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最強大BOSS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BOSS
四条千万丈剑气长龙,横跨两界,出现在天庭上方……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如四条真龙降临,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无穷无尽的先天杀机,从四条长龙身上弥漫而出,周围的虚空寸寸崩碎。
那纯粹、冰冷、浩瀚的先天杀机,令天界无数生灵,都感受到了渗入骨髓与灵魂深处的冰冷。
四条千万丈的剑气长龙,还拱卫着一张杀气更加恐怖惊人的古老阵图,而宁缺则矗立在那一张古老阵图中央,一头黑发狂乱的飞舞,一双眼眸中透发出绝世犀利的寒芒。
“他竟然杀上天庭了!”
这一刻,天界轰动,诸多强大世界轰动,无数目光,都锁定了天庭的方向。
自天庭成立以来,君临天下无尽岁月。
从没有人,敢这样杀上天庭。
宁缺是第一个!
“既然你们想玩,我便陪你们玩玩,只要代价你付得起。”宁缺睁开法目,洞穿层层虚空,直视天庭诸皇。
下一刻,他随意一挥手。
四条拱卫着诛仙阵图的剑气长龙,立即齐齐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声,随机撕裂重重虚空,携带着排山倒海般的汹涌杀机,向天庭诸皇杀去。
“大胆华天都,竟敢对天庭出手,以下犯上,你万死难赎其罪!”
天庭最古老的皇者之一气皇,长啸一声,亿万里内天地大气沸腾,弥漫在天地间的无穷无尽的气体,纷纷向他聚集而去,形成浩浩荡荡的飓风。
这一刻,气皇就是气中之皇,号令天地间一切气体。
煞气、浊气、清气、地气、阳气、阴气等等无数气体聚集在气皇身上,瞬息间,气皇头顶上方浮现出一张古老的六色符篆。
“天有六气,降生五味……六气者,阴、阳、风、雨、晦、明也!”
气皇龙行虎步,大气磅礴,有君临天下的皇者姿态,他突然向宁缺一指,就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皇者,突然一指囚犯,要处以死刑一般。
他头顶上方一张聚集了无穷气流能量的古老符篆,便嗖的一声,向四条剑气长龙电射而去。
与此同时,那古老符篆周围,演化出种种异象,有璀璨与充满生机的朝霞,有高悬中天的大日,有银河落九天般的飞泉流瀑,有深邃无边的雨夜,有层层叠叠云深不知处的苍穹,有山川无尽的大地。
种种异象彼此交织演化,仿佛蕴含着天地运行至理,透发出恐怖而磅礴的伟力。
霸天絕殺
“气皇,不愧是这一纪元最为古老的皇者之一,这一出手便见其威,他这一击,足以击杀绝大多数皇者。”
天界中,许多老怪物,看着气皇那一击,心神震动。
星航客 清心居士_91
四条千万丈的剑气长龙,咆哮嘶鸣,张牙舞爪,携带无穷先天杀机,恶狠狠的与演化出种种宏大异象的古老符篆对撞在一起。
哧啦!
只一瞬间,所有宏大异象就被四条剑气长龙撕碎,就连蕴含着气皇毕生所参悟的大道奥义的古老符篆,也如废纸一般被四条剑气长龙联手撕碎。
砰!
气皇被一条剑气长龙一只遮天蔽日的龙爪击中,哇的一声狂吐一口鲜血,整个人如炮弹一般倒飞,撞塌了一座座天庭宫殿。
“这……这怎么可能?”
天庭诸皇,还有所有目睹这一幕的强者,全都震惊了。
他们对气皇寄予厚望。
气皇,乃是天界最古老的皇者之一,自这一纪元开天辟地以来就存在了,无论是底蕴还是实力,都达到了皇者的极限。
这样的强者,除了天君,以及领悟了部分天君奥义的半步天君外,只怕难有人能击败气皇。
我們還未說再見 艾嘉昕
现在,气皇却被宁缺凝聚出来的四条剑气重伤击退,这太出乎意料,也太令人震惊了。
大家都看得出,宁缺根本还没认真出手,那四条剑气,也只是他催发四把杀剑随意凝聚出来的而已,连四把杀剑本体都没有出动,根本算不上他的真正实力。
正是如此,众人才感到宁缺的可怕。
“这华天都必然领悟了部分天君奥义,是类似羲皇这样的半步天君的存在。”
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天庭的羲皇等众多主宰者,目光全部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这就是天庭皇者的实力吗?未免太弱小了。这样的天庭,有何资格统治天下,不如将天下交给本座创立的太上神庭吧。”
宁缺朗声说着,目光冷漠的扫视着羲皇等人,如同在看一群蝼蚁一般。
他确实不将羲皇等人放在眼内。
对于本尊已经是大罗金仙的他而言,羲皇等所谓的皇者,皆为尘埃。
即便他降临此世的这一尊化身,实力还没有恢复大罗金仙境界,但他所掌握的无数神通秘术以及对大罗金仙境界的领悟,也是羲皇等皇者远远无法相比的。
然而,羲皇等皇者,却觉得宁缺的话语分外刺耳,而宁缺那漠然的目光,也深深的刺痛了他们的自尊心。
“半步天君又如何,敢冒犯天庭,一样要死!”
羲皇冷漠说着,平静的目光中,蕴含着压抑的怒火。
“轰!”
他身躯一动,整个人如大鹏扶摇而起,又似一轮大日跃出海平线,一幅红日初升的景象在他身后浮现,绽放出无穷无尽的大日神光。
这一刻,整个天界之中,仿佛多了一轮太阳,出现二日并存的景象。
一股充满生机与光明的伟力,如潮水一样,迅速蔓延过大半个天界。
无数天界生灵,都感受到了这一股力量的伟大与崇高。
四条向天庭俯冲而下的剑气长龙,直接被羲皇的那沛然浩瀚的力量冲刷粉碎。
羲皇遥遥向宁缺打出一拳,一刹那间,一个巨大无边的拳头,出现在天地间,占据了无数生灵的所有视野。
那拳头从时空深处镇压而下,无数星辰环绕着拳头旋转,一颗颗星辰在拳头之下,就如一粒粒米粒大小的珠子一般,而宁缺的身影,在那拳头之下,更是渺小如尘埃。
“嘶!这就是羲皇的实力吗?果然可怕。不愧是天庭几位天君闭关后,执掌天庭过半权柄的至强皇者。”
许多人看着那仿佛充塞整个寰宇,似乎要一拳粉碎天地、重开世界的恐怖巨拳,身体与心灵都在颤抖。
虛空之主 余雲飛
“领悟部分天君奥义的皇者吗?勉强算是有点实力,不过,依然不够!”
宁缺抬头,平静的望向那向自己镇压而来的无边巨拳,没有任何动作。
羲皇看到宁缺面对自己这绝对强势的一拳,竟然没有使出任何应对招数,似乎根本不将这一拳放在眼中一般,胸腔中一股怒火不由喷薄而出。
“狂妄!”
羲皇大怒,他那狂暴镇压而下的巨拳,刹那间,浮现无数玄奥莫测的法则符文,然后整个拳头绽放无穷红光,那光辉比天界的太阳还要璀璨猛烈,似是变成了一轮真正的太阳。
籃壇之氪金無敵 肉末大茄子
周遭亿万里,亿万生灵在那光芒照耀下,生机暴涨,纷纷亢奋的咆哮起来,似乎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但下一刻就全部爆成了血雾,死于非命。
生机,对生灵有大好处。
但极端的生机,也蕴含着极端的毁灭之力。
羲皇的这一击,蕴含着无限生机,但也蕴含着无限毁灭之力,便是皇者都难以承受这一拳,更遑论皇者之下的生灵。
好像一轮狂暴的太阳,高速撞击而下,掀起的能量风暴,已经将宁缺的长发吹得高高飞起,但他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轰!
最终,这举世无匹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宁缺头顶上方。
但……也仅此而已。
这一刻,诛仙剑阵发威了,诛仙阵图中,四扇悬挂着杀剑的天门齐齐一阵,数以亿兆计的杀戮剑气,瞬息暴动,纵横穿梭,来回切割,斩灭无穷时空,灭绝一切有形与无形物质。
那仿佛充塞寰宇的无边巨拳,立即被无穷杀戮剑气千刀万剐,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被削掉了所有血肉,变成了一个只剩下白骨的拳头。
然后,那白骨拳头,也被切割绞碎成了齑粉。
这过程中,羲皇承受到了绝世酷刑般的痛苦,那种一刀一刀切下血肉、筋脉、骨头的感觉,实在不好受,更何况,还切割了亿万遍,痛感被放大至极限。
“啊!”
羲皇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响彻天地的惨叫。
众人亲眼目睹了看到他那霸气无边的巨拳,先变成白骨拳头,再变成谷粉的全过程。
“就凭你们这些歪瓜裂枣,也妄想审判与斩杀我?岂不知,皇者于我而言,只狗而已。”
宁缺冷漠说着,一抬手,诛仙剑从阵图中飞出,瞬息间从羲皇的心脏处贯穿而过,然后又倒飞而回,斩断羲皇的头颅。
羲皇断头的那一刻,他的灵魂就被诛仙剑中的先天杀戮真意摧毁了。
也即是说,这一位天庭举足轻重、掌控了天庭近半的皇者,就这样死了。
蟲噬星空 南城有雪
羲皇的头颅,被一道能量击飞至天庭诸皇脚下。
“死……死了。”
虚皇、命皇、雷皇、武皇……还有审判之枪、复仇之矛等众多天庭主宰者,看着羲皇那没有半点灵魂气息的头颅,都不由脑袋一阵空白。
强如羲皇这样的半步天君级强者,既然这么轻易就被宁缺斩杀了。
这一刻,天庭众多主宰者,都有种窒息过去的感觉。
他们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了。
“不久前,就是你要隔界诛杀我吗?”宁缺的身影,突兀出现在狞皇身边。
狞皇头皮一阵发麻,就要施展大灾难术。
只可惜,他还来得及出手,就被宁缺一爪抓住了头颅,然后整个人瞬间变成一具干尸,血肉与灵魂皆被吞噬。
“太虚无极,虚空绞杀!”
虚皇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狞皇被宁缺吞噬成干尸,无比惊惧的同事,也向宁缺使出了自己的至强绝学。
无数至仙法则,从他身上狂涌而出,交织成了一片极度混乱的虚空世界,里面一片片虚空崩裂,无数次元空间碎片飞舞,亿万断裂的空间瞬间从宁缺的身体交错而过,那种空间交错切割的锋芒,比王品仙器的锋芒,还要可怕得多。
只不过,那亿万断层空间从宁缺身上交错切割而过时,宁缺整个人就仿佛是一道虚幻的身影一般,没有伤到宁缺分毫。
“这怎么可能?”虚皇难以相信自己的至强绝学,竟然对宁缺一点作用都没有。
“说到对时空的理解,我远胜于你。”
宁缺漠然说着,化作一道半透明的影子,从混乱的虚空世界中走了出来,一道道晶莹的时空碎片,在他身边不断飞舞。
“时间停止,空间湮灭!”
他淡然一指虚皇。
瞬息间,虚皇整个人变停顿在半空中,然后他周围的空间无声无息的湮灭为看不见的粒子,而虚皇也随之湮灭。
鳳飛九天
“杀!”
命皇、雷皇、武皇、审判之枪、复仇之矛等天庭主宰者,看到宁缺击杀了羲皇之后,又轻易灭杀了狞皇与虚皇,顿时间都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他们不顾一切的对宁缺出手,无穷神通,瞬间将宁缺的身影淹没,整个天庭不知多少宫殿都受到了波及,纷纷化作飞灰。
然则,令命皇等人绝望的是,他们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宁缺的身影,虽然被无穷神通淹没,但他却没有受到半点伤害,他现出了祖巫真身,变成了一尊足足十万丈高的擎天巨人,无比苍凉与古老的气息,从他身上扩散而出,如风暴般席卷过天界无数疆域。
天庭众多主宰者的攻击,落在那巨人身上时,就如同微不足道的水花,飞溅在一座太古巨山上一般,没有半点杀伤力。
这一刻,天界无数强者看到这一幕,都感到了一阵窒息。
“没意思,我玩过了,你们统统都去死吧!”
擎天巨人口中传出炸雷般的声音,随即一只遮天蔽日的巨手,向命皇、雷皇、武皇、审判之枪、复仇之矛等天庭主宰者覆盖而下。
在那只巨手的覆盖下,时空都被禁锢了,还有大本源术、大愿望术、大灾难术、大五行术、大阴阳术、大崩灭术、大切割术、大心魔术等等足足两千多种三千大道的无上神通在爆发。
这一掌,堪称旷世一掌,力量磅礴到一个极限,拥有灭界之力。
“不!”
溺寵一品小狂妻
“我是要晋升天君的存在,怎能这样死亡!”
“我不甘心……”
复仇之矛、审判之枪、命皇等众多天庭主宰者,口中传出不甘与绝望的咆哮。
只是,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轰————————”
一声惊天巨响,伴随着无边的毁灭风暴,传遍大半个天界。
复仇之矛等天庭主宰者,还先前被宁缺击伤的气皇,统统湮灭在这一掌之下。
超过三分之二的天庭建筑,也统统化为了废墟。
“天庭诸皇……全死了?”
这一刻,天界无数强者,还有一直关注着这一战的诸多强大世界的存在,全都懵逼了。
“他的实力,竟然到达了这种程度了吗?”
远离天庭的天界羽化门中,方寒与人皇笔化身的老者站在一起,有些木然的望着矗立在天庭方向的那一个巨大无边的巨人。
方寒本以为,自己提前进入天界,并在天界的羽化门占据重要的地位后,就能很快追上宁缺。
但现在,他发现自己似乎想多了。
老公,過妻不候 落雨初塵
都市女仙重修日常 穎狐玉禾
无论他多么努力,无论他得到了多少机缘,无论他进步多么快……似乎都赶不上宁缺。
“方寒,你运气太差,挑的这个对手太逆天了。要不,你就放弃与他作对的想法吧。你的资质同样逆天,才进入天界没多久,就已经晋升至半步金仙境界了。继续这样下去,你未必不能晋升天君。又何必为难自己,与华天都这个变态相比?”
人皇笔拍着方寒的肩膀,安慰说道。
“不!我绝不认为我会输给他!”方寒立即拒绝了人皇笔的好意,他目光死死的看着宁缺的身影,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我方寒不会输给任何人,也不会输给华天都。不就是皇者境界吗?不用多久,我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终有一天,我要将他镇压,将他踩在脚下。”
说完,方寒头也不回的返回了自己的洞府,苦修去了。
人皇笔望着方寒的身影,苦笑自语道:“方寒,我相信你也是一个大气运之人,否则,你也不会在短短时间内,就得到这么多无上神通与法宝,进步还如此可怕……只是,你所选择的对手,也未免太变态了啊!尚未飞升天界,就横跨两界,覆灭天庭诸皇……这样的事,遍数古今岁月,即便是那些古老天君与仙王,都没有做到啊!即便你有大气运,但选择这样的人做对手,也未必能赢啊!”
天庭中,在宁缺一拳覆灭了诸皇后,无数天庭强者都颤栗的看着宁缺的身影,心中恐惧到了极致。
就在此时,天庭最深处的禁地中,猛然传出一声怒吼。
“是谁,竟敢挑衅天庭!”
伴随着这一声怒吼传出,天庭最深处的禁地中,便升起了一轮浩大无边的太阳,一轮由无穷雷霆组成的太阳。
而那巨大的雷霆太阳中,隐隐有一道威严无比的身影。
此时此刻,一股恐怖无比的意志,笼罩整个天庭时空。
“雷帝天君,是雷帝天君现身了!”
无数天庭强者,纷纷向雷霆太阳的方向跪了下去。
一个个关注着天庭的外界强者,这一刻,心中也纷纷凛然。
一尊天君现身了。
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