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上回书到:
李长寿忙里偷闲,由天庭发檄文,借天道之力锁定虚菩提行踪,而后带白泽、金鹏四面围堵,将虚菩提赶去了混沌海。】
这虚菩提被西方教弟子发现的时候,浑身写满了正、咳,惨字。
那是在灵山大阵之外。
虚菩提穿着一身破烂道袍,身周满是血痕,神智昏昏沉沉,身周还有一缕缕血气环绕,也不知动用了哪般保命神通。
他似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侥幸通过保命手段,遁回了洪荒。
或许是因,虚菩提没有脱离天道范围太远;
又或许是因西方教圣人暗中出手,天道并未排斥虚菩提。
灵山大阵开启,虚菩提被一只大手抓入灵山之内,李长寿对虚菩提的感知,也就此被截断。
接引圣人亲自出手。
与此同时,三千世界边缘地带,金鹏背上。
李长寿低头一阵沉吟,侧旁化作三尺高小瑞兽的白泽,后腿弯曲坐立,一只羊蹄抚着山羊胡须。
李长寿笑道:“白先生何不化作人身?”
“哦,忘了忘了,”白泽笑着答应一声,伴随着道道仙光,化作了小胡子文士模样,盘坐在李长寿身侧。
金鹏飞得更平稳了点,鸟嘴裂出点笑意,他人教第二坐骑的地位,算是无可撼动了。
呃,怎么感觉,并不如想的那么开心。
白泽看了看混沌海的方向,扶须沉吟几声,问:“此前为何不绝杀那虚菩提。”
“钉头七箭书,”李长寿叹道,“我始终担心,这家伙将钉头七箭书放在了其他位置,故想将他逼入绝境。
没想到,终究是被他侥幸逃了。”
白泽顿时笑眯了眼,对李长寿嗯了一声。
李长寿面色如常,对白泽轻轻眨了下眼。
于是,两个玩战术的一阵轻笑。
白泽自是已明白了,李长寿追杀虚菩提、又故意将虚菩提放走,定是有更深一层的算计。
而钉头七箭书并非只是一个借口,这也在李长寿的多层算计之中。
白泽笑道:“水神大人如今的神位、功德,莫非还忌惮那钉头七箭书?”
“我自是不惮,可阐截两教不少圣人亲传,并没有太多功德在身。”
李长寿摇摇头,表情颇为凝重。
“这钉头七箭书,可以理解为妖庭利用上古天道规则做出的杀生利器,天道无法否定它存在的意义,不然就是否定了天道自身。
这是一套以功德、气运判定,夺取大能性命的邪门法宝。
不过看样子,现在应该已是落在西方教手中了。”
白泽纳闷道:“为何水神断定,钉头七箭书会在虚菩提身上?”
“其一,这符合天道降低生灵之力的趋势。
其二,当年西方教与陆压接触最密切的,便是这个虚菩提,这个虚菩提把不少老妖都忽悠了起来,妖帝印玺应该就是虚菩提送到了陆压手中。
其三,妖族之内我已暗中调查过,那些老妖也盘问了不少,还有燃灯副教主的灯被吹灭时,并未发现钉头七箭书。
算来算去,钉头七箭书落在虚菩提手中的可能性最高,有可能是他与陆压达成的某种交换。”
李长寿话语一顿,“现在,估计是在灵山了。”
“嘶!”
白泽倒吸一口凉气,定声道:“若是圣人凭此物暗中算计截教某个大弟子,阐截二教怕是不免要全面开战。”
“开战已是不可避免。”
李长寿轻叹了声:“现在我想的是,如何能让道门保留更多元气,道承不失,在天地间能保持一席之地。
最好,两位师叔不会决裂,虽然关系可能会恶化,但不会反目成仇。
而后,自身能正常退休。”
白泽轻笑道:“水神这般功成身退的气节,当真令人佩服。”
“别捧,”李长寿笑道,“怕死罢了。”
白泽了然地点点头,沉吟几声,问了个自己一直很关心的问题……
“到那时,水神的小琼峰,可否多一间屋舍?”
“先生想来,随时可以,不过还是要将临天殿交托给可信之人。”
正展翅疾飞的金鹏也道:“老师,弟子愿追随老师去天外避世!”
“哎,金鹏你就不必了。”
李长寿正色道:“你与我和白先生不同,白先生本就是避世安乐,被我捉住、嗯咳,被我请回来做军师。”
白泽嘴角抽搐了几下:“捉住就是捉住,是贫道棋差一招,智不如长庚。”
“侥幸,侥幸。”
李长寿淡定地揭过话题:“金鹏你一来还背负着凤族命途,要在天庭好好当差,如此才能在关键时刻拉自家凤族一把。”
金鹏低头叹了口气,却很快振作起来,展翅飞的更迅疾了些。
他也非扭捏之鹏,自己确实背负着族运,不能由着性子做出这般决定。
金鹏笑道:
“老师,在大劫之中,让弟子托着您搅动风云!
老师目光所去之处,弟子长枪所往,生死无悔!”
“怎么还突然热血起来了?”
李长寿笑了笑,便道:“白先生在前方就回返临天殿吧,尽量不要离着五部洲太近,那里杀机萦绕,与白先生祥瑞气息相冲。”
“嗯,多谢水神关怀。”
“还有,”李长寿笑意收敛,露出几分思索犹豫之色,很快又道:“替我转告小玖师叔,务必原话转告,就说……
我将在封神大劫后,处理完天庭事务,就隐退归于混沌海之中。
到时小琼峰会有七八生灵,你若愿来,丹酒不会有缺,只是时间长了,不免会有些寂寥。”
白泽眼前一亮,笑道:“水神你终究还是放不下圣女殿下。”
“我只能给这些许诺,”李长寿揉揉眉心,“男女之事,比之算计复杂百倍。
我对小师叔有所动心时,她不知男女之事为何,心意难定。
我道心被旁人完全占据后,对她的心意已是无法回应。
终归,我是想着她能走出这关,留在洪荒天地间,无忧无虑、逍遥自在,但若她走不过去,我自会拉她一把。”
白泽小声嘀咕道:“贫道看云霄和灵娥也不介意……”
“并非所有关系都会开花结果,”李长寿目光有些悠远,“人的心是有限的,若是不去控制贪欲和私欲,道行再高深,也最终会被自己的贪婪所吞噬。
而且只是云和灵娥,我都怕自己在今后应对不来。
时间一长,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小问题暴露出来,每对情侣在热浪时,看到的都是彼此的善,而时间一长,就需要容忍对方的不善。
尤其是,两颗大星互相吸引、环绕的关系,还好推算;
但三颗大星互相吸引、环绕飞行,那变化就无穷无尽,难以预测了。
这些话也可转告给玖师叔,前面那段说我曾动心的,就不必了,免得干扰她做出判断。”
“行!”
白泽点点头,正色道:“贫道定将这些话一字不落带到。
不过,水神大人,你要去混沌海生活,还是多些友人更热闹。”
“到时候再说吧。”
李长寿眺望着虚空中的星辰点点,以及各处世界绽放的光斑。
也不知,自己这番话,天道和道祖师祖会信几成。
避世?
那也要这天地真的安稳,自己可随时随地回返才行。
……
数月后,小琼峰草屋中。
李长寿将面前的卷轴缓缓铺开,看着上面那一个个各有所指的符号,轻轻呼了口气。
没有一个随时监测天道的反馈机制,做各种算计,心底总归有些没底。
从几百年前开始,自己就在‘炒作’退休之事,一切布置也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是否瞒过了天道,当真无法判断。
不过,自己没有遇到更多阻力,应该就是天道或者道祖默许了自己的计划。
“啧……”
浪前辈死后,洪荒已近乎是死局。
想要破局,只有封神大劫这一次机会了。
李长寿手掌拂过面前卷轴,一缕缕火焰将卷轴吞噬,转眼烧成一小撮灰烬,而普通木桌全然无损。
封神此刻,已是进入了倒计时。
李长寿闭上双眼,宛若神游物外,心神在各处纸道人处挪移,观察着‘洪荒大舞台·封神舞台剧’的一位位‘角’。
申豹去了西牛贺洲边缘,跟一群妖族厮混,距离金仙劫已是不远。
帝辛尚在襁褓,已是百毒不侵、钢筋铁骨,白白嫩嫩的相当可爱,完全不像是一个暴君的模样。
轩辕坟夜夜欢歌,几只被天道左右的女妖精,在度过她们妖生最后的无忧时光。
大殷城中,某个烧火娘终于找到机会崭露头角,得了一位女将赏识。
闻仲在朝堂之上奋笔疾书,修行着为官之道、为人之道,搭建着自己下一步向上爬的阶梯。
大史府邸,那位学富五十车的大史,与各位大臣、远来诸侯谈笑风生,掌握人心虽难,他却游刃有余。
南洲大地上,一名名能人异士悄悄潜伏,天庭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截教、阐教各出棋子,但双方都在避免跟对方冲突,彼此相安无事。
子受三岁,姬昌正式继位西伯侯,对商国加大力度进贡,虽发展农桑,却削减军队,帝乙对此颇为赏识。
这一年,子受被惊了的马所撞,脑壳撞翻了马匹。
子受六岁,天降旱涝之灾。
帝乙下令迁都,将商国都城,自殷城迁至朝歌城,并趁机清洗了一些尾大不掉的贵族势力,重新架构权力中心。
商国国力回暖,为消化掉国内剩余奴隶,对西南方向、并未纳入商国版图的大国,发动远征。
李靖趁此机会加入远征大军,并在自己老丈人一家的帮助下,军功一路飙升。
子受九岁,远征大军得胜回返。
李靖拜入朝堂为大将,展露出不凡的实力,却主动请求回陈塘镇抵御妖邪,为商国守卫边疆。
子受大喜,赏赐颇丰,特许陈塘镇改为陈塘关,封李靖为陈塘关总兵,节制陈塘关方圆千里之地。
总兵为总管兵事之意,已是封疆大吏。
同年,李靖带着妻子殷氏,远赴陈塘关,并暗中传授殷氏修行之法,夫妻二人悠闲自在,颇为逍遥。
子受十二岁,八百诸侯入朝歌觐见,商国国运昌隆,政局平稳。
闻仲官拜少师,教导子受。
李长寿却在这份平和之下,看到了那些渐渐苏醒的野心,看到了一幅幅张牙舞爪的面容。
他这个大史,开始淡出朝歌城视线。
子受十三岁,宫廷塌陷,横梁砸向子受,却被这身形魁梧的少年单手举住,淡定地低头喝茶。
无他,见怪不怪耳。
闻仲暗中去大史府求见李长寿,与李长寿暗谈数个时辰,最后施展遁法离去。
不过数月,闻仲显露一身‘本领’,破掉有人暗中施在商宫中的邪门咒阵,与子受同征反叛方国,立赫赫战功。
同年,那已建造完成的陈塘雄关,高高的城墙之上,李靖搀扶着身怀六甲的妻子,嘴角洋溢着温暖的笑容。
李靖长子,已在快马加鞭投胎的路上。
而太乙真人,却还在俗世寻寻觅觅,找不到一对满意的夫妇。
与此同时;
东海之下,龙宫深处。
东海龙王与两名远古时存活至今的长老,站在那空着的‘龙巢’前。
沉默许久,东海龙王才自口中取出一颗龙蛋,摆放在龙巢中,捏碎了手中的玉符。
一条老龙低声问:“当真要如此行事?”
“嗯,”敖广沉声道,“而今,只能相信太白星君,就算不成,也是吾龙族命该有劫。”
两位老龙各自点头,三道目光凝视着那颗缓缓颤动的龙蛋,颇为复杂。
子受十六岁,与姜家定下婚约;
子受十八岁……十九岁……二十一岁……
凡俗王朝之中,权力斗争每日不熄,但这个嗣子,却如顽石一般,屹立不倒。
天庭,小琼峰,湖边草屋。
李长寿长袖轻轻扫过,面前又一张卷轴化作灰烬。
他轻笑了声,目中带着几分亮光,似乎还有些期待之意。
抬头看向紫霄宫的方向,仿佛能看到那个随意斜坐在竹林间的魁梧老者,他也在低头注视着自己。
棋局,天地。
非圣,执棋。
李长寿轻笑了声,收回上探的目光,心神挪去西牛贺洲边缘,注视着那滚滚劫云,以及劫云下瑟瑟发抖的中年道者。
申豹嗓尖颤抖着,仰头看着自己引来的金仙劫,道心虽然在不断抽搐,但还是低声轻呼了一声:
“这、这竟是传闻中,金仙劫排行第十七的八荒八召心煞劫!
诶,好像贫道在哪说过这话。
完了,完了,贫道努力这么久,终究是一场空啊一场空!
唉,天何以如此待贫道!死矣!”
李长寿:……
这波,要说不是功利毒奶,打死弥勒他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