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玄武若有所思地点头道:“这么一分析,还真是极有可能,刘裕身经百战,不可能在北方完全没有防备,他没有去强行收编原来刘该的部下,调离换防,就是故意让一些心生叛意的人逃跑,把这里的内情报告给南燕,刺激他们南下。”
虧成娛樂圈首富
朱雀冷笑道:“彭城以北没有大规模移民,还是原来的那些人,损失不会太大,而以刘裕现在的布置,三将的兵马都是在彭城以南,羊穆之的大军也是围绕彭城集结,可以说,最北边的琅玡郡,是可以随时放弃的,以彭城为界,南边的彭城,下邳这些地方需要力保,而在东线,则是以郁州的前出,檀道济在此处的五千兵马,要起到迟滞和抵挡的作用,保证南边的淮阴郡甚至是广陵郡不被北方胡虏突袭。”
白虎的眉头一皱:“但这样的布置,可以防胡人大军南下,至少,不会让他们轻易地突破从彭城到郁州这一带,可是如果敌军是轻骑来抄掠,抢了粮食和人口就跑,那就难以防守了。因为现在江北的驻军是屯积在大城和要塞附近,无法分兵保护广大的乡村地区,上次秦军南下,几乎所有的原野都为之一空,百姓不是跑了就是给抓了,要是田地给践踏,人口给掳掠,江北的移民成果,就会大打折扣。”
亂世草頭王 大頭豬
賢妻風光逆襲
青龙摇了摇头:“以刘裕的本事,不会让南燕抢劫的损失太大ꓹ 充其量给他抓走几千人,如果以这点损失ꓹ 换来可以开战的正当借口,那是求之不得的。一旦平定了南燕,夺取了青州ꓹ 那整个江北的徐州六郡,都会是稳固的后方了ꓹ 到了这时候,再不会有人担心随时会被胡虏打来ꓹ 也可以放心地准备一边以黄河为阻ꓹ 守卫青州,一边开始向西向北进图中原了。”
許你一世歡顏
EXO之血色黎明
逆天成神(莫道不消魂)
正妻謀略 大拿
玄武微微一笑:“听说,刘裕准备把豫州和兖州这两个大州都给刘毅,加上雍州的鲁宗之,也就是说,现在靠着中原的地方,都不是他的ꓹ 也只有夺取了青州,才能大这里一路向西ꓹ 沿黄河攻取中原之地。不过ꓹ 这些是后话了ꓹ 看来青龙大人说得不错ꓹ 刘裕故意放了自己愚蠢贪婪的弟弟在彭城,让三支精兵在后方防守ꓹ 让开北方边境一带ꓹ 就是做好了让南燕南下的准备ꓹ 这一仗可能会在年内就打,不会拖到三年ꓹ 不过…………”
说到这里,玄武看向了白虎:“南燕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慕容超上位以来,一直在清洗和诛杀前朝的宗室大将,他这样得人心吗?南燕的内部会不会乱?他们有能力南下吗?”
抗戰之超級兵鋒 長風
白虎平静地说道:“慕容超即位以来,就重用他从小的好兄弟,那个宠臣公孙五楼,连带着公孙家的人都给予要职,比如公孙五楼的哥哥公孙归,就接替了大将段宏,驻守临朐,这点必然引起以前的诸元勋不满,尤其是慕容镇,慕容法,慕容钟这些老将。”
醫武帝尊 憤怒的薩爾
“慕容兰倒是给慕容超放了出来,搜查这些人的谋反证据,先后把慕容钟,慕容法和段宏给逼反了,慕容镇和公孙五楼带兵把他们或平定,或驱逐,就在我们灭桓楚的同时,南燕也在打内战,现在我们打完了,他们也打完了。慕容超靠了这种高压的手段,暂时取得了绝对的权威,现在南燕上下,人人自危,但常备兵力也有二十多万,这样规模的大军,不可能一直养着无所作为,肯定是要对外发动一场战事了。”
朱雀笑道:“那看来慕容超很快就要南征开战了吧,我记得上次慕容德南下,他就是最想打的那个。”
白虎摇了摇头:“这回朱雀大人怕是判断错误了,上次慕容超和公孙五楼想打,是因为他们要借战功来巩固自己的太子之位,显示自己的能力,不至于给别人取代,但是现在已经当了皇帝,就不需要这么拼了,对现在的慕容超来说,内乱刚刚平定,最重要的不是对外开战,而是先做到家人团聚。”
玄武微微一愣,转而笑了起来:“我差点都忘了,他的老婆和老娘还在后秦那里呢,一直给姚兴扣着。这个姚兴也有意思,当年见慕容超一面时觉得这人没啥本事,还留下了个妍皮包痴骨的嘲讽评价,给慕容超玩了个金蝉脱壳后才发现此人并不痴,反而很狡猾。当然,这也不是姚兴第一次看走眼了,上次是对赫连勃勃。只是他一直扣着慕容超的老娘和老婆,既不杀也不放,难道,是想跟慕容超换点地盘过来?”
白虎笑了起来:“你只猜对了一半,后秦现在要全力跟胡夏作战,兵力不足,连手中的南阳盆地都要放弃,哪可能再去要新的领土?再说,南燕跟后秦之间还隔着个北魏,就算拿到一些齐鲁之地,也是孤悬在外的飞地,随时都会给攻克而无法救援。姚兴为人虽然假仁假义,但绝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他开出的条件,恐怕各位都想不到。”
朱雀冷笑道:“如果不要领地,那无非就是要粮草或者是牛羊,就跟他让出姑臧城和南阳十二郡时开的条件一样。”
偷來的老公
白虎摇了摇头:“朱雀大人又猜错了,他要的不是这个,因为隔得太远,上百万石的粮草和几十万牛羊,只怕路上就会给北魏劫了,自己连个毛也得不到。毕竟,北魏现在跟南燕是死敌状态,如果是从南燕运出的粮草和牛羊,他们完全可以去抢劫,后秦一点办法也没有。”
玄武的眉头一皱:“那,难道是要南燕出动甲骑俱装,借兵助他们攻打胡夏?”
白虎笑道:“南燕逃出来的慕容钟,慕容凝等人去了后秦,有这些南燕旧将在,这甲骑俱装的装备,训练已经不是秘密,不需要再向南燕借兵,再说了,甲骑俱装可是南燕看家的部队,哪会轻易借人,就算肯借,几万兵马要通过北魏的地盘,北魏也不可能同意的。”
青龙突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他要的,不是领地,不是粮草,而是礼乐,好像当年西朝的那些个皇家乐师,现在还在南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