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什么?”
蛇王魔姬 笑忘水
九凤裙裾摇摆,福德之气氤氲,绕于身前,她感应到自己身子的下坠,蓦然回首,就见身后的大片渊水上,不断有经文从天上坠落,打在镜面一般的水面上,继而弹起,曳出翩然的影子,流光溢彩,见之忘俗,可落在她的目中,却是毛骨悚然,有大恐怖。
叮咚,叮咚,
经文落在水面上,发出声音,在四下激荡,晕开一圈又一圈的音轮,来自于心魔经最为深沉的吟唱响起,诡异又神秘,无形又有变化。
叮咚,叮咚,叮咚,
整个一片时空,都是吟唱,要把所有的生灵拉入到最为黑暗,最为混乱,最为复杂的沉沦里面。
妄心魔主一身玉衣,散花为袖,大方又精致,她睁大美眸,看着眼前满波跳跃的经文,以及亿万虚幻却力量真实不虚的人影拉长,延伸到时空中,伸出手,拽着要遁走的女仙九凤,硬生生把其纠缠在恶念渊海中,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如一片片的阴影,缓声道,“恒元魔主到了。”
“恒元魔主!”
上璟魔主沉着脸,她的周匝,魔气贯空,于衣袖一碰,形成一种又一种奇妙的弧度,绕于周匝,把她隐在暗里,她盯着一处,玉颜上满是冰冷,道,“他来干什么?又摘果子?”
言语之中,压抑不住的痛恨!
白念魔主没有说话,银白色的长发垂到脚踝,双目空空,身上的气机却在节节升腾。他们三人一听到有现世金仙进入恶念渊海,就急匆匆赶来,就是想从现世金仙身上得到玄妙,混元阴阳,洞彻真实,来提升自己的境界和力量,对抗这位声势和力量越来越强大的天地间第一尊魔主的!
而在场中,九凤看到,一座庞大无匹的血莲花之相凭空浮现,共九千九百九十九叶,每一个叶子上缀有空间,倏大倏小,变化无形,里面或是火焰满空,色彩斑斓,或是惊虹落下,日月饮水,或是亭台楼阁,暮色深深,或是其他,等等等等,各有姿态,不停地人影流转在其中,或男或女,或老或少,都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口中诵读心魔经。
所有的一切,围绕一个伟岸的身影,其负手而立,双目直视过来,难以想象的污秽能够直入人的灵台,把所有一切都蒙上阴影,不再明净。
这样的压力,前所未有。
在这一刻,九凤几乎有一种比自己面对现在瑶池之主都更可怕的感觉。
帝國總裁的下堂婦
“恒元魔主,”
無盡武力 文若不成
九凤深深吸一口气,灵台中绽放光明,她知道,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对方不但境界和力量高地可怕,而且还是在恶念渊海这样对方的主场,自己的客场,一正一反之下,才越发有着距离。
惡魔書 柳水心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站在恒元天上,居高临下,看向被自己算计的九凤,他最近的笑容隐藏在暗处,人所不见,只有声音传下来,道,“九凤道友刚晋升金仙不久,不在天庭逍遥,却来渊海,看来图谋不小啊。”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一开口,就显示出自己对于现世诸天万界的洞察,让九凤听得目光一缩,他继续说话,道,“不过渊海不是现世,不欢迎道友。”
九凤手一指,乾坤鼎落下,周匝燃烧起金黄的火焰,把拽着自己的人影全部焚烧殆尽,她身子微微蜷缩,眉眼间,依然大气雍容,声音传出,道,“恶念渊海也不是你等魔主的后花园,随纪元推进,现世诸天万界的人来的会越来越多,你们也守不住!”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发出一声长啸,声音越拔越高,直入云霄,高不可攀,蕴含着杀伐和毁灭,道,“不过九凤道友你先考虑考虑该怎么脱身吧。”
轰隆隆,
话语落下,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悍然驭使自己身下的恒元天,引动恶念渊海的力量,满空的黑气触手一样蔓延,笼罩住九凤,让她如陷身于沼泽地里,难以脱身。
九凤玉颜上神情凝重,顶门庆云上高举的乾坤鼎垂下幽幽的光,映照出她眸子里的光彩,这刚一交手,她就感应到沉甸甸的压力。
一方面,出手的恒元魔主不愧是天地间第一尊魔主,确实强大又神秘,不是刚才动手的上璟魔主、白念魔主和妄心魔主能够比拟的。另一方面,自己刚才为了突出三位魔主的围困,已经动用了自己的力量以及乾坤鼎的力量,不是处于全盛状态。
面对压力,九凤并没有退缩,而是迎难而上!
轰隆隆,
两种力量碰撞到一起,一个新晋的太乙金仙,根脚深厚的仙子九凤,一个是天地间第一尊魔主,李元丰的心魔之主,两个人碰到一起,针尖对麦芒。
轰隆隆,
不多时,只听一声大响,乾坤鼎撞破时空,投入到现世里,隐隐的,可以看到,在大鼎里,有一个玲珑的身影,九凤微微闭着眼,发髻散开,垂到身前,气机变得前所未有的衰弱。
“嘿,”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目送乾坤鼎和人影逃遁出去,收回目光,背后的心魔经经文吟唱,对方凭借乾坤鼎遁走,可付出不小,这就可以了。
“收。”
李元丰念头转动间,背后光芒一闪,如同开屏一般,把九凤刚才为了脱身不得不斩下的一缕缕力量收起来,他最后看了上璟魔主、白念魔主、妄心魔主一眼,嘴角勾了勾,似笑非笑,然后驭使恒元天离开。
“这个恒元,”
妄心魔主被这一目光扫的脸皮挂不住,因为她从中读出了讥讽和嘲笑,仿佛在说,三位魔主出手都拦不下一个太乙金仙。
“我们回去。”
白念魔主摇摇头,率先离开,这事儿越想越气,没有办法。
“差不多了。”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在回转恶念渊海中央核心区域之时,眸光里,不断有卦象生灭,正在推演刚才交手过程中九凤的状态,以及她手中乾坤鼎的状态。
他本来境界修为就在九凤之上,再加上两个人交手之时是在恶念渊海,地势占优,所以推演出来并不困难,看个七七八八。
九凤这一次在恶念渊海一行,损失惨重。
这样的话,就适合收网了!
轰隆隆,
且说九凤,冲出恶念渊海,来到外面,现世的日光激射下来,稀稀疏疏的,晕着光彩,照耀在身上,金仙真身马上就觉得暖洋洋的,开始修补受损收拾的所在。
九凤眯着眼,顶门上庆云高举,道果悬在里面,沟通现世的规则之力,眼前一片光明。出来后,就仿佛溺水之人从水里到了岸上,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校花的惡魔王子
九凤眉眼间氤氲着祥瑞,她这次折损不小,可身为太乙金仙,只要不被封印,或者彻底陨落,总有千百方法来恢复的。
“不好。”
只是还没等九凤彻底放下心来,她神情就是一变,变得前所未有的难看,因为她发现,乾坤鼎中有了超乎自己预料的变化。
叮当,
九凤神意一展,向乾坤鼎里看去,原本乾坤鼎里自有无数空间,禁制法阵多不胜数,在以往,在自己的祭炼下,早染上了自己的气机,而现在,由于先后挣脱恶念渊海四位魔主的封堵,不得不过度驭使乾坤鼎,让乾坤鼎中的一部分禁制法阵受到冲击,归元到初始状态,成了无主之物。
袖手驚天:王爺請入榻 黃黃的鯨魚
叮当,叮当,
要是别的法宝,这样也无事,反正再重新慢慢祭炼,恢复就是了,但乾坤鼎不一样,其除了九凤掌握着大多数权限外,还有一个更为强势的人物虎视眈眈。
劍弒八荒 墨舞三秋
叮当,叮当,叮当,
就是这样,九凤分明能够看到,从乾坤鼎的时空里,不知何时,越来越多的妖云汇聚,激荡成一片,隐隐的,惨绿阴森的光晕里,十个鸟首探了出来,从云端窥视着乾坤鼎。
天光照耀下来,二十道目光简直如同钩子一样,勾住所有。越是观看,就觉得上面的目光越深,几乎把要把人钩到最里面,难以挣脱了。
按照乾坤鼎的局面来看,九凤是原本的乾坤鼎之主,掌握着绝大多数权限,但九荒大圣凭着因果牵引,再加上更为强悍的力量,同样占据一部分权限,双方彼此争锋,你来我往。
如今九凤在乾坤鼎的权限动摇,来自于另一方的九荒大圣就抓住机会,要扩大自己手中掌握到权限。
九凤看到这一幕,眼皮子乱跳,乾坤鼎是她的卫道之宝,这种层次的先天灵宝可遇不可求。如果没有此先天灵宝,遇到这次恶念渊海的事儿,恐怕凶多吉少。
正是这样,九凤对乾坤鼎最是看重,她深吸一口气,法力涌入到里面,想要有所作为。
轰隆,
可还没等九凤做什么,下一刻,她头顶上的时空就好像纸片一样被撕裂,一片又一片的碎片向四面八方乱飞。隐隐的,可以看到,这样的时空碎片上都弥漫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惨绿,层层叠叠的妖纹密布,厚厚一层。
轰隆隆,
碎片乱飞,似缓实急,沉郁恐怖的天妖气已经扑到眉宇间,凶戾之气大盛。
“九荒大圣!”
風雲之修仙狂潮 超神老爹
九凤对声音不见以往的平静,声音变得尖锐起来,蕴含着震惊和惊惧。
刺啦,
迎接九凤的是一只擎天妖爪,其大不可思议,囊括时空,细细密密的纹理交匝,阐述着劫之力量,带来混乱,杀戮和死亡。
轰隆隆,
巨大的妖爪很快而来,不可阻挡,睥睨万古,九凤刚刚举手,就被这擎天举爪把自己连同乾坤鼎拍了下去。
不得不说,刚刚脱困而出的九凤本来就不在全盛状态,折损不小,又被境界修为远居于其上的妖族大圣蒙蔽天机下突如其来一击,根本抵挡不了。
轰隆隆,
余波炸开,团团簇簇,若漫天花开。只是仔细去看,可以发现,花成两色,一部分惨绿妖异,一部分明净光明,只是现在来看,惨绿妖异以很快的速度蔓延,已经完全压下明净光明,将之污秽。
轰隆隆,
劫之气充塞于内外时空中,每一个刹那,都有一丝一缕展开,所到之处,和气机交碰,凝成各种各样的灾难。
“九荒,”
九凤看着从远处虚空中缓步走来的人影,对面看上去是个少年人,一身法衣,上面绣着万妖膜拜的纹理,背后森绿一片,十个鸟首的影子探着,有着一种大恐怖的威势,这样的力量,真实不虚,已经和上古睥睨乾坤的妖族大圣不相上下了。
“灭!”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出来后,没有什么啰嗦,直接用手一点,河图洛书飞腾出来,接引天上的星斗之光,布成大阵,封锁周匝,然后念头所到,万妖炼圣莽古图这一件鬼车的伴生灵宝再出,呼啸而下。
轰隆隆,
李元丰这一下,把劫之道果之力,劫之世界之力,劫之规则之力,以及真身鬼车这个洪荒异兽之力,全部贯通在一起,以万妖炼圣莽古图这一件洪荒异兽的伴生灵宝为载体,猛烈地爆发起来,伟力沛然不可抵御。
極品逃犯
轰隆隆,
这样的力量一下,九凤更是抵挡不住,顶门上庆云本来清亮如水,一片平静,现在开始变得支离破碎,像被打裂的玻璃一样,裂痕触目惊心。
“起。”
富福有余 風玖藍
九凤完全处于下风,被压着打,只凭自身的神通法力根本抵挡不住,她没有办法,只有银牙紧咬,不停地祭出乾坤鼎,运用这件先天灵宝的威能,来抵挡李元丰鬼车真身无敌的威势。
轰隆隆,
碰撞声此起彼伏,每一下碰撞后,九凤的脸色都会变得难看一分,她顶门上乾坤鼎依旧幽幽深深,不可测度,可上面她的力量在减弱。
是的,在减弱。
抵挡不住,反震的余波传递到乾坤鼎中,会破坏九凤对乾坤鼎的祭炼和掌控。
轰隆隆,
不知道多了多久,九凤玉颜一变,变得难看到了极点,因为她发现,在这一刻,自己对于乾坤鼎的掌控到了历史最低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