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4年,1月20日,居庸关。
“那是什么?”
四野的山地步兵余忽子听到一阵机械轰隆声传来,回头朝南看去,发现关内的道路尽头有一丛黑烟冒了出来,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
旁边的曾向下士瞥了一眼,也有些奇怪,但还是尽职地说道:“或许是什么新东西,别管了,闭嘴待命吧。”
他们这些山地步兵正埋伏在甲关左右的山林中,等待进一步的命令。之前几天攻势受挫,让一向自视甚高的山地步兵们很是灰头土脸,因此谋划了多日之后,今天准备来一场大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命令传来。
另一边,黑烟所在的官道上,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正发生着——四门巨大的火炮正在沿路前进着,而牵引他们的,不是马或者牛,而是四台冒着黑烟、长着轮子、发出轰隆轰隆声响的钢铁巨兽!
王世明带着一队护卫骑马从关前营地迎接过来,看到这队充斥着工业气息的重型车队,兴奋地喊道:“果然到了,竟没掉链子,厉害啊!”
车队中,海军少将李涛也策马走了出来,得意地道:“也不容易,前面的路上可是出了不少漏子呢……但没关系,现在到了,就该我们海军的重炮连大发神威了!”
校草大人的極品小妞 一陣清風
这个车队中的士兵穿的都是海军陆战队标志性的红白蓝配色服饰,脸上洋溢着骄傲的表情,他们和这些钢铁巨物正是海军的秘密武器,将120mm巨炮用于陆上作战的海军陆战重炮连!
何以櫻花結
这个提案当初是陆军人士向海军提出来的,当时看着更像个调侃。但后来随着作战重心由海转陆,海军在大战中将要沦为配角,海洋部大佬们急了,真的拿出了一批备用的120mm舰炮,组成了一支陆炮连。
其实炮本身的问题倒不大,炮管也就一吨重,加上炮车也就两吨,跟一辆满载的重型马车差不多。想明清时代,近万斤的红夷大炮都能拉着到处跑呢,相比之下这120炮甚至可称“轻巧”了。
问题出在两点上,一是海军的马匹编制ꓹ 二是这种重炮的用途。
拉这么一门炮,光拉炮车也得准备八匹马ꓹ 再加上运弹药的马就更海了去了。这个数量的马匹对陆军来说不难解决,对海军来说却是个难题——倒不是说海军买不起马,而是说养起来太麻烦了。平时要建立编制专门养马ꓹ 要准备饲料,运输的时候还要在船上腾出马舍来安置马ꓹ 占用了大量的人员和吨位,却仅仅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用上一次的重炮ꓹ 太浪费了。
这时候ꓹ 他们就盯上了隔壁罗氏动力厂出产的蒸汽拖拉机“铁甲犀-1”。
这种拖拉机经过工业部的技术支援,机械结构得到了较大的完善,初步具有了实用性,至少能拉出去走走了。不过,毕竟是高尖端的先进机械,需要技术人员随时看护着,维护成本极为高昂ꓹ 综合算下来仍不如用畜力。
但是,在海军眼里ꓹ 它的缺点是可以忍受的ꓹ 优点却是独特的——不动的时候不需要喂它吃草。
在平时不需要的时候ꓹ 拖拉机只需要简单的维护ꓹ 在上船运输的时候,也只需要占用一个小角落就够了ꓹ 不需要像伺候马那样拿出宝贵空间设置马舍。它需要技术人员进行操作和维护ꓹ 但蒸汽船上本来就有轮机组ꓹ 顺便就搞定了;它需要烧煤,但船上本来就有煤ꓹ 省了繁琐的准备饲料的功夫;它可靠性不高,走不了远路,但大部分运输过程都是在船上,它只需要下船之后走上一段距离就够了……综合算下来,对于海军来说,它比畜力合适多了!
呃,老实说,这个方案还有很多隐患,比如说自重就在两吨级别的拖拉机在烂路上的通行能力很可疑,可靠性也没经过真正的检验。但这一支“纯机械部队”刚被论证出了可行性,就立刻吸引了大量股东和高级军官的注意力——如果能成,那将是多么光明的未来啊!
我想成為你的男人 angelina
因此他们宁愿冒着风险去推动此事,于是这一拖拉机+重炮的组合真的就实现了。
海军陆战重炮连配备了四门120mm炮,每门炮配了两台“铁甲犀-1”用于牵引火炮和弹药、燃料,总共八台。此外还有额外的四台备用,也可用于运输其余的物资。
王爺床上是非多
相比火炮本身,这个连里大多数人都是给这十二台蒸汽拖拉机服务的。
这支连队技术不可谓不先进,火力不可谓不凶猛,但成军后还有另一个更严峻的问题——该用来打谁呢?
海战显然用不上他们,但陆战有15式已经很足够了,即使是三公里的射程也很少用到,并不需要笨重的重炮连再来插一脚。攻城的场合,应急的试18式反而有很好的表现,也不用重炮去摧毁城墙。所以,这个重炮连就成了先进而尴尬的存在,一直没露脸的机会。
直到年初要打燕京了,总指挥部才决定把它拉出来露露脸,不求它能发挥多大的战术作用,只求能有些战略价值——通过这种无与伦比的重炮的神威,让元军感到震撼,方便进一步的行动。
官位掌 天上掉下個豬頭叔
重炮连年前在临榆镇登陆,通过断断续续的临时军用铁路运输到了玉田县,然后开始了艰难的行军。李涛对此重视无比,亲自随队出发,本来是应该能赶上燕京大战的,但途中出了两次故障,结果给错过了。
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虽然他们没赶上燕京,但正好遇到四野在居庸关受阻,所以指挥部干脆把他们给调了过来。于是,经过一段磕磕绊绊的旅途,九台铁甲犀(三台途中抛锚已经拖回去维修了)拖着多门重炮,来到了居庸关前。
三國英雄譜 大墨
现在,这些铁甲犀依然在缓慢而坚定地前进着。
黑黝黝的横卧筒状火管锅炉是它的主体,正一边吞噬着煤炭,一边冒着烟雾。锅炉输出的蒸汽输入后部的一台双缸蒸汽机中,通过减速器、传动轴、差速器,驱动着两个巨大的后轮。由于机头功率较低,铁甲犀-1采用了较大的减速比,所以前进速度跟步行差不多,但也是因此获得了较大的轮上扭矩。包裹着胶皮的宽面钢制后轮与破烂的官道摩擦着,牵引着后面那台三米多长的巨炮一点点驶向远处的居庸关。任谁看了这种充满了力量感的场面,都会感受到发自内心的震撼。
王世明下了马,走到了一台铁甲犀前,隔着手套摸了摸锅炉上的一颗铆钉,感受着内部澎湃的蒸汽动力,心情无比激动。他抬头对上面的驾驶员问道:“我能上去试试吗?”
驾驶员哪里敢说“不”?当即点了点头。
豐饒之海 三島由紀夫
一台铁甲犀配有两个驾驶员,左侧的是司机,负责掌控机器的行进,右侧的是司炉,负责给锅炉添煤并关注锅炉的运行状态。现在司炉站起身来,给王世明让出了一点位置,他抓着扶手就从右侧爬上了后座,然后往左挪了两步,接过了司机让出来的方向盘。
由于拖拉机自重过大,所以没配备簧片,悬挂是刚性的,走在土路上左一颠簸右一摇晃。所幸现在的路面仍冻硬着,只要机器自己不出毛病,有点小坑小坡也都能越过去。气缸排出的废蒸汽直接在侧底部排出,其中有一些不可避免地渗到驾驶席上,又在严寒的空气中迅速冷却成水滴,令地板和裤脚湿漉漉的。总体来说,这驾驶感受很不舒服,但却新奇而独特。
前面得土路出现了一个拐弯,王世明扶着方向盘,向左小幅一转,车头的两个前轮便向左转动,带动整台车向左偏了过去。他感受到回馈力度后,小心地控制着幅度,没有像新手那样不断转着盘,随着车头与道路平齐,又逐渐把方向盘回正了过去。
司机本来准备出声指导,见他这娴熟的样子,惊奇地问道:“东家,您之前开过?”
“没呢,好长时间没回本土了,这新家伙还是第一次见实物。”王世明摇摇头,手中又顺着路将方向盘往右转去,“只不过,我也没想到,这手感还挺熟悉的。”
司机只当他是骑马驾车习惯了,自然融会贯通,没想太多。但王世明握着方向盘,驾驶越来越娴熟,眼中却隐隐泛出了泪花。
穿越前,他家里曾给他买过一辆电动小车,当时他爱不释手,一有机会就在小区的广场上开着玩。没想到,过了二十年,这手感居然还在;更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等到了能重温手感的这一天!
车队冒着烟雾、发出着轰隆巨响,在沿途众官兵的注视下驶到了关前,进入了已经修建好的炮兵阵地。
束手就親:總裁太會撩
古穿今你那麽妖嬈
范龙城迎了过来,跟王世明一样新奇而激动地围着这些机器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然后拍着一门大炮说道:“好啊,被堵了这么多天了,就该用这些大家伙出一口恶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