更快了吗!
安娜都快哭了,艾米丽不知道你跟莉莉丝啥关系ꓹ 他还能不知道吗?
暴君梟寵妖妃
利姆露敲诈对方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啊!!
官太太 唐達天
她甚至怀疑莉莉丝跟对方根本没有关系,就是单纯的看他老板不顺眼想报复来着——
“你啊。”
看她敢怒不敢言的模样ꓹ 利姆露哪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ꓹ 轻笑一声道:“还是太年轻。”
“好吧好吧,就算你说的都对,但我们要怎么去找对方啊……你刚才也说了,对方屏蔽了所有的踪迹,那你要怎么才能找到对方啊?”
“想要找一位伟大存在,其实很简单。”
闻言,利姆露用手指轻点嘴唇ꓹ 忽然轻声道:“只需要……向血月祈祷即可。”
“祈祷?”
“当然,也有一个更简单的ꓹ 但也更容易激怒祂们的方式!”
“什……什么?”
“汝所言ꓹ 祂必知ꓹ 利用这条特性嘛——莉莉丝·叶捷文·埃卡特琳娜!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砰!
血色的风暴忽然出现ꓹ 轰的一声把利姆露拍到了墙上——
“……”安娜眨了眨眼,看向天空上忽然出现的一群蝙蝠……有些呆愣。
……
幽暗的房间充斥着压抑的气氛ꓹ 陈旧和布满灰尘裂缝的物件是这里的主旋律ꓹ 除了那一张精致的公主床。
斯托静静的叹了口气ꓹ 天花板上无数猩红的眼睛和倒挂的蝙蝠让他不敢抬头,床上传来那位伟大存在若有若无的呼气声ꓹ 似乎已经重新陷入了沉睡。
他转过头,看向坐在一旁的莎夏·莫里蒂亚,这位来自于先祖父宿命对手的后代,似乎完美继承了传说中两人的临危不惧,格外沉得住气。
只见她微微抿了下耳边的一缕金发,静静的在黑暗中阅览着那本他完全看不懂的古老书籍,文静而淑娴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她是之前那个语速飞快,气势强盛的女强人一般,反而是在幽静之中额外凸显了几分神圣的气息。
斯托眼了咽口水,他对这个女孩很有好感——但只求保命的他还是压下了心中的那份悸动,虽然宿命,超凡,古老者这些莫名其妙的词汇都让他产生了一种奇遇和主角的错觉,但理智又告诉他,这都不过是他的先祖父福尔摩斯留给他的罢了。
与其说是他拥有主角般的奇遇,倒不如说是命中注定,命运一般的终会在后面某一代到来的生死灾祸。
而他,不过是倒霉的遇上了罢了。
寵你上癮重生億萬千金
“嗯?怎么了?”莎夏·莫里蒂亚察觉到了斯托得注视,轻轻合上书本,大概是因为冕下的原因,她的声音不复之前的强势,而是轻了几分,宛如柔顺的清泉:“冕下并没有禁止我们讲话,有事的话你可以直说。”
“呃……”自己的偷看被发现让斯托这名大男孩有些尴尬,他迅速看了左顾右盼了两眼,挠了挠头纠结了片刻,最终沉着脑袋问了一句:“你这样看书……不会很吃力吗?”
“……”莎夏·莫里蒂亚先是一愣,随后噗嗤的一声轻笑道:“拥有最基本的夜视能力是超凡者的基础吧?”
她算是发现了,这个她一直以来期待的对手,宿命的对决中的另一位,福尔摩斯的后代本质上就是一名呆呆傻傻,有些纯真的普通少年。
怎么说呢……有些失望的同时……也有些释然吧。
就仿佛心中的石头落了地,那股倔强的执念得到了解脱一样。
这样想到的同时,她微微吐了口气,把书放到一旁后,双手平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转头看向斯托道:“你似乎很无聊。”
“啊……也没有……”
“你对你的先祖父,了解多少。”
“……”面对少女的疑问,斯托刚想回答,但紧接着就愣住了,如果是普通人来问的话,他可能可以如数家珍的,甚至可以把福尔摩斯探案集倒背如流的拿来讨论。
但……超凡世界……他还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
真实的先祖父……吗?
“抱歉,我似乎真的不怎么了解。”
“这样啊,那你有兴趣了解一下吗?”少女勾起嘴角,刚想开口——
“不行喔。”莉莉丝突然开口了,只见她娇小的身躯不知何时重新坐了起来,小手一点堵住了莎夏的嘴巴:“很抱歉打断你俩的进展——虽然空气有些太甜并不是坏事,但在我的庇护没结束之前,有些事情他还不能知道,懂吗?”
廢材小姐的逆襲
“……您是说……”
“福尔摩斯不让他的后代接触超凡,未必没有保护他们的意思。”莉莉丝轻声道:“况且……他也不是什么都没给后代留下,记忆宫殿里保留了他一生的知识,财富和经历——嘛,关于这个,还是等他来了再说吧。”
“他?”莎夏·莫里蒂亚很敏锐的注意到了he这个词汇,相比起什么都不敢问的斯托,她显然大胆很多,问道:“他是追杀斯托的人之一吗?他的目的是什么?也是福尔摩斯的遗物吗?”
“算是吧。”莉莉丝似乎有些厌倦了说话,疲倦的打了个哈欠又一次闷头倒下的同时:“剩下的你们自己问好了,之前我的庇护似乎干扰了一下他的路线,导致他来迟了一会——不过应该快了。”
……
与此同时,一片庞大的地下建筑群。
鲁克沁丝带着一身伤口,缓缓走进了一个充满科技感的实验室内。
琳琅满目的福尔马林浸泡着一个个恶心的肿瘤或者扭曲的虫型生物摆在架子上,中间是一抬高精密度,布满了各种研究工具的庞大试验台——一名戴着眼镜,头发乱糟糟的白衣大褂女人正在那里研究着什么。
“这么重的伤,还不去修复池——”听到鲁克沁丝进来的声音,她只是迅速抬头扫了一眼,就立马判定出了伤势和严重性,轻轻丢了一句:“要死的话也别死在我的实验室里,我怕我忍不住解刨你——”
“他比我想象中的要强。”鲁克沁丝没有理会对方无理的态度,只是露出一个笑容道:“我们的方向没有错误。”
“你这话应该跟那群老家伙去说。”眼镜女叹了口气道:“你没把福尔摩斯带回来?”
“我说了我去找圣子了,圣子难道不比福尔摩斯重要吗?”
“哦,好吧。”眼睛女挑了挑眉,不可置否道:“但想要破解福尔摩斯留下的谜题,我们必须得到他的力量——”
“不然的话,就算我能隐约通过血脉感应到遗物的位置,也无法得到它们。”
“真是麻烦——”闻言,鲁克沁丝苦恼的挠了挠头:“你们侦探都这么喜欢用复杂的东西来炫耀自己的高智商?你这种级别的科学家也不行吗?”
夫郎別鬧
“推理是福尔摩斯能力的本质,圣女小姐。”说到这里,华生顿了顿道:“而我当时只是一名助手,懂吗?”
“……”
“我猜你跟圣子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不过这样也没关系,圣子拿到手跟我们拿到手也没什么区别,哦,对了,你答应我的科学家扭曲者的大脑呢?”
“待会给你送来……”对方不说这个还好,对方一说这个,鲁克沁丝更焉了:“那如果……圣子暂时……暂时对我们有些误会呢?”
“什么意思?”华生闻言一愣。
“圣子目前似乎属于守夜人,而且跟莉莉丝关系匪浅——”
“……”华生微微一愣,呆滞的扭过头道:“那跟我也没关系——”
“哇!你得帮我想想办法啊!我可不想复活后第一次出任务就失败呜呜呜,那也太丢人了!华生!你得帮我!你可是当初的见证者,你一定知道其他的办法的对不对?”
“……”
“好吧,除了福尔摩斯,的确还有一条路可以破解谜题。”
“莫里蒂亚。”华生转过头轻轻道:“跟福尔摩斯根据推理推出结果,先有因后有果的力量本质不同,莫里蒂亚信奉的力量是恶魔和命运,顺从先果后因——如果有谁能够反向破解福尔摩斯的谜题的话,那么一定是莫里蒂亚。”
福尔摩斯的力量可以从蛛丝马迹中推演事物全部的轨迹,从而破坏一处引起崩塌。
那么莫里蒂亚的力量就是通过掌控全局,每一个棋子的命运,来操纵一切,达到自己的想要的目的。
也正因为如此,讨厌命运的福尔摩斯,才会跟莫里蒂亚形成所谓的宿敌关系吧?
华生叹了口气,几百年前的争斗终究,延续到了两人的后代身上吗?
……
“啧,堂堂吸血鬼真祖,就住在这种地方——”看着布满灰尘的楼阁,利姆露的脸上露出了嫌弃的神色:“掉价——”
“……”安娜低头不语,闷声跟在他的身后,全当听不见——她现在已经给她的老板安上了一个新的标签。
作死狂魔。
“砰砰砰。”利姆露敲了三下门,刚想开口,就听到里面传来莉莉丝那熟悉而冷魅的声线,优雅,低沉,又夹杂着一丝魅惑:“门没关。”
利姆露挑了挑眉,眼前莫名其妙浮现出了当初在对方领域内看到的高挑御姐的身形,推开门后,真祖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狂暴的黑影和蝙蝠幻成的虚影形成了诡异的光影,把安娜吓得瞬间抱起了脑袋。
利姆露微微一歪,看了眼墙上还在搔首弄姿的魔影,在它张开血盆大口的时候一脚把它踹回了墙里,二话不说走到床前,一手就是揪起莉莉丝的领子提溜起来好奇道:“你在玩什么呢?嗯?”
“诶?!”刚刚睁开眼准备来一个开场白的莉莉丝呆呆的眨了眨眼,看着自己忽然脱离了被窝,凌空得身子,瞬间张牙舞爪的蹬了起来——
这熟悉的感觉,这熟悉的飘荡感——
哇!!我跟你拼了!!!
我堂堂血月的主人,吸血鬼真祖,世界上最崇高的古老者之一,是你用来提溜的吗?你当初提溜完就算了,我当时好歹是实力不对劲,你还敢提溜第二次??!
哇哇哇!!我看你……你……你这是!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