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徐金宝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她啥情况我们都知道,我们告诉你就行了。”
马景波换了一种问法,“那您说一下她的居住地址吧,我们得登记一下。”
“她住的地方离着不远,隔了两条街,小区名叫时代方舟。”
“哪栋楼,几单元几零几?”
“2号楼2单元1103。”
马景波继续问道,“她结婚了吗?一个人住,还是和丈夫一起住?”
史上第一女配
徐金宝哼了一声,“她还没结婚,就一个人住,家里明明占的下,非要乱花那个钱,你说她也不听,还说什么她长大了,要自己的空间,啥空间?那就是糟钱。”
问清了徐月华的情况,马景波迟疑了一下,正色道,“徐先生、徐夫人,有件事要跟两位说明一下。”
“什么事?”
马景波亮出了警官证,“其实我们是警察,我们是来找徐月华的。”
蜜戀,豪門小貴妻 加密
“啥!警察。”徐金宝猛的站了起来,盯着马景波手中的警官证看了又看,“你们咋的又来了?又有啥子事。”
萌妻翻身:拒嫁腹黑前夫 北方南方
徐金宝老婆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你们是警察就警察嘛,为什么要骗我们说是做人口普查的,再说了,我女儿不是已经被你们放了嘛,你们怎么又来了。”
“徐月华没有将案情交代清楚,我们还得请她去警局做个笔录。”
火影之最強震遁 夜南聽風_20191013012542
徐金宝追问道,“什么没交代清楚,她不就是被骗进传销了嘛,还能有啥情况。”
“这样,两位跟我去派出所一趟,到时候我们会详细的说明情况。”听到马景波的声音,几名二组的队员也走了进来。
徐金宝后退了一步,“咋的,连我们也想抓呀,我们可没加入什么传销,你凭什么抓我们。”
“不是要抓你们,而是请你们去警局协助调查。”
徐金宝老婆喊道,“我们两个清清白白的ꓹ 你们这不是胡乱抓人嘛,我今天就不走了ꓹ 有本事你就把我们抬走。”
马景波语重心长道,“叔叔、阿姨,我不是针对你们ꓹ 而是没有办法的事。徐月华身边有一伙很危险的人,我们必须尽快找到他们ꓹ 我怕你们不了解情况,私下给徐月华打电话ꓹ 到时候不光害了我们警方ꓹ 也会害了徐月华。”
“啥危险的人呀,到底咋的了。我带她回来,已经跟她说过了,传销都是骗人的,她也说会改正,以后好好的干活,绝对不会再碰传销了。你们到底再说啥?”徐金宝露出焦急的神色。
马景波道ꓹ “如果你们不想去警局,我也不强迫你们ꓹ 但是你们要交出手机和其他通讯工具ꓹ 我会留下两名警员ꓹ 等到我们传唤徐月华去了警局ꓹ 他们会自行离开,手机也会还给你们。”
徐金宝老婆大声质问ꓹ “你们又要抓我女儿ꓹ 为什么呀ꓹ 她到底咋的了?”
马景波语气郑重,“阿姨ꓹ 您别喊,我们是警察,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咱们老百姓好,我们不是要害你女儿,而是要帮助她。如果她继续跟那伙人待在一起,等待她的唯有死刑。”
徐金宝声音哽咽道,“同志,您给我交个实底,我女儿到底犯了什么事?”
马景波犹豫了一番,“案件还在调查阶段,不方便对外透露,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徐月华越早归案,对她的情况越好。”
徐金宝颓然的坐在沙发上。
徐金宝老婆低声抽泣了起来。
过了一会,徐金宝缓缓抬起头,“警察同志,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要做,什么人都不要联系,交给我们警方,也请相信我们。”
“好,我相信。”徐金宝双眼通红,“但我有一个请求。”
“你说。”
“等抓到我女儿之后,我想见她一面,我要劝她好好配合警方,将她的情况交代清楚,跟那群人划清界限。”徐金宝紧紧的握着拳头,“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她就不是个让人省心的……”
“谢谢你们的信任。”面对这两个通情达理的老人,马景波内心有些不忍,但他也只能这么做。
安排了两个人留下,马景波带着其他人直奔徐月华居住的时代方舟小区。
到了小区之后,马景波先去了物业公司,查看了一下2号楼2单元的监控。
果然从电梯监控中发现了徐月华的身影,查看了近两天的监控后,发现徐月华都是一个人进出。
为了不引起徐月华的戒备,马景波请物业的公司的人帮忙叫开门。
二十分钟后,一切准备就绪。
一个穿着物业制服的女子站在徐月华家门口,“咚咚……”
“物业,我是来人口普查。”
“等一下。”过了一会,门内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接着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站在门口,正是徐月华。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说时迟,那时快,何英生猛的拉开了门,徐月华被吓了一跳,还不带她喊出声来,朱家旭举起枪指着她的头,低声道,“不许出声!”
“啊!”徐月华还是本能的叫喊。
“闭嘴,家里还有人吗?”
徐月华摇头,“没有,就我一个人。“
“赵明,你盯着他,其他人跟我进去搜!”马景波撂下一句话,拿着手枪冲进了屋子。
虽然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这里应该只有徐月华一个人住,不过小心起见,还是要搜查一番。
寂夜玫瑰
马景波、朱家旭、张顺谷、何英生等人都持枪冲进了房子里。
这是个一居室,一进门左手边就是厕所,厕所门关着,马景波带人守在厕所门两侧,朱家旭带人守在客厅口戒备,要排查完一个屋子,再排查另外一个屋子。
马景波比划了一个手势,而后猛的打开了厕所的门,张顺谷第一个冲了进去,“警察,不许动!”
厕所里没有人,张顺谷松了一口气,不过,洗手台下面有个柜子,张顺谷走到柜子侧面,笔划了一个手势,而后猛的打开柜子,马景波和何英生将枪口对着柜子里面。
没人。
搜索完厕所后,朱家旭也搜完了客厅。
此时,还剩下卧室和厨房。
马景波比划了一个手势,朱家旭带人搜查卧室,他带人搜查厨房。
张顺谷拧开了厨房的门,马景波和何英生持枪警戒,厨房里没有发现人,有不少的柜子。
厨房面积不大,只能容下两个人,张顺谷和何英生进了厨房,何英生负责开柜子,张顺谷持枪搜查,马景波在厨房门口持枪警戒。
何英生打开了洗手台下的柜子,里面没有人。
何英生又打开了右侧储物柜,里面的光线较暗,不过,还是能看清一个人影蹲在里面。
“有人!”
“警察,不许动!”张顺谷拿枪指着储物柜。
马景波也进了厨房,指着储物柜的位置,“放下武器!”
蹲在储物柜里的是一个男子,他手里也握着一把黑枪,没有丝毫的畏惧,骂道,“我@#$%&……你们给我滚出去,你们这群臭警察,要不然我就开枪了,老子也有枪!”
“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马景波喊道。
男子针锋相对道,“呸,左右不过是一个死,凭什么让老子放下武器,有本事你们就开枪,大不了跟你们拼了!谁怕谁!”
鳳女天驕
马景波劝道,“你的罪名还够不上死刑,只要你放下武器,我能保证你的安全。”
“你是警察的头?”
“不错,只要你配合警方调查,我们会给予你一定的减刑政策,想想你的家人和朋友,你要是这么死了,以后谁照顾他们。”
男子啐了一口,“呸,少TM忽悠我,一会老子先打死你,狗日的,老子最恨当G的。”
“你不要嚣张,你已经被警方包围了,你是逃不了的。”
“老子才不怕呢,大不了跟你们同归于尽,你们谁敢开枪,我就打爆天然气管道,让你们跟我一起陪葬。”说话间,男子枪指向了天然气管道,“我数三下,你们立刻滚出去,否则我就开枪了。”
“三!”
刁蠻公主遇上惡魔王子
“二!”
男子大吼一声,“我要开枪了!“
“一!”
“我真开枪了!”
此时,马景波顶着巨大的压力,额头布满了汗水,他不能用警员的生命去赌对方的胆量,咬着牙喊道,“退出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