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老公。”
“平安夜快乐。”
家里。
阿美上前一个拥抱,紧紧搂住男人,献上香吻。
庄世楷轻拍她的肩膀:“多谢。”
阿美努努嘴巴:“我没给你准备圣诞礼物怎么办?”
“放心。”
“华人不过洋节。”
庄世楷嗤声笑道:“何况我有圣诞礼物了!”
“港督送的!”
立法局长的会议结果,无疑是庄爷最好的圣诞礼物。
而且庄世楷说得不错,华人在过节方面很传统,港岛只有“鬼佬”过华节,讨好华人的习惯,哪有华人过洋节讨好洋人的?
当然,这里面有一定“经济原因”……
目前港岛华人勉强“温饱”,要比内地稍好一些,但也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捞金天堂,哪有这么多钱过洋节?
春节吃得起白斩鸡!清明买得起元宝蜡烛!这就很滋润了!还过什么洋节?有钱烧得慌啊?
等到十几年后,经济富裕起来,大家闲着没事干,倒是会把“洋节”统统拉出来,当一个年轻人聚会玩乐的理由。
不过,这种过“洋节”和真正过“洋节”不同!没人家里买圣诞树、也没人家里分烤火鸡!
什么“圣诞节”、“平安夜”、“万圣节”、统统改名叫“蹦迪节”好了!
就连平安夜送“苹果”这种事情都玩得出来!鬼佬们都气得直骂娘!你还好意思说自己过的是洋节?
阿美自然不是真忘记给庄世楷准备圣诞礼物,而是知道“庄爷”的爱国情结,很贴心做好几个菜,没把家里弄得太闹腾。
简简单单几个饭菜,老婆孩子坐一起吃饭…
这样平凡的一天胜过每个喧闹的节日!
“维仔,你快长大啊!”
“老子想教你打枪!”餐桌旁,庄世楷拿着碗筷,吃着大虾,暗暗想道。
他脑袋回忆着“乔伦斯”的悲惨遭遇,再看着身边的孩子,默默有些期待。
至于“乔伦斯”?估计他得回家还得挨揍!
这个悲催少年!
唉。
希望吃一堑长一智,将来胜过他老豆吧。
庄子维浑然不觉,一个坐在宝宝椅上,吸着奶瓶“咯咯”笑。
“叮!任务完成:校园绑架案。”
“击毙国际校园恐怖团伙,奖励经验值五百。”
任务结算信息发布,五百点经验值收入囊中。
庄世楷继续吃饭。
當湖十局 藍湖紙
晚上。
佣人带孩子去睡觉了。
庄世楷穿着黑色丝绸的居家服,放下书本,走出书房。
他回到卧室准备睡觉。
“啪嗒!”
他和往常一样,用手摁下门锁,轻轻推出木门。
可是房间里的情况令他一惊!
只见一个很大的纸盒绑在床上,盒子还扎成彩带,装成一个圣诞礼物。
“咦?”
庄世楷嘴角立即露出笑意:“有性趣!”
阿美还说忘记准备圣诞礼物?
果然女人的嘴就是骗人的鬼啊!
藍拳大將
这个圣诞礼物不是准备的很好吗?
庄世楷搓搓手掌ꓹ 有些兴奋,走到床前后喃喃念道:“哪里来的大礼盒啊?行贿长官可是重罪!我知道是谁吗?哼哼ꓹ 我一定要叫ICAC上上下下,查个清清楚楚,彻彻底底!”
盒子微微一动。
庄世楷用手抽掉彩袋。
“哗啦!”本就轻轻绑着的纸盒四面倒下ꓹ 里面躺着一只穿着圣诞女郎蕾丝装的“小兔子”。
“小兔子”正并拢着双腿,轻抚自己身材曲线ꓹ 脸色陀红,眼神迷离地道:“surprise!圣诞快乐!”
庄世楷故作惊讶ꓹ 大声笑道:“哇!好喜欢的圣诞礼物喔!”
“哇!!!”
“我现在要拆圣诞礼物啦!”
合着先前那波不叫拆。
现在才是真“拆”礼物啊……
不得不说ꓹ 把自己包成圣诞礼物这一招!很赞!
“哎呀!”只听阿美轻唤一声,欲拒还迎,假意推开如狼似虎的老公,捶打老公肩膀道:“你刚刚不是要叫ICAC查我吗?”
当然,这种推开不是真推,该“拆”还是照“拆”。
庄爷转眼就把礼物“拆”得干干净净。
这个推来推去,滚来滚去ꓹ 打来打去,拆来拆去的过程….
准确地说叫作“打情骂俏”ꓹ “生活情趣”ꓹ “夫妻恩爱”。
房间里ꓹ 只听庄爷语气低沉ꓹ 态度嚣张,非常霸道地喊道:“什么ICAC!查什么查!你不知道X贿赂不算贿赂吗!”
聖皇 楓落憶痕
“大胆刁民!我先把你上上下下ꓹ 查个清清楚楚ꓹ 彻彻底底!”
“啪嗒!”房间里灯光熄灭。
不知哪里伸来一只手ꓹ 直接把床头的灯光按钮拍下,让房间陷入黑暗ꓹ 只剩声浪起伏,潮涨潮落。
“吱吱。”花园外,一只低调的小蜘蛛迅速蹿过,于寒风中好似逃避着什么危险。
“庄先生真会玩。”保姆房,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回想起帮“夫人”准备的道具,嘴角浮现慈母般的
笑容…
……
撒旦老公別太壞
第二天。
早上。
足球狂徒 胤愷清
“庄sir!早!”
鬼夫大人別太猛 塗山妖君
“早!”港岛总区,办公楼。
庄世楷一身西装,精神抖擞,昂首阔步走进电梯。
电梯里,几名警员、警官向大佬打着招呼。
庄sir作为大佬也很和善的回礼问候。
不管是电梯里,还是路上、办公区。
大家只要不是眼瞎的人,几乎都能看出庄sir心情不错,表情愉悦,满脸给“爽”到的样子。
这幅表情在大佬脸上叫作“春风得意”,在马仔脸上写作“淫笑不止”。
好在,庄sir是个大佬!长的又靓仔!大家看他开心,大家就开心,一点都影响形象!
标叔、家驹等人认为大佬“满脸春风”,是替昨天的大事高兴,殊不知,是在爽昨晚的“私房故事”。
……
当天。
中午。
庄世楷坐在办公桌,收到消息,轻轻笑道:“知道了。”
刑事情报科长官站在面前,正向他汇报港督订好机票送儿子回伦敦的事情。
庄世楷对此不以为意,甚至早有猜测。
在哪儿读书不是读?理论上讲,伦敦教育资源比港岛好,只是由于中学阶段对教育资源的诉求较小,且对“人格”培养诉求较大,不像大学一样有明显的天花板,所以港督在港岛有相应教育资源的情况下,才会把孩子带在身边方便培养。
可是当孩子人身安全出现威胁的时候,人身安全便自动排到第一位,什么都可以牺牲,牺牲点形象,把孩子送回伦敦读书很正常。
庄世楷要是置身于“麦理斯”的处境,同样会替孩子安排一个更安全的环境。
当然,港督这样做有些怂了!
甚至有些丢人。
不过,丢人总比死人好。
另外一些L法委员等等,也在暗中筹备相关事宜,都有把孩子调回祖家的倾向。
可惜,这也只是倾向,碍于各种现实状况,小孩继续在港岛读书还是主流。
港督则在“修例”事件失败后,并未受到祖家方面的责罚。
因为,他在港岛要做的事情很多,拿回警队兵权重要,打压庄世楷重要,难道其他方面就不重要了?
麦理斯作为在港岛履职多年,扎下根的“末代港督”,身负肩负太多责任,祖家不可能换他!在转校的事情上,祖家教育部还出力,替他孩子拿到一家名校的就读名额。
搞笑的是,麦理斯也没有问责“韩国理”,甚至还把“韩国理”一家请进港督府,用一场私宴收买人心,示好“一哥”。
因为“韩国理”是他目前唯一,唯一能够压住警队的希望!就算警队兵权丧失、政治权也要拿在手中!
另外,麦理斯丢掉警队,起码商界、政界等地盘要守住。
韩国理在里面都有关键效果,必须好好拉拢,以免和前任扑街“葛白”一样投敌去了!
何况,韩国理家的“乔乔”也遭遇绑架?虽然没给痛殴,但是不K直属长官的仔很合理!韩国理在会场内紧张的情绪,也给麦理斯看在眼中,一切都没有怀疑…
“sorry,sir!”
“你想不到吧!”港督府内,韩国理拿着刀叉,吃着龙虾,暗暗默哀。
“出去吧。”
办公室。
庄世楷挥挥手,挥退刑事科人马,拾起钢笔,低头办公。
“唰!唰!唰!”钢笔划过文件,声音节奏清亮。
周末。
傍晚。
庄世楷驱车从新界枪会回到浅水湾,把车停在花园车坪,轻轻推门进去。
“老公。”
阿美在沙发上站起身道。
庄世楷低头一看,鞋柜旁放着一双皮鞋,一双运动鞋,明显是有外人来,而且还是比较熟识,能够进门拜访的“朋友”。
“家里有客人?”
庄世楷不以为意,语气轻松地问道。
既然有好兄弟来肯定要招待啦,别TM黄书看太多,满脑子龌蹉,七想八想的。
有空多看看“俊仔”写的作品,不比看H书爽!有益身体健康不说,还能锻炼麒麟臂!
对了!要记得上起点看正版!
“庄爷!是我!”这时厨房里一个人探出头,开心地朗声叫道。
原来是细九啊!
庄世楷轻笑一声,坐在沙发上,脱掉西装,拿起一个苹果,搂着老婆道:“细九哥!又来我家蹭饭吗!”
“咔嚓!”他咬下一口苹果,打开电视机,自顾自看着。
陈细九穿着白色衬衫,裹着围裙,袖口处还有些脏乱,弄得满身烟火气。
只听他呵呵笑道:“嗨!你家的鲍鱼买都买不到,我还不能蹭两个啊?”
寵妾鬧翻天 上官青紫
“对了,这是我侄子‘霍青松’,刚从内地过来,初来乍到,带过来给庄爷见见,请庄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