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芝加哥又开始凉飕飕的了,特别是空旷的市郊。
“干嘛约他们来这里谈事情?”
A+唱片总裁琳达看向车窗外抱怨道。
远处的玉米田和大风依旧,但那片荒地、土堆以及大彩棚早没了踪影,开车过来的便道也已铺上了沥青,不再尘土飞扬了。
两栋大楼在远处拔地而起,起吊机刚刚停止工作,建设速度还行,目前钢筋混凝土的框架已经全完工了,正好是下班时间,一些工人三五成群的坐着工地电梯下来。
“总要来的。”
宋亚唏嘘着目测了一下,停工人私家车和上下班巴士的临时停车场,应该就是当初自己中枪的地方,马沃塔……
马沃塔和另一位保镖中枪的地方大概位于停车场入口,而那块后来没政客过来自然也没举行仪式的奠基石所在,被科兹科地产竖了个它们自家公司的大大广告牌。
也好,省得触景伤情。
老麦克无声地叹了口气,下车去后面取轮椅,“你怎么比我还纠结那件事,都已经过去快一年了,琳达。”宋亚跟琳达开了句玩笑,推开车门,将两个拐杖先伸出去,然后支撑着身体下车。
“你不知道,我现在做恶梦耳边都会响起马蹄声和枪声……算了不说这个。”
琳达赶紧也下车帮忙。
“没事,我现在自己能行,看。”宋亚灵活地拄拐兜了一圈。
琳达只好跟着也笑了,“你总是很乐观,老板。”
“人要先前看嘛……”宋亚笑道:“幸好这儿在我昏倒后仍然继续在开工,否则我得损失不少钱。”
“A+CN坚持继续开工,A+唱片只好跟着。”
琳达回答:“戈登又不在那了。”
琳达很希望戈登能回来,他这段时间已经在自己耳边多次旁敲侧击的提及戈登。
“戈登还在当全国有色人种协会的理事吗?”
宋亚之前一直在装傻,因为真的不太好安排虽然在枪击事件后立过功,但总又有个人的坚持,不太受控制的戈登。
现在终于有眉目而且自己从阿美利加音乐网站案中缓过手来了,于是接了琳达的话茬。
“是的,但除了常务理事,其他人一般只作为兼职……”琳达顺杆爬,几乎在明示了,“你知道他那种老派的古怪性格,你醒了,他反而不好意思来找你主动开口……”
極品棄少 月醉
“嗯,我会想想办法。”
宋亚笑着坐上轮椅,把拐杖交给老麦克收进车里,“但别给他太大希望,A+CN他肯定是回不去了,其他职位……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让他满意。你知道,他以前都快做到非裔媒体人的天花板了。”
“不会的,不会的……”琳达为戈登哽咽了,“无论怎样总比现在好,他一辈子都在新闻业里打滚,他喜欢那里。”
“嗯。”
两人正聊着,几位西装白人远远走了过来,“APLUS先生,阿美利加音乐网站那件事……其实我们也不怎么了解实际情况,不过还是要郑重向你说声抱歉。”
是德明信基金和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等参与阿美利加音乐网站IPO各公司的人,安达信那位就是当初想把自己从永道撬走的,他说:“其实单纯就生意而论,总部在芝加哥本地的安达信仍然最适合你,你也许不太掌握目前跨国会计师事务所的现状,永道已经自身难保了,他们的经营状况很糟糕。”
还做梦呢,宋亚没搭理他,反问:“你们已经和KPCB、摩根斯坦利还有永道谈妥了?”
“是的,谈妥了,Hoho,他们可好好趁火打劫了一把。”德明信的人苦笑回答。
这群公司现在一个个装清白好人,但起码安达信作为全程负责审计A+音频分拆和阿美利加音乐网站IPO的公司,肯定参与了部分迪莱掏空A+音频的龌龊事,也不是完全抓不到证据,只是不好抓而且安达信的势力,特别是在芝加哥所在的中西部势力很大不方便撕破脸而已。
宋亚让艾丽西亚拿到伊坎资本交出的东西后逼迫他们做选择,要么滚要么法庭见,他们已经和KPCB、摩根斯坦利以及永道的联盟谈判好久了,看样子今天双方终于谈妥了交接事务,全部认赔被清场。
宋亚扭头不再看他们,手抬起来像赶苍蝇般挥了挥。
“好吧,告辞了。”
这帮人尴尬的摸摸鼻子,各自上车离开。
“请遵守安全规定噢。”斯隆女士也坐工地电梯下来了,拎着几个安全帽远远走来。
“那我们也上去吧。”
宋亚和琳达、老麦克戴好安全帽,也被斯隆带进电梯。
轰隆隆的电梯逐渐升高,地面的车和建筑物越来越小,“十个月改变了太多人,太多事了啊。”斯隆凝望着下面,突然感叹道。
“你不是还在我身边吗?”宋亚嬉皮笑脸伸出咸猪手摸了她一把。
她立刻惊恐而局促地看看老麦克又看看琳达,白人老头和黑人大妈把脸扭开,她只好怒视过来,“当心你的轮椅滑下去!”
工地电梯四处漏风,运行起来摇摇晃晃,宋亚还是很慌的,不敢说话了。
“嘿!APLUS!刚才和他们聊了些什么?”
KPCB、摩根斯坦利以及永道的人都聚在顶楼大厅里欢声笑语,大概在上面看到了自己和安达信等公司的人聊天,出言问道。
“他们说和你们谈妥了。”宋亚笑着一个个握手。
最強散財神豪
九陽劍聖
“是的哈,你也解决了伊坎资本的股份对吗?”摩根斯坦利的人问。
“差不多吧,快了。”
无论卡尔伊坎、安达信还是古德曼哈姆林,甚至迪莱当时都有顶级律师帮忙操作,相互之间和对外的把柄很少,但伊坎资本果断认输后古德曼和哈姆林投入它家两个专门基金的钱来源是交代不清楚的,洗钱罪肯定跑不了,迪莱大规模掏空留下的马脚更多了。
哈姆林为了达成和解从海外账户还了大概两千万,也和古德曼用其他方式将通过伊坎资本两个专门基持有的百分之四十九股份中的百分之二十转回了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迪莱持有那百分之四十九中的百分之四十七也被艾丽西亚夺回了A+音频。
斷腸人協會
伊坎资本剩下三分之一左右,也就是百分之四十九除三,按Infoseek一点八亿的估值,三千万卖回了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基本和德明信等方一样认赔离场了。
但鉴于卡尔伊坎帮古德曼和哈姆林老鼠搬仓时赚了不少,最后估计并没亏几个钱,做空3DFX割肉的损失不清楚就没算。
所以现在A+音频大概持有网站的百分之五十五,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百分之二十六,剩下的由KPCB和摩根斯坦利等公司的联盟持有。
A+音频之前经过和债权人谈判以及夺回迪莱的百分之十五,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得以全资拥有,用DTS回购百分之五股权和将合成音版权库卖给环球音乐的钱重组了部分债务,现在手里除了阿美利加音乐网站的股份,只剩森尼韦尔的地产和办公楼了。
“那我们算搞定了所有困难,IPO计划也该继续启动了!”KPCB的人兴致勃勃地向天边的夕阳发出感叹,“光荣岁月又回来了!”
“啊嗯,请别高兴太早。”
宋亚笑着打断他,“我不准备让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单独上市了,而是会和A+音频公司,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持有的利特曼出版社,立体声评论、现代摄影等纸媒股份,以及A+CN和内城广播公司股份,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媒体整合成利特曼传媒公司上市。”
“这很麻烦的APLUS。”永道的萨穆尔皱眉,“A+CN和内城都不赚钱,更别提那些纸媒……反而会模糊现在大热的互联网概念,拖累股价。”
潘多拉的眼淚:第七個天堂
斯隆也不太高兴地看过来,她事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我已经决定了,你们可在我夺回网站的整件事中贡献不多……”
宋亚耸肩:“现在轮到你们的干活时间了。”
“那干嘛不直接叫A+传媒呢?”摩根斯坦利的人问。
“我想来想去还是用个白人名字更好,就像你们公司。”宋亚一句话把对方说得直翻白眼。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无论如何是件好事不是吗?”宋亚摊开双手笑道。
“行吧。”
“可以。”
“也不错。”
正主决定了,其他人想想也坏不到哪去,起码IPO规模会扩大很多。
“迪莱……进了监狱,那你找好新传媒集团的掌舵者了吗?”萨穆尔问。
宋亚朝斯隆努努嘴。
斯隆更不高兴地皱眉,抄起手甩脸色,也不接受其他人的恭维和道喜。
“为什么?APLUS,连事先商量都懒得做吗?”等宋亚把其他人打发走,斯隆质问。
“过来坐吧。”宋亚拍拍大腿,对他笑道。
“你严肃一点,难道想在这里营业?”斯隆反问。
人間兵器 紅河
“来吧,人都走光了,陪我一起看落日。”宋亚死皮赖脸继续邀请。
閑妾
“不安全……而且我俩只有交易关系,我是先付钱的,掌握完全主动权的那一方,认清你自己的地位APLUS。”
“别傲娇了,我有事和你说,来,我绝不动手动脚,就单纯坐一会。”宋亚继续拍腿,“老麦克已经把轮椅卡死了,我这个角度能看到最美的风景。”
“别越过边界……”
“我不会的,我发誓。”
“真受不了你了。”她走过来,在轮椅前不安地兜了半圈,“过去点。”最后还是把男人的腿推开,挤着直接坐在了轮椅上,“手。”又阻止宋亚想搂他的手。
“是吧?很美吧……”
她瘦,但骨架不小,宋亚被紧挨着的娇躯挤成颇难受的姿势,但真很君子地去一心一意欣赏天边的夕阳,“除了脚手架有点煞风景。”
“还行吧。”
两人没有再说话,在只有水泥本色也没装玻璃幕墙的空旷大厅里,默默欣赏起被钢筋脚手架切割开画面的落日景色。
混凝土框架的阴影随着太阳的变化而移动,两人坐着的地方明明暗暗。
宋亚悄悄扭头,欣赏她被夕阳染红的脸以及烈焰红唇,鼻尖凑近,深深闻了口她喜欢的化妆品和清洁用品的复杂香味。
小女人,你好!
“可以了吗?”她感觉到了,眼睛瞥过来,不耐烦的问,“你真猥琐。”
“那天……谢谢你。”宋亚看向她的双眼,真心实意的轻声说道。
“你是指在这被枪击的那天?呵呵,你确实得谢谢我,我救了你的命……和麦克一起。当时……”
她脸上闪现过一抹犹豫和后怕,换了个话题,“但这不是你未经我许可就让我担任什么传媒公司管理者的理由,我不接受什么出于感激的施舍,而且我也不确定我会喜欢那个工作。”
“先不提这件事。”
宋亚手撩起她的一缕发丝,“金发也很美。”
她看也不看,抬手用个弹指将宋亚的手弄开。
宋亚又嘟嘴在她脸颊上轻轻印了一下。
“我就知道!”她立刻躲着试图站起身,“男人的誓言ah?”
“等等,好了好了说正事,我再问一个问题。”宋亚搂住她阻止脱离,“最后一个,就一个。”
“快问。”
宋亚用郑重的语气问道:“你是新英格兰裔对吗?父系祖先也能上溯到五月花号移民的?首先我确定你不是犹太裔,也没有华裔没有非裔也没有什么阿三裔和印第安裔之类的血统?”
“你什么意思?”
她再度皱眉,扭头用略带些嫌恶的目光对视,“你也是血统论的信徒?或者在暗示我能年纪轻轻在国会山打开局面,其实是拥有某些工作能力之外的原因?”
“是不是嘛?”
“我不想回答这么无聊的问题!”
“别生气,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我近一段时间认真思考过,你其实和那位巴恩荧光剂公司总经理,芝加哥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医学中心的主治医师,五角大楼和FBI里的高级职员,还有国会山里的某些幕僚都属于同一个阶层的人,是吗?”
宋亚说道:“你们都有不错的社会地位,收入不菲,比中产阶级胜在本职工作之余还能去旅游胜地去各种科学研讨会或者智库之类的活动捞捞外快,参与制定一些产业或者政治外交、社会治理等政策……”
“大概是这样,但你到底想说什么?”斯隆问。
“你跟我说过所谓事务官的旋转门。米国政治中由于政客有权任命不少职位或者干脆私人幕僚,流动性是远比模板英国大的,也就是说那部分事务官也有很大概率一赋闲就是好几年,而他们除了被企业招揽去当高管,常去的落脚地点就是各种保守派自由派或者什么环保、慈善组织的基金会和智库。他们仍能在那里继续影响政策,更强大的智库和基金会影响力自然更大,对吗?”
“差不多是这样。”
“我现在也有这么一个机会,某些人出于怜悯也好,收买也罢……他们给了我一张门票,或者说入场券,但你知道的,讽刺之处在于就我的血统来说,即使我身家十亿,我本人想打进去却又几乎不可能,或者进去了也只是个有玻璃天花板的吉祥物,又或者我本人进去反而有所不便……无论如何,拿到那张门票的前提是我必须拥有一家足够规模的传媒公司。所以我必须把利特曼传媒这个包打得足够大,甚至目前还不够,也许过段时间还得买下奥维茨用被ABC排挤的新闻班底组建,只经营了半年就困难重重的新闻台ACN。”
“于是你想推荐我?”
斯隆翻了个白眼,“别忘了利特曼自己就是削尖脑袋往那里面爬,最后却本末倒置破产落败的,那不该是你随意改变经营策略的理由APLUS,最好是多年以后自然而然达到那个地位……”
“所以新传媒集团叫利特曼出版社咯,某种原因是利特曼把他作废的门票让给了我,还有我书房里那张照片上的巨佬们放行,加上我被打了六……”
“六个窟窿眼昏迷了五个月,我都会背了。”
“嘿嘿,政客总要给点甜头安慰安慰我咯。”宋亚笑了,“机会难得,而且窗口期很短,时间不等人。”
“说到现在到底是什么门票?”斯隆问。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米国外交关系委员会。”
宋亚回答。
斯隆吃惊地扭脸看向他。
“别这么看着我,你进去的级别……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组织形式,应该不会太高。但我觉得以你的能力完全够一路往上爬,直到打入三边委员会,然后是彼得伯格会议……”
宋亚说。
“哈!你还真敢想!”
重生之官商 蒸炸
“想想又不犯法,你还可以继续实践你禁枪的理想,那边的舞台肯定更广阔。”
她听到这句话后目光柔和了下来。
超級浮空城
“没办法,我的肤色无法改变。”
宋亚把她的金发拨到耳后,嘴角挂着淡然的微笑说道:“所以我们又回到了之前那个问题,你确实是新英格兰裔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