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大少牵着女儿小可爱‘疲于逃命’的离开了书房,却发现女皇只是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并未因为自己下流的一指追杀自己。
稍加思索,柳明志便猜到了女皇的想法,无外乎对于后院之中某些东西的好奇之心。
回眸望了一眼女皇平淡无波,犹如一汪春水波澜不惊的皓目。
柳明志轻笑着摇摇头,也将脚步放缓而来下来。
柳明志抚摸着自己给小可爱扎起来的小辫子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婉言,我麾下几十万弟兄跟我出生入死多年,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把这些东西交给你的,他们征战沙场乃是军人本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在我柳明志的武器之下。
而且这些武器连大龙兵部都不知晓,又岂能为你所得。
心思复杂的柳大少并不知道身后的女皇已经给自己制定了金国大萝卜的二十种吃法,打算在另一个阴雨霏霏的战场找回场子。
北疆战场老娘屡屡失利,床笫之事的战斗老娘一定要让你折戟当场。
“末将韩忠参见大帅!”
刚刚走到后院的拱门处,韩忠带着几个身着甲胄的将士急忙单膝跪地迎接。
“快起来,不用多礼!”
“谢大帅。”
柳明志望着一身甲胄的韩忠,无奈的摇摇头:“你这家伙,穿的这么郑重干什么?在咱们自家,怎么舒服怎么来就行了。
还有,在家里不用行礼,称呼是少爷就好了。”
韩忠脸色尴尬的挠挠头,讪笑了起来:“大…..少爷,韩忠当年就是一天香楼的落魄打手,得少爷赏识,也能光宗耀祖了。
这甲胄小的实在不舍的脱下来。”
“你啊,别总这么患得患失的。
你这身麟甲乃是你为国征战的的战功得来的,只要不干忤逆犯上的事情,谁也脱不下来。
以后啊,别总这么端着,累不累啊!”
韩忠憨笑了两声忙不吝的点点头:“是是是,少爷说的是。”
“少爷!”
柳大少看着韩忠神神秘秘的模样有些好奇:“怎么了?”
韩忠看了一眼小可爱,嘿嘿一笑拉着柳大少朝着一边走去:“少爷,我姑姑让我给你捎句话,说是天香楼新来了几个倾城的绝色美人。
姿色,身段,气质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存在。
而且还都是二八年华,二九韶华的鲜嫩清倌人。
深海惡蛟分身
绝对干干净净的处子之身。
元宵佳节的晚上…..你懂得。
姑妈希望你这位京城赫赫有名的大贵人也能赏脸去捧捧场子。
姑妈说了,只要少爷你相中了ꓹ 不管是谁,所有的花资都有她来结账。”
柳大少眉头一挑ꓹ 回想起天香楼韩妈妈丰腴妖娆,眉目传情的风骚模样心头一热,自己确实很久没去青楼潇洒潇洒了。
只是想起了这娘们好像是老贾这货的姘头ꓹ 顿时清醒了过来。
老贾这货有没有得手他并不清楚。
他对韩妈妈没什么兴趣,毕竟年龄有点超乎自己的审美ꓹ 不过沾点便宜还是可以的,反正又不吃亏。
柳明志邪笑的看着老贾有些龌龊的神情:“捧场子?镇场子才是真的吧!”
韩忠脸色一囧ꓹ 悻悻的笑了笑:“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少爷你的眼睛ꓹ 姑妈也是没有办法。
京城中纨绔子弟云集,一下子七位绝色的倾城佳人,还都是处子之身,元宵佳节天香楼注定不会平静。
万一闹腾起来,只怕是姑妈的后台也兜不住场面。
所以姑妈就………..少爷,你放心,小的绝对不会干对不起你的事情!”
柳明志低头思索了一会ꓹ 拍了拍韩忠的肩膀:“行了,我知道了ꓹ 元宵佳节我尽量去天香楼坐坐。”
最寵棄妻:高冷前夫手放開
“谢谢少爷!”
柳明志从怀里将武器精要掏了出来ꓹ 翻找到小可爱挑选的拦截弩ꓹ 将那一页撕下来递给了韩忠。
“韩忠ꓹ 带着弟兄们用后院高炉里面炼出来的钢材将这张图纸上的手弩打造出来。
具体尺寸数据一会我写给你,有一点必须牢记ꓹ 不管消耗多少钢材ꓹ 手弩的成品必须精益求精ꓹ 绝对不能出现反伤使用者的事情。”
柳大少所谓的高炉,只是建议的土高炉ꓹ 纵然如此也是花费了无数的银子才堆出来这么一个。
韩忠望着柳大少郑重其事的模样,心神一宁:“是,小的一定打起十万分的精神监督这把手弩的打造,敢问少爷这手弩是给谁使用。”
“我女儿。”
“咕嘟。”
無限之最終降臨
“少爷放心,在弓弩使用次数的范围之内小的用性命担保不会出现任何的差错。”
“不用紧张,本少爷相信你,这东西比起铸造火炮来并不算太难。”
“是!”
韩忠从怀里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后院拱门上特意安装的铜锁:“少爷请,小小姐请,少…额……少夫人请。”
“嗯!”
“月儿,跟爹爹进来!”
“嗯嗯嗯,爹爹你慢点,等等月儿!”
在韩忠的引领下,柳大少一家三口进入了柳府的后院之中。
一进去内院,女皇的皓目便不停的打量着内院中的种种布置。
入目最多的便是堆在墙角处小山一般的煤炭。
煤炭这些东西女皇自然见过,稍微扫视了一下便略了过去。
她还以为这些煤炭是柳府为了供应打造煤球才堆积的呢,毕竟柳府家大业大,人员众多,储存一些煤炭并不算稀奇的事情。
然而女皇不知道,金国的冶炼技艺一直跟不上大龙的缘故,恰恰就是因为这些堆积在墙角处不起眼的煤炭。
韩忠对着柳大少微微示意一下,小心翼翼的攥着柳大少从武器精要上撕下来的那一页执掌给周围的几个将士招招手。
“你们几个跟我来。”
“是,统领!”
女皇皓目闪过一抹精光,好奇的望着韩忠几人朝着一处仓库走去的背影,有心想跟上去,望着双手背后,站在那里不动如山的背影暂时打消了自己的念头,重新打量着后院中的所有东西。
然而女皇失望了,院落中的一些东西全都是一些再普通到不能普通的东西了。
故而,女皇又将目光看向了韩忠几人所去的仓库之外另外两个仓库。
两个仓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上面落着十几个精致的铜锁紧密相连,环环相扣。
如此精心的防守,令女皇心头一热,对于仓库中存放的东西产生了浓重的好奇心。
“没……没良心的,我想四处转转可以吗?”
“当然可以,随便转,后院皆可去得。”
女皇强忍着芳心中的欣喜,装作若无其事的朝着小可爱走了过去。
“月儿,陪娘亲转转。”
“好!”
柳大少望着女皇母女俩的倩影,默默的摇摇头,朝着一个可以晒到初升眼光的地方走去,就地躺了下来,微微眯起双眸假寐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脚步声令柳明志睁开了眼睛,柳松恭敬的模样映入眼帘。
“柳松,你怎么来了?”
柳松从袖口取出一本请帖蹲到了柳大少身边。
“少爷,赵王李涛遣下人送来的请帖,邀你午时后入府赴宴。
是不是跟以往一样推却了?”
柳明志接过柳松手里的请帖随意的翻看了两下,眼眸微微眯起沉吟了片刻。
“不推,回话,本少爷定然如约而至,顺便告诉韵儿一声,备礼!”
“厚礼!”
“是,小的告退!”
柳松捧着请帖离去,柳大少双眸幽邃的望着天上的云彩怔怔出神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大少猛然弹坐了起来,揉着自己的大腿愕然的望着神色幽怨的女皇。
“婉言,你踢我干什么?”
女皇仿佛受了莫大委屈一样,皓目幽幽的盯着柳大少一言不发。
她领着女儿在内院之中该转悠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就连墙角的小缝隙都没有放过,依旧没有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心里憋着一股气,只能对柳大少这个当事人发作起来。
“老娘乐意!”
女皇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声,跟个受气的小姑娘一般坐到了柳大少身边的枯草上,藕臂抱着膝盖气鼓鼓的哼唧起来。
柳大少幽幽一笑,自然明白女皇为何会有这种反应,
望着女儿小可爱在不远处转悠的身影,柳大少从怀里摸出一大串钥匙在女皇面前晃动了起来。
“是不是想看看那两个仓库里有什么?”
女皇皓目挣得通大,臻首随着柳大少手中的钥匙不停转动。
“嗯,想看!”
柳大少笑嘿嘿的收起了钥匙:“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女皇银牙咬的咯吱作响,望着有些嘚瑟的柳大少,瞄了没有注意这边的小可爱,双手抱着柳大少的手臂开始撒娇。
“没良心的,你就让婉言看看吧,婉言真的很好奇,想开开眼界。”
柳大少笑吟吟的看着女皇娇滴滴肚子和自己撒娇的模样,这种场面可不多见,这娇柔妩媚的模样差点让自己骨头都酥了。
笑幽幽的看着女皇,柳大少眉头微微抬起:“真想看?”
“嗯,真想看!”
“附耳过来。”
三國張濟大帝
女皇犹豫了一下,将珠圆玉润,白皙透红的耳朵凑向了柳大少。
柳大少挨近女皇耳边轻声的嘀咕了起来。
只见女皇皓目之中闪露些许的羞赧跟挣扎,显然在权衡自己要不要答应柳大少的要求。
良久之后,女皇脸颊上的红晕蔓延至耳根处,犹如初升的朝阳一样嫣红。
转眸白了一眼柳大少满含深意的笑脸,女皇贝齿紧紧地咬着红唇沉吟了起来。
盏茶功夫,女皇纤纤玉指在柳大少腰间为虎作伥了一会,对着柳大少伸出了自己的白嫩玉手。
“钥匙拿来!”
柳大少再次取出钥匙摆到女皇手掌上方。
“不能反悔,也不能翻脸。”
“老娘金口玉言,从不反悔。”
柳大少将钥匙拍在了女皇的掌心之中,从草坪之上弹了起来。
“走,为夫陪你一起,顺便给你讲解讲解。”
拿到钥匙的女皇,狠狠的踢了柳大少一脚,朝着远处得仓库走去。
女皇白了一眼不但没有神色,反而乐呵呵的柳大少,加快了脚步。
这个没良心的臭男人,竟然要用不走寻常路这等要求让自己换取仓库钥匙。
晚安,神君大人
而当自己拿到这串钥匙,就意味着自己答应了这个没良心的要求。
想起那些羞人的往事,女皇芳心便不由得乱颤了起来。
这个家伙,就会趁人之危,实在是可恶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