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方寸见着那黑湖主人一脸兴奋,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的痛骂着那老头子是如何如何的顽固且不讲理,自己当年是如何如何辛苦的求学,如何如何总是得不到他一点儿赞赏,又是如何如何反目成仇,自己是如何如何立下大志,如何如何非要让他尝尝丧子之痛等……
不由得感慨:“这一家人,还真是……父慈子孝啊!”
“这老东西当初在朝歌,那可是拽的不行,老经院里的大人们都不放在眼里,朝歌的同行也没人喜欢他,自己一个犟脾气,倒是害得我们一家人在朝歌都左右为难,跟着遭罪,如今他落得这副下场,也可见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不过,我倒也多少有些好奇,就他那臭脾气,怎么肯跑去别人的家里做那族养丹师?你不会是打断了他的腿,把他关起来的吧?”
望着这黑湖主人一脸期待的表情,方寸有些心累。
自己确实没有打断曲老先生的腿,可瞧黑湖主人的样子,怎么倒像是希望自己这么做?
“老先生似乎想炼一种常人难以相见之丹,似乎也需要一个安稳平静的地方!”
方寸微一沉吟,也只是这么解释了一句。
“嘿,天天说我不务正业,可他自己不也一直痴心妄想?”
那黑湖主人冷笑了一声,然后伸脚踢了踢一边躺着昏迷不醒的虫师怪离,向方寸道:“这小子身上的丹蛊炼的还不错,我也正是从这丹蛊身上,看出了老头子的手法,所以才没有杀了他,否则的话,别说是他ꓹ 就算是你,现在想必也已经成了我那些宝贝儿的零食了!”
方寸并不意外ꓹ 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自己炼的生死符,用的都是曲老先生的母丹,正是他们曲家一脉的手法ꓹ 而一开始他便想过,若是这黑湖主人真是曲家一脉ꓹ 那必然能够认出这丹法,因而对自己手下留情。
退一步讲ꓹ 就算他不是ꓹ 见到了虫师怪离身上的生死符,也暂不会取人性命。
因为身为蛊师,一定对奇虫怪蛊有着强烈的好奇。
除非他有足够的把握,随手解开生死符,否则便一定不会痛下杀手,而是先过来求证。
“说吧!”
而那黑湖主人,脸色则是阴沉了几分ꓹ 捏了一颗蛊虫吃了,似笑非笑看着方寸。
“如此苦心巴拉ꓹ 请我过来相见ꓹ 究竟是为了什么?”
蛇妃嫁到:逆天妖後要成魔
“……”
“说到正题了!”
方寸在他来之前ꓹ 便已打好了腹稿ꓹ 此时听见他问,也没有再玩什么花活ꓹ 而是微一沉吟ꓹ 便如实道:“请先生来ꓹ 乃是因为我有一道蛊方,或说药方、毒方ꓹ 皆可以,凭自己的本事,短时间内炼不出来,倒惟有得了先生这样的蛊道高人相助,才有可能炼成!”
“蛊方?”
那黑湖主人放下了手里的蛊虫,慢慢抬头看向了方寸,轻声笑道:“我还道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原来也是为了炼蛊,小子,你能凭着我的来历猜到我的身份,又苦心安排这一出,也算是有心了,只可惜,我乃弃族之人,老头子好与坏,与我无关,你对他的恩情,找他算去,想让我来报这个恩情,却是不能,咱就不吃那一套,你这一番苦心,也算是白用了……”
一边说,一边身形微微后仰,显得有些自得,懒洋洋道:“当然,本座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你想请我炼蛊,那肯定请不起,老头子的面子,在我这也不值钱,你想炼蛊,除非……”
他一边说着,神色愈发得意。
方寸一看这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
这位黑湖主人,看样子自视甚高,或许他这时候,以为自己是为了找他炼蛊,才故意对曲老先生示好,又巴巴的做了这所有的事情,只为着与他相见,所以这时候心里正在打着一个如何让自己知难而退,然后再顺便提出一个其他的条件来为难自己,再勉为其难答应……
呸,高人都爱玩这一套!
于是,眼看着这个人便要将“除非”后面的话说出来,便轻声打断了他。
“先生误会了,我不想借曲老先生的面子!”
華娛天王 達達裏
他轻声笑着,向这位黑湖主人,认真道:“我更喜欢直接请你!”
“嗯?”
这黑湖主人被噎了一下,模样有些难受,缓了缓劲,才恢复了冷笑,道:“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然而本座与那些寻常的蛊师不同,若要请我炼蛊的话,你可知有多贵?”
方寸微微有些好奇,道:“多贵?”
那黑湖主人冷笑:“本座最烦金银,天材地宝也不缺人送来,想请我炼蛊,惟有龙石!”
方寸顿时微微一惊:“多少龙石?”
那黑湖主人很满意方寸此时的表情,冷笑一声,道:“起码百颗!”
方寸怔住了。
……
……
黑湖主人则是一脸疏懒,十分自得的饮了一口,然后手指拨拉着,从盘子里挑肥硕的蛊虫儿吃,然后一副不愿跟小孩儿一般见识的模样,淡淡笑道:“蛊师便是蛊师,拿人钱财,为人炼蛊,一笔一账,天经地义,你若想我给你便宜些,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不用了!”
方寸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给你!”
“啥?”
那黑湖主人手里捏着的蛊儿掉在了盘子里。
方寸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又道:“我要炼的蛊更难些,所以我给你多点,三百颗!”
“这……”
追求永生的旅人 上弦月下花
黑湖主人的手明显颤了一下。
方寸道:“拿钱!”
一边的小狐狸立时跑去里屋,抱了一个袋子出来,哗啦一声,扔在了案上。
黑湖主人的眼神顿时直了,额头有冷汗淌落。
方寸笑着揖礼:“有劳了……”
……
……
“这个……这个……”
那黑湖主人喉结滚动了几下,眼神有些发虚,声音也有些干涩,定了定神,才再度抬头,向方寸看了过来,小声道:“不知这位小兄弟是族中何人,做何营生,怎……怎么称呼?”
“区区一郡小宗长老而已!”
方寸笑着向那黑湖主人道:“这些都不足挂齿,不过我们这生意,算是成了?”
那黑湖主人的眼神在袋子与方寸的脸上,来回转了两下。
傲慢前妻,總裁的密愛
然后身子慢慢坐直了,显得认真了些,道:“你的蛊方且给我看看!”
方寸并不多想,认真的将那纸卷,放到了他的面前。
超級特工 風度猶存
这黑湖主人看着纸卷,瞳孔顿时微微一缩,半晌之后,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期间还定定的看了方寸一眼,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有说些别的,而是一点一点,将整个蛊方都看完了,这才将纸卷翻过,压在了手底,然后认真看着方寸,道:“你炼此蛊,是为了什么?”
方寸笑道:“蛊师拿钱炼蛊,至于炼蛊人用来做什么,有相关么?”
那黑湖主人眼神显得有些冷漠,却没有回答方寸的话。
方寸接着道:“想必先生也能看出来,若是此蛊可成,对你对我,皆有好处,对我而言,蛊成,而得大助,对先生而言……呵呵,你曾经先败于蛊仙之手,又败于蛊王之手,想必自己也想炼些奇虫妙蛊出来,压过他们二人……毕竟,你可是要以蛊道挑战丹道之人啊……”
一边说,一边认真的看向了黑湖主人,道:“既然对你我都有利,还问这么多做什么?”
“蛊师拿钱炼蛊,确实天经地义……”
这黑湖主人沉默了许久,才缓缓道:“但也不是什么蛊,都敢炼的……”
他一字一顿:“你这蛊炼成了,有伤天和!”
方寸已不是第一次听到这话,仍然并不在意,只淡淡道:“蛊就是蛊,本就是以伤天和之术炼成,又何必再畏手畏脚?先生若真想治病救人,何不继续修习丹法,或是改害人蛊为救人蛊?而你既然没有此意,那便该认清自己的身份与目的,只管炼出厉害的蛊就好!”
“否则,还不如早些回去,向曲老先生认错……”
“……”
这话已经说得有些狠了。
一边的小狐狸,觉得气氛有些压抑,悄悄往回退了退。
而躺在一边地上昏迷不醒的虫师怪离,眼皮子动了动,旋及又闭得更紧了。
“你说的不错!”
黑湖主人过了许久,才低声道:“五虫置一釜,彼此吞噬将养,择其胜者而育之,便是蛊,蛊术从一开始,就是有伤天和之事,我既要走此路,再说什么别的,便有些矫情了,但是,你要炼的这玩意儿,太过厉害,这些理由还不够,我需要你来告诉我,炼它做甚?”
方寸听着他的话,也沉默了下来。
半晌之后,他忽然起身,将正北的窗户,推了开来。
立时有窗外的浪声怪语飘了进来,还能看到几个在蒙着眼睛,追逐娇笑的妖姬。
“温柔乡已成大夏顽疾!”
方寸看着那隔壁厅里的人,轻声道:“我过来,自然是为了割掉它!”
黑湖主人沉声回答:“在我看来,你要炼得东西,比温柔乡还要可怕得多!”
“以毒攻毒,须下猛药!”
方寸笑着转过了身,道:“你信蛊术不输丹术,又怎不信我可用这方法立大功德?”
黑湖主人这一回沉默了很久,忽然道:“公子怎么称呼?”
方寸道:“我姓方!”
黑湖主人徐徐吐出了一口浊气,道:“方尺的方?”
方寸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