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保定总兵打消了疑虑,是啊,这世上哪有太监做天子的。
看来,皇帝亲军此次入关并非是魏公公有不臣之心,而真是涤清朝中板荡的时局啊。
身为保定总兵,京师的种种流言王宣岂能不知,他又岂不知蓟辽总督方面对关外亲军的看法。
此事说来他王宣也是被架在炉子上烤,刚把兵马带回驻地就接到总督衙门调令,让他节制蓟镇诸军往山海关监视关外亲军。
这军令他从也不是,不从也不是,思来想去若是亲军执意入关,总督大人这边又执意不许亲军入关,那双方肯定会大打出来,如此一来可就是自相残杀了。
可打起来,他王宣能打得过亲军?
经历了平奴战事,亲眼目睹过皇帝亲军战斗能力的王宣对此可以说是没半点把握。
再者,魏公公对他王宣也是着实不错,他离开建州时魏公公送了他十里,又给武器又给银子,关外的特产也给他装了几十辆马车。
不仅他这个总兵有,麾下的几千儿郎们也是人人有份,哪个不夸魏公公真是普天之下最好的贤寺啊。
重生八十年代小女當家 暖金
不冲别的,就冲这份情谊,他王宣好意思和魏公公翻脸?
所以,他必须来阻止这场根本没必要的战斗。
不管流言如何,不管朝堂和总督那边怎么看,只要皇帝没有下旨说魏公公是叛臣,说亲军是叛军,他王宣就没道理搅这场混水。
豪門黑店 工商
尔今,京师的局面也是越发让人看不清楚,有说郑贵妃要挟病重皇帝册其为后,有说东宫和内阁合起伙来把郑贵妃给软禁了,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他王宣又没在宫中,说不清。
但大丈夫做事首先讲究的就是个恩义情份,魏公公发迹于贵妃,如果贵妃真的有难,他在关外置身事外,也是叫人不耻的。
“不知魏公公几时入关?”
王宣想当面拜见魏公公本人。
“魏公在沈阳呢。”
宋献策可不敢告诉王宣这是第五师团的“独走”,更不能告诉王宣魏公公对山海关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噢?”
龍斬三界 落葉
王宣有些诧异,这么大的事魏公公怎么还在沈阳呢?
“关门这里暂由我军接管,稍后经略衙门会行文蓟辽总督,总兵大人不必担心。”
“我没什么好担心的ꓹ 就是罢了我这个总兵也没什么好说,但愿亲军此次入关ꓹ 能将京中浑浊一扫而空吧。”
王宣也是干脆,既然主持放亲军入关,事情就办得再全面些ꓹ 当下便下令山海关参将李获阳向亲军移交关门。
第五师团的“独走”并且成功入关的消息迅速传到了参与演习的第四师团和特别联队。
“你们是说山海关未放一铳,就被第五师团夺取了?”
刘招孙部因为驻扎松山ꓹ 对山海关那边的具体情况一无所知。得到确定回复后,他和联队参谋长官、原南都魏国公府家将徐兴当下就犯愁了。
“我部没有得到可以入关的军令ꓹ 是不是向军部请示?”徐兴很慎重。
“第五师团都入关了ꓹ 咱们这边却一动不动,恐怕有人要说咱们不配当亲军了。”
刘招孙细细想了想,让徐兴一方面向军部请示,他则带两个大队骑兵先行入关,看第五师团下一步干什么,军部那边又是否追认第五师团的“独走”。
“如果军部决意扩大,我们也就不要再当什么骑墙派了ꓹ 就一起去京师转一转。我想魏公公那里总有解决的法子吧。”
刘招孙说干就干,当下传令骑兵大队随他进入山海关。
皇上要發飆:嫩模皇後有點壞 池紀
第四师团的动作更快ꓹ 因为第四师团的第11步兵联队已经进入山海关。师团长丁孝恭虽然对此大为不满ꓹ 怒骂第11步兵联队长崔元吉毫无纪律ꓹ 但事已至此ꓹ 他第四师团不动也不行了。
谁让第11步兵联队是打着第四师团旗号进关的呢。
安国寺下令所部沈世魁旅团留下一个步兵联队接防山海关后,迅速向永平进军。
而皇帝亲军入关的消息早就在联合舰队陆战兵登陆永平的时候就向京师传递了。
最先收到消息的兵部尚书黄嘉善痛骂:“关外那个有不臣之心的贼珰终于指使他的爪牙向朝廷露出了狼子野心!”
神秘老公你是誰
事态已然变得非常严重了。
蓟辽总督调集的诸路兵马竟然无一胆敢拦截亲军向京师进逼ꓹ 甚至于有部分曾经出关参加过平奴战事的蓟镇将领公开表达了对亲军的支持ꓹ 以及对朝廷未能封赏平奴大功的义愤。
英国公张惟贤开始披甲上城ꓹ 并且动员京营的所有力量。内阁和兵部也开始向京师附近的卫所和边军下发调兵文书。
哪怕亲军入关并没有和任何一支蓟镇军队发生冲突,但一支刚刚平定了建奴的数万大军公然入关向京师进逼ꓹ 并且打着“尊皇讨奸”的旗号,意欲实行“清君侧”的造反行为,还是十分震骇人心的,整个京师都为之轰然。
京师往永平方向的探马络驿不绝,各种消息也是漫天飞舞。
“贼珰的爪牙正在向永平逼近!”
“关外的亲军未得陛下谕旨,擅自入关,兵部和京营已经采取紧急步骤。”
九日,京师不管是朝中还是民间,对皇帝亲军入关都没有好的评价。
十日,“卑鄙无耻的太监已经进入昌平!”
“郑贵妃的依仗来了,如果任由魏太监率军进入京师,国本必将动摇!”
“我早说郑贵妃是奸人,这个娘们不是好人啊,肯定是这个娘们宣召那个魏太监带兵进京的!”
但随着皇帝亲军的不断逼近,京师的舆论又有了些变化。
十一日,“辽东镇守太监魏公公的军队即将抵达京师。”
“十三衙门共同表态,欢迎皇帝亲军归来!”
部分勋臣表示,事态并非谣言所说那么严重,亲军入关是得到皇帝旨意的。
十二日,当皇军的骑兵部队在京师近郊出现后,左安门外的百姓们高兴的宣称:“平奴大英雄魏公公的皇军回来了!”
乾清宫,内侍贾大全激动的对贵妃娘娘道:“对皇爷和贵妃无比忠诚的魏公公和他手下虎狼之师马上就要进京了!”
五城兵马司南城指挥使孟国忠:“京师百姓将夹道欢呼敬爱的皇帝亲军回到他们本应驻扎的地方,五城兵马司也将不遗余力的维持好亲军入城仪式!”
十三日,御马监前任提督太监刘吉祥于病床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我就知道他会回来,他也终于回来了,我们的队伍回来了!”
源鑫居,杨嗣昌、毛士龙等维新志士高举酒杯,兴奋连连:“京师的严冬已经过去,帝国的春天来了,维新的大幕也终于拉开了,诸君,让我们举杯庆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