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狂飆
小說推薦戰神狂飆
下一刹,叶无缺的身影便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房间之内。
等到他再度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外面。
夜幕笼罩大地。
你能再花瓶點嗎
凉风席席,混合着一丝淡淡的寒气扑面而来,可以清楚的听到远处田野之中的各种蛙叫虫鸣,给人一种夜的安宁之意。
对于老汉一家人的话,叶无缺自然不会毫无保留的立刻相信,尽管他感觉到出来,老汉并未说谎。
他需要亲自验证一番。
重生豪門之強勢歸來
这个村子虽然不大,但居住的村名约莫近百户,按照老汉的说法,家家户户都曾经受过陆羽皇的救命之恩。
咻!
夜色之中,叶无缺的身影消失不见。
一个时辰后。
老汉家那件客房内,叶无缺的身影重新悄无声息的出现,慢悠悠的躺下,目光微微闪烁。
“的确如老丈所说,这个村子家家户户的大门之上,都悬挂着陆羽皇的画像,而屋子内,都供奉着空的画像,与老丈家如出一辙。”
“画像的年份、古旧程度,也都如出一辙。”
“同样没有任何幻境与幻象之意。”
“看来的确是外界一日,这仙土第七层内便是数年的时间……”
“陆羽皇先一步进入了仙土第七层,若按照这当中的时间来计算,他已经呆了至少数百年!”
“那么羽化仙土主人让我们这些生灵全部进入仙土第七层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仙之殿……”
缓缓吐出了这三个字,叶无缺目光变得犀利。
不出意外,这个仙之殿应该就是“仙土之巅”,而陆羽皇来自那里。
“难道说陆羽皇早就已经登上了仙土之巅?”
“若是如此,他们这些后进来的生灵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恐怕要走一趟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而下时,光明再度降临,新的一天到来。
“老丈,多谢了。”
叶无缺抱拳一礼,笑着感谢道。
“后生不必客气,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你此去前路小心,有空再来玩。”
老汉笑呵呵的开口。
“大哥哥再见……”
牛娃也是用力的挥着手。
老奶奶含笑看着。
在老汉一家人的注视下,叶无缺沿着路离开,渐行渐远。
这一路上。
叶无缺的速度并不快,神魂之力早已铺散开来,感知一切。
这条路不算的多宽阔,来来往往间,有很多村名路过,看到叶无缺后,还报之朴素笑意。
直到某一刻……
哗啦啦!
叶无缺听到了来自前方隐约的轰鸣声,那分明是浪涛席卷的声音,更有淡淡的水气扑面而来。
老汉说过,沿着这条路走到尽头,可以看到一条大河,渡过大河,就能走上官道。
半刻钟后,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出现在叶无缺的目光尽头,人气也变得汹涌澎湃起来。
这条大河四通八达,连接着很多路,很多人都从四面八方而来,热火朝天。
尽管叶无缺已经有所预料,但此刻!
出现在他眼前的无数人,每一个都是仙光闪耀,光华内敛,全部都拥有着仙身,宛若一个个仙人。
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异.明明这些人都没有丝毫的修为,可一个个就是仙人。
而叶无缺身负修为,可与这些仙人相比起来,却如同一个真正的凡人。
“包子!刚出炉的包子!”
“胡辣汤啊!”
“炸油条!脆脆的炸油条啊!”
“热粥配咸菜,鸡蛋香喷喷!”
……
大河前,有一个码头,人声鼎沸,到处叫卖,一片人间烟火景象。
叶无缺行走其间,向着码头而去。
那里,听着数百艘乌篷船,一字排开,每一个船上都有一个船夫,要么在闲聊,要么在抽着旱烟,等候着有人上船。
天空之守望者
而河面上,来来往往,早已经有很多乌篷船开始了来回送人。
叶无缺随意选择了一条乌篷船,可就在他准备上船时,却是突然目光一凝,看向了斜前方河面上一条正慢悠悠从对岸驶过来的乌篷船!
因为元阳戒内……
青铜古镜这一刻变得滚烫!
目标直指那艘缓缓过来的乌篷船。
恶血天骄!
叶无缺倒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在仙土第七层内碰到了恶血天骄了。
不动声色间,叶无缺在码头一处静静的等待,周遭人来人往,不断的有人登船下船。
很快,那艘乌篷船靠了岸,叶无缺顿时看清楚了乌篷船上走下了一对母女,踏上了码头。
目光扫过母女,自然不是恶血。
乌篷船上,此刻站着的船夫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身上披着蓑衣,头戴一定斗笠,手上抓着一杆旱烟,就这么自顾自的点燃了起来,似乎要好好休息一番。
突然,乌篷船轻轻一晃,一道高大修长的身影缓缓踏上了乌篷船。
“麻烦,去对岸。”
叶无缺上了船。
那船夫顿时露出了一张平平无奇,却带着一脸无奈的脸庞。
“真是的,还想休息一下呢!”
“客官麻烦你做好!”
叶无缺在船头坐下,那船夫立刻开始重新划船。
目光落在那船夫的身上,叶无缺的眉头却轻轻的皱起,似乎发现了什么。
乌篷船再度起航,在船夫双手划动双桨之下,船儿的速度极快。
不过十数息间,就远离了码头,来到了湖面之上,而且又快又稳。
整个过程之中,叶无缺的目光一直落在那船夫身上,目不转睛。
可下一刹……
吼吼吼!
蓦地,叶无缺却是听到从身前的乌篷里面传来了一阵叫声……
超級酒店大鱷 我醉從皆醒
猪叫声!
船上养了一只猪?
叶无缺也是忍不住看过去了一眼。
“不好意思啊客官,这是今早刚刚买的一头猪,准备打回去杀了给我老娘补补身体,本来想先送回去的,不过恰好来人要过河,这才耽搁了。”
“客官你放心,这猪啊我绑的好好的,不会乱跑,只会乱叫,您不用理他。”
船夫也听到了猪叫声,此刻有些尴尬的连忙解释道。
叶无缺目光一闪,轻轻站起身来,走到了乌篷前,掀开了遮挡的帘子,直接走了进去。
“客官,这……”
船夫见状刚想提醒买的猪到处乱拉,里面臭气熏天,不要进去,可已经来不及了。
船夫也是无语。
一股臭气扑面而来!
叶无缺此刻已经走进了乌篷之内,顿时看到了一只被捆得结结实实,通体白色的大肥猪倒在那里,早已屎尿齐流,看到叶无缺进来后,顿时吼声更大了,挣扎的也越发剧烈起来。
可此刻的叶无缺同样不平静!
甚至目瞪口呆,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因为元阳戒内,青铜古镜这一刻滚烫无比,给出了他近在咫尺的指引!
青铜古镜指引的恶血天骄根本就不是那船夫。
这也是之前叶无缺为何一直盯着那船夫看的原因所在。
吼吼吼!
大肥猪的挣扎越发的激烈起来,那双眼睛这一刻死死盯着叶无缺,其内竟然充满了人性化的灵动与激动之意。
这头大肥猪,认识叶无缺!
“救……救……我……”
“魔神……叶大人……救救我……”
“我是……人……”
“我……不是……猪……”
下一刹!
叶无缺耳边听到了一道有气无力,虚弱而绝望到极限的嘶吼声!
正是来自眼前这头大肥猪!
没错!
青铜古镜感应到的恶血不是船夫,就是眼前这只大肥猪!!
饶是叶无缺心志坚定,此刻也是颇有些懵比。
他可以清楚的分辨,眼前这头大肥猪并非什么幻象和神通幻化的,而是真真切切的一头猪。
一个活生生的人!
竟然沦为了一头大肥猪??
“你的元神被抽出灌入了这头猪之中?”
叶无缺询问。
那大肥猪闻言,顿时挣扎的更加猛烈了,但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恐惧与难以置信,开始拼命的摇头!
“不!”
“是……是有人……有人……把我……变成了……猪……”
怒劍龍吟
恶血天骄拼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嘶吼出声。
“谁?”
叶无缺心中震动。
不是抽出元神灌入猪的体内,而是将人活生生的变成了猪?
这是一种何等惊天动地,逆反自然天道的手段??
“咯咯咯咯……”
就在此时!
于乌篷船之外,突然响起了一道令人头皮发麻,诡异无比的女儿笑声。
叶无缺目光如刀,整个乌篷猛地炸开!
他看到了一切。
船上,立着一道身影。
身上穿着蓑衣,头戴斗笠,拎着双桨。
但叶无缺看过去,哪里还是那三十多岁的船夫?
宅姬
赫然是一张娇俏诡异的脸,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看,满脸诡笑!
“大人……”
“可儿终于又见到您了呢……”
画皮可儿!!
叶无缺双眼眯起,摄人无比。
他没想到,在这里,再度遇到了诡异无比的画皮可儿。
画皮可儿凝视叶无缺,又扫了一眼那早已瑟瑟发抖,疯狂颤栗的大肥猪,一双眸子内翻涌出了奇诡与某种确定之意,重新看向叶无缺,而后笑呵呵的诡异道:“主人,可儿现在可以确定了呢……”
“你好像真的在有意识的追杀一些拥有相同特质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