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灰原哀和阿笠博士抬眼看到泽田弘树,也怔了怔。
步美回过神后,快步走到池非迟面前,仰头看着泽田弘树,笑着赞叹道,“好可爱的宝宝!”
被‘宝宝’的泽田弘树:“……”
突然就不想打招呼了。
池非迟一看步美的举动,知道这是打算互动,抱着泽田弘树蹲下身。
一秒时间,光彦、元太、柯南、灰原哀都围了过来。
阿笠博士也凑近看,好奇问道,“非迟,这孩子是……”
“朋友拜托我帮忙照顾两天。”池非迟道。
“可是,带他去球场看比赛,会不会不太好啊?”柯南看着某个叫‘宝宝’绝对不会错的生物,“球场里人很多,也会很吵闹。”
“所以我原本是不打算来的……”池非迟解释。
“我很想看英雄比赛。”泽田弘树稚声接过话。
“宝宝也喜欢英雄吗?”步美笑得眼睛弯弯,“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小树。”泽田弘树报了池非迟说给安室透的名字。
“里面会很吵哦,”光彦看着泽田弘树,正色提醒,“会有很多人大声欢呼、叫喊。”
泽田弘树无语,被当成幼龄小孩子真的很麻烦,“我知道。”
“非迟,那你还打算去长居球场吗?”阿笠博士问道。
“不去了,”池非迟决定迁就一下泽田弘树,“这边的票我也买了。”
“耶!”
元太、步美、光彦三个孩子欢呼。
……
一群人进场后,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
看到有人带了一两岁的小孩进来,坐在周围的球迷都觉得奇怪,不时偷瞥两眼。
这种吵闹人多的场合,非墨宁愿守家也不会来,顺便安排乌鸦去给安室透送信和钥匙,让安室透去拿放在储物柜里的炸药。
非赤很坚持地跟着,等池非迟坐下后,就躲在衣服下,帮忙留意着周围的情况。
灰原哀坐到池非迟旁边,转头看池非迟怀里的小不点,“昨天博士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这孩子就在你那里了?”
池非迟:“嗯。”
“池哥哥,他是小男孩吧?”步美也跟柯南换了位置,坐在池非迟身边,伸手轻轻握了握泽田弘树小小的巴掌。
池非迟:“嗯。”
泽田弘树本来想缩回手的,不过看了看步美善意的眼神,也就放弃了。
“他有几岁了?”灰原哀又问道。
影視世界無限傳送門 MST大李
“一岁半。”池非迟道。
很好,终于没‘嗯’了。
灰原哀也伸手握了握泽田弘树的手,“你能照顾得过来吗?”
“没问题,他很声音。”池非迟继续回答问题。
“他父母居然把这么小的孩子,交给一个没有带过孩子的人啊,”坐在一旁的光彦道,“我不是说池哥哥照顾不好啦,只不过,送到有孩子或者有照顾孩子经验的家庭比较好吧?”
可以啊,光彦!
柯南跟着点头,他也觉得这一点很奇怪。
池非迟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敷衍道,“跟我有缘。”
柯南:“……”
这解释还真是……
光彦:“……”
让人接不下去。
步美干笑道,“不过,让池哥哥照顾也很好啊,池哥哥很细心。”
“那为什么要绑绳子啊?”元太好奇看着池非迟和泽田弘树手腕上的手环,“是担心他走丢了吗?”
池非迟点头,他没买到防丢手环,这个还是上午现做的,不过也不麻烦,买到类似电话线的圈绳,再加上腕带,组合一下就行了,“绳子里面有钢丝,就算有人用刀子割,也很难割断,防止走丢、被拐跑。”
“他已经会走路了吗?”步美眼睛一亮,有一种想让泽田弘树走两步的冲动。
“正常来说,一岁半的孩子已经可以跑步了。”灰原哀道。
比赛开始的初期,少年侦探团五个小鬼里,除了柯南还留意一下赛况,剩下的人都不忙着看球赛,还在看孩子。
一直到泽田弘树一脸认真地盯着球场,没有再配合一群人问答,阿笠博士几人才慢慢把注意力转移到比赛上。
池非迟对足球说不上感兴趣,也说不上讨厌,比赛是能看进去,不过看着看着,方向就偏了。
计算每个选手的速度和体能……
观察选手的状态和体能消耗……
观察选手的手脚动向、预估选手下一步举动……
猜测双方的战术和盘算……
末日之種田記 巻耳
即将中场休息的时候,柯南留意了一眼,发现池非迟和某个叫‘小树’的孩子虽然没被其他人感染到跟着欢呼,但也一直盯着。
足球果然是很棒的运动!
到了中场休息时,喊了半天的球迷松了口气,也觉得累了,该休息休息,该去上厕所的去上厕所。
單機在無限
“要不要去洗手间?”池非迟问泽田弘树。
“不用,我来之前没喝太多水。”泽田弘树道。
池非迟拿出手机,又翻出一张名片,登上网址。
泽田弘树好奇凑近看了一眼,“现在已经没法押注了。”
刚打算过去看小孩子的柯南:“……”
天驕
(゚皿゚)
池非迟这家伙想干嘛!
“赌球不好。”灰原哀一头黑线地提醒。
光彦盘点,“在日本,赌马是合法的,小钢珠也算是,不过赌球不行……”
“而且还有小孩子在啊。”阿笠博士干笑提醒道。
池非迟没解释,简单计算了一下,才若有所思道,“庄家才是赚钱的那个。”
他是通过观察球员、猜测战术之后联想到赌球。
自己去赌球?不,他不觉得做韭菜能赢到最后,而且现在早就不接受押注了。
他是想看看割韭菜那个赚不赚,大概能赚多少,以后要不要发展一下……
泽田弘树明白了,盯着手机上赔率,计算,计算,再对比家里产业的其他项目,最后得出了跟池非迟一样的结论——
“不划算。”池非迟看了泽田弘树一眼,确定两人计算结果差不多,退出网站,收起手机。
这里面门道很多,也很复杂,而且比起实业来说太虚浮,还得考虑风险。
到真池集团和菲尔德集团这种地步,其实没必要去淌这趟浑水,能赚的项目太多了。
而组织那边……估计也没人会觉得值得去做,上次他和蜘蛛PK那一次,是基于耗时短、他和琴酒勾结、不需要过多准备等原因,琴酒才打算赚一波。
如果要开赌球之类的网站,投资经营要考虑到,还要找散庄去拉人参与、要注意安全问题,要考虑的问题太多了,还不如让人调查一下某庄家的黑历史,直接敲诈……咳,至少没有组织的常规打钱方式快。
对于组织来说,也不值得去做。
“呃……”
元太、步美、光彦有点懵。
‘庄家才是最赚钱的’、‘不划算’,池哥哥在说什么啊?是说赌球不好、不划算吗?
柯南把两句话连在一起默念两遍,猜到了池非迟刚才的目的——想看看做庄家能赚多少,看过之后觉得不划算,放弃。
这家伙真是的,好好看球赛不行吗?
灰原哀没觉得不对,从菲尔德集团的角度去考虑,继承人遇到似乎可以赚钱的东西,去计算风险和收益,考虑是否值得投资……
这种行为有问题吗?完全没问题。
她家非迟哥是最优秀的继承人!
無良嬌妃:吞掉皇帝不認賬 囧逗逗
泽田弘树也没发现自己的观念有点偏了,大概就是‘屁股决定脑袋’,他也觉得考虑一下这些事没毛病。
中场休息时间结束。
在开赛前,光彦突然提议道,“我们来玩怎么样?就猜球会不会进,输的在脸上贴纸条,贴满三个小时。”
“好啊,听起来很有趣。”
“就当是为比赛助兴吧!”
元太、步美来了兴趣。
“我说你们啊……”柯南无语,虽然不涉及钱财,不算赌球,但对于小孩子来说,这性质有点不好吧,不过他又想到之前打街机游戏被池非迟贴了一脸纸,突然就想看看池非迟被贴一脸纸是什么样,“好吧,我也参与好了,池哥哥,你也一起来,怎么样?”
这可是他擅长的足球,不是他不擅长的街机游戏,不会输的!
报仇就在今天,一定要反贴池非迟一脸纸!
“行。”池非迟点头,看向灰原哀,“小哀?”
灰原哀考虑了一下,“我就不用了。”
“博士,你呢?”光彦转头问阿笠博士。
“啊?”阿笠博士挠头,“我就不用了……”
“小树?”池非迟又问泽田弘树。
柯南偷瞥,看吧,池非迟就是这么丧心病狂,连一岁半的小孩子都不放过,一定要制裁一下!
泽田弘树笑着点头,“我也玩。”
池非迟看着泽田弘树的笑脸,突然发现自己拉了个作弊器进来。
这是比试对足球的了解?
有一部分,但还要看观察能力、计算能力。
观察每个选手的状况、预测动向、甚至计算球的速度和角度。
他们这群人里,柯南可以仗着对足球的了解,在看到球踢出时的情况,就能判断球会不会进,进的几率有多大,甚至根据经验,猜出双方选手的战术。
而以泽田弘树现在的计算能力,就算没那么了解,也能计算出来,这孩子观察能力也不弱。
他的优势,就是对选手状态的评估比其他人强,计算能力不如泽田弘树,但应该够用。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压力的比试才有趣。
比赛开场,池非迟拿出记事本和笔,说了规则,为了防止有人跟着别人选,还是写下来比较好。
少年侦探团成员人手一个小本本是标配,笔也随身带着。
灰原哀把自己的侦探手册和笔借给泽田弘树,“要不要我帮你写?”
“不用了,谢谢。”泽田弘树拿起笔,盯着球场。
麻辣王妃鬧翻天 紫色流星1994
觉得会进球写‘Y’,不会进球写‘N’,这么简单的事他能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