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小文,这乃是属性功法,你这就样给我们了?”理竺瞧着手中的功法册子,实在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属性功法的重要性,以及珍贵程度。
可以说堪比一国出一位帝王了。
而钟文更是直接拿出了两本,可见理竺伯溪二人此时的状态,完全处很懵的状态当中。
钟文轻轻的点了点头,“二师傅,师叔,你们即然是我的师长长辈,身为弟子的我,也没什么可孝敬你们的,只有这两本册子了。”
“师傅,我哥的功法很厉害的,你就收下吧,师傅你要是不懂的话,可以问我,我都学过的。”而此时,一边的小花却是出声向着伯溪说道。
这让伯溪闻声后显得异常的尴尬。
自己收的弟子,临了还说自己要是不懂可以问她。
門當戶對(全文)
这让伯溪突然之间,终于是理解了李道陵身为钟文师傅的尴尬之处了。
同样也能理解自己师兄身为钟文二师傅的尴尬之处了。
论实力。
在场的人当中,身为钟文的二师傅理竺都比不得钟文。
就更不要说钟文的师傅李道陵了。
弟子传师傅功法。
这放在别的宗门,断然是不可能出现的。
而在这龙泉观中。
却好像如平常一般。
坐在一边的李道陵和陈丰二人,什么表情都没有,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来得平常。
着实。
二人早就习得了这两本册子之上的功法和剑法了。
三折劍
虽说二人的境界,以及小花的境界。
完全无法发挥出来。
但钟文早先时候,就已是传授了。
至于以后能不能用得到,就看他们的修为境界如何了。
至少。
寒冰剑法还是可以使用的嘛。
至于生死剑法,虽说能用,但实力却是要下降不少了。
毕竟。
那可是需要很强大的内气,才能驾驭的。
得了册子的理竺伯溪二人,向着众人告了声罪后,纷纷起身纵向山林之中,像是怕打扰一样。
而此时的鬼手。
却是眼馋的不行。
鬼手却是不好开这个口。
功法一类的东西,可不是普通的玩意。
鬼手深知其重要程度。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他可真不好开口向钟文索要。
不过。
醫妃權傾天下 阿彩
正当鬼手眼馋之时,钟文却是开口了,“三师傅,待我二师傅他们习练结束后,你再习练吧,册子我就只著了一本,所以……”
鬼手一听,心中激动不已,“这合适吗?”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九首能称你一声三师傅,那你也就是九首的师傅。”一旁的李道陵出声说道。
钟文也是向着鬼手点了点头ꓹ 示意鬼手莫要在意这些小问题。
至此。
谁也没落下。
而龙泉观的其他弟子。
估计那得等他们加入到太一门之后,才会传授寒冰剑法了。
说来。
如果属性功法要评一个等级的话。
寒冰剑法属于初级ꓹ 适用于圆满境到先天之境的境界。
而生死诀,属于中级。
那些逝去了的青春
惡少的致命魅妻 茹初
适用于先天之上境界,以及武道之境的境界。
至于钟文的阴阳生死诀ꓹ 估计就是属于高级了,适用于武道之境ꓹ 以及之上的了。
只不过。
当下的武道,却是只到武道之境七层ꓹ 往后就再也没有路径了。
而曾经的水妖的属性功法ꓹ 与着钟文的阴阳生死诀,就属于同等级别。
至于孰强孰弱。
目前未知。
水妖已死。
想要试上一试,都已是没有了对像。
反到是墨门墨罗的功法,却是有些异类。
说是属性功法吧,可又不是。
说不是吧,又类似。
只能说墨罗的功法,有些类同于属性功法ꓹ 更或者是墨罗新开僻出来的属性功法了。
如论等级。
估计与着水妖,以及钟文的属性功法处于同等级别的。
毕竟。
墨罗的实力摆在那儿。
得了册子的理竺伯溪二人。
几日里都在山林之中ꓹ 就连饭食都未回龙泉观来食用ꓹ 像是消失了一般。
对于此情况。
钟文并不在意。
理竺与伯溪二人的身手ꓹ 绝无可能出什么事的ꓹ 除非遇上了如水妖一般的人物。
几日里。
钟文一边在研究自己的内气,一边指导自家小妹。
而此时。
利州城的百骑司校尉ꓹ 却是突然接收到了长安所传来的消息。
当那百骑司校尉接收到长安传来的信件后。
易帝無敵 我是菜園子
二话不说ꓹ 拿着信件就出了他所在的房屋ꓹ 骑上一匹快马,出了利州城后ꓹ 往着龙泉观方向奔去。
与此同时。
从长安回来的利州商团,也带了一封信件抵达了利州城。
“钟太保的信?”郑之接过利州商团负责人专门送来的信后,一脸的疑惑。
郑之可是知道。
钟文的信,绝无可能会走官府这一道。
这一次,算是头一次了。
正当郑之想着是不是自己亲自去一次龙泉观之时,他的衙堂外,又是迎来了一人。
“禀郑别驾,长安所派的刺史,明日即将抵达我利州,请问该如何接待?又该如何安排?”一名官员走了进来,向着郑之禀着他所要所禀之事。
郑之一听那官员的话后,心中思虑了一会后回道:“待明日新刺史到了之后,先安排在驿馆,该走的仪式不能缺。”
帶著神龍打工還債
那官员得了话后点了点头,随之离去安排去了。
当下的利州。
不论钟文所封的官员职级,估计也就郑之这个别驾最大了。
新刺史到任。
如放在别的州来说,那必然是要前去迎接的。
怎么说。
刺史之职,乃是一州最高官员了。
可放在利州。
迎接到是有,只不过不会如别的州那么盛大,甚至只会派出一些小官员去接待罢了。
要不然。
就刚才那官员为何只说是接待,而不说迎接呢?
不久后。
拿着信件的郑之,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也随之骑上马匹,带了两名护卫,直接出了城往着龙泉观去了。
傍晚之际。
百骑司校尉与郑之可以说是前后脚抵达的龙泉观。
待二人见到钟文后,什么客套都没有,直接把信递给了钟文。
如在官场之上。
论级别。
钟文可以压死他们这两人。
可论实权。
钟文却是没有。
但是。
钟文被李世民所封的那些官职,又有着无上的权力。
就护国二字,就能体现这份无上权力来了。
随着钟文接过二人的信件后,先是看了看徐福传过来的信件。
当钟文看过之后,知道了墨离着实偷偷的离开了龙泉观。
至于为何又去了长安,而且又在自己的府上待了这么多天,钟文却是有些难以理解。
甚至。
钟文实在无法理解墨离的情况。
这天天待在自己的府上,即不说话,也不出门,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似的。
可随着钟文看到信件末尾之后,心中也渐渐有了些明了了。
至于墨离最终去了哪里,信中没有说。
而钟文也不可能会去管。
自己已是与墨门交恶了,难道还要去寻找墨离吗?那是不可能的。
即便自己与墨离关系稍好一些,可墨离依然是墨门之人。
而且墨离还办了一件让钟文都恨之入骨的事情来。
墨离之事,钟文不再多想,随之起李山的信件看了看。
可随着李山的信件看完之后。
钟文又是把徐福传过来的信件相之联系了在一起,心中暗道:“难道墨离在我的府上,是为了躲避墨门的人?这是为何?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明所以的钟文,实在想不出长安所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了。
随后。
钟文回了自己的屋中,写了两封信。
“你把这两封信传回长安吧,今晚你们两人就在我龙泉观待上一晚,郑别驾,下次如有信件的话,就让别人送过来即可,也无须劳烦你亲自跑一趟了。”钟文把两封信递给那百骑司的校尉,又转向郑之说道。
“无妨的,我这次来,正好有事还想向钟太保请教一番。”郑之笑了笑回道。
百骑司的校尉接过信,向着钟文点了点头,“钟太保,再过一个月,我可能就要调离了,到时候新校尉会接递我的职务,这些年,多谢钟太保的照顾。”
钟文一听后,看向他。
百骑司的人员调动,说来也平常。
此名百骑司的校尉,在利州也有好些年了。
细数之下,此人在利州可以说已是有了六年之久了。
依着官场之例,三年一调动,而百骑司得乃是五年。
而此人却是多了一年。
可想而知,他这一调动,乃是高升之时了。
钟文打手拱了拱,笑着说道:“那恭喜啊,此次你可就要高升了,如回了长安,可别忘了利州。”
“回钟太保,此次我不回长安,而是去洛阳。”校尉有些失了兴趣一般的回道。
其实。
对于他来说,此次调动说是高升。
但他在利州六年时间,他却是喜欢上了利州,同时,也见证了利州从穷困到繁荣。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估计是谁都有些不想离开。
可朝廷的旨意,他却是不敢违背。
兵人
钟文见他的神情有些落寞,到也了然,随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宽慰。
晚上。
钟文与着郑之坐于屋中闲聊。
郑之此次前来龙泉观。
一是送信,二是请教。
对于新到任的刺史,在年前他就接到了朝廷的公文。
郑之看着钟文,脸上写着担忧道:“钟太保,此次新刺史前来利州,据说还会下派一个都尉下来,据闻此事乃是朝廷新议之后,圣上也是无法,只得同意那些重臣们的提议,新设大都尉一职。”
“大都尉?什么大都尉?统军府前些年不是改制成都尉府了吗?不是已经有一个都尉了吗?为何还要新设一个大都尉职?”钟文一听大都尉一职后,心中很是不明。
大都尉。
完全是压在折冲府都尉之上,这明摆着就是不相信利州的折冲都尉府。
这让钟文对于朝廷新设的这个大都尉一职很是不喜,更是对那些朝堂之上的重臣们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