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
雷恩呼出一口气。
他像是一块磐石立于狂风之中,屹立不倒,这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对于雷恩而言,单体高环法术的威胁远大于范围法术,八环飓风术确实厉害,针对数量庞大的敌人堪称绞肉机,但不适用于决斗,即使这每一道风刃的威力相当于四环法术,经过血色披风的抗性抵消后,伤害却跟挠痒似的,几乎可以无视。
环视天空与大地,远处的龙裔大军和城墙上的守卫都有些模糊了。
多数人都无法看清飓风术内的情况。
轰!
一道由无数风刃组成的巨大龙卷风席卷过来,高速旋转,卷起无数的泥土碎石,直奔雷恩的位置。
马克尔本人在施法过后,融入风中消失不见。
换作别人,很难找到他的踪影。
雷恩却一眼就发现对方,正在随风而飞,隐藏在一大片的风刃之中悄悄接近,而那一道龙卷风只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马尔克的魂力果然下降了一截,八环法术的消耗太高了。
雷恩装作没看见他,一脸警惕,打开任意门钻进去。
刚从任意门另一头出来,无数刃风涌来切割身体,发出剧烈的响声,不远处一道龙卷风如影随形般跟来,雷恩奔跑起来,发现四肢被狂风缠绕,像是有无数只手拖住、按着自己,身形晃动,难以保持平衡,速度暴跌了不止一半。
眼看龙卷风带着巨量的泥石追上,雷恩不得不闪现拉开。
闪现过后还没在风中站稳,一股可怕的风压当头笼罩下来,马尔克高举暴怒重锤奋力砸下,眼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雷恩脸上惊骇,其实心里早有所料。
他抬手一指。
时空震击恰到好处的打中了马尔克,尽管马尔克没有施法,却仍然产生了一种时空错乱之感ꓹ 下落的重锤不由自主的停滞了一瞬间,蓄力已久的一记重锤之势中断ꓹ 锤上的力量暴降。
雷恩一个错步避开了落地的重锤,抡起战锤砸向马尔克的脑袋。
他没有用什么技巧,就是全力触发毁灭暴击。
马尔克的偏转气场、风甲术和来自某件魔法物品的琥珀结晶防护ꓹ 瞬间三层防护被击穿,轰的一声ꓹ 战锤砸在耳朵一侧,半个脑袋粉碎ꓹ 但还是没能一击爆头。
这一锤的伤害比刚才更高ꓹ 马尔克被击飞出去,身影融入风中不见。
雷恩一击得手,还是装作无法找到对方踪影,立即开启任意门躲进去。从任意门出来,眼角余光锁定了远处的马尔克,他被砸烂的半个脑袋变得透明,像是由微风气流组成ꓹ 迅速修复原状重新转化为血肉之躯。
这是他第二次依靠“不尽春风”痊愈了。
马尔克的魂力又下降一截。
雷恩眼睛一亮,终于察觉到了一个不是弱点的弱点ꓹ 那就是不尽春风的消耗极高ꓹ 这两次恢复让马尔克的魂力减少了大约半成!
哪怕马尔克是十九级传奇ꓹ 魂力深厚ꓹ 但他还要同时维持无限狂暴的高倍数力量增幅,又多次施法ꓹ 魂力和体力双重消耗ꓹ 必然不能维持太久。无限狂暴一旦开启就不能停止ꓹ 力量随时着时间攀升,体力消耗也越来越高ꓹ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结束狂暴,降低增幅倍数,重新进入狂暴结束。
两次无限狂暴之间的间隙,就是自己的机会!
当然,马尔克肯定会很小心自己的体力魂力,不会轻易给对手可趁之机。
雷恩默默计算了一下,自己的魂力消耗也不少,但有魂力池中的一百六十格魂力备用,次元空间戒指里有几十瓶顶级魔药,只要减少正面硬拼,降低消耗,肯定比马尔克更持久!
看似不能使用的拖延战术,其实还是最佳的取胜之道。
机会可能只有一次,必须一击致命!
雷恩转头望了下被挡住视野的观战人群,毫不犹豫拿出两瓶魔药喝下去。一瓶是用于回魂的“魔力激流药剂”,一瓶是恢复体力的“极效巨魔之血”,都是他在摩都的拍卖行里花重金买下的珍品,今天终于派上了用场。
两瓶魔药入口,魂力和体力双双恢复。
马尔克自然也看到了雷恩的举动,眼里闪过一阵阴霾。
千億寵婚
一般最高明的炼金大师同时也是施法者,康加特罗的炼金术水平远低于帝国,即使他是国王,也很难得到珍贵的魔药,普通药水喝了也没多大用处。
等到脑袋的伤势恢复,马尔克立即潜于风中杀来。
他一进入“灵风折跃”的距离,立即挪移到雷恩面前,暴怒重锤和龙卷风双面夹击,但雷恩根本不跟他硬拼,先是一记闪现后退,然后打开任意门拉开距离。
很多次,马尔克想以“风剪术”打断雷恩的任意门,然而,他发现雷恩总是能察觉到自己的意图。
要么闪现到“风剪术”的距离以外开门。
要么假装施法骗掉了“风剪术”,错过打断机会,然后开门。
不管马尔克怎么隐藏自己的想法,雷恩都能一眼识破。他不知道自己的破绽在哪里,还以为这是雷恩作为专精巫师,并且是圣魂巫师的学生,施法能力远超自己,对法术的理解更不是自己能比,所以总是无法得逞。
任意门,闪现,电光闪现。
雷恩轮番利用三个移位法术,而且自身速度经过风雷之翼加持以后,并不比马尔克慢多少,轻松避开了正面交锋。
马尔克只有一个“灵风折跃”,尽管环数更高,位移更远,还有狂风作为掩护,无声无息,却总是差一步无法打到雷恩。
反而有几次,雷恩出其不意的反击。
巨龙怒吼,时空震击,光爆术,雷鸣术……多种要素层出不穷,雷恩将它们组合使用,马尔克一不小心就会中招,然后被一锤砸中脑袋,消耗大量的魂力激发“不尽春风”恢复伤势。
絕戀之至尊運道師
这让马尔克变得谨慎起来,不敢再轻易出手。
八环飓风术的持续时间很长。
双方你追我赶,龙裔大军和城墙上的守卫们只能隐约见到两道身影在狂风之中激战,传出一声声的爆炸轰鸣,地面震动,犹如两头巨兽在疯狂厮杀。
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刻钟。
雷恩从一道任意门出来,突然身体微微一颤,被淹没在风声中的战斗音乐更加激昂了,进入第四次循环。
战斗音乐大约每五分钟播放一轮,一次循环增幅一半的力量。
四次循环雷恩的力量增加了两倍。
最关键的是,战斗音乐的力量增幅是作为自己原有力量的,其它增幅效果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再次增幅。
三级血性狂暴,龙力术和博尔奇的力量之光,总共增幅四倍。
自身力量经过四次循环,达到三倍效果,再以四次增幅,顿时,雷恩的力量疯狂暴涨到了十二倍,力量要素终于突破十一级!
但这跟无限狂暴一样,消耗的魂力也开始成倍增加。
雷恩眼看着自己的电量在一格一格的往下掉,几秒钟就掉了快十格电量,立即再灌下一瓶回魂魔药,把魂力池中的电量释放出来,下跌的电量推高上去,维持住了平衡。
这些操作飞快完成,雷恩同时观察马尔克。
此时,马乐尔的无限狂暴力量增幅达到七倍,可是打不中人,没有丝毫用处。
他的魂力和体力都下跌了大半,并且消耗速度越来越快,一泄千里。照这个情况发展,不出三分钟,他可能连自己的暴怒战锤都举不起来了。
胜利的天平已经在倾斜了!
雷恩看了下四周的狂风,飓风术正在消退,很快就会停止。
“是时候了。”
这个念头刚落下,马尔克又是一次灵风折跃杀到近前,雷恩顶着无数风刃切割转身返回任意门,出现在另一头。
出来的时候,雷恩看似无意间背对着马尔克,在对方的视野死角,手中的雷电之锤消失了一个极短的刹那,然后重新出现手里,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狂风掩盖之下,战锤仍是那个模样。
心态有些急切的马尔克并未注意到这个细节,他保持着高昂的斗意,锲而不舍的朝雷恩狂奔。
这一次,雷恩没有立刻从任意门逃走。
他晃了下肩头,不惜消耗掉在此时看来极为宝贵的五格电量,召唤出了五个镜像分身。
施法过程中,雷恩将自己和其中一个镜像交换了位置,迷惑马尔克。
六个一模一样的雷恩同时施法,打开任意门各自进去,出现在马尔克的周围,开始向马尔克进攻。
三个雷恩闪现冲锋,三个雷恩释放时空震击。
马尔克警惕无比,却又没有感受到太大的威胁,他从冰狼骑士团的幸存者那里得知雷恩掌握镜像术,事先做过了解,知道镜像的实力只有本体的一半,自己连雷恩本体都不怕,镜像更不可能造成多少伤害了。
第一个雷恩已经闪现到了面前。
高速冲锋中的马尔克脚步不停,想要直接碾碎对方,突然一记时空震击落下,让他的冲锋停滞了一瞬间。
这一瞬间的错乱看似影响不大,却给了眼前雷恩一个机会。
轰!
雷恩完全无视马尔克的暴怒重锤,抡起手中战锤砸向马尔克的脑袋。几乎在同时,马尔克的重锤也击中了雷恩,他的身体化为泡影消散。
这是一个镜像。
镜像消失前,战锤的轰击角度被压低了,结结实实的砸在马尔克的胸口,却爆发出比此前强大数倍的威力。虚幻的战锤仿佛重有数万磅,马尔克的三层防护瞬间崩溃,胸口发出一阵碎裂之声,瞬间凹陷下去,战锤的力量直透到背后爆出一个大窟窿。
“这不可能!”
马尔克怒目圆睁,疯狂催动“不尽春风”修复伤势,下意识就要以“灵风折跃”避开杀到面前的第二个雷恩。
君王不早朝:皇後太妖嬈 蘇絨
然而,他刚进入风跃就被一记时空震击打落出来。
第二个雷恩同样无视防御,以命换伤,一锤砸在马尔克的左肩上,整个肩膀爆开,血肉之躯化为轻柔微风,拼命的修复创伤。
接着是第三个雷恩,第四个,第五个……
冲上来的每个雷恩都是镜像,像是敢死队一样,用自己的性命为代价给马尔克制造伤害,不给他喘息之机。每个镜像都给了马尔克一锤,看似平平无奇的战锤,威力却超乎想象。
马尔克的前胸后背,左肩,小腹,右腿都遭到重创,几乎不成人形。
纏情逐愛
他疯狂激发“不尽春风”修复伤势,魂力一泄千里。
恰在此时,无限狂暴的力量增幅也达到了他的上限,暴增八倍,但这不是他想要的,反而成了自己的催命符。一阵疲惫无力涌上心头,八倍增幅的体力消耗堪称恐怖,重伤未愈之下,他的体力见底了。
這個王爺撿到一只熊貓 霜華
马尔克被迫结束了狂暴状态,力量增幅归零,要素跌落到十一级。
最后一个雷恩闪现到了面前。
马尔克知道这是雷恩的本体,糟糕的状态下不能硬拼,他下意识的发动“灵风折跃”却仍在原地,这才记起位移法术还在冷却中,并且魂力消耗殆尽了。
雷恩挥动战锤砸来。
马尔克感应到极其可怕的危险,让他的灵魂都颤栗起来,这一锤如果躲不过去,自己很可能要死。
他发出愤怒的狂吼,用尽最后的力量挥舞暴怒重锤迎向敌人,两柄大小相差甚远的锤子撞击在一起。
当啷!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马尔克得暴怒战锤脱手而出,手臂寸寸粉碎,眼里充满了难以置信和绝望,看着雷恩的战锤回转过来,砸向自己的头。
只會禁咒的魔法師 黑默
啪!
马尔克的脑袋像是被巨石碾压的鸡蛋一样彻底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