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下午,曾淇和郝汉两家人跟着华夏大使馆的人返回摩加迪沙市区。
牵动了不少人关注的华夏大学生在索马里失联的事件总算是告一段落。
两家人前脚刚走,李白就见到了栾政Wei所说的华夏本土来人,一共五个。
其中居然还有他认识的人,巫师圈子微信名“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冲着李白张开双手,夸张地说道:“惊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别以为巫师都是一本正经的熬着古怪诡异汤汁,或者吟唱高深莫测咒语的老古董,也有相当欢脱的存在。
“麻花,快向李大师问好。”
抱着一只大猫的东北老爷们儿抓着猫爪子冲着李白招了招。
同样也是李白的老铁,“乌江双鸭山彪大爷”陆三虎。
大猫兔狲“麻花”感到浑身都不自在,不断挣扎,想要逃离铲屎官的怀抱。
≡ω≡#莫挨劳资!
“你们两个,怎么跑这儿来了?”
李白有些懵逼,俩华夏巫师,一个南,一个北,这风马牛不相及的地理位置,还不远万里,从华夏来到非洲,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更何况“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不搞自己的特种养殖了?
不论是用于医药,还是餐饮,手指粗细的大蜈蚣可是抢手的很。
大地主“乌江双鸭山彪大爷”陆三虎的地不种了?再过两个月,今年的新稻米应该下来了吧?那可是一年最忙的时候。
两位华夏巫师没再说话,而是看向另外三人中的一人。
“你好,我是507所的叶潼,这位是蛇类专家邵昕书博士,另一位是考古学教授丁康炎。”
对方向李白伸出手,两人握了握,他然后冲着两个华夏巫师说道:“还有这两位,我就不多作介绍了。”
“您好,邵博士,丁教授。”
李白越发疑惑,与两位专家相继握了握手。
507所的丁潼不作任何寒暄,而是开门见山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想向您借一样东西。”
“借什么?”
李白猜想会不会是大宝剑?
他手上的那支大宝剑在索马里杀出了赫赫威名,一旦出鞘,用血雨腥风来形容都不为过。
这样的大杀器祭出,见剑如见人,各方宵小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震慑,给点儿面子。
丁潼试探着问道:“听说你有一条蛇王!”
混华夏巫师圈子的成名大巫师,各有自己的杀手锏。
不止是巫师圈子,连相关的政府部门都知道李白养了一条毒性委实恐怖的青蛇,即使是最擅长驱蛇的巫师,五老峰的青虎婆婆,也栽在了这条小青蛇的手上,遭到自己驯养的蛇群反噬,一条老命直接去了七八成。
“不借!”
对于李白来说,唯女朋友和妖女恕不外借。
想都别想。
丁潼:“……”
连一点儿余地都没有,这话题没法儿继续了。
考古专家丁康炎教授,说道:“小同志,这是为了办正事,请你协助我们。”
他同时向另外两位华夏巫师直使眼色。
“不借!”
李白还真不是矫情。
开玩笑!要不是他和小红鲤一块儿镇压这头破劫境青蛟妖王,撒手不管半个月试试?
保管整个地球都会被这个妖女给搅得天翻地覆不可,有谁能制得住她?
可以想像一下,撒了欢儿的二哈,只要脱离视线五分钟,就会自动开启拆家模式,半小时后,默认升级为拆迁模式。
铲屎馆的体质要是稍微弱一点儿,在牵着狗绳外出的时候,那不叫人遛狗,而叫狗遛人,甚至敢放铲屎官的人体风筝,那画面惨得不忍直视。
另一位专家,邵昕书博士跟着劝说道:“李白同志,国家需要你的帮助!”
“帮你们自杀吗?”
李白反问一句。
借清瑶妖女,何必想不开呢!
丁潼:“……”
“自杀?”
“谁要自杀?”
两位专家彼此面面相觑,完全不能理解李白的话。
“你们认为自己能够控制的住蛇王?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头青蛟!”
李白实话实说,并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话题聊到这个份儿上,就和聊死了没什么区别,丁潼清了清嗓子,说道:“呃!~我们并没有想要找死的意思。”
那条小青蛇的毒性如何,他显然是有过了解的。
一滴一代弱化版毒液的价值,几乎难以用金钱来衡量。
至于更高一级的原始版毒液,在仔细化验过一代弱化毒液后,没有人敢打包票保证自己能够驾驭的住更加恐怖千百倍的烈性剧毒,极微量的成份散逸到空气中,恐怕都会死人。
“蛟?你说是蛟?”
蛇类专家邵昕书博士注意到了李白对那条传说中的小青蛇的独特称呼。
“货真价实的青蛟!”
李白点了点头,清瑶妖女就是一头青蛟,尽管更喜欢别人称呼自己为青龙,但蛟就是蛟,只有一个独角,离龙还差远了。
“那岂不是会化龙?”
邵昕书博士一脸惊讶。
蛇类名字稀奇古怪的比较多,比如说烙铁头,这玩意儿真的不能使焊丝,眼镜蛇也不戴眼镜的,诸如此类还有很多。
名符其实的也有,比如说,黑曼巴确实是黑的,一张嘴,还是黑的,黑的彻底。
李白如是说道:“你要是不介意等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化龙的。”
蛇类化蛟之后,才能拥有更进一步的资格。
大小妖女都有异界龙族授予的特殊修行秘法《升龙诀》,化龙的概率比寻常蛟类要更大一些,更何况当初双双化龙成功,却因为对抗天外邪神,不得不血脉逆转,发动《逆龙诀》换取涛天的妖气,被重新打回蛟形与鲤形,不过依然还是保留了一些龙族特征,比如清瑶妖女的储物龙鳞,和洪璃小妖女的一身赤色龙鳞,想要重修《升龙诀》,只厚积薄发,概率依然不低。
丁潼清了清嗓子说道:“李白同志,这件事说起来,还真的与你有关。”
“愿闻其详!”
李白做洗耳恭听状,他已经猜到对方的来意显然不太简单。
丁潼提示道:“你还记得那枚银色戒指吗?”
“戒指?银色?”
李白早就不记得了。
“刚果(金)的兰顿·霍克维尔临死前给你的那枚戒指,里面含有一颗芯片,记录了一处宝藏,是他收藏的大部分财富。”
丁潼揭开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啊?宝藏?”
李白终于想了起来,他的琉璃心虽然能够察觉到戒指内部有异样,可是却没有办法读取芯片里面的内容。
毕竟琉璃心也不是万能的。
“这个宝藏里面存放着一批我们华夏在近代战乱时期遗失的古董,如今我们已经与人约定好,协助打开宝藏,这批华夏艺术品就物归原主。”
丁潼将银色戒指背后的秘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即使是同行的两位华夏巫师,“黔南道蜈蚣洞小吐司”和“乌江双鸭山彪大爷”也是第一次听说,此时此刻正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