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月牙宝船一角,足足八位长明一族的彪形大汉,步步逼近观云和听川两位道士,同时道道凶悍的气息滚滚锁定前方,气氛剑拔弩张。
冲突一触即发,随后听川小道士身旁的观云道人,微微一笑,带着些许怪异的声音自兜帽之下传出:
“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有人把注意打到我们头上,怪哉怪哉!”
话音落下之后,听川小道士的黑袍之下的拳头握紧,并不魁梧的身躯之内,元气开始沸腾流转,接着一字一句的声音向外传出:
“这月牙宝船里存储的钱财,竟然还满足不了尔等的胃口,竟还要搞一些敲诈勒索的勾当,果然人心的贪婪永无止境!”
“废话少说,三十枚二色仙币的票据不能白丢,算上这几个月在宝船之上存储而得的报酬,至少一百枚二色仙币,一分都不能少!”
前夫來襲,盛寵枕邊妻 公子齊
愈发暴虐的声音,自长明族凶恶汉子口中传出,紧接着其脑袋之上的那盏长明灯,骤然间开始闪烁起刺目红芒,浓浓煞气化作暴虐猛兽,对着前方怒吼咆哮。
“我本以为西域的那些佛陀僧人,已然是这世上最不讲道理之人,但是没想到外面的世道,更混乱,生灵的贪婪之心永无止境,甚至不惜去迫害无辜之人。”
一字一句,带着冰冷的声音自听川小道士的口中传出,随后其右脚向前一步踏出,双手抬起呈抱元状,气机一瞬间提升到极致。
下一息,一道年轻的声音直接自不远处响起,接着极为清晰的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诸位ꓹ 我觉得尔等可能已经忘记了咱们月牙商队还有一个规矩,那便是在这艘宝船之上ꓹ 不可动武,谁若是想坏了规矩,那就要做好人头落地的准备。”
这一道稚嫩的声音平淡中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威势ꓹ 随后身高只有成年人一半的董远,背着双手ꓹ 老神在在的踏步而来。
異界之歸途縱橫 停港的風
几息之后,来到众人面前的董远ꓹ 注视着前方几位极为魁梧凤仙族汉子ꓹ 嘴角露出了一丝极为诡异的笑容,不轻不重的声音继续传出:
“在月牙宝船动歪脑筋,你们是想死么?”
吞噬帝龍 森三木
语毕,一股惊天杀气轰然向前,伴随着凭空而起的诡异裂风,让前方数位大汉向后一连退出数步,满脸骇然。
神葬八荒 幻心楓羽
下一刹那ꓹ 一道风刃凭空而现,直接绕着面前汉子的脖子一转ꓹ 鲜血瞬间飞溅ꓹ 数颗大好头颅直接飞落而下。
“将这甲板打扫干净ꓹ 然后将尸体拖出去示众ꓹ 重新强调一下吾月牙商队的规矩。”
平稳淡然的声音继续自董远的口中传出,随后这位自凤仙郡海畔作为路引登上滚金宗宝船ꓹ 又用一年时间成为月牙宝船管事的董远ꓹ 转身注视着观云二人ꓹ 弯腰一礼之后,声音传出:
“二位远道而来ꓹ 咱们大掌柜有请,请随我来。”
话音落下,观云上人的眸子微微动了动,率先迈腿跟在董远的身后,询问声传出:
“既然你们大掌柜亲自邀请,是否意味着月牙商队已经知晓了我等的来历?”
“那是自然,其实在整个长明郡,我们获得消息的渠道,比你们想象的要更多。”
董远的声音落下之后,其脚步微顿,整个人速度放慢了不少,声音接着传出道:
“我们知晓二位来自西边大衍城,因为西域的道观与佛门之间正在发生着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因此大掌柜想要从你们这儿了解些消息,当然有什么问题和要求,你也可以提。”
董远并未藏着掖着,而是将此举背后的意图直接说出,而如此坦诚的态度,也让身后的小道士听川心里暗暗道上一句:
二次元之簡單日常
籃壇K神
校花的最強高手 歡喜
“好大的格局。”
而这位小道士没有察觉的是,此时他对月牙商队的态度,已经从一开始的不喜,渐渐转为欣赏。
月牙宝船的面积极为巨大,因此董远带着二人穿梭过许多建筑之后,身边嘈杂的声音逐渐褪去,而到了宝船深处,身旁甚至出现了成排种植,郁郁葱葱的树木,翠绿的植被沿着小路通向前方,竟给人一种曲径通幽处的静谧之感。
随后安静的道路之上,来自观云上人的询问声接着响起:
“这位管事,想必你们大掌柜邀请之人,不止我们一家吧?”
雪狼出擊 水中看海
“咱们商会对于情报的获取不遗余力,因此这些来到长明城的重点修士,我们都对其发出了邀请。”
董远开口回应的声音依旧不卑不亢,这一年在月牙儿的耳濡目染之下,其获得了十足的成长,随后他与身后二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一座精致阁楼之前,声音继续传出道:
“不过咱们大掌柜日理万机,自然不会每一位都接见,您二位是唯一大掌柜要亲自见之人。”
语毕之后,董远停下身形,抬起右手,向前虚引,开口道:
“大掌柜正在楼内,两位请。”
“多谢董管事带路。”
观云上人抬手取下兜帽,道了一声谢之后,直接迈步走向不远处的阁楼,而其后方的小道士听川同样将头顶的兜帽取下,露出了一副十分英气年轻的容颜。
只见其年龄比身材看起来还要小上不少,眉眼之间还有着稚气未脱之色,加快脚步跟上前方的观云上人之后,目光扫了一眼周围,微微一凝。
超神學院天使之王
因为越靠近那座小楼,越发现其的不同之处,这座二层小楼的材质既不是寻常的树木,也不是由石块堆积,而是瓷,是一整件完整的瓷器,同时迷人的光泽自这件瓷器向外散发。
“上人,这小楼竟然是一件巨大的瓷器,虽然古朴,但是却有着极致复杂的工艺,哪怕在太玄之地也是独一份。”
小道士听川带着赞叹的话音传出,正式来到瓷器小楼之前的观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精美艺术品之后,点头开口道:
“整座瓷楼一体烧制成型,对火候和工艺的控制极高,没有掌缘生灭境大宗师亲自掌火,出不来这般完美的模样。”
观云得声音刚刚落下,面前小楼的大门自动缓缓打开,随即一道悦耳的询问声,自楼内飘出:
芳心暗度
“木头会烂,铁会生锈,什么都会坏,但这世上有一种东西不打碎就不会坏,你们知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