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小說推薦我把低武練成了仙武
魔中之魔此刻震撼的无以复加,因为这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令他恨的牙痒痒,将之封印在此地的罪魁祸首!
“你竟然……没死?”魔中之魔咬牙切齿的道。
魔中之魔盯着这魁梧男人,魁梧男人也盯着魔中之魔,一双黑色的眸子如同深邃的黑洞,却是一言不发,没有回应魔中之魔。
魔中之魔见到这一幕一愣,他随后仔细的观察起了魁梧男人,他发现魁梧男人披头散发,一张坚毅、威严的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身上穿着的金色战甲却黯淡的失去了光泽,很残破,还染满了血迹。
魂武戰神
“怪不得……怪不得!原来你堕落了!”
金屬狂潮 寒冬三月
魔中之魔见到魁梧男人的情况,他忍不住咧开了嘴,哈哈狂笑了起来,充满了快意,充满了兴奋,这个曾经将他封印,战无不胜的男人,终究也是有无法战胜的东西!
“黑暗的源头……就在此界。”魔中之魔喃喃自语,眼中有炽热。
超級強者
魁梧男人一言不发,他看着那一把把的佛兵,眼中有疑惑,也有一丝丝的怀念,随后他手一招。
木葉之舞器大師
“嗡嗡嗡!”
一把把佛兵鸣颤的更加剧烈了起来。
在魔中之魔惊愕的眼神中,其中一把剑形的佛兵竟是离地而起,飞入了魁梧男人的手中。
然后一把刀形的佛兵同样飞入了魁梧男人的另一只手中,一刀一剑,两把佛兵剧烈的颤抖着,挣扎着,更是金光大作,竟是令魁梧男人握着佛兵的手掌发出焦糊的滋滋声,像是被烈火烤炙一般。
吼!
魁梧男人见到这一幕,眼中恢复了一瞬间的清明,但立刻染上了漆黑之色,他发出一声狂暴的低吼声ꓹ 震荡的整个封魔之地都魔气翻滚!
呼!
而后自魁梧男人的体内,释放出一股极为黑暗的气息ꓹ 他手掌那一刀一剑两把金色的佛兵在黑暗气息的渲染下,逐渐的黯淡了下去,失去了光泽ꓹ 化为暗黑之色。
这令魁梧男人才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魁梧男人体内散发出的黑暗气息在山谷中蔓延,那剩下的七把佛兵都剧烈的颤抖ꓹ 在黑暗气息的渲染下同样变得暗淡了起来,化为暗黑色。
“这……”
魔中之魔亦是惊骇的看着这一幕。
咻咻咻!
一把把的暗黑佛兵得到了召唤ꓹ 飞向了魁梧男人ꓹ 在他的身周不断的旋转着,盘旋着,似是拥有生命一般,一股黑暗的气息将这封魔之地内充斥的魔气都给掩盖了!
“阵法……破了?”
魔中之魔又是震惊又是欣喜,因为魁梧男人收走了九把佛兵,封印他的阵法已经消失了,他被封印了百万年ꓹ 如今则意味着他已经脱困!
“该死的混账!”
魔中之魔欣喜过后,眼中便是带着一丝丝的杀意死死的盯着魁梧男人。
毕竟眼前的魁梧男人就是导致他被封印了百万年的罪魁祸首ꓹ 他的心中对其当然是仇恨到了极点ꓹ 无时无刻都想将对方碎尸万段。
而魁梧男人则似是没有感觉到魔中之魔的杀意ꓹ 他身周一把把暗黑佛兵盘旋、飞舞ꓹ 魁梧男人也很欣喜的模样,就像是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
看到这一幕ꓹ 魔中之魔目光接连闪烁ꓹ 最终他强行按捺住了杀意:“罢了……如今的我们也算是同一个阵营ꓹ 真正的他已经死了,与他拼死战斗没有任何意义。”
昔日魔中之魔遭到封印ꓹ 可如今见到这封印他的罪魁祸首魔中之魔则强忍着没有出手,这魁梧男人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皇者了,与他是同一阵营。
而且再次发生战斗,魔中之魔也无法保证自己能是他的对手,他曾经可就是被对方封印的!
魁梧男人像是没有看到魔中之魔一样,他周身一把把暗黑佛兵环绕,本身则是冲天而起,向着十国大陆之外飞去。
“是受到了召唤么?”
異世邪鳳:至尊毒妃
魔中之魔看着消失在天边的魁梧男人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道。
“嘿嘿……不管其他,如今的我……终于脱困了!”
魔中之魔嘴角划起一抹弧度,一抹狰狞的弧度。
百万年,哪怕对于魔中之魔漫长的一生来说,也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他曾想过自己肯定会脱困,但没想到的是将他封印之人又将他给放出来了。
或者说对方根本不是刻意将他放出来的,估计只是因为感受到了佛兵的气息,才会顺道来到十国大陆,收走了那九把佛兵。
失去佛兵的封印,他魔中之魔将威临人间!
“哈哈哈!今日起……我要完成曾经没有完成的事情,让这片大陆重归死寂!”
魔中之魔狂笑了起来,他来自天外,身为天外之魔的他天生就是为了破坏。
对于魔中之魔来说,扰乱天道运行,杀戮、破坏,这便是他的职责,造成的破坏越大,他获得的好处就越大,就越是强大!
曾经魔中之魔来到这片世界,已经毁灭了好几座大陆,结果在十国大陆却因为人皇的原因而受挫,被封印百万年,如今他脱困,也并不会改过自新,而是会变本加厉的破坏!
如果能令这方世界的天道受损,那身为魔的他更将进行蜕变、升华!
“我要成为……灭世的魔神!”
魔中之魔嘶吼了起来,一股狂暴的魔气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大地撕裂,整个封魔之地的阵法也瞬间被撕扯的支离破碎,化为了沥粉。
没了佛兵作为阵眼,这封魔之地的阵法不过是一层薄膜而已,随意就能撕碎!
“轰隆隆!”
魔中之魔重见天日,他仰天嘶吼,充满了畅快,一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魔气自他的体内溢散而出,令天空中墨云笼罩,方圆千里都化为了一片黑暗的魔域,而他便是这片魔域之中的唯一主宰!
吼!
整个十国大陆的所有人,这一刻都不约而同的向着这无尽海的边缘看来,他们都有所感知,都听到了耳边响起的咆哮声。
“开始……杀戮吧!我要以亿万生灵之血,来庆祝我脱困!”
私生子
魔中之魔嘴角带着丝丝嗜杀,他纵身一跃,向着一个方向而去。
“劫难……从未有过的劫难,将会灭国……不对,整个十国大陆都可能会毁灭的劫难!”
离无尽海边缘最近的大日王国王宫内,一个道人骤然口中喷出一口血来,他的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在他存活的数千年以来,最大的劫难来临了,这将会波及整个十国大陆,将可能令整个十国大陆都彻底的毁灭!
这是前所未有的劫难,只在太古时期,人族最为弱小时才有过的大劫难!
“该死!发生了什么?是那家伙脱困了么?这怎么可能?他被人皇封印了啊!”
在十国大陆之外的海岛中,那戴着斗帽的老者陡然瞳孔剧烈收缩,看向十国大陆的方向,在这里钓鱼钓了上百年的他,此刻脸色变幻,终于是从海岛上站了起来,身影一闪,极速的向着十国大陆而去。
“前往无尽海的边缘!这是事关十国存亡的大危机!”
整个十国大陆的所有顶尖强者,极境金丹乃至元婴境,这一刻心中都产生了预感,那是十国大陆的法则传递而来的信息,在预警,告诉每个强者,必须要竭尽全力的去阻止那可怕的魔,否则所有人都要死!
甚至在妖族的地盘,莽荒山脉之中,一头头沉睡了数百上千年的古老妖族都苏醒了过来。
“去无尽海的边缘!”
这些最为顶尖的妖族,个个都神色大变,他们能够明白,覆巢之下没有完卵,他们妖族乃至于任何生灵,都是要被那可怕的存在毁灭的对象!
无尽海的边缘,大日王国的边界,高大的城墙之上,一个个把守边界的人族士兵此时惊骇的抬头看去,一个个人影飞速穿梭而来。
“是我们大日王国的国师!”
“我的天……是第一战神阳赤!他可是大日王国的第一战神,常年闭关,他怎么来了?”
这些士兵震撼了,因为他们发现这一个个向着此地飞来的人影,每一个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在平时他们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可今天却联袂而至。
在远处的天边,更是不断的有一个个他们想都想不到的绝顶强者都相继而来,共同的一点是他们脸上都是带着无比凝重的神色,盯着远方,仿佛那边有什么恐怖的生物要到来了一般。
“该死……是魔中之魔!这家伙被人皇封印了百万年,他竟然脱困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年老的强者脸上带着一丝丝的恐惧。
关于魔中之魔,在人族的高层之间其实算不上什么秘密,甚至他们有不少人都因为好奇,去过无尽海边缘的封魔之地,见到过被封印的魔中之魔。
他们任何人见到魔中之魔的第一个感受都是恐怖!无法相信世间有如此恐怖的生物,而第二个感觉便是绝对要离魔中之魔远一点,绝不能让其脱困!
否则……十国大陆危矣!
而如今,魔中之魔不知道究竟是何种原因而脱困了!
“魔中之魔?这不只是神话传说么?他和人皇都是真实存在的?”
也有强者满脸的震惊,他们不少人听说过人皇与魔中之魔的事情,却只因为是神话传说,可这是真实的事情,而且……神话传说中主角之一的魔中之魔还成功的脱困了!
天边一个戴着斗帽的老者极速飞来,见到此人,人群之中大夏皇朝的夏皇眼中露出一丝震撼:“祖……祖爷爷?”
“是独钓叟!此人无比神秘,在三千年前就闻名天下,他竟然还没死?”
那斗帽老者独钓叟微微点头,他降落在了夏皇的身边,苍老的面孔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是魔中之魔脱困了,我们恐怕……要拼尽一切才有阻止他的可能了。”
斗帽老者独钓叟,这是一位传奇人物,他曾经声名不显,但直到有一日一鸣惊人,震惊了十国,因为他达到了冲击仙门的境界,强势冲击仙门,是一位能白日飞升的飞升者!
当然,这独钓叟冲击失败了,如今仙门紧锁,根本无法飞升,但即使如此,这位独钓叟放在十万年以前,那将是白日飞升,飞升仙界的传奇人物!
三千年没有出现的他,此时回到十国大陆,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独钓叟忽然看向了天边:“老疯子你也来了?”
在天边,一个年轻的青衣道人身影一闪,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是疯道人!五千年前的十国第一体修!据说他同样达到了冲击仙门的境界,有传言他已经白日飞升了,没想到他竟然还在十国!”
这年轻的青衣道人的出现,令人群中一些活了漫长岁月的元婴老祖身体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疯道人,乃是一位体修,一位达到飞升境界的体修,与独钓叟一样,同样是名震一个时代的绝顶人物!
“魔中之魔脱困了……恐怕我们要有一战硬仗了!”
九重春華 藍家三少
疯道人沉声道,他眼中有兴奋,那是天下无敌,为有强大对手出现而感到的兴奋,也有恐惧,对未知的强大存在的恐惧。
“人到齐了么?”
万里之外,无尽海边缘,魔中之魔舔了舔嘴唇,他故意释放出气息,令十国大陆的强者们有所察觉,并且等待,就是为了让十国大陆的所有顶级强者聚集在一起,将之一网打尽,一举击溃十国大陆的抵抗。
“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魔中之魔向着十国边界飞去。
“来了!”
十国大陆的边界,聚集着十国上千名顶级强者,不止如此,连古老的妖族强者都到来,此刻他们忘记了以前的仇恨,有共同的敌人,他们抬头看着天空,无不色变。
魔气!滔天的魔气!
远处的天边,无穷无尽的漆黑魔气汹涌而来,简直称的上是遮天蔽日,所到之处,沦为了漆黑的世界,远远的看去,天空像是被分为了两半,一边是白天,一边是夜晚!
“哪怕是真正的仙人,也不过如此!”
很多元婴强者头皮发麻。
魔中之魔的强大,完全超越了他们的想象,根本超出了此界的极限,就是真正的仙人与魔中之魔相比,也不过如此。
曾经的人皇与魔中之魔大战,都是借着十大佛兵才能将之击败,甚至无法杀死,只能将之封印,这是真正能弑仙的魔!
魔中之魔所过之处,都形成了一片魔域,而魔中之魔则位于魔域的中心,他身高三丈,半人半兽,头生双角,身披黑鳞,一双血色的眸子泛着幽幽的冷光,宛如高高在上的魔神,俯瞰一切的生命。
哪怕是所谓的极境金丹、元婴老祖,在他的眼中亦不过是一只蝼蚁,弹指可灭!
“这就是……魔中之魔?我的剑……在颤抖!”
上千修行界最顶尖的强者中,一个慵懒男子此刻身体止不住的在发抖,在他身体周围,一抹剑光同样在颤抖。
这慵懒男子正是云影,他在最近成功更进一步,突破极境金丹的境界,跨入元婴境,成为了十国大陆少有的剑修,实力远胜从前。
可此时云影的剑却在颤抖,在恐惧,他甚至怀疑自己面对魔中之魔,是否有勇气出剑,这对于有一颗无畏剑心的云影来说,是比死亡更加恐怖的事情!
魔中之魔缓缓的飞来,他身周形成的魔域仿佛另一个世界,要将这边界都吞噬进入其中,他所过之处,被笼罩在其中的花草树木都迅速的枯萎,化为飞灰。
“不能让他再靠近了!”
边界的所有强者都神色变得无比凝重了起来,若是让魔中之魔进入十国境内,他所过之处,所有生命都将陨落,必须要阻止他。
“海角剑气!”
一群强者之中,那名为独钓叟的老者出手了,他手中握着的鱼竿化为了一把剑,一把细小如鱼肠的剑。
咻!
一抹剑光迸射而出!
所有强者都看的呆住了,这一剑太过惊艳。
那一道剑光似有生命一般,所过之处波纹扩散,形成层层汹涌的波浪,就仿佛无尽的大海在咆哮,怒涛汹涌,每一道波浪都是无尽的剑气汇聚而成。
面对这一剑,只有死路一条,哪怕躲到天涯海角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这是独钓叟这位飞升者以半个万年修出的剑气,哪怕是同为剑道高手的云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与独钓叟之间的差距,同为剑修,对方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整个十国大陆历史上都能排进前三的。
然而那汹涌的剑气刺入魔域之中,就跟游鱼进入了沼泽之中一样,力量被不断的消磨、消磨着,直至最后彻底的消磨殆尽,消失于无形之中。
“这……怎么可能?”
独钓叟神色大变,他这花费了数千年创出的绝世一剑如此轻易的就被化解了?
魔中之魔打了个哈欠:“弱小……太弱小了,连仙的境界都没达到,依然是蝼蚁。”
如果独钓叟能够打开仙门,成为仙人,虽然依然不是魔中之魔的对手,但也不至于如此无力,可仙门早已被封锁,此界无人能成仙,无人能够与魔中之魔抗衡!
“法天象地!”
而另外一位飞升者疯道人也出手了,他低吼一声,身体无限的膨胀,竟是在眨眼间化为了千丈高的巨人,哪怕是妖兽中的顶级妖兽,也未必能与疯道人相比。
身为整个十国历史上罕见的体修,疯道人成名比起独钓叟还早,早已达到了极致,能够飞升仙界。
“我掌天地!”
开启了神通,疯道人一只巨大的手掌探出,无限延伸,仿佛能将天地都握在掌中,抓向魔中之魔!
“雕虫小技!”
魔中之魔狂笑一声,魔域之中魔气汹涌,疯狂的挤压而去。
“不好!”
疯道人脸色大变,意识到了不妙。
“噼啪噼啪!”
魔气挤压,疯道人那探入魔域之中,比任何法宝还要强悍的手臂竟是被魔气挤压的爆碎了开来,这令疯道人闷哼一声,踉跄后退。
“这么简单……两位前辈就败了?”
“不是一个级别!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啊!哪怕是真正的仙人也未必是魔中之魔的对手!”
所有人看的头皮发麻,不是他们弱,而是魔中之魔太强了。
魔中之魔来自天外,是真正仙人层次的生物,而且在仙人的层次中,魔中之魔都相当的强悍,这根本不是连仙人都没成就的他们能够抗衡的!
“打完了么?”
魔中之魔嘿嘿一笑,他眼中泛着丝丝的兴奋,他忍耐了百万年了,今日终于可以杀戮,终于可以扩大自己的魔域了!
一股绝望弥漫在所有人的心头!
……
狱界,无数狱族远远的观望着唐杰。
“以自身统御天地之力,承载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
唐杰默默道,他已经掌握了十成天地之力,但唐杰觉得这仍然不够,仍然不是极限,仍然有方法承受更多的天地之力,升华自身,进行蜕变,自然便能承载更多的天地之力。
唐杰盘膝而坐,他的所有武功都已经达到了最巅峰,而他将更进一步,综合自身所长,将它们融合,来跨出那一步!
魔般若、洗髓经、金钟不灭体、先天童子金身、北冥吞天功、易筋经无间境界……
任何一种练到极致,在武修中都可占据一席之地,此时它们则缓缓的融合,被唐杰取出其中的精华,要开辟出更高的境界。
在唐杰不断的推演融合下,他隐隐要跨越那个界限,他自身重重武功都融会贯通,要抵达天人武境之上!
“魂、体相融,以身成圣,自身便是天地,便是世界!掌握无尽天地之力!”
唐杰猛地睁开了眼睛。
轰隆!
种种真元在唐杰体内交汇,他的身体在蜕变,灵魂在升华、血液在奔流,一念间便仿佛可以灭绝一切!
肉身为地!神魂为天!自成一界!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在向着唐杰汇聚而来,整个狱界的力量都要被抽尽一般,要崩塌了!
“他……他想要毁灭狱界么?”
一个个狱王惊恐了,他们感觉到狱界在变得虚弱,力量来自狱界的狱王们则也极速的虚弱着,唐杰要毁灭狱界?
不过让所有狱王都长松了一口气的是唐杰停止了吸收狱界的力量。
“万物都要讲究平衡,这狱界乃是十国大陆的阴暗面,阴和阳是需要并存的,我如果毁灭了狱界,两界间的壁垒崩塌,狱界内的狱族到时候全部都涌向十国大陆,后果不堪设想。”
唐杰停下来是有自己的考虑。
毁灭了狱界,这些狱族可就不受束缚,能随意抵达十国大陆,这些杀不死还能将其他人同化的狱族绝对会如蝗虫过境,哪怕强如唐杰也终究只有一个人,不可能拦住这么多狱族,所以狱界不能毁灭!
“我如今已经抵达了天人武境之上的境界,这个境界……名为显圣境!自身为一方天地、精神灵魂统御这片天地,理论上来说,是能够承载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的!”
唐杰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他综合所有的武功,创造出了一门他独有的神功,可以说是古往今来最强的一门武功,而他本身则也成功跨过天人武境,抵达了更高的境界——武道显圣境!
“快……快去将那人送还给他!”
这时有狱王催促自身的一个手下道。
那狱将闻言,硬着头皮:“是……”
那狱将小心翼翼的向着唐杰而去,并且喊到:“这……这位仙人,他……他是你的同伴,先前被封劫狱王给抓住了,现在……还给你……”
“嗯?”
唐杰闻言看去,在狱将手中捧着一颗篮球大小的圆球,其中有一个黑衣僧人在其中沉睡,眉头紧皱,脸上满是痛楚之色,像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似的。
是摩诃!
唐杰又惊又喜。
当初摩诃被封劫狱王抓走,唐杰以为他已经遇害了,如今看来并没有如此。
封劫狱王没有痛快的杀死摩诃,而是将他囚禁在这黑色的圆球之中,陷入噩梦中,时时刻刻承受折磨,来泄心头之恨。
“嗤!”
唐杰手掌一划,将黑色圆球给轻松的撕裂开来。
“我这是在……哪里?”
摩诃眉头紧蹙,从噩梦中醒来,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四周,也看到了唐杰。
“是……是唐杰救了我?我当初被封劫狱王抓住了!”
摩诃很快清醒了过来,心中有些吃惊。
唐杰来到了狱界?而且远处一头头狱王都离得远远的,一副无比恐惧的模样,仿佛唐杰是什么大魔头似的。
“摩诃兄,你没事就好,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唐杰见到摩诃醒来,他也露出一丝笑容的道,摩诃将摩诃无量传给他,的确是帮了他的大忙。
“嗤!”
就在摩诃疑惑要怎样离开之时,唐杰随手用力一撕,顿时一声剧烈的撕裂声中,狱界被活活的撕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这口子连通十国大陆!
“这……”
无论是摩诃还是远处一个个狱王,都看的头皮发麻。
他们这些狱王要降临十国大陆,需要大量的生命精粹,从外部才能打通通道。
可唐杰直接以蛮力强行撕裂开一条通道?这是何等的恐怖?
“以后若是再敢来犯十国大陆,你们都要死!”
唐杰回头看了一眼躲得远远的一个个狱王,冷冷道。
随后唐杰身影一闪,与摩诃一前一后的离开了狱界,返回了十国大陆。
而一回到十国大陆,唐杰便是面色微微一变的看向一个方向:“那气息……是魔中之魔!他怎么脱困了?”
“摩诃兄,我有事就先去一趟了!”
唐杰不及细想,他对摩诃道。
“嗯,快去吧。”
摩诃也达到天人武境,隐隐感受到了十国边界有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知道十国大陆恐怕在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去一趟吧。”
唐杰双手用力的一撕,一条通道打开,从混沌虚空中进行穿梭,他能极短时间内出现在十国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
“这怪物……根本挡不住啊!”
十国大陆外,一群强者看着那笼罩而来的魔域,他们个个额头冷汗滴淌,这可怕的魔中之魔完全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可怕生物!
独钓叟、疯道人、夏皇、云影等人都神色沉重,绝不能让魔中之魔进入十国境内肆意的杀戮,哪怕这是螳臂挡车!
“嗯?”
魔域忽然停止了前进,魔中之魔脸上露出一丝惊异的神色,他抬头看去。
嗤拉!
在魔域的前方,陡然一个撕裂声响起,一条空间通道显现,一个高大的黑衣青年从其中一步迈出!
“唐杰!”
云影看到此人惊愕了,来者自然是唐杰!
“他就是唐杰?这个时代第三个飞升者!”
独钓叟、疯道人也都吃惊。
唐杰先前抵达冲击仙门的极限境界他们都有所察觉,唐杰便是那第三个达到飞升境界之人。
“唐杰小心!这魔中之魔是飞升者都无法对付的!”云影焦急的大叫了起来,唐杰挡在魔域的前方,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连独钓叟、疯道人都完全无法与魔中之魔抗衡!
“我们又见面了。”
唐杰盯着魔域深处的魔中之魔,淡淡道。
魔中之魔,这昔日被人皇封印的魔,不知道何种原因出世了。
“是你这小子?”而魔中之魔也认出了唐杰,他先前可是将唐杰当成能让他破开封印的工具的。
“嘿嘿……如今我已经不需要你了!给我死!”魔中之魔嘿嘿一笑,眼中森寒的杀意显现,他身周的魔域陡然扩散,要将唐杰吞噬进入其中。
“小心!”
疯道人忍不住惊呼出声,他这位达到飞升境界的体修都承受不住魔中之魔魔域的力量废了一条手臂,一旦被魔域给笼罩在其中,那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唐杰却不退反进!
“轰!”
唐杰的身躯宛如一把神剑似的冲入魔域之中。
“什么?”
劍舞寒冰 明月當空
魔中之魔瞳孔微微收缩,如潮水般的魔气碾压向唐杰,可如想象中将唐杰碾成粉碎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唐杰的身体像是天地一般永恒存在,无可摧毁。
“无间龙象镇狱真身!”
唐杰眸子中喷薄着漆黑的光芒,整个人仿佛化身为了镇压天堂地狱的神灵!
无间龙象镇狱真身!这乃是唐杰融合自身所有武功所创造出的、独属于他的神功,是集他武道大成的绝世神功!
仿佛具有混沌龙象巨兽的神力,一举一动间摧毁山川河流,镇压天堂地狱,一念间天崩地裂。
“吼!”
唐杰右拳击出,空间时间这一刻都扭曲,魔中之魔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躲闪唐杰的这一拳,甚至无法抵抗,因为整片天地间的力量都为唐杰所用,魔中之魔完全被禁锢住了!
武道显圣境!仿佛无上的圣者,主宰一切,无所不能!
“嘭!”
唐杰的拳头携带着镇狱的神力怒轰在魔中之魔的胸口之上,沉闷的炸响声中,魔中之魔被打得倒飞而出近百里远,胸口处更是传来剧痛之感,骨骼都仿佛粉碎。
“这……怎么可能?”
魔中之魔感受着胸口传来的剧痛,难以相信,他这副魔躯就是人皇都伤不了,所以只能封印他,而如今唐杰一个照面就创伤了他?
“魔威滔天!”
魔中之魔神色扭曲,区区一个下界凡人,他要将之化为魔域中的枯骨。
怒吼声中,魔中之魔体表的魔域都压缩于他的体表,他整个半人半兽的魁梧身躯撕裂虚空,瞬息而至,一只黑鳞密布的拳头怒轰向唐杰的胸口,这一拳能击沉一座百里直径的岛屿!
“嘭!”
唐杰不躲不闪,魔中之魔的拳头怒砸在唐杰的胸口之上,无穷无尽的滔天魔威汹涌爆发,方圆千里的天空都在震颤,魔云翻滚,仿佛有灭世之威!
然而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唐杰硬受魔中之魔这一击,竟是面无表情,仿佛这一拳跟挠痒痒一样。
魔中之魔则瞳孔收缩,他感觉自己这一拳的力量尽数被唐杰吞噬、化解!
唐杰的无间龙象镇狱真身,将北冥吞天功也融入了其中,达到显圣境的他自身便是一方小世界,任何力量打在他的身上,都会被他吞噬,为己所用!
“无间镇狱拳!”
唐杰拳头高高举起,整片天地间,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汹涌而来,汇聚于他的拳头之上,周围的空间都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疯狂的撕裂、扭曲,显露出漆黑的混沌虚空来。
这一拳……石破天惊!无可匹敌!
“躲开……躲开啊!”
魔中之魔惊惧,他想要躲开,可整片天地的力量都为唐杰所用,再强大的人又如何躲得过来自天地的攻击?
“该死!天魔界域!”
魔中之魔低吼一声,他压缩魔域,形成了一层甲胄密布体表,要抗住唐杰这一击,可没用!
“咔咔咔!”
当唐杰拳头临体的那一刻,魔中之魔体表压缩的魔域被打得寸寸碎裂了开来,一股恐怖的力量汹涌而来,令魔中之魔的身体如同一颗彗星般向着大地之上砸落而下!
“轰隆隆!”
魔中之魔的魔躯怒砸在大地之上,那恐怖的拳劲炸开,令大地开裂,碎石翻滚,以魔中之魔砸落的地方为中心,气浪翻滚,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这恐怖的一拳,简直就跟天威似的,所有强者看的头皮发麻,这哪里是人类能爆发出的力量?
“是武者!唐杰是武修!我们武修也能达到这种境界!”
一众强者中,也有武修,他们此时一个个都热泪盈眶,激动的喜极而泣。
武修,在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成仙,可今日唐杰展现出的战力,绝对不弱于所谓的仙人!
当气浪逐渐的消散,众人都头皮发麻,在那大地之上,一个百里直径的巨大拳印浮现,那根本不是人力能造成的,更像是来自天外的陨石砸出来的。
而在这巨大的坑洞中,魔中之魔鳞甲残破,浑身骨骼没有一块完好无损的,他眼中满是不甘和难以置信:“我……我败了?我竟然败在了一个人族小辈的手上?”
他可是来自天外的魔啊,哪怕在仙人中,也算是极为强大的,曾经也杀死过仙人,连真仙转世的人皇也难以伤到他,只能封印。
可唐杰却将他正面击溃?
“我达到显圣境界,自身自成一界,可容纳天地之力,我自身的世界越大,容纳的天地之力越多……直到有一天,我的世界能大到这方世界都容不下我!”
唐杰神色却很平静。
突破天人武境达到显圣境的他哪怕没有打开仙门成仙,但也与真正的仙人无异,如今的他可以称之为武中圣者、红尘武仙!
不断的扩大自身的世界、天地,他会无限强大下去,直至比他所在的这方世界还大!
唐杰降落在了魔中之魔的身边。
魔中之魔全身骨骼尽碎,不断的咳着漆黑的魔血,每一滴魔血都将破碎的土壤染为漆黑的色泽。
魔中之魔感受着死亡的到来,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满脸的狞笑:“你……你赢了,但……你别得意,这方世界……注定要毁灭!”
“你什么意思?”唐杰闻言皱眉。
魔中之魔喘了口气,嘿嘿狂笑:“这方世界,在漫长的岁月前,有黑暗的源头诞生,无论我还是人皇,都是为此才抵达这个世界的,甚至在其他大陆有不少真仙转世,都是为了遏制这黑暗的源头,只可惜……结果显然不尽人意,为此仙界都封锁了仙门,抛弃了这方世界,怕黑暗侵染到了仙界!”
这话一出,让唐杰都身体微微一震。
空間重生之絕色獸醫 南君
这方世界,他们十国不过是这世界上的一座岛屿而已,在其他的岛屿上,也同样有生灵生存,甚至有与人皇一样的,是真仙转世,其目的是为了对抗所谓的黑暗源头。
但如此多年过去,在十万年前仙界反而是锁紧了仙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仙界,这是因为那黑暗在蔓延,要吞噬这个世界,仙界怕黑暗的源头会侵蚀仙界,所以才如此做,等于放弃了这片世界!
“人皇……当初离开无尽海,是为了去对抗黑暗的源头么?可他杳无音信,多半失败了……甚至达摩祖师、三丰真人他们也突然齐齐渡海而去,也是为了此事?”
唐杰想到了一些传说。
人皇渡海而去,传闻战死海外,达摩、张三丰同样渡海离去,不知所踪,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对抗黑暗源头,只可惜战果似乎不容乐观,连仙界都放弃了,直接封死此界,任由此界生灵自生自灭!
“咳咳咳……这片世界被封锁,等待你们的结局只有堕入黑暗,沦为黑暗的奴仆,或者毁灭!”
魔中之魔嘿嘿笑着,赢了他又如何?最终的结果一样是毁灭!
“那就不用你操心了!”
唐杰毫不客气的屈指一弹,一缕指劲激射而出,轰碎了魔中之魔的头颅。
这位在百万年前来自天外的魔头,要在这即将沦为黑暗世界的世界中分一杯羹,却在今日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赢了?我们赢了?”
所有的修炼者都呆住了,呆呆的看着那百里直径的大坑之中站立的,如同顶天立地的唐杰,都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可怕的魔中之魔,为百万年前在太古时代作乱的最强魔头,可今日却在他们的眼前,被唐杰近乎碾压的打杀!
“武圣……武中圣者!他与人皇一样……甚至比人皇更强!”
在场的武修是最为激动的,他们亲眼见到了一位堪称武中圣者的武者诞生!
击杀了魔中之魔,唐杰心中则没有多少的兴奋,自然是因为魔中之魔临死前的那些话。
这方世界的结局……注定是毁灭么?连仙界都放弃了此界!
“不想那么多,时间还是有的,事在人为!”唐杰暗暗握紧拳头,黑暗之中终究会出现那缕光明!
“回去吧……”
大战结束,十国大陆如今的危机算是彻底解决了,无论是狱界还是魔中之魔,都不再是威胁,唐杰则事了拂袖去。
“武道……看来要昌盛了……”
独钓叟、疯道人对视一眼,他们都明白了一点,有唐杰这位堪称武中圣者的强者诞生,武道必然是要昌盛了!
回到无双城,唐杰过上了这一生最为平静的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唐杰则完善了一下武道的境界。
“武者的境界……并不完善,我开辟出的后天三境,练力、气血、天脉三境,则能为武者打下基础!”
唐杰为武者完善了境界,任何修行都需要基础牢固,人人都能练武,人人都能成为武修,而不是单个的天赋异禀之人才有成为武修的权利!
唐杰主要开辟出了后天三境。
练力境:这一境界锻炼的是身体、也是精力,精气足、身体强,便是这一境界的根本。
气血境:壮大自身的气血,气血亦是武者的根本之一,气血足则武者如有神助,干什么都能事半功倍,而这自然是唐杰从自身的神魔血界的法门中截取出的修炼气血的法门。
天脉境:打开自身的天脉,通过修炼,以自己的身体孕育出先天之气,从而完成蜕变,进入先天武境,且延年益寿,使武者也具有漫长寿命,而这则是唐杰根据自身的先天诀简化而出的!
武者能够通过自身的修炼来修出先天之气,虽然效率不可能有唐杰这么高!
这三个境界,为后天三境,也是能改变武者修炼之路的三个境界,承上启下。
唐杰已经让人在武者中推广了,相信要不了几百年,甚至是几十年,将会有源源不绝的先天武修诞生,在庞大的基数下,天人武境则也不会再罕见!
至于武道显圣境,除了唐杰外,其他武修还差的远,但一代代的过去,也一定会有不世奇才如那些个修仙者中的飞升者一样诞生而出,惊艳一个时代!
二十年的时间匆匆而过。
无双城的院子中,唐杰伸了个懒腰,二十年的时间,他开创出后天三境,也度过了一生中最为平安、幸福的日子。
“你要……离开了么?”房间中,白风花看着走进来的唐杰,她有些伤感的道,“要不……过一段时间再离开吧?等我们的孩子出世。”
二十年的时间,唐杰也没让白风花白等,早在十几年前他们就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完婚了。
“我怕自己忍不下心。”唐杰将耳朵贴在白风花微微鼓胀的小腹上,则是摇摇头道。
唐杰必须要离开了,因为他能够感觉的到一股召唤,那是来自无尽海之中的!
当成为这片大陆的最强者后,唐杰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能感觉到召唤。
那是在无尽海前线与黑暗奋战的战士们在召唤其他大陆的强者!
人皇当初之所以离去,就是响应了召唤,去对抗黑暗了。
唐杰也将如前人一样,渡海离去!
……
遥远的无尽海的深处,一座座海岛上,盘膝坐着一个个相貌乃至种族各不相同的人影,他们有人族,有妖兽,也有半人半兽的生物,都是来自不同的大陆的最强者,但他们如今的目的却是一致的。
每个强者都闭目养神,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世界真美!”
在一座小海岛上,一个白发白须的出尘老道看着一片碧蓝的海水,他感叹道。
“是啊,生机勃勃的,很美!”
在旁边有一个看起来很瘦弱的老僧,则也赞同的点头,他看着旁边岩石夹缝中长出的一颗小草。
忽然,那小草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变得乌黑,迅速的枯萎成灰。
远处的海水变得漆黑,一片黑暗的浪潮汹涌而来,激起了惊涛骇浪,将一切都渲染为黑色!
“来了,准备迎战吧!”
“持续了数百万年的战斗,希望有一天能终止!”
那老道和老僧都脸上泛起凝重之色,缓缓站了起来,在其他海岛上休息的强者也都一个个站了起来,眼中满是坚定。
黑暗的浪潮席卷,其中隐隐有一尊尊人影浮现,一个全身笼罩在黑暗中,手持刀剑,身侧悬浮着七把造型各异的兵器的魁梧男人格外的显眼。
对抗黑暗,哪怕自身都会沉沦进入其中,但没一个人退缩和后悔!
……
十国大陆的边界,唐杰看着远处那一望无尽得无尽海,他不知道这一去会如何,但他神色坚定,不再犹豫,冲天而起,向着无尽海的深处极速的飞行而去。
“如果这世界注定被黑暗吞噬,那就让我们成为最后一丝光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