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訓!被罰近百億美元,谷歌仍主導歐洲搜索市場

歐盟花了十年時間針對谷歌提起反壟斷訴訟,最終對該公司處以近100億美元的罰款,原因是該公司使用非法手段濫用其在市場上的主導地位。但反壟斷律師和谷歌競爭對手錶示,在歐盟做出上述重大裁決兩年後,情況幾乎沒有改變,谷歌仍主導着歐洲的搜索引擎市場。

大衆探嶽X過來人:對比後差距一目瞭然

歐洲搜索引擎市場依然缺少競爭,部分原因是歐盟在很大程度上把解決問題的責任留給了谷歌。而谷歌的辦法包括向想要出現在Android手機選擇菜單上的競爭對手收取費用,這一舉措招致了競爭對手的抗議。他們質問道:爲什麼要付錢給谷歌來幫助它糾正反競爭行爲?


吉林市完成烏拉街滿族鎮清代建築羣修繕

隨着美國司法部10月份宣佈對谷歌提起反壟斷訴訟,政府代理律師正在仔細審查歐洲的調查結果。分析公司StatCounter的數據顯示,谷歌繼續主導着歐洲搜索引擎市場,佔據90%以上的份額,這與其在2010年受到歐盟調查前幾乎沒有變化。與此同時,從事網上購物業務的競爭對手抱怨稱,競爭環境仍然對谷歌有利。

許多參加過歐盟反壟斷之戰的資深人士說,這一結果表明,在已經被科技巨頭控制的市場上,要恢復競爭相當困難。他們還表示,歐盟在政治地位上處於下風,爲此無法對一家美國公司採取更嚴厲的措施,比如分拆。

Clifford Chance律所反壟斷律師托馬斯·溫傑(Thomas Vinse)說:“從政治上講,歐盟不會分拆美國互聯網巨頭,這也是不可能完成的。”溫傑爲名爲FairSearch的行業組織提供諮詢,該組織通過對谷歌提起訴訟,幫助引發了歐盟委員會的調查。

陽光城江灣壹號 在售中 最新報價約爲32000元/㎡

美國司法部的訴訟暗示,如果政府勝訴,可能會採取更嚴厲的措施,要求法院考慮“結構性救濟”,理論上可能包括要求該公司出售部分業務。但司法部反壟斷部門前首席法律顧問吉恩·金梅爾曼(Gene Kimmelman)說:“在美國打贏官司比在歐洲勝訴更難。”

A股2021年怎麼投?5券商:上半年迎階段性盈利高點

在被美國提起訴訟後,谷歌負責全球事務的高級副總裁肯特·沃克(Kent Walker)在博客文章中表示,消費者“使用谷歌服務是因爲他們自己的選擇,而不是被迫這麼做,或者是因爲他們找不到替代品”。他稱司法部的案子“存在嚴重缺陷”,並表示這“對消費者沒有任何幫助”。

谷歌發言人何塞·卡斯塔內達(Jose Castaneda)也駁斥了“歐盟的調查沒有促使其改變做法”的說法。他說,歐盟對谷歌在網購市場中角色的調查導致其做出了許多改變,這些改變受到了密切的監控,並“爲600多個比價購物服務產生了數十億的點擊量”。

卡斯塔內達拒絕就谷歌繼續在通用搜索查詢領域佔據主導地位置評。谷歌正在對歐盟的裁決提出上訴。週二,歐盟也宣佈對亞馬遜提起反壟斷訴訟。該委員會發言人表示,歐盟“將繼續監控市場,以評估在谷歌一案中適用補救措施的有效性。”她補充說,歐盟計劃向歐洲議會提出新的立法,以幫助“更有效地解決”科技行業的競爭問題。

歐盟委員會負責競爭政策的瑪格麗特·維斯特格(Margrethe Vestager)表示,歐盟正在考慮提出賦予其更大靈活性的權力,以解決“結構性競爭問題”。

參與谷歌案件的歐盟前首席競爭經濟學家托馬索·瓦萊蒂(Tommaso Valletti)上個月發推總結道:“儘管歐盟2010年就宣佈對谷歌展開反壟斷調查,並處於鉅額罰款,但這家科技巨頭自那以後仍繼續壟斷着搜索引擎市場。”StatCounter的數據顯示,必應、雅虎、Yandex和DuckDuckGo等搜索引擎,只佔一小部分市場份額。

“十四五”再思考 開放競爭下惟有適者能生存

美國聯邦和多州檢察官仔細研究了歐洲對谷歌的調查,試圖從中吸取教訓。去年,多位調查谷歌的州總檢察長聘請了參與歐盟調查的顧問克里斯蒂娜·卡法拉(Cristina Caffarra),她是英國經濟學家和顧問,此前曾爲俄羅斯科技公司Yandex提供諮詢。Yandex對谷歌的抱怨幫助啓動了歐盟的一項調查。卡法拉解釋了歐洲做法的許多“侷限性”,包括它賦予谷歌設計自己補救措施的權力。

在美國司法部長達60頁的訴訟中,許多指控與歐盟的調查結果一致:谷歌使用非法手段確保其搜索引擎和應用程序被手機制造商和移動網絡運營商廣泛採用,這些製造商和移動網絡運營商往往決定其網絡中使用的手機的規格。

歐盟的調查於2018年結束。調查發現,谷歌要求Android手機制造商預裝谷歌搜索引擎和Chrome瀏覽器,作爲授權使用Google Play應用商店的條件,這是任何Android手機都離不開的功能。調查還發現,谷歌向許多手機制造商和移動網絡運營商支付了費用,以換取他們獨家預裝谷歌搜索引擎。

歐盟總結道:“這些做法令競爭對手失去了創新和在部分領域競爭的機會,也剝奪了歐洲消費者在重要的移動領域進行有效競爭所能獲得的好處。”

律師們說,歐盟對谷歌處以51億美元的罰款,並命令該公司在90天內停止反競爭行爲,但該機構基本上是讓谷歌提出並採取改變來糾正這些違規行爲。溫傑說,歐盟確實非正式地回擊了谷歌提出的一項補救措施,當時後者建議調整與手機制造商簽訂的合同,而歐盟認爲這樣做還不夠。

DuckDuckGo的總法律顧問梅根·格雷(Megan Gray)表示,谷歌採取的補救措施帶來的變化的確不大。他說:“谷歌在2019年春天向歐洲所有Android手機發出了通知,可以安裝其他搜索引擎。即使用戶選擇並下載DuckDuckGo,但這並沒有改變手機的任何默認搜索引擎設置,因此影響微乎其微。”

谷歌還讓競爭對手有機會競標搭載谷歌Android軟件的新手機,在搜索引擎選擇菜單中佔據一席之地。格雷說,競爭對手對付錢給谷歌以幫助其“糾正反競爭行爲”的想法感到憤怒。

谷歌表示,它的報價是一種“公平而客觀的方法,以確定哪些搜索提供商被包括在選擇屏幕上。”它允許搜索提供商自主決定他們對出現在選擇屏幕上的重視程度,並據此出價。谷歌還表示,如果沒有競爭對手的搜索引擎競標這些位置,它將隨機選擇競爭對手免費展示。

在另一項調查之後,歐盟在2017年對谷歌處以28億美元罰款,認定谷歌“濫用其市場主導地位”,在搜索結果中向谷歌購物提供“非法優勢”。谷歌購物是谷歌在搜索結果屏幕頂部的產品廣告橫條。

歐盟的結論是,谷歌將競爭對手的購物網站降級,比如英國的Foundem,該公司向歐盟投訴谷歌在搜索結果中不公平地壓制了自己的網站,從而幫助引發了調查。在歐盟命令谷歌停止其反競爭行爲後,谷歌向Foundem等公司提供了競標谷歌購物欄廣告空間的機會。Foundem首席執行官希沃恩·拉夫(Shivaun Raff)表示,該公司拒絕競標這些廣告,因爲這樣做會損害消費者的利益。


“雙11”的“黑馬”:中小外貿企業依託電商平臺“回血”遇新機

布魯塞爾律師達米安·格拉丁(Damien Geradin)經常在反壟斷事務中代表反對谷歌的公司,他說,在歐盟內部,谷歌的案子“被視爲失敗”。他說:“這些都是按照原則做出的裁決,我認爲美國司法部可以在那裏找到大量信息。但歸根結底,補救措施並沒有到位。在某種程度上,歐盟做法最有意義的地方就是幫助美國的行動取得成功。” (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