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破九荒
小說推薦武破九荒
萧叶开始了,与凡为邻的生活。
他虽然不能入冰山,借助那些陡峭的地势锻炼体魄,但每日间,还是会对着空玄大陆的朝阳吞霞吐浊。
在呼吸之间。
萧叶的鼻尖,都会冲出如龙般的气息,带着一股炙热之感,在茅草屋内呼啸。
空玄大陆,武道颇为兴盛,天地之气自然充沛。
萧叶虽境界全无,但好歹还是一尊先天神灵,吞食天地之气如同家常便饭一般。
只是。
这种天地之气,实在太差了,别说照亮萧叶身躯中的黑暗,连受罪业红莲折磨的痛苦,都不能缓解丝毫。
愛你,終生為期
異世緣之鳳舞九天 舞墨殤
不过,萧叶并没有放弃,他日升而作,日落而息。
春去秋来。
萧叶来到空玄大陆,已有八十年了。
这片冰原上的变化不小。
如萧叶茅草屋附近的村寨,规模不断扩大,已占地百顷。
以坚硬木材所修成的栅栏,像是古城的城墙,将村寨,以及萧叶的茅草屋笼罩了进去。
南境之际,冰原之上,依旧有一些特有的野兽出没,这些栅栏可以有效的阻止。
扶搖皇後
至于村寨中的居民,也有五千之多了。
除却这八十年中,村民又接引了一些难民到来外,村寨中的男男女女,也诞下了子嗣。
老一辈的居民,得萧叶赐予的果子,改善了体质。
才出生的婴儿,也继承了这种体质,天生神力,不需要服用那种果子,就能抵御这种寒冷了。
他们真正适应了,南境之极的环境,且花费不小的力气,凿开了冰层,开辟出了耕地,种植出了抗寒的植株,彻底解决了食物问题。
村民们也会组成狩猎队,时常走出村寨,猎杀野兽,继续为萧叶寻找药草。
至于这个村寨,被命名为‘天难寨’,寓意寨中后代,不要忘记那段艰难的岁月。
萧叶的茅草屋,位于天难寨的最南边,附近一尘不染,每日都会有村民前来打扫。
茅草屋外,以石料和木材,修出了一个小院子。
此刻。
萧叶正坐在院子中,手握一杆石笔,正在对着面前一块大石,进行雕刻。
唰!唰!唰!
萧叶运笔如飞,坚硬的石头如同豆腐渣一般,石屑纷飞。
不过片刻的功夫。
一位身形高大,双眸深邃如星空,长发披散,看起来非常的年轻的男子石像,就已经出现了。
这。
赫然是萧叶的至交好友,南宫星宇!
“萧大叔,你的雕刻功夫还真是厉害,这要是放到拍卖行,空玄大陆的那些达官显贵,绝对会争抢的!”
这时,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只见一位身高两米,肌肉壮硕的青年,扛着一块足有千斤重的巨石走进了院子。
咚的一声。
巨石被放下,那青年走到石像前,啧啧称奇。
可下一刻,他便身形摇晃,痛苦的大叫了一声,半跪在地上。
“不要乱看。”
萧叶无奈摇了摇头,抓住一块幕布将石像遮盖起来。
南宫星宇,已经贵为古神。
他随意雕刻出的石像,虽是圣阶时期的南宫星宇,可也有几分神韵,又岂是凡人可以承受得?
“太吓人了!”
“萧大叔雕刻出来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
这青年心有余悸的起身,望向院子中其他石像,同样被幕布所遮盖,顿时暗暗咋舌。
这一点。
他,亦或者村寨中其他居民,到现在都还不明白。
“萧大叔,你需要的石料我放这里了,我过几日继续送来。”
这青年不敢停留,扔下这句话,飞快离开了。
萧叶也没有回应。
握着石笔,在那千斤重的石块前坐了下来,眸光变幻,却迟迟没有下笔。
雕刻。
是萧叶最近两年,突然萌生的念头。
罪业红莲第二阶段的折磨,已经达到一日十次了。
不提带来的痛楚,有多么可怕,对他意识影响就不小,让他经常昏昏欲睡。
而雕刻,可以集中注意力。
这些年。
蜜愛成婚
萧叶雕刻出了很多故人和至亲。
如萧念、萧凡、冰雅的石像,都在院子中,甚至还有他修行以来,遭遇的一些大敌。
而村寨中的村民,知晓了这一点,主动承担了,在南境之极寻找石料的重任。
星辰變後傳
每隔一段时日,都会送来。
萧叶没有拒绝,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这也在无形之中,拉近了萧叶和居民间的距离。
萧叶也会时常在村寨中漫步,和村民们打招呼。
“咿呀,萧爷爷又在雕刻啦!”
就在萧叶思索之间,有奶声奶气的稚嫩声传来。
只见一位身穿兽皮袄子的奶娃,已经溜了进来,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萧叶。
“小玉,你也想学?”
萧叶微微一笑,摸了**娃的脑袋。
村寨中的居民,对他敬重无比,不敢随意打扰,但一些刚刚出生的稚童,却经常跑来和他玩耍。
眼前的奶娃,便是其中之一,和他极为亲近。
“想!”
面对萧叶的发问,她认真点了点头,脆生道。
“好。”
萧叶把奶娃抱了起来,握住对方稚嫩的小手,拿着石笔雕刻起来。
这一次。
萧叶雕刻的,自然不是故人和至交,而是南境之极,所特有的一种野兽——‘雪猫’。
穿越之秦國大業 晴空勿語
此兽同样可以吸食天地之气,堪比真灵大陆的蛮兽,曾给天难寨,带来了不小的威胁。
“大猫猫,大猫猫……”
望着栩栩如生的雪猫,在眼前浮现,奶娃开心得直拍手,一双大眼弯成了月牙。
美人劫之重生毒後傾天下
又嬉闹了一番。
奶娃的母亲寻了过来,发现奶娃竟然在萧叶怀中打闹,顿时被吓得不轻。
在村民们的眼中,萧叶很神秘,可也疾病缠身,日日响彻的痛苦嘶吼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面对惶恐的母亲,萧叶摆了摆手,示意无碍。
奶娃被母亲接走了。
在母亲怀中,她临走之际,忽而催声问道,“萧爷爷,你会死吗?”
稚嫩的她,不知萧叶的情况。
但这些年,村寨中有一些老人驾鹤西去。
萧叶虽容貌没有任何变化,但天真的她,也怕失去这个玩伴。
“死?”
直至那奶娃被抱走,萧叶都没有回答,坐在石像前,沉默不言。
(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