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范克勤直接开门坐在了驾驶室里,启动了汽车。华章则是利用这个时间,将两股绳子全都扯了回来。坐在了副驾驶室中。范克勤一脚油门,车子登时开了出去。
一路往西南方向开去,直接出了城。到了城外,还有一段公路的,毕竟是东三省的交通枢纽。所以在城外的公路也比较长。范克勤就利用这一段公路,将车子提速,一路行了将近三十来公里,转成了土路。
话说现在的哈尔滨已经非常冷了,虽然说南北方的冷,是有差异的。南方的是那种阴凉,略微发潮的感觉。可是北方的冬天那是干冷,就是纯纯的那种没有任何杂质的冷。
八零軍婚時代
尤其是此时快要到了过年期间,都已经数九隆冬了,正是冷的时候。在北方有句谚语:三九四九棒打不走,腊七腊八冻掉下巴。虽然这个说法肯定是夸张了些。但确实是太他么冷了。
现在这一冷,路反而好走。别看到了土路,但是被冻得跟硬路差不了多少。反而是南方某些地方,虽然也冷,可是有些水网密布的区域,还是非常潮湿的,要是土路的话,似冻非冻,尤其是到了正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就算有冻上的道路,也开化了。如此就变成了泥水地,反而会让车子行驶困难。
但是范克勤跟华章在东北出了哈尔滨后,根本不可能遇到这种情况。土路上冻,也就比公路稍慢点就成了。另外,土路肯定是凹凸不平的。车子正常通过,为了应对凹凸不平的土路,必然减速。
可范克勤他们没有这个顾忌。车子又不是他们家的,就算底盘剐蹭了,又能怎么的?只要注意点别一下子把车干报废了,只要能够正常开,稍稍刮蹭点就剐蹭点,又能什么关系了。
是以这一路上,范克勤和华章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开出去能有一百来公里。话说他们之前潜入松江货站的时候,安放的炸弹定时时间就是三个小时。范克勤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来根烟。”
华章在副驾驶闻言,点了两支烟,其中一根用手插在范克勤嘴里,道:“哥,时间快到了。”说着看了眼表,道:“还有二十来分钟。”
范克勤歪着嘴,吹出一口烟雾。主要是他不能用手。因为他需要双手来充分的控制汽车,这也是他管华章要烟的原因。别看是晚上,外面都是黑漆漆的。可是范克勤人类极限的素质可不单单指的是力量。指的是一个综合的素质。比如说远超常人的反应能力,眼力,听力等等。
一般就算驾驶技术很强的人,在这种天色下,走郊外的土路,也是不敢开的跟范克勤一样快的。土路本身就窄,还有的地方凹凸不平,坑坑洼洼的。就算有车大灯,也一样不敢快开。因为人的反应普遍是在一定范围内的。突遇情况,根本反应不过来,就算脑袋反应过来了,等大脑给手上下命令后,恐怕也晚了。
可范克勤不一样,他是能够反应过来的。虽然他也有自己的极限,但在晚上这种土路,平均开上五十公里,对于他来说真的不怎么费事。再者还是那个原因,就是车子根本不是他自己的,稍微磕碰一下,只要不把车子撞的不能开,那就不算个事。
異界暴徒
星神無雙 火易大人
重生娛樂之眾神之巔 暗夜火舞
男主他萌點總是這麽歪
范克勤一边盯着前方,一边答道:“嗯,在这个距离,咱们恐怕会听不着响动了。不过两枚炸弹放在油料区,另外两枚放在了弹药仓库。只要其中一处炸了,那就会连带一整片区域全部起到连锁反应,那就是个超级大的动静,在哈尔滨的兄弟是百分之百能够知道的。所以我相信等我们到了长春,必然能够知道情况。现在已经跑了一小半的路了,再有三四个点,天亮左右吧,就能到了。”
“嗯。”华章答应一声,看着风挡玻璃,车子经过了一个小弯,进入了一片小树林中间的地段。于是说道:“哥,把车停一下吧,我看两旁的小树林,可以让咱们把东西扔进去。”
范克勤道了声“好。”车子减速,停在了路边。
夫君丟過墻
两个人自从开上车,除了华章在副驾驶把鬼子皮脱下来了,范克勤一直在开车。因此车子停下后,他首先把鬼子皮脱下,然后换上了自己带裘皮领子的大衣。带上黑色的皮手套,拎着枪下车。
和华章一起,把鬼子皮,绳索之类的用不上的东西,全都拿下了车。走进了右侧的小树林中。
两个人往里走着,就听小树林里,沙沙沙,呜呜呜的,时不时传来一些莫名其妙的声音。还别说,真有点恐怖片的感觉。要是寻常人半夜三更的进入小树林,估计真能吓着。
不过范克勤两个人都不是寻常人,再者他们手上都拎着枪呢,就算真有什么玩意,他们也不会怕了。
神奇道具師 道三生
进入小树林,往里大约走了近百米,华章找到了一个树洞子,于是他们将不要的东西一股脑的都扔了在了里面。然后范克勤凭着自己的力量,又在旁边不远处,将一块大石头搬了过来,掩在树洞子前面。这样一来,就算有人无意中走过来,也发现不了那个树洞子了。
決勝新金融時代
“走吧。”范克勤说了一句。藏好东西的两个人,沿路返回,走出了小树林。
来到了车上,华章看了眼表,道:“碰!到爆炸时间了。”
網遊之最強醬油哥
范克勤静静的听了一会,嗯!确实……什么都没听着。
他虽然听力极佳,但毕竟离着一百多公里呢,中间还有各种小山啊,土包啊,房舍啊之类的层层阻隔音量。即便是弹药库殉爆的非常充分,那声音也不可能传到这么远的地方。话说这个年头的原子弹……应该说是几年后的原子弹的响动,都未必能传出这么远。就更别提一个普通的弹药库了。
雍正小老婆
范克勤笑了笑,道:“别惦记了,千里眼顺风耳来了还差不多。”说着,踩离合挂档位,将车子再次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