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骑士王’原来还被圆桌骑士背叛过啊?”加布里埃尔的双目因为震惊而瞪圆。
“加布里埃尔……”埃尔面露无奈之色地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对历史没有什么了解和研究,但我没想到你竟然对历史无知到了这种程度……”
“那我就来好好地和你讲讲这段很有名的历史吧。”
“‘骑士王’阿瑟成为苏英兰帝国的新皇帝后,便展现出了超高的军事天赋与政治手腕。”
“以快到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将苏英兰帝国的国力提高到顶点,然后统率着大军四处征伐。”
“阿瑟是目前第一个、同时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为统一大陆做出过努力的人。”
“虽然关于阿瑟为什么想要统一大陆这一论题,这千年来一直有着大量的历史学家做着研究。”
“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定论。”
“凭着强悍的国力、军力,苏英兰帝国一度成功占据了三分之二个大陆。”
“余下的国家,也无力再与苏英兰帝国想抗衡。”
“但就在阿瑟距离完成大陆统一的伟业仅差最后一步时,以洛妮为首的4名圆桌骑士突然发动了宫廷政变。”
“洛妮4人趁着进皇宫与阿瑟以及其他圆桌骑士商议军事的时机,对阿瑟展开了刺杀。”
“说来也很讽刺啊。”
“洛妮是毋庸置疑的阿瑟最信任的圆桌骑士之一。”
“结果到头来却被自己最信任的人给背叛了。”
“同时也是这个自己最信任的人差点杀了自己。”
埃尔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腹部。
“洛妮的剑成功刺中了阿瑟的腹部。”
“将剑刺入阿瑟的腹部后,洛妮高呼了一声‘陛下!民众已经受不了战火了!’”
“然后,洛妮便用匕首刺穿了自己的心脏。用这古老的自绝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埃尔的话音刚落,加布里埃尔便轻“哦”了一声。
“我知道这个。用剑刺穿自己的心脏——这是布列颠尼雅人很古老的自杀方式,一般都是那些臣子才使用这种自杀方式,对吧?”
“没错。”埃尔点了点头。
用刀刺穿自己的心脏——布列颠尼雅人的已经有了上千年历史的悠久自杀方式。
用利器刺穿自己的心脏:象征着自己有颗不畏艰险与暴力的心脏。
这种自杀方式多见于臣子们使用,在苏英兰帝国时期尤为盛行。
苏英兰帝国时期的臣子们非常希望用这一自杀方式,来对君王发动死谏。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一自杀方式已经基本没人再使用了。
超級洞府
“虽然洛妮的剑成功刺入了阿瑟的腹部,但阿瑟的命实在大,受了如此严重的伤,也并没有就此死去。”
腹黑爹地萌寶媽咪 舒丫丫
“洛妮等人的反叛,对阿瑟的触动很大。”
“自这场叛乱之后,阿瑟放缓了对大陆的征服。”
“没过几年,阿瑟便因急病而死。”
“在阿瑟死后没多久,起义便遍布她建立的这个庞大帝国。”
“阿瑟征服的这些民族,都并不服阿瑟的统治。”
“在阿瑟死后,没有顾忌的他们便开始了一场又一场庞大的起义。”
“在阿瑟死后的第3年,她建立的这个庞大帝国终于分崩离析。”
“苏英兰帝国的疆土终于缩回到了大陆的西边。”
“阿瑟的大陆统一战争虽然失败了,但阿瑟是阿瑟,伊尔莎是伊尔莎。”
“阿瑟没法完成大陆的统一,不代表伊尔莎就没有办法完成大陆的统一。”
“就以军力论,布列颠尼雅帝国现在完全具备统一大陆的军力。”
故情難舍
“伦德王国等其余小国对于布列颠尼雅帝国来说,都是动动手指就能轻松碾杀的存在。”
“目前全大陆唯一能和布列颠尼雅军在战场上相抗衡的国家,仅剩我们神圣希兰帝国。”
“然而——我们也只是勉强能抗衡而已。”
傲嬌系統帶我成神
“我国与布列颠尼雅帝国的战力对比,大概只有3比7……不,应该是2.5比7.5。”
“如果伊尔莎真的打算学习阿瑟,对我们神圣希兰帝国发动进攻的话,那我们就真的麻烦了啊……”
……
……
“没关系!”
加布里埃尔在沉默了一会后,大声道。
“我们神圣希兰帝国现在还有埃尔你在呢!”
“有埃尔你在,即使布列颠尼雅帝国倾举国之力来攻,我也不会害怕!”
“……加布里埃尔,谢谢你的信任。”埃尔苦笑道,“但是啊……不要把我看得太了不起了……”
埃尔轻叹了口气。
獨寵成癮:冷帝萬萬睡
恐怖電臺
“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
“每天也要吃三顿饭,每天也要睡好几个小时的觉……”
“两国之间的全面战争,打的不仅仅只是军力了。”
“还有……国力。”
“我国与布列颠尼雅帝国国力之间的差距,比军力之间的差距还要大多了……”
“你即使是把神圣希兰帝国所有的军队交给我指挥,我也没有把握带着这孱弱的国家,打败布列颠尼雅帝国这庞然大物啊……”
“再说了……”
埃尔脸上笑容中的苦涩之色变得更浓郁了些。
“我们的陛下……现在很不喜欢我啊……”
“加布里埃尔,你看看帝国中央现在的这调兵。”
埃尔朝桌上的地图努了努下巴。
冰嘯九天 佑城西
“为了对抗布列颠尼雅帝国,西南方面军和中央禁卫军都得到了调动。”
“唯有我们远东方面军一动不动。”
“看样子……我们的陛下打算冷落我们了啊……”
……
……
布列颠尼雅帝国,潘德拉贡,白央宫,伊尔莎的书房。
寡女悍將
邓佳尔恭敬地站立着。
在她的前方,是正端坐在书桌之后的伊尔莎。
这是邓佳尔目前生平第一次遭到伊尔莎的单独召见召见。
同时也是邓佳尔目前生平第一次独自来到伊尔莎的书房,与伊尔莎进行单独会面。
紧张感化作颗颗细汗,在邓佳尔的额头浮现。
“别紧张,邓佳尔。”看出了邓佳尔现在正非常紧张得伊尔莎笑了笑,“我叫你过来,又不是为了来责罚你的。”
“放轻松下来吧。”
“是……”
“你一定很疑惑——我为什么要叫你过来,对吧?”
九重天 夜行月
“……嗯。”邓佳尔轻轻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