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不对劲。”
“先撤!”
在火诸葛那句“风紧扯呼”之后,那边激战正酣的江南王与玄鸽尊者也很快发现了这边事情不对。
手握最强战斗能力的火诸葛,被一个辅助能力者单杀了?
这还打什么。
当即二人对视一眼,各自虚晃一招,转身也要离去。
“想走?”
段白袍又岂能轻易放他们离开,一条龙形烈焰立刻衔尾而去!
玄鸽尊者毫不迟疑,鼓起胸腹,一口将之前存的大水统统喷吐了出去!
展留名与江南王的对轰也一直没有分出高下,此时江南王骤然抽身,也留之不住。
轰——
巨浪滔天,一时间湮灭了所有身影。
而玄鸽尊者坐上江南王的肩头,巨人撒开长腿,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在都施展不了御风法诀的情况下,还真没人追的上他。
这场混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一转眼间又尘埃落定。
只是段白袍与展留名再回过头看向李楚时,神情略微有些复杂。
段白袍有些诧异,问道:“小李道长,你是如何战胜那恶徒的?据我所知,紫色仙葫种子的能力,是七枚仙葫种子中最为强大的。”
方才他们背对李楚,所以对于这边的态势,看得反倒没有对面两个敌人看得清楚。
李楚淡然答道:“我说过,我是有一定战斗能力的。我此时的仙葫法体不止是千里眼、顺风耳,好像还额外有一些……瞳术。”
“瞳术?”段白袍沉吟了一下。
江湖上修行瞳术的神通法门不少,天生仙体中也有几门。认真说的话,展留名的七星照命,未尝不能算是一种衍生出的瞳术。
可千里眼还附带额外的瞳术,这个他倒是不知道。
冷血殺手四公主 純淩曉宇
当年骑牛道人闯荡江湖,曾多次施展过这七枚仙葫种子。
用这仙葫种子行撒豆成兵之仙法,可以召唤七个拥有超强神通的葫芦娃娃。更可以将七者合为一体,召唤出融合七种神通于一身的葫芦金刚……
是以与骑牛道人敌对过的异妖门里,玄鸽尊者知晓仙葫种子的全部神通。消息灵通的朝天阙里,对于这七种神通也有较详尽的记载。
不过就算再了解,也只是听闻而已,他与追随骑牛道人多年的坐骑还是比不了的。
……
第一层秘境里。
牪惊。
大牛瞪着一双眼睛和鼻孔,沉着嗓音道:“好家伙ꓹ 一条胳膊看一眼就没了。要不是他躲得快,恐怕人都没了……这也太强了吧?这也是千里眼的能力?”
牛头人摇摇大脑袋ꓹ “别问我,我没见过,我什么都不知道。”
事实上ꓹ 牛头人的内心一度是崩溃的。
按照他的认知,自己的旧主骑牛道人ꓹ 就是世上最强大的修者。
可是能将仙葫种子开发出新的能力,又只能说明一件事ꓹ 那就是李楚的修为比骑牛道人更强。
一次可能是巧合ꓹ 可这一次两次……越来越离谱是怎么回事?
似乎没法反驳……
但……
怎么可能啊……
自己的主人可是修行了不知几千年的大妖!
能有当日之道行,他老人家不知经历了多少个寒暑的苦修与历练。
就算李楚天赋异禀、甚至是大能转世。
他才几岁?
就算他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要讲个基本法吧?
现在面对着大牛的问题,他只能摇头。
我只是一头没上过学的老黄牛。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想静静。
也别问我静静是谁。
……
另一边,哭脸人也陷入沉思。
他与笑脸人同样是西域某座山峰上的顽石,多年前被异妖门中某一位不可言说的大佬点化,成为其麾下走狗。
这几百年来ꓹ 他们二人一直同甘苦、共患难,如同一体。
在笑脸人被李楚突然杀掉之后ꓹ 哭脸人一度对那小道士怀着深切的仇恨ꓹ 恨不能立马亲手杀了他去给笑脸人报仇血恨。
可是看了两次李楚的出手之后。
他沉默了。
随后又仔细地想了想。
他觉得。
自己和笑脸人好像也不是很熟。
嗯。
绝对不是自己被那小道士吓破了胆ꓹ 只是……好像报仇的欲望也没有那么迫切了。
絕宴
可以ꓹ 但没必要。
……
密林深处。
江南王、玄鸽尊者、火诸葛重新聚齐。
为了防止被顺风耳听去,三人早约好只用神念传音交谈。
虽然施展不了原有的神通ꓹ 但是像李楚的灵力保留下来了一样。修者的神识和真气也都保留了下来ꓹ 像是神念传音这种手段ꓹ 完全可以使用。
“嗯……”江南王欲言又止。
“嗯……”火诸葛欲言又止。
“嗯……废物。”玄鸽尊者毫不留情地喷了出来。
火诸葛皱眉道:“不是我废物,我遇到意外了。”
“连个辅助都对付不了。”玄鸽尊者继续喷。
火诸葛悲愤道:“他那是辅助?你以为我这胳膊是自己掉的吗?”
他摇了摇自己空荡荡的躯干ꓹ 但因为是仙葫法体的缘故,不仅不惊悚,还有点搞笑……
江南王尽量克制道:“详细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火诸葛道:“具体我也不知道,但他的能力绝对不是千里眼,或者不仅是千里眼。当时我正想用紫金葫芦收了他,谁知他丝毫不惧,就那么看了我一眼。就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凭空出现,将我的右臂吞噬了。”
“还好我心头警觉,躲得快,不然……没的就不只是一只胳膊了。”
说起这个,他仍然心有余悸。
玄鸽尊者冷声道:“你没了几条胳膊都无所谓,但是你把紫金葫芦弄丢了,那可能是这层秘境的最强法宝,你一次都没施展就丢掉了,呵呵。”
“都说了我被针对了,他那能力刚好克制我,天克!”火诸葛急道。
“你退了吧。”玄鸽尊者又撂下一句。
第二层秘境的争夺,并非不可以退出。只要回到一开始落下的葫芦藤蔓处,将仙葫种子丢掉,就可以回到第一层。
但是火诸葛不甘心。
他咬牙道:“我虽然失去了紫金葫芦,但我还有我最引以为傲的头脑。”
玄鸽尊者眯着眼,打量了他一圈。
“但凡是个有脑子的,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诶——”江南王抬手制止了下玄鸽尊者,打圆场道:“尊者,火诸葛行事纵有些许疏漏,还请尊者原谅则个。他一直如同我的左膀右臂,不可或缺。”
火诸葛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看向江南王:“王爷咱能别强调左膀右臂的重要性了吗……”
江南王:“……”
玄鸽尊者道:“这下攻守异势,我们再想与他们争夺多半是难了。你说你有头脑,不如谈谈现在该怎么办?”
“嘿嘿。”火诸葛傲然一笑:“其实我方才就有考虑,这次暂且败给他们,也不一定就是一件坏事。”
玄鸽尊者瞥了他一眼:“你是想说……做光棍挺好?”
“……”
火诸葛扁了扁嘴,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胸膛起伏了两下。最后一转头,不理他,自顾自说道:
“若是我们实力比他们强,那他们就会畏手畏脚,即使发现了蛇灵与蝎灵的位置,也不会轻易前去探寻。”
“即使我们将李楚抓住,他也不一定会为我们所用,事情会很棘手。”
“可是现在我们输了则不然,他们行事一定会大胆起来……这样一来,我们只要跟着他们的行踪,就可以找到蛇灵与蝎灵的所在。”
“而那蛇灵与蝎灵,在这第二层秘境经营数百年,实力定然也不容小觑。他们鹬蚌相争之际,我们未尝不能坐收渔翁之利!”
惹上黑幫少爺 悅汐
“可是……”江南王疑问道:“他有千里眼、顺风耳,我们要怎样跟踪他们?”
“他千里眼也不能目穿一切,顺风耳只是靠脚步声判断罢了。”火诸葛自信一笑:“我恰好有一条妙计。”
“……”
等他眉飞色舞地说完自己的计策,江南王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就连玄鸽尊者也难得的赞许着点了点头。
“不错,果然有点脑子。”
余罪:我的刑偵筆記(共6冊) 常書欣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发出了男人自信的笑声。
“桀桀桀桀桀桀桀。”
……
“不行、不行,他绝对发现我们了!”
蛇灵惊惶地在阴影中滑来滑去,面色吓得铁青。
“不会吧?”蝎灵皱眉道:“千里眼、顺风耳,又不是天眼通、天耳通,哪有这么神奇?”
“可是他表现出的能力,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千里眼!”
蛇灵瞪着他,说道:“那可怕的黑炎、还有这一眼就能令人消失的恐怖能力……如果对上他,你能逃开吗?”
蝎灵挠挠头,道:“放宽心吧,他们找不到这里的。”
话音未落,就见那宝镜的镜面上,骤然出现了三道身影。看他们周围景物,分明是离此间非常近了。
“额……”蝎灵的额头流下一丝冷汗,他讪笑道:“路过,一定是路过。”
话音又未落,就见李楚一抬手,指了过来!
“……”蝎灵擦了擦冷汗,赶紧道:“就算他知道我们在这里又怎么?我还怕他不来!”
“我们不是已经针对七枚仙葫种子的能力、做好了完善的布置嘛?不管进来的是哪一个,都有专门的陷阱针对,保证让他有进无出!”
“求求你别说了。”
蛇灵恨不得让这个乌鸦嘴赶紧闭上。
……
在第二层秘境的西南侧,有一片内海。
没错,就是海。
茫茫然一望无际的湛蓝海水,中央悬着一座孤岛,这座岛分为两部分,是一座大面积的岛屿与一座小面积的岛屿接触在一起。
形似一个葫芦。
李楚站在岸边,指着那边的葫芦岛,确定地道:“蛇灵和蝎灵就在那座岛的下面。”
“他们在岛屿下方挖出了一座地宫,利用上层的海水遮蔽视线、阻挡声音,多亏我的顺风耳……颇为强力,才听到了这海面下的声音。”
听到海面下的声音……
段白袍嘀咕了一下,这还是顺风耳?风可透不过来吧。
这倒有点像是传说中的仙法天视地听啊……
不管你躲在什么角落,发出的任何声音,只要施术者想听,就绝对无法逃过。
他没有多犹豫,道:“那我们赶紧过去吧。”
三人是有备而来,早寻到了一个巨大的葫芦,切开两半,可以当做小船使用。再令寻两根木棍做浆,横渡过这片风平浪静的水域还是没有大问题的。
正要登船,李楚又听到了什么声音。
他忽然一抬手,道:“稍等。”
他略一思忖,道:“他们在那岛布置了陷阱,是专门针对仙葫种子的能力的,你们过去……说不定会有危险。”
“什么意思?”
展留名敏锐地发现,他说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们”。
李楚坦然道:“不如我自己过去。”
“这……”段白袍一凝眉:“不太好吧?若是我们一起去有危险,你独自一人……”
“我有办法破解他们的陷阱。”
段白袍凝视李楚平静、自信的眉眼,半晌,缓缓点头道:“好,我相信你。”
李楚颔首道别,而后独自划着小船过海。
慢慢,来到了那座葫芦岛上。
……
從“110”到“民生110”
“奇怪,他怎么一个人来了?”
蛇精盯着镜面的身影,纳闷地说了声。
“那还不好?若是他们成群结队,还不好对付。他们一个个来送,那不就是葫芦娃救爷爷?嘿嘿。”
蝎灵狞笑道。
蛇灵奇怪地看着他:“什么叫葫芦娃救爷爷?”
“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一个个来送死的意思。”蝎灵挠挠头,随意说道。
“希望吧……”蛇灵道:“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这地宫入口。”
“就怕他找不到。”蝎灵嘿嘿两声:“咱们这地宫坚若磐石,我倒想看看他有多厉害,能闯进来!”
“等等……他在干什么?”
蛇灵忽然一怔。
蝎灵看着镜面中的身影,也愣了下。
……
李楚灵力始终灌注双耳,听着岛屿下方的声音。
直到他踏足岛上。
“不应该去找什么入口……”他思忖道。
当初葫芦娃救爷爷,他也是曾反复目睹的。妖精的洞穴中,沼泽、幻镜、毒酒、玄冰……种种阴谋陷阱,防不胜防。
“与其去闯进他们的巢穴,不如将他们逼出来。”
李楚站在岛上,张开双臂。
将全身灵力由双耳,重新转移回双眼,引动那仙体中蕴藏的恐怖能量。
他得眼中渐渐泛起白芒。
那白白嫩嫩的仙葫身躯,缓缓升上半空。
只是有些不好意思。
要破坏环境了。
咻——
尺水微澜处,有天光似惊雷。
“从此刻起……让葫芦岛感受痛楚……”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