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金圣族老,我们选你赢,别让我们失望。”
众人高喊着。
参加联盟高院的学生,听到有赌博,顿时很有兴趣,毕竟赌瘾大的人是很多的,他们凑过去,想参与其中,星空大族的人就跟看傻子似的看着他们。
你们参与?
拿什么当筹码。
钱?
钞票?
滚蛋,这些玩意在他们星空大族眼里,就跟废纸一样,甚至连废纸都不如,废纸还能擦屁股。
金圣神色凝重道:“听他们说,你是这星球最强的人,可是,我从你身上并未感受到那种让人心惊的气息,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厉害。”
“我很强,他们没骗人。”林凡说道。
金圣笑了,眼神凌厉的注视对方,“很自信啊。”
林凡道:“我不是自信,而是我的确很厉害,我一直想跟强者切磋,但出现的强者很少,我希望能够遇到更多的强者,一起切磋,共同进步。”
“请!”
万众瞩目。
一阵风吹起,卷起地面一丝灰尘,足以说明联盟高院的保洁阿姨没将卫生做好,不然刚开的学校,怎么能有这么多灰尘呢。
瞬息间。
就在风吹拂而来时,金圣消失在原地,速度极快,直接拉出一条黄色的光芒,就跟闪电在空间跳跃似的。
“好快的速度。”
霍兴宗是想在联盟高院修炼到最强法门,眼前的一幕太惊人,好快,快的他连肉眼都捕捉不到。
絕世狂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幕雪0
此时ꓹ 他血液沸腾着,多么想学到这样的招式。
林凡站在原地ꓹ 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目光随着金圣的移动而移动着。
“嗯?”
“他将我看穿了吗?”
金圣神色凝重的很,他现在施展的是族内无敌神通ꓹ 速度已经达到极致,按照以往的情况ꓹ 他会很自信的出现在对方面前,在对方震惊的神色下ꓹ 咧开嘴ꓹ 面露微笑。
但现在……此时林凡的神态,搞的他根本不敢靠近。
有些拿捏不好对方的情况。
是看穿了,还是没有看穿。
好烦啊。
“现在金圣施展的就是黄金族的神通,传闻黄金族老祖已经修炼到最高境界,能够穿梭无尽虚空,肉身化为金色光辉,难以捕捉ꓹ 难以阻拦,更可怕的是修炼到极致ꓹ 怕是能穿梭时间岁月。”
“啊ꓹ 如此恐怖?”
“这是自然ꓹ 黄金族血脉奇特ꓹ 传闻乃是古老时代流传下来的天之一族,金圣的血脉已经提炼过一次ꓹ 一旦彻底爆发出来ꓹ 实力将会暴涨ꓹ 比之现在都要凌厉许多。”
“你怎么知道如此的多?”
“听别人说的。”
战斗的时候,往往什么都稀缺ꓹ 但唯一不缺的就是点评人,他们就仿佛无所不知似的,哪怕没有跟这族有过亲密接触,也能讲的头头是道。
如果非要找个说法。
必然是天道意志太无聊。
意志降临,夺舍此人,进行精彩的解说,否则解释不通。
“不能这样。”金圣琢磨着,继续这样下去,必然要出世,不行,只能先看看对方如何了。
刷!
金圣出现在林凡身后,五指紧握,金芒覆盖拳头,刺目的很,散发着极强的力量,直接朝着林凡后背轰去。
砰!
林凡抬手抵挡,几招对抗,随后活跃的翻着跟头,跟金圣拉开距离。
“好厉害。”林凡夸赞着。
这是虚假的夸赞,其实对方很弱,对方拳头轰在他手臂上时,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像还不如蚊子咬呢。
但他不能说的太直白。
不然太伤人心。
當下的力量(珍藏版) 埃克哈特·托利
金圣神色警惕,好痛,拳头隐隐作痛,明明是轰在对方身上,为什么我的拳头会痛。
“我也要出招了,做好准备。”
林凡提前告诉对方,好让对方有所准备,他是听从独眼男的话,好好发挥,莫要太急赢下对方,要给人家一点机会,希望,如果连一点机会都不给,不是很让人糟心嘛。
他仔细一想。
感觉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金圣时刻警惕,掌心金光凝聚不断,逐渐有些后悔,就不应该跟对方对拼,看现在这情况,有些不妙,对方的实力高出他太多。
林凡没想释放大招,而是脚步一踏,出现在金圣面前,一拳轰去,留有余力,如果稍微有点力气,这一拳打出就是空间崩裂,怕是会将金圣撕扯成碎片。
女王計劃:養個小弟做忠犬
联盟高院的学生们看的目不转睛。
精彩。
实在是太精彩。
都想跟对方一样厉害。
林凡给金圣的感觉,就像是我能行,我好像真的有些把握似的,这种感觉贼奇怪,明明在金圣看来,他是一点机会都不会有的,只是不知为何,好像旗鼓相当似的。
那位开赌博的星空大族之人,一直在算着,到底哪种结果才是最好的,必须稳赚不赔才行,最终发现和是最赚的。
幸福也需要奇跡
只是这和有点难。
除非双方都停手才能有把握。
“不可能这样。”李嫣音很着急,眼前的林凡,都有些跟她所知道的不一样,跟龙神交手的时候,很可怕,很激烈,如果现在拿出当初的实力,绝对早就将金圣碾压成狗。
只是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凡跟金圣打的有来有回,一边斗着,一边询问道:“你什么时候喊你认识的强者过来?”
金圣没有回话,他体内憋着一口气,在交手中,他总感觉自己处处受到压制,就像所有的攻势都被对方看穿似的。
突然间。
现场有声音传来。
“你们看天空。”
轰隆!
天空逐渐转黑。
林凡跟金圣停手,抬头看向天空。
“这股气息……魂族。”金圣皱眉,心里充满疑惑,魂族很少参与星空大族联系在一起的事情。
魂族太恶,但星空大族各族的人又有谁不恶,只是没有魂族这样的霸道而已,谁跟魂族成为队友,共同冒险,身负重伤时,魂族的人说不准不会救,还会抽了你的魂魄,用你的肉身骨头炼制成东西。
想想这样的队友,就感觉可怕。
“林凡,你快看,我好害怕,有骷髅头。”老张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看到天空中烙印出一张巨大的骷髅脸时,都吓的欢呼起来。
邪物公鸡斜视着,你特娘的这是害怕的表情嘛。
你这明明是惊喜。
远方。
看戏中的独眼男猛地起身,凝重的看向天空。
“同样的场景,不同的气息。”
他自然没有忘记城内发生的事情,魂岳出现,说要灭城,但被林凡镇压,一切恢复平静,随后,仿佛是想到什么似的,又一屁股坐了下来,一脸轻松。
天縱狂龍
有林凡在,无需他担心。
但担心的是那家伙不应该如此冒失的来到这里,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下,就是自寻死路。
“不去看看吗?”刘海蟾问道。
独眼男笑道:“没什么好看,结果是一样的。”
……
林凡看向天空,微笑道:“没想到是真的,真的有强者来了。”
金圣诧异的看向林凡,仿佛是想询问,你到底是在等谁,莫非你等的就是这样的强者吗?
“魂族,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是联盟高院,你想干什么?”牧浩喊道,随后从怀里掏出手札,猛的扔向天空,手札是牧族长辈送来的,毕竟牧浩是联盟高院的牵头人,牧族长辈自然需要给点支持。
就像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只需要将手札扔向天空,让对方知道,此地是牧族所罩着的,想对此地不利之前,好好的考虑考虑。
还有一种含义。
没将我牧浩放在眼里吗?
顿时。
手札漂浮在空中,绽放着光辉,浮现牧族特有的标致。
天空,巨大的骷髅头狰狞恐怖,张开嘴巴,一口猛烈的吸力爆发出来,直接将手札吞掉。
“魂族,你这是要挑起星空大族之间的争端吗?”牧浩怒喝,脸面有些挂不住,靠,我都已经将族内手札取出,你非但不给面子,还一口吞掉,这不仅仅是在打牧族的脸,更让他在联盟高院没办法挺直腰杆啊。
骷髅头俯视而下,硕大枯寂的眼眶里,燃烧着紫色火焰,张嘴,咆哮着,音波震荡,席卷这片大地。
所有人都感觉耳朵疼痛难忍。
“林凡,他叫的我耳朵有点痛。”老张捂着耳朵,难受道。
林凡一拳冲向天空,骷髅头咆哮声戛然而止,“别叫了,我的老张很不喜欢你的声音,你想做什么就出来,这样鬼喊鬼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谁是林凡。”骷髅头发出声音,声音很低沉,仿佛经过某种手段折叠似的,很浑厚,很可怕。
“我就是。”林凡说道。
刷!
骷髅头直视着林凡,“是你杀了魂岳。”
“魂岳是谁?”林凡问道。
老张想了想道:“我好像记得,就是那天在城里弄出很大旋涡的那个家伙。”
“哪个家伙?”
“嗯,就是我们钓鱼的时候,被人家抓到要罚款,然后天空出现旋涡呢。”
“哦,我记得了。”
经过老张的提醒,他想起对方是谁,随后夸赞道:“老张,你的记忆力很的不错,我都没有你好。”
老张挠头,有些得意道:“还好吧,其实我记忆力有时好,有时不好,但更多得时候,还是很不错的。”
“真棒。”
“我也感觉我蛮不错的。”
他们交谈着。
明显忘记天空中的骷髅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