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皇子出任殖民地总督,本该是一个大新闻,可惜最近的热点实在是有些猛,直接把这个消息盖了过去。
1896年5月18日,尼古拉二世在莫斯科郊外贺登广场举行了盛大的游园活动。按照惯例,沙皇将给群众发放礼物。
本该是与民同乐庆祝活动,但尼古拉二世却被人给坑得非常惨。不知道是谁走了风声,庆典活动还没开始就闹得举国皆知。
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民众,纷纷拥到贺登广场。在不到九平方公里的活动现场,居然聚集超过五十万人。
更坑的是广场地面居然没有硬化,依旧凹凸不平,还有不少坑洼、沟渠,负责举办庆典的官僚又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
活动刚刚开始,现场就乱套了。在有心人的带动下,后面的人不断向前拥挤,当场造成千人死亡、万人受伤。
報君以傾城
一场庆典活动,硬生生的被玩儿成了史诗级灾难。
更悲剧的还在后面,官僚们瞒报了损失,被瞒在鼓里的尼古拉二世没有采取任何应急措施,当晚依旧举行了庆祝宴会。
消息传开后,欧洲舆论的火力全部集中到了尼古拉二世身上,“残暴”、“野蛮”、“暴君”……所有的罪名,一股脑的都扣在了尼古拉二世身上。
等尼古拉二世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负责筹划庆典的官员畏罪自杀,相关人员不知所踪。
线索断了,幕后黑手没找到,仅仅只是抓到了几个不知情的小卒子。没得说,这口黑锅尼古拉二世背定了。
即便是事后进行了抚恤,但是恶劣影响已经造成。想要消除影响,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尼古拉二世光荣的成为了欧洲世界第一“暴君”,媒体都忙着报道“贺登灾难”,民众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去。
皇子出任总督这种小新闻,除了政客们关注一下外,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兴趣。
被人抢了热搜,事先准备的预案都没有用上,弗朗茨却没有丝毫不满。
某种意义上来说,全欧洲的君主都应该给尼古拉二世发勋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了沙皇的反面例子在,欧洲民众突然之间发现自家的君主真的真的很不错。
就连局势动荡的西班牙,国内形势都出现好转。在短短一夜之间,西班牙民众发现放个奶娃娃在国王宝座上其实也不错。
至少破坏力小,最多也就扔几个奶瓶。西班牙虽然不富裕,但是这点儿小钱还是能够负担得起的。
看笑话的看笑话,吃瓜的吃瓜ꓹ 欧洲民众都高兴了,尼古拉二世却到了暴走的边缘。
为了给民众一个交代ꓹ 首相已经引咎辞职了。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幕后黑手没有被抓到,事情就结束不了。
生花夢
“废物!”
“通通都是废物!”
“一个个平常……”
……
面对沙皇的怒骂ꓹ 众人纷纷低下了头颅。没有办法,尼古拉二世骂得确实没错。
就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ꓹ 发生了这么大的丑闻,居然连谁干的都不知道ꓹ 不是“废物”是什么?
極品丫鬟 蝴蝶藍
当然ꓹ 大臣们是废物,被人玩弄于鼓掌中的沙皇,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管是否被人算计,“无能”的帽子,尼古拉二世也是摘不掉的。
可以说在未来的岁月里,他要是不干点儿大事出来证明自己的能力,那么历史盖棺定论上一定少不了一句:“无能的沙皇”。
见气氛不对ꓹ 刚刚被任命为首相的谢尔盖·维特,硬着头皮劝说道:“陛下ꓹ 现在事已至此。当务之急ꓹ 还是要尽快善后。
光抚恤还不够ꓹ 我们还要采取更多的措施。尽快恢复您的名誉ꓹ 免得被野心家们有机可趁。”
自从“贺登灾难”爆发后,尼古拉二世的声望就跌到了谷底。要不是前几任沙皇干得不错ꓹ 留下来的遗泽丰厚ꓹ 现在就要动摇沙皇政府的统治基础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前几任干得太出色ꓹ 被拿出来做对比的尼古拉二世才悲剧。
曾祖,尼古拉一世虽然在内政方面毫无建树ꓹ 但是架不住他能打。击败了英法奥斯曼联军,夺回了东正圣地君士坦丁堡,实现了俄罗斯人数百年的梦想。
仅凭这一项功绩,尼古拉一世就成为俄罗斯帝国最伟大的沙皇。现在俄罗斯民众称呼尼古拉一世,那都是尼古拉大帝。
祖父,亚历山大二世同样也是牛逼哄哄。虽然继位之初就迎来了一场大败,但是人家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后面又连本带利的报复了回去。
军事上的成就不算圆满,可是亚历山大二世在政治上的建树卓越啊!完成了农奴制改革,将衰落中的俄罗斯帝国从悬崖边拉了回来。
到了父亲亚历山大三世时代,总算是正常了很多,不再像前面两个开挂的,完全无法追赶。
政治上表现只能算是中规中矩,没有做出什么大贡献,也没有惹出什么乱子,总体上保持了国家稳定发展。
军事上的表现勉强算得上优秀,和奥地利联手灭了奥斯曼帝国,欺负了一下中亚土著,和英国人干了一仗可惜未尽全功。
总得来说,还是俄罗斯帝国的好沙皇。在俄罗斯帝国的历史评价中,绝对不会低。
相比之下,尼古拉二世就悲剧了。继位以来什么大事都没干,一口黑锅先从天而降,直接将他砸得两眼发昏。
现在啥也不用想了,再恢复个人声誉前,尼古拉二世是什么也干不了。
尼古拉二世反问道:“怎么恢复?我们已经向外交解释了,告诉了民众这是敌人的阴谋,难道还不够么?”
没有办法,怒火会燃烧一个人的智商,时常会让人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没有从怒气中缓过来的尼古拉二世,想当然的就开口问了,语言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
谢尔盖·维特眉头一皱,无奈的解释道:“陛下,民众缺乏足够的辨别能力。隐藏暗处的敌人,既然策划了这么大的阴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蜀山劍俠傳外傳
如果我们不做好相关工作,就会被敌人有机可趁。光解释显然是不够的,您还需要展现亲民的一面,证明……”
看得出来,谢尔盖·维特现在也是心里真的苦。
如果敌人不善罢甘休,趁机出来搞事情反倒是一件好事。沙皇政府已经行动了起来,只要敌人动了就会留下蛛丝马迹。
怕就怕敌人就此沉寂了下去,继续藏在阴暗的角落里等待新的时机。让他们查无可查,那就麻烦大了。
……
尼古拉二世在为恢复声誉而头疼,欧洲各国君主同样也被吓得胆战心惊。
如果不是尼古拉二世先踩雷,类似的一幕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后果简直是不敢想象。
维也纳宫中,弗朗茨也是暗自庆幸不已。幸好自己足够低调,没有去搞乱七八糟的庆祝活动,要不然在继位之初被敌人给来这么一波,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当然,仅限于继位之初。到了现在弗朗茨经营出来的伟岸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些许脏水就算是泼了上来,也不会有人信。
何况,类似的一幕在神罗也没有发生的空间。维也纳政府每次搞庆典,武警军队满大街都是,想要顶风作案搞事情,估计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人就先进去了。
毕竟,神罗从义务教育阶段开始,就在培养民众的秩序意识。
不能保证一定不会发生拥挤踩踏事件,但是在有军警维持秩序的时候,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大家都遵守秩序了,个别人不遵守秩序那就非常现眼了,很容易就会被揪出来。
吾日三省吾身,不管怎么说教训经验还是要吸取的。
维也纳宫,弗朗茨一边用手敲击着太师椅,一边看着腓特烈问道:“对尼古拉二世这次的遭遇,你有什么想法?”
不得不承认,时间过得就是快。一转眼间,俄罗斯帝国就换了三任沙皇,尼古拉二世已经是第四任了。
这真不是弗朗茨能熬,事实上俄罗斯帝国的前三任沙皇,年龄都要比弗朗茨大,又经常发生意外,早点儿见上帝也是正常的。
要知道,沙皇也是高危职业。据弗朗茨所知,无论是尼古拉一世,还是亚历山大二世,又或者是亚历山大三世都没有少被人刺杀。
这几位沙皇,平均下来每人遭遇的刺杀事件,都超过了三位数。心态不强大的人,根本就干不下来。
也不知道沙皇家族是否受到了诅咒,反正从尼古拉一世开始到现在,每一任沙皇都在刺杀中挂过彩,像亚历山大二世那样的倒霉蛋,更是直接在刺杀中去见了上帝。
略加思索过后,腓特烈缓缓说道:“被人算计的这么惨,居然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看来沙皇政府真的是腐朽了,曾经那个不可一世俄罗斯帝国已经不复存在,现在就像是一个老人,身体正在一天天衰败。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不需要担心东线问题。”
语气中除了浓浓的鄙视意味,还夹杂着一丝喜悦的情绪,显然在腓特烈看来,俄罗斯帝国衰败是一件好事。
弗朗茨微微一笑,没有直接做出点评:“沙皇政府查不到是正常的,估计幕后黑手都不知道事情会搞得这么大。
从明面上的资料来看,最初这些人释放消息,只是想要制造混乱,搅乱这次庆典,给尼古拉二世一个下马威。
谁也没有想到,现场会发生大规模踩踏事件。事情超出了控制,这个时候当然要拼命隐藏了。
没准幕后黑手,就在沙皇政府高层中。让他们自己去查自己,自然不可能有结果了。
如果尼古拉二世够果决的话,直接对莫斯科的官僚们、贵族、资本家进行全面清洗,肯定会有意外收获的。
其他人都可以不知道,但是绝对瞒不过这些地头蛇。要是没有这些家伙配合,要聚集五十万人到现场,可不是一件轻松事。
如果易位而处,你是尼古拉二世,现在你会干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功夫后,腓特烈狠狠的回答道:“以此为借口,调集军队进入莫斯科地区,挑选不安分的家伙杀鸡儆猴,震慑人心树立威望。
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就以此为切入口,为改革撕开一丝门缝,继续推进亚历山大二世未能完成社会改革。”
大清洗,不存在的。这不是魄力的问题,关键是刚刚继承沙皇之位的尼古拉二世,还没有那份儿威望。
军队听沙皇的命令不假,但是在执行命令的时候,会不会打折扣就没有人知道了。
莫斯科可是俄罗斯帝国仅次于圣彼得堡的大都市,当地得实力派在沙皇政府同样拥有莫大的影响力。
挑选几个活跃的出来杀鸡儆猴没有问题,想要全面清洗根本就做不到。
作为沙皇,什么都可以没有,唯独威望不能丢。不能获得所有人的尊重,那么就让大家惧怕好了。
網遊之再登巔峰
和君主的权威相比,追查幕后黑手反而不那么重要。因为查不查都是一样,政治从来都不需要证据,只要怀疑就足够了。
凡是沙皇政府的敌人,凡是和沙皇不对付的,都可以是嫌疑犯,后面慢慢秋后算账就是了。
即便是搞错了对象,那也没有关系,反正打压的都是自己的敌人,不存在误伤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