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只要你足够了解一个存在,那便一定可以发现他的弱点!”
終極鬥神 浩瀚江河
“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那就一定可以摧毁他!”
方二公子一直相信这样的道理,所以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摧毁温柔乡。
于是,在他住的小楼窗户上,当晚,便挑起了一盏灯笼。
而在灯笼挂了出去之后,当天夜里,便有蟋蟀声在窗外响了起来,方寸让小狐狸去推开了窗子,然后自己坐在了房间慢慢的喝着茶,视周围房间时时传来的轻笑婉转于无物,在这氛围里,倒有种别样的清静,也不知坐了多久,房外,便有人轻轻的推门走了进来。
“拜见公子……”
来人也是个行脚商的打扮,头上戴着斗笠。
当他抬起头来时,便可以看到一张微微发绿的脸,正是虫师怪离。
作为从柳湖城时,便跟随了方寸的下属,虫师怪离这一群人里,因得林机宜表现太过惊艳,倒是抢去了绝大的风头,以至于鬼书生啦,红桃娘子啦等等,几乎一点也不起眼。
不过,这位虫师,倒是因着自己的所擅所长,平时偶尔还能帮着方寸做点事情,而这一次,既然是往南疆来,妖诡邪术众多,神蛊怪虫遍地,那么随身自然该带这么一个得用的人。
但也是为了稳妥,方寸没有和他在一个商队里,只在需要见时,才召唤他回来。
“打听的如何了?”
方寸将一盏茶推到了要离面前,轻声询问。
来到了南疆,自然也该需要了解南疆以及各种形势,才好做事,只可惜,方寸最合用的打探消息之人小青柳ꓹ 另有要事,因此没在身边ꓹ 那么,打探消息的事情,便只好找其他人来做ꓹ 要离这位蛊师,便是如今跟了方寸来到南疆ꓹ 并负责打探各种消息的……
好在,此人本就生在南疆ꓹ 深谙周围局势ꓹ 倒是如鱼得水。
“望不负公子重望!”
三國我殺 灰色默默
虫师要离小心翼翼的喝了口茶,双手捧着放回了案上,然后才恭敬回答:“温柔乡除了这些风流之所,还有一方深宫,名唤捣药宫,便在此乡之南,三大妖山之间ꓹ 而温柔乡的妖姬,每在集得一定人之先天气后ꓹ 便会前往捣药宫ꓹ 由此宫人炼制出大量的妖丹来!”
“世间流传的妖丹ꓹ 倒有八成ꓹ 皆是此宫炼制出来!”
虫师要离与小青柳不同,说话较慢ꓹ 但却一字一语ꓹ 极为详细:“而握属下打探得之ꓹ 最近这段时间,那捣药宫ꓹ 正在召集大批的丹师工匠,收集的先天之气,也比平时要多!”
“更多了?”
方寸微一皱眉,道:“这不正常!”
温柔乡炼制妖丹,本是常事,但此前因得清江郡七族覆灭,震慑了一些商号,后来,又因南疆与鼋城的和谈开始,更有许多商号暂时选择了观望,所以,如今往温柔乡来的商队倒是少了许多,因此,如今的温柔乡,销路颇受阻碍,妖丹应该出现了些许的积压才是。
但偏偏,他们如今非但没有暂缓炼丹,反而还加快了,其中便有诈。
“公子说的极是!”
邪王作妃
虫师要离轻轻点头,道:“属下也知其中有诈,想办法打听了一下,属下胆小,不敢太过深入询问,只是故意在距离捣药宫比较近的几个楼子里流连了一段时日,便遇着了一些大夏的同道,听其官话,应是来自大夏东北之地,观其身上袍服,也皆喜穿青甲,鳞靴!”
“温柔乡如今四方巡守的妖卫数量稍减,但巡视次数却在增多……”
“听得妖尊手下三大妖柱之一的越姬已有近半月时间,未曾去她最喜欢的妙竹寺……”
“……”
“……”
重生之逆轉人生 青青子襟
一点一点,一字一句,虫师将他所有打听到的消息,尽数说了出来。
他不像小青柳那样擅长打探消息,更不知道该如何去筛选这些消息的重要性,选择其中某个深挖,而另一方面,他也不敢冒险,因此他打探的消息,便是尽可能的让自己去看到所有事,并将自己看到的,正常或不正常的一切,都尽可能完整的带回来复述给方寸听。
“青甲、鳞靴……来自大夏之东……”
“妖卫减少,巡视增多……”
“妖柱行为有变,则重事缠身……”
“……”
方寸静静的听着虫师要离转述他所能看到的一切,这一次没有打断。
他一直听到虫师要离把自己所有能够想到的所有事都讲了一遍,仍然没有打断他,只是自己的两只手,却已交叉在了一起,两手拇指相对,并且无意识的,不停慢慢的触碰。
要离带来的消息,都是杂乱无章的,但在他的脑海里,却在飞快的梳理变化。
“温柔香在本该减少丹量的情况下,却在加多妖丹的炼制,便说明他们有一个重要的交易对象,对方急需大量的妖丹,而且要的还很急,以致于都不想等到这一场和谈结束……”
“温柔乡捣药宫附近多了一些青甲,鳞靴之人,这是龙城一带的风俗……”
“温柔乡妖卫减少,便说明他们派了大量人手,去往另外一个地方做什么公干……”
“妖柱减少露面,便说明有要事缠身……”
“……”
方寸这般静静的坐着,过了许久,他慢慢睁开了眼睛:“果然是龙城!”
虫师要离忙抬起了头,认真听着方寸的话。
“龙城正在与温柔乡交易,而交易的重点,便是妖丹,而且是大量的,极多的妖丹!”
“他们要的很急,温柔乡也很重视这件事!”
方寸静静的说着,有些事情,便直接从他嘴里说了出来,让虫师听去,也有一些,则只是在他心里打转,只是自己听到:“龙城为何需要这么多妖丹?此前听女神王说过,龙城之主龙神王,曾经被我兄长破去一道神通,因此忽然变得低调了许多,而如今,恰是仙帝去往天外天,轻易不会回来之时,难道他如今正需要大量的妖丹,来帮着他恢复曾经的修为?”
“他对妖丹的需求,是短时间的,还是长期的?”
“是了,是长期的!”
“他不仅在此时,需要大量的妖丹,在以后,还需要更多的妖丹,所以他才会暗中勾结温柔乡,在和谈之事上下功夫,他需要帮到温柔乡,甚至给温柔乡提供便利之举,以便温柔乡不仅供给他如今这一大批的妖丹,在以后,更是可以长远的供给他源源不绝的妖丹!”
“龙城与温柔乡的合作,已经异常之深,共进同退!”
“而他们的联系,便是‘妖丹’!”
“……”
缓缓想着,方寸轻吁了一口气。
早在鼋城之时,方寸便曾经与南凰神王猜测,龙城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对南疆与鼋城和谈之事,如此上心,毕竟,龙城与鼋城,以及凰城不同,距离南疆,并不接壤,且路途遥远,依着属地来看,他们应该是与南疆的瓜葛更少,甚至根本就不着边迹的一方……
但龙城在这件事上,参与极深,甚至与妖魔合作,掳走了“方家二老”!
所以,他们之间,必然有什么关键之物。
此物不难猜,毕竟南疆最多的,便是妖丹。
只不过,猜是一回事,而如今,在某种程度上确定,则是另外一回事。
神級幸運星 辰機唐紅豆
惟有确定了,才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
食戟之丐世英雄
……
“公子,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虫师要离听到了方寸说出来的一些话,但心里却更糊涂。
他没有林机宜那份功力,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猜出方寸心里想的是什么,这时候,也只是满心惶恐,糊涂,虽然方寸没有明说,但他也看了出来,方寸这一次来到温柔乡,定然是想做什么大事,可是他不明白,凭自己这些人的修为与实力,又能够在这里做到什么?
不说那位修为深不可测,敢向大夏呲牙得大妖尊,即便是妖尊手底下的三大妖柱,随便有一个出来,那也不是他们区区几位人族炼气士所能够抗衡的啊,实力,决定着一切!
“这一次,你做的还不错!”
都市神族 曉風落塵
方寸手里把玩着细瓷茶盏,微微陷入了沉吟。
而虫师要离也不敢打扰他,只是微微低了头,静静等着他的吩咐。
“你毕竟不擅长这个,能在保护自己的情况下,打探出这些消息,已经算是用心了!”
过了一会,方寸才抬头,道:“不过,我倒有个你应该擅长的事情,想着找你商量一下!”
虫师要离微微一惊,道:“公子只管吩咐,商量可不敢当!”
“不必紧张,这确实是商量!”
方寸笑了笑,道:“我早就知道,你是炼蛊之人,所以我正想找你请教一下……”
他说着,声音微顿,却是将一张纸卷拿了出来,递在虫师要离面前。
異世靈武天下
“我若想炼制这个东西,你能不能做得到?”
“炼东西?”
虫师要离微怔,旋及便明白,这一定与蛊,或是毒有关,所以公子才会说找自己商量,心下微奇,伸手接了过来,恭敬的打开,目光扫了一眼,旋及身子便一下子绷直了,再认真去看了几眼之后,冷汗已然涔涔而落,待得看罢最后一字,整个人顿时瘫倒在了地上。
“公子……”
他的脸上,竟满是惊恐之色:“炼这东西……有……有伤天和啊!”
方寸听着,不由皱起了眉头,不耐烦道:“谁是天?什么是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