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解謎:博物館文創新品類

國家典籍博物館的《山海社的寶藏》吸引了大量觀衆參與。作者供圖

提起文化創意產品,不少人腦子裏首先浮現的還是老三樣:冰箱貼、膠帶、文具。近年來,國內各大博物館也推出了一些新穎的文創,諸如故宮博物院的口紅、蘇州博物館的唐寅泡花草茶等,頗有新意,符合“把展覽帶回家”的理念,即觀衆在參觀博物館後能帶走的商品。而從2019年起,一類新的互動形式出現:博物館解謎。

從密室到博物館活動

密室逃脫是時下年輕人最喜歡的一種休閒方式,近年發展迅速。據相關統計,2019年中國密室行業用戶數突破260萬人,相比2018年增長約一倍,越來越多消費者開始體驗密室。20歲到35歲的年輕人是密室行業的主要用戶,佔密室玩家的84%。

線下社交場景、體驗式消費、沉浸式娛樂……密室之所以興起,因爲它滿足了當下年輕人的需求。引人入勝、燒腦、好玩,培養觀察力、邏輯思維能力與團隊合作能力,這是密室吸引人之處。而大多數密室逃脫的本質,則是體驗式的解謎。


前三季地方政府新增債券完成全年計劃逾九成

放眼全球,博物館與解謎遊戲結合已有很長的時間。在歐洲及日本等國家,這已經是深受觀衆喜愛的博物館活動之一。比如:在巴黎盧浮宮,就曾有一場《破譯公式》的解謎活動。博物館設計了有趣的遊戲情節: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幾十件大型藝術品沒有回到盧浮宮的畫廊裏。1955年,祕密防禦計劃重新啓動,是否能解開當年的祕密呢?——這便是觀衆需要在博物館內通過探索完成的謎題。在巴黎歌劇院、荷蘭博物館、日本歌舞伎博物館等,均已多次舉辦類似密室逃脫的解謎遊戲。觀衆普遍反映形式十分有趣,且有助於他們瞭解博物館的內容。

從解密到沉浸式體驗

故宮博物院的《迷宮·如意琳琅圖集》一書,可謂國內探索博物館解謎類文創的元老。這本遊戲書在某衆籌網上,創下了2000萬元衆籌金額的奇蹟,也從一個側面說明解謎遊戲廣泛的受衆基礎。此書包含了諸多紙片等解謎道具,以引導受衆在線索的引導下逐步解開謎題。略微遺憾的是,《迷宮·如意琳琅圖集》以線上受衆爲主,只有少部分內容涉及故宮的線下實景。


在疫情和天氣因素雙重影響下,空調行業承壓前行

很快,在2019年國際博物館日,作爲博物館日活動主場的湖南省博物館,推出了《馬王堆符文之謎》。與之前同類遊戲相比,它是可以在博物館實地玩的解謎遊戲,係爲湖南省博物館“長沙馬王堆漢墓陳列”量身打造的。創作團隊依據馬王堆漢墓的考古資料,虛構了一位X教授。他參與了馬王堆漢墓的發掘,又不得不在特殊歷史時期保守一個祕密。觀衆則需要根據X教授留下的包裹,去解開這個祕密。“長沙馬王堆漢墓陳列”就像是參與者大展身手的“密室”,觀衆手中的道具、現場的文物,都是解開祕密的關鍵。


realme X7系列發佈 5G新旗艦價格更親民

這個活動在前期預約時,就出現了一票難求的現象。5月18日當日,參與活動的不僅有預約成功的數百名觀衆,還有來長沙蔘加國際博物館日主場活動的全國博物館業界嘉賓。“我認爲,在博物館玩解謎遊戲太酷了,這種體驗感是無與倫比的。”一位參加過《馬王堆符文之謎》的觀衆如是說;而也有專家認爲,《馬王堆符文之謎》是博物館文創的新形式,其最大的意義在於,爲觀衆開啓了一種全新的觀展方式。


陝西榆林:科技創新助傳統能源城市“華麗升級”

隨後,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並探索博物館解謎。2019年10月,國家典籍博物館推出“古董保衛局之《山海社的寶藏》”,場場爆滿。

《山海社的寶藏》以保護珍貴古籍爲主線,圍繞“山海社”這一虛構的古代藏書機構而展開故事情節。謎題線索貫穿展覽的六大部分,觀衆需要在諸多珍貴古籍善本、地理輿圖中尋找答案、完成任務。據國家典籍博物館陳列部副主任顧恆介紹,《山海社的寶藏》的研發歷時半年,與展覽策劃同步,正因設計研發工作的前置,使得解謎遊戲與展覽結合緊密,並且還使用了大量展覽中的多媒體互動裝置,大大提升了觀衆的體驗感。根據館方的問卷調查,參與遊戲的受衆,呈現年輕化和高知化的面貌,其中有90%的人覺得很好玩,也更能接受這樣“年輕化”“活化”的博物館。


2021年發佈 全新一代奔馳C級無僞諜照首曝

從靜態到參與式觀展


述評:搭臺與拆臺 成事與壞事——兩岸交流背後有本“人心賬”

看似熱鬧,實則存在同質化的博物館文創領域,一直在尋求自我提升、自我突破。博物館裏的文物,爲文創設計提供了豐富多彩的素材,但大多數文創設計仍然停留在淺層次的元素移植,更有些成爲“旅遊紀念品”。在此情形下,以解密+展覽+線上互動的博物館解謎,可否視爲一種新的博物館文創呢?

博物館解謎類文創之“新”,似可綜合爲以下幾點:首先,它是細分受衆的產物,關注的重心爲90後、00後,而這部分受衆又恰好是當下博物館的主要受衆人羣;其次,它是跨界的產物,文博領域、遊戲領域、教育領域的所長都充分體現其中。換言之,它是用遊戲化的手段,傳達文博知識,達到社會教育的目標;再次,它開啓了一種新型的觀展方式,將主動權交給了觀衆本身,讓觀衆跟着文創的設計去探索展覽。如此一來,博物館的展覽通過與觀衆的互動,真正“活”了起來。

據瞭解,目前至少有三至四家博物館正在積極與社會各方面資源合作,醞釀以展覽爲核心的博物館解密。或許在新的一年裏,我們可以期待一批策劃精彩、與展覽互動緊密、觀衆體驗更佳的博物館解謎產品。(作者:張遇 單位:江蘇文藝出版社 感謝繆斯博物提供部分素材)


基金銷售價格戰告一段落 尾傭比例50%上限不設新老劃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