亙古大帝
小說推薦亙古大帝
困魂绳之下,那位素衣老者豁然挥手。
嗤嗤嗤!
那些身穿金色盔甲的修炼者顿时将体内的力量爆发,金色锐利之气下化为一柄开山斧,垂在林焱头顶之上骤然落下。
众人凝神之下,极为震惊,在这困魂绳下这开山斧的威能被瞬间拔高。
一斧之下,仿佛能将世间古山斩断。
在这巨斧下,林焱的神色淡然。
他微微抬手,这片区域内的一道印记顷刻间落在其身之上。
铛!
下一瞬,斧头便是砍在了其头颅上。
“林焱不躲闪?”
“是躲不掉吗?”
“如此一斧即便他肉身强大也绝对无法承受。”
这时,不少的修炼者都是开口。
难道在望天阁的力量下,林焱的一生要被终结吗?
但回忆曾经,多少林族的天才都被望天阁抹杀,林焱……应该不是例外吧?
咔嚓!
但随后一道清脆的声音却是随之响起,众人的眼瞳都骤然一缩,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就算是那素衣老者,都是瞪大了双眼。
那开山斧在距离林焱的头顶处还有三指时,直接停滞下来,仿佛砸在一块万古金石之上,林焱毫发无伤但那开山斧却是崩碎。
这等一幕若非在众人眼前发生,谁也不敢相信。
“哼!”
那素衣老者冷哼一声,顿时催动一道力量,使得那困魂绳上的光芒闪耀直接落在林焱的身上。
如此之下,那素衣老者轻笑起来:“再斩!”
“是!”
这些身穿金色盔甲的修炼者听令一喝,那开山斧再度凝聚。
“完了!”
“困魂绳被催动,林焱的魂魄彻底被困在原地,魂魄无法施展任何力量,就算林焱肉身可抵抗这一斧,其魂魄也将受到重创。”
魂魄的伤势,远比肉身伤势对修炼者的伤害更大。
这等场景之下,一旦林焱受伤,断然无法走出这里半步。
“林焱,用不用我来出手?”
困魂绳内,一道声音传入林焱的脑海内。
是虚灵子……
这大胖子平日里遇到事情,可第一个逃。
如今竟是站了出来,要帮自己?
困魂绳下,他能传音还能相助自己?
此人的天赋,极为超然。
“多谢,但……这等力量,还无法奈何与我。”林焱也是传音而去。
嗯?
听到林焱的声音,虚灵子也随之一怔。
林焱,也能传音而出?
困魂绳,困住魂魄,自难以让人传音。
但林焱如此,虚灵子顿时笑了起来。
这般之下,他彻底明白为何林焱敢前来了。
当其目光落下时,便是看到在那困魂绳光芒照耀之下,林焱神色一凝。
此刻,那开山斧都还没落下,只是在林焱的一眼下,那斧头犹如土鸡瓦狗一般瞬间裂开,最后化为了虚无。
什么?
这一刻,所有的修炼者都是惊呼。
这简直太过惊奇。
甚至不少修炼者更是怀疑,林焱真的只是准天帝巅峰?
“灭!”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林焱屈指一弹,天火呼啸覆盖这些修炼者。
他们的身上,乃是用着古老的材质锻造而成,轻易无法焚烧。
但如今的天火,可是足足十道。
火焰呼啸之下,这等盔甲都是融化开来,至于其内的那些修炼者连一道痛苦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便是彻底的化为了灰烬。
此等战斗,皆在瞬间之下。
当很多修炼者反应过来时,那些金色盔甲修炼者早已是荡然无存。
“你……”
那素衣老者的脸色,瞬间冷凝起来。
如今的林焱,让他都是蹙眉不已。
刚才那等力量,让他都难以估量。
此时的林焱,究竟达到了何等层次?
一段时间不见而已,怎会如此?
“呵……”
不过这素衣老者握了握拳头,还是开口道:“你之力,终非你自身,即便再强也有用尽之时,今日困魂绳在此,你……”
“你真觉得这困魂绳能困住我?”林焱直接打断了其话语。
声音落下,在林焱的指尖那天火顿时呼啸而去。
如今,曾经的一道印记出现。
这印记虽是经历了很多万年,流逝了很多力量,但依旧可斩灭一切。
不过在施展此力之前,林焱也将瞒天阵凝聚而出,四周飞沙走石萦绕四方,遮掩了所有修炼者的眼目。
不知为何,林焱总觉得自己第一世身份玄妙。
若轻易施展暴露而出,或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瞒天阵之下,其他人无法感受,也无法看到。
嗤……
此时,林焱的那天火已是将困魂绳焚烧开来,随后林焱看向灵溪道:“小溪,你先退开此地!”
身在林焱身边,灵溪顿时点了点头,直接离开了这里。
只是,她的目光却一直落在林焱的身上。
她也是知晓,刚才的那等力量,绝非林焱所拥有。
这等力量,很是玄妙。
但不知为何,在林焱施展这等力量之时,灵溪的身上那古老的气机总是在流动,仿佛有画面要在其脑海内回转,似有记忆要冲出。
为何会如此?
这一切,太过惊奇。
不过就在这时,来不及灵溪思考,林焱已是凝视向那素衣老者。
此刻,望着那被焚烧的困魂绳,那素衣老者的脸色瞬间苍白下来。
林焱,竟是将这一根绳索焚烧?
这可是望天阁的宝物,可困住轮回之下修炼者的魂魄,但如今连林焱都困不住?
怎会这样?
轰!
在其惊诧之时,林焱的天火已是向着其袭来。
天火呼啸,崩腾如龙,气势咆哮而出,要将一切吞没。
“你绝不是我的对手!”
这素衣老者大喝一声,直接将准轮回的修为全部爆发。
只是,即便是如此,面对着如今的林焱这等天火,他所有的防御也显得那般脆弱。
咔嚓咔嚓……
天火下,其力量在不断的崩裂。
这素衣老者脸色沉重无比:“林焱,你刚才到底施展的什么力量?血杀宗内,应该不会给予你此等之力,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面对着这等呐喊,林焱神色平静。
此人,还不配让林焱开口。
“今日我虽会死,但我能感知,你乃是借助的此地之力,走出此地,你什么都不是。白骨公子已降世,你终究会被其镇压!”这素衣老者声音凄厉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