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小說推薦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天道学院何等庞大,是凌驾于无数世界之上的庞然大物。
仅仅是每一次的天道学院弟子选拔赛,选拔进入天道学院的弟子,没一万也有几千。
制霸好萊塢
如同牛吸水一般将各界天才吸纳进天道学院之中。
而能够从中脱颖而出,成为显圣的,就是少数佼佼者中的佼佼者了。
对于一般的宗门来说,显圣强者已经算得上是长老,乃至于宗主一级的高手。
五胡烽火錄 赤虎
然而显圣对于天道学院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甚至天道学院还对真传弟子的年纪有一定的规定,到了一定的年限,哪怕有显圣的修为,也会被剥夺真传弟子的身份,转为执事,或者一般的寻常长老。
追愛億萬小逃妻 藍調傾城
但是在寻常真传弟子之上,还有核心真传!
那就完全不同了,寻常真传弟子只能算是天道学院庞大数量的弟子之中的中流砥柱,只能说在诸多天道学院的弟子之中算是大人物。
但是核心真传则不同,每一个都是货真价实的大人物,天道学院弟子的顶层。
即便年纪到了,还不能更进一步,也可以作为天道学院长老,这种长老和寻常真传所转职的长老完全不听,是真正的大人物。
有资格带领一支军团,甚至有资格代表天道学院坐镇一些大千世界,除了凤毛麟角的圣子圣女之外,已经是处于最顶层的存在。
也是无数天道学院的弟子需要仰望的存在。
这样的大人物,妥妥已经跨入了天道学院高层的行列之中。
網遊之欲望輪回 墨白
每一个,都拥有偌大的权力!
人魚世界
不过他和云天阁素来无冤无仇,怎么会莫名其妙被云天阁鸠占鹊巢给占据了自己的太初峰。
再说,以王云天那种大人物的实力,不知道拥有多少修行资源,难道还会缺这区区一座浮峰不成?
重生唯舞獨尊 永遠的勞爾
他可是很清楚的,虽然对于真传以下的弟子来说,拥有一座浮峰等于是一飞冲天,修行事半功倍,但是对于大圣那种级别的存在来说ꓹ 是绝对不会缺乏浮峰这样的资源的。
再珍贵,对于大圣来说ꓹ 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顾元初还没有理清楚,这事情背后的原因,而那些远处围观的精英弟子ꓹ 核心弟子们都已经彻底看傻眼了。
那可是显圣高手啊!
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高手是可以高高在上俯视他们的ꓹ 如果他们之中有些人运气够好,或许有机会能够跨入这个境界。
然而这样强横的存在ꓹ 面对顾元初ꓹ 却是根本不堪一击,轻而易举的就被废掉了自身的功力。
许多人有些不可思议,不敢置信!
“这人怎么如此凶猛!”
“不可能的,显圣大能都被他击溃了,而且他还没有施展出什么绝世神通,难道是一个妖孽不成!”
“快走快走,这人实在是太凶残了ꓹ 简直不敢置信!”
“我们赶紧返回云天阁,请求师兄师姐们出手ꓹ 拿住此獠!”
此时ꓹ 在太初峰之上ꓹ 一众云天阁的弟子纷纷惊慌失措ꓹ 大有一种树倒猢狲散的感觉。
他们平日里虽然仗着云天阁的存在,可谓是耀武扬威ꓹ 在一众普通弟子之中也是过的非常的滋润。
但是到底没到显圣境界!
况且即便显圣了又能如何ꓹ 面对这种绝世怪胎ꓹ 还不是被直接一招废掉武功。
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离开太初峰ꓹ 一种恐怖的威压死死的压制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不由得匍匐了下来,根本动弹不得。
那一股股元气仿佛是一座座的神山,压制的他们根本喘不过气来。
“该死,他真的想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此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顾元初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他们鸠占鹊巢,赶走了原来的主人,现在原主人回来了,自然不会与他们善罢甘休。
顾元初以无上威压将他们压在原地,紧接着一个个封印直接拍落下去,将他们钉在原地。
“嘶,他这是要和云天阁彻底撕破脸啊!”
许多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天元大帝
简直不敢置信!
即便许多人都知道,是云天阁率先出手,将太初阁的地方占了,这种当面打脸的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当他们想到了云天阁背后站着的强大存在之时,许多人都不由得为顾元初的胆大包天而震惊。
“想离开?让你们云天阁的人亲自来赎人!”
尊皇 星辰羽
顾元初冷冷的说道。
蓦地,就在此时,从太初峰深处,化出了无数道虹光,直接落在了那些云天阁的弟子的身上,那些云天阁弟子竟然摆脱了顾元初的封印压制。
顿时如蒙大赦,纷纷朝着远处遁去。
顾元初也没有追击,本身这些人对他来说,也是无关轻重的小人物罢了。
他看向了太初峰的深处,却见,一道身影浮现了出来。
那是一道霸绝天下的身影,只是面容模糊,让人没有办法看出,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只是隐隐约约能够从这人身上感受到一种完全不同于显圣境界的可怕力量,有点类似于之前顾元初感受到的镇北侯和月狼神庙大祭司的气息。
是一尊大圣!
但是又有不同,无论是比起镇北侯,还是月狼神庙大祭司,这一股力量都很弱,只能说本质上是同一个层次的力量,但是量却不足。
王云天!
顾元初死死的盯着这一道身影,认出了这一道身影的身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云天阁背后的主人,王云天了。
只是不是王云天的真身,应该只是一缕元神而已!
“顾元初,你不过只是一个新人,居然敢违背我的意志,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下场?”
王云天的声音无比冷酷,但是又十分的冷静,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怒,仿佛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
哪怕手下有一个人被顾元初废掉了修为,于他来说,也根本不算什么。
“违背你得意志?你算什么东西?”
顾元初冷笑一声,说道。
若是在外面,他可能还有几分顾虑,但是在天道学院之内,却是没什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