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城
小說推薦龍城
高压支撑崩溃!
这是龙城生平第一次高压支撑崩溃。哪怕在训练中,高压支撑临近过极限,却从来没有崩溃过。
脑海中仿佛有什么轰然倒塌,他瞬间失去对大脑的所有控制力。炸裂的意识疯狂向四周蔓延,一个个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画面,它们悄然浮现,汇集流转,仿佛失控的兽潮挣脱枷锁,轰然肆虐,淹没世界。
【黑色极光】驾驶舱内,龙城苍白如纸脸上神情恍惚,双目无神,搭在扶手上的手指微微颤动。
从颤动变成颤抖,从手指蔓延全身。
龙城苍白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全身抖得像筛糠,茫然无措的目光没有焦点,深深的害怕和恐惧在游离。
从来在驾驶位上端坐巍然不动的钢铁之躯,此时却在颤抖中佝起,他蜷缩起双腿,抱着膝盖,哆嗦着把头埋在腿间,全身瑟瑟发抖,像个无助的孩子。
——夜晚很黑很冷,有个冷冰冰的声音嗡嗡作响。
惡魔的愛人
“从现在开始,你们之中,只有10个人能活着出去,其他人都会死。”
——夜晚很黑很冷,因为夜晚风很大很冷,雨点混杂冰雹砸他脸颊前沼泽泥浆,水雾蒙蒙,在沼泽里藏了12个小时,身体木木的,没有知觉。
以后要是讨厌谁,就把他摁在沼泽里,让他尝尝滋味。
好冷,好饿……要是活下来,他要喝一碗热腾腾的粥,吃两个刚出笼的包子,不,吃三个,好好庆祝一下。
——夜晚很黑很冷,安娜从后面抱着他,和他说不要害怕,害怕只会死得更快。
他问安娜怕不怕,安娜笑着说不怕。可安娜的身体抖得那么厉害,她一定很冷。他反身抱住安娜,想给她一点温暖。
安娜她不抖了,她暖和了,他很开心。
你溫暖了我的流年 宮紫悠
安娜说,你不要做杀手,想办法逃出去。
他问为什么,安娜说,你胆小心软。
高冷老公是男神
他觉得安娜说得不对,他很胆小,可他一点都不心软。
——夜晚很黑很冷,没有风。这是最冷的夜晚,冷得他嘴唇发白,全身发抖。
他笨手笨脚把安娜从残破的光甲里拖出来,安娜的身体很冷,比夜晚还冷。
他抱着安娜,抱了整整一晚,安娜的身体没有暖和一点点。
他不害怕,因为安娜说过,害怕会死得更快。
半个月后,他杀了光头,把光头摁进冰冷沼泽里。
——夜晚很黑很冷,雨很大,把血冲得到处都是。
教官冲他笑,01,你太弱了,你跑不掉。
娛樂圈之貴後來襲
教官说得对,他太弱了,他跑不掉。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它们要撕裂他,要吞噬他。
他很害怕。
忽然有个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有人在呼唤。
火龍神訣
“老师、老师……”
老师是谁?好熟悉的感觉……老师……老师是我!
風的預謀 鬼馬星
仿佛被一记闪电劈中,眼前无边无际的黑暗烟消云散,散乱的意识洪流仿佛受到惊吓的野兽,齐齐潜入大脑深处。
龙城的视野逐渐重新恢复清明,映入视野的是一面面光幕,上面显示光甲的各项数值。
鬼相 不夜
自己坐在【黑色极光】的驾驶舱内……
刚才做噩梦了吗?
殘星孤月 書卷行空
茉莉的脸出现在龙城视野内的光幕上,她端详着龙城,神情狐疑:“老师!你没事吧!老师的脸色怎么这白?这就是传说中的精疲力尽啊!难道几个小时不见,老师背着茉莉出去接了个活?”
不知为何,看到茉莉的这张苹果脸,龙城心中阴霾散尽,仿佛天空晴朗。
要是茉莉在自己跟前多好!
他肯定张开双臂上前,一个热情的锁喉,衔接有力的过肩摔,再来一个干脆利落的肘锤!
然后就能听到爽利的哗啦和零件噼里啪啦的声音。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茉莉!
脑补之后龙城的心情又好了几分,他发现了华点:“嗯?什么时候有的信号?”
茉莉满脸邀功:“刚刚啊!茉莉刚刚发现全城静默好像关掉了,马上就联系老师。是不是很及时?老师,茉莉很乖吧!茉莉很乖很乖的哟!”
龙城一边飞快检查战场,一边头也不抬地道:“你又干了什么坏事?”
想到模仿老师和麦考斯通电话,茉莉莫名心虚:“茉莉这么乖,怎么会干坏事?”
她赶紧转移话题:“哇!老师好厉害!连宗亚都不是对手!不过老师居然会放宗亚一条生路,可真是让人意外。太不符合老师杀人如麻的气质!罗姆说宗亚要送上刀术老师才饶他一命,那个【月之华】那么厉害吗?”
龙城懒得解释:“很厉害。”
茉莉舔了舔嘴唇:“能卖多少钱?”
龙城:“不知道。”
茉莉惊诧:“天啊,老师!不知道能卖多少钱,您居然也饶他一命!您这是血亏啊!”
这把龙城难住了:“噢,那现在杀了?”
茉莉连忙道:“别别别!好歹是个12级师士,压榨……劝导一下,还是能赚回来的。”
龙城此时心情大好,他不想杀人。
检查过全身,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脑波紊乱得厉害,暂时没办法控制光甲。
高压支撑崩溃带来的后遗症,估计要一段时间才能消除。
相比之下,宗亚就要凄惨得多。
地面的火焰终于散尽,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直径一公里的巨大弹坑。弹坑最深处超过百米,弹坑内焦黑一片,炽烈的高温让地面产生融化结晶现象,像极了冷却的火山岩,此时还散发着袅袅黑眼。
弹坑的正中心,躺着一架面目全非的光甲残骸,浑身冒烟。
曾经炫酷的【眼镜王蛇】,此刻完全是一条死蛇的模样。四肢仅剩下又臂还大致完好,【枪牙】只剩下刀柄,左臂连同【鬼瞳】全都消失不见。
胸甲完全破碎,没有一块完整。几乎所有的关节,全都粉碎。
寵妃在現代:情緣再續 涉水采荷
裸露在外的驾驶舱,凹下去一大块,严重变形。
龙城此时的心境异常平和,扫了一眼周围的光甲,它们站得笔直,一动不敢动。
没人敢动,就连杨老虎和元志,看清楚弹坑里宗亚凄惨的模样,都脸色发白,噤若寒蝉。
血眼兵王 雪夜
他对茉莉说:“让罗姆去检看一下,宗亚是死是活。”
随即补充了一句:“死了记得补几刀,没死让罗姆把颈环炸弹戴在宗亚脖子上。”
“啧啧,老师你真是……太滴水不漏!”
茉莉自言自语,旋即兴奋道:“罗姆肯定高兴坏了!我这就去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