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经过这深入灵魂的教育,柯南就像是冬天封冻的河面,一时半会再也浪不起来了。
而柯南的老爸老妈在给他上了这么刻骨铭心的一课,给儿子留下一片心理阴影之后…就继续放心地对儿子执行放养政策,忙着出国做环球旅行,过没有拖油瓶打扰的二人世界去了。
临行前,按照柯南本人的意愿,工藤有希子以“江户川文代”的名义,将他重新寄养到了他青梅竹马的身边,毛利小五郎的家里。
第二天,下午。
柯南如往常一样,背着书包放学回家。
虽然是走同样的路,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但他回家的脚步却比以往快了许多。
不为别的,就因为昨天老爸老妈给他上的那一课。
人往往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一想到昨天经历的,小兰搂着别的男人离他而去的可怕画面,那种爱人的鲜血将自己双手染红的恐怖场景….
柯南就恨不得化身考拉,天天抱在小兰这棵树上,一刻也不放手。
他觉得,现在就算是有案子发生,都不可能让他抛下小兰不管了。
嗯…小兰别抛下他不管就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柯南不禁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即使早点回家也只能对着小兰跟浅井医生吃干醋也没关系,对如今这仍旧沉浸在那噩梦余波里的柯南来说,他能待在小兰身边就觉得很幸福了。
而就在他走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的时候,却被一个意料不到的人拦了下来:
“林?”柯南有些不解地看向林新一:“你来这干什么?”
“找你有事。”林新一走上近前:“你先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里?”柯南有些疑惑。
“你马上就知道了。”
林新一没有回答,只是一把将柯南抱了起来。
他摆出了一副诱拐犯的架势,将这位大侦探紧紧箍在怀里,不让他挣脱。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柯南愈发不解。
而林新一却是一边抱着柯南行走,一边拿出自己训练多年的面瘫脸,冷冷说道:
“柯南,有些事情,我恐怕得告诉你了。”
“其实我根本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那个黑衣组织的干部!”
要让柯南出钱出人,就得让他知道宫野姐妹的存在,知道宫野志保的真实身份。
都已经让他知道这么多了,按那位大侦探的脑子,有些事情想瞒也瞒不住的。
而柯南说到底是他的队友,林新一也没有必要,一定让他蒙在鼓里。
于是,他打算就此坦白一切,和柯南正式达成合作。
不过,在按计划告诉柯南真相的同时,林新一也准备顺便多吓一吓这小鬼,让他更加深刻地懂得低调和收敛。
正因如此,他说话时才一直学着琴酒的样子,把腔调拿捏得冷飕飕的。
而柯南好像还真被他眼里的杀气给吓到了一样。
只见这位大侦探一阵沉默,表情渐渐变得比哭还难看:
“林…你能不能别闹了。”
“再像昨天那样演我一次,我真的会疯的!”
林新一:“…….”
而柯南则是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
“话说回来,你这次也演得太不走心了。”
“想扮演坏蛋‘绑架’我,你至少也得开辆汽车来啊!”
“哪有犯罪组织的干部,绑架人是用腿走的?”
说着,柯南干脆舒舒服服地躺在林新一怀里,连挣扎都不挣扎了:
“说起来你昨天开的车还是我爸妈租的,而今天我爸妈已经出国了。”
“我说,林…”
柯南不禁想到了之前和林新一坐计程车时,他那抠抠搜搜、肉疼不已的模样:
“你是不是不舍得汽油钱,所以没开车过来?”
林新一:“……”
这小混蛋,怎么猜得这么准。
他刚开始的确想把原主留下的那辆黑色丰田车开出来,增强透露身份时的压迫感的。
可一想到开车出门需要烧的汽油,还有可能要花掉的停车费,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严肃点!”林新一板着脸,冷冷喝道:“我没跟你开玩笑!”
“知道了…”
“总之你想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带去就行了。”
柯南就像是变成了一只慵懒的橘猫,完全躺平任撸:
“你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所以才摆出这种架势来恫吓我,希望我能在知道之后,低调地将秘密守住。”
“林,这真的没必要…”
“昨天玩的那一出,已经够让人印象深刻了。”
“有什么秘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现在我已经知道做人要小心低调了。”
说着,柯南的小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心有余悸的神色。
就这样,他老老实实地跟着林新一,来到了一幢距离他家不算太远的别墅。
“他是打算带我来这见什么人吗?”
望着别墅院子里晾着的女性衣物,柯南很快就察觉到,这幢别墅应该是住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和林新一有着什么关系。
她的身份一定非常敏感,不然林新一不会提前给他来个下马威,还把气氛弄得这么神秘。
而那个女人多半是和他要对付的那个组织有一定联系。
否则,柯南也想象不到,一向不愿意让他掺和杂事的林新一,为什么要特地带他这个“小学生”,来见这个身份敏感的女人。
“难道,林新一对那个组织的调查,已经有进展了?”
“可他明明跟我一样没有任何线索,这些天又一直在破案,怎么会调查得这么快?”
想到这里,柯南心里顿时涌起了浓浓的疑惑。
而林新一带着他来到别墅门口,摁响了别墅门铃。
门很快开了。
但有些出乎柯南意料的是,为他们开门的除了有一位漂亮的年轻女人,还有一个看着只有7、8岁大小的茶发小女孩。
那小女孩牵着那年轻女人的手,乖巧地站在身边,仿佛是被姐姐带出来散步的小妹妹。
但她那精致的小脸上,始终挂着一副和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冷漠。
门一打开,她稍稍地瞥了柯南一眼,便把目光移到了林新一身上:
“林,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变小了的工藤?”
“嗯。”林新一点了点头。
“这…”柯南的表情顿时变得微妙:
这个小女孩的语气一点不像是小学生。
而且很明显,林新一还把自己的真实身份都告诉了她。
他为什么会放心地将如此重大的秘密,告诉一个小姑娘?
“难道…”柯南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进去聊吧。”林新一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关上门,带着柯南到客厅坐下。
落座之后,柯南正想主动发问。
而那小姑娘却是向他投来一道冷冷的目光,用清冷的口吻缓缓说道:
“你猜得没错,大侦探。”
“我和你一样,是被APTX4869——”
“也就是你服下的那种药物,给变小的受害者。”
“真是这样?!”虽然已经料到这一点,但猛地听到这猜想被印证,柯南心里还是有些震撼。
而这震撼还没平息,那茶发小姑娘就又抖出一个猛料:
“而且,我和我姐姐,都曾经是那个组织的成员。“
“我姐姐只是组织的外围成员,但我却是组织主持研发药物的科学家,是APTX4869的研发者。”
“你可以叫我在组织的代号是,‘雪莉’。”
“至于我的名字嘛…”
茶发小姑娘的表情稍稍显得玩味:
“大侦探,其实你已经听过了。”
“你…”柯南没听懂她的弦外之音,只是无比震惊地说道:“你就是这药物的研发者?”
“林,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由转过头去,万分好奇地看向林新一:
“这个‘雪莉’,怎么会和你认识?”
“她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额…”林新一表情古怪地回答道:“我不是说了,我就是那个组织的干部吗?”
柯南一阵沉默,无奈地感叹道:
“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再开玩笑了啦…”
“哪有犯罪组织的干部,会穷到连车都开不起的。”
林新一:“……“
旁边的志保小小姐冷脸一滞,表情变得有点不好意思。
“还有…“
柯南继续加以分析:
“如果你是那犯罪组织的干部,那你救我干什么?”
“当时我们认识没几天,也谈不上有多么深厚的友谊吧?”
“你何必冒着被组织惩罚的危险,救我一个组织想要除掉的累赘呢?”
“……”
林新一无奈地看着柯南:
“就不能是我突然良心发现?”
“不,这可不是突然的良心发现。”
“因为你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好人。”
柯南摇了摇头,十分坚定地对林新一说道:
“虽然这么说有些感性,但你在破案时展现出的那种对正义的追求、对生命的珍视,是能让人感受到的。”
“说你是天生的警察还差不多,怎么会是犯罪分子呢?”
说到底,他一时间怎么都不肯相信,林新一会是个坏蛋。
林新一听得一阵无语,最后只好问道: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那你觉得,我是怎么把药物研发者弄到这里的呢?”
“这…“柯南猛地反应过来。
他刚刚完全是从林新一的个人品质出发,来判断他的身份。
但这事只要冷静下来,用侦探的思维稍稍一想,就会发现很多地方不对劲:
林新一如果和那组织毫无关系,那他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这么快调查到组织,还拐出两个分量不轻的组织成员来?
柯南并不傻。
在褪去林新一身上的“好人滤镜”之后,他马上便注意到:
针对现在的情况,那个看似最不可思议的解释,反而是唯一的合理答案。
“你…你真是那个组织的成员?”
林新一是个好人,却又同时是犯罪组织的成员。
这话听着很荒诞,但柯南却已经有些相信了:
“怪不得…”
“怪不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会在河边自杀。”
柯南喃喃自语着,表情恍然大悟:
关于这一点,从认识林新一开始,他心里就始终没有想通。
他不知道像林新一这种颜值过硬、品质高尚、才华出众,从各方面都堪称完美的人,会走上自杀寻死的道路。
柯南刚开始以为是林新一是经济上出了问题,可后来通过接触,却又发现林新一虽然贫穷,却从来没有因为钱而失落忧愁。
这样一来,林新一的自杀就成了个未解之谜。
这个未解之谜始终横亘在柯南心里,他与林新一接触得越久,就越是疑惑不解。
现在,这个疑问终于得到了解答:
“是因为那个组织的原因么…”
“像你这样的好人,被那种组织束缚着,一定会很痛苦吧?”
在知道林新一的真实身份后,柯南的反应不是害怕,不是畏惧,而是一股深深的感动,还有同情。
“怪不得你一直那么认真地让我保持低调。”
“原来…你是为了救我,冒了那么大的风险。”
想到林新一在承受着那种痛苦的情况下,还舍命保下自己,柯南不禁有些愧疚。
他更加觉得,林新一值得敬佩,和同情了。
“喂喂…那都是好些天前的事了。”
“别担心我,我不是早就没跳河了吗?”
林新一表情无奈,正想劝柯南别拿这种关心绝症患者的眼神看他。
但这时…
他却感到自己怀里,突然多了一团温温软软的物什。
林新一低头一看:
只见那位一直在人前保持冷漠的冰山小美人,这时不知怎的,突然人设崩塌。
她一头钻进了他的怀里,与之紧紧相拥。
就像是贪恋主人怀抱的小猫咪。
“志保,怎么了?”林新一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林…”
志保小小姐紧紧抱着林新一的胳膊,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男朋友的脸。
她的声音都在颤抖,每一个音节里都充斥着浓浓的愧疚:
“你…你去自杀了?”
“是因为我吗?”
……………………
……………………
最近一直有点神经衰弱的症状,尤其是今天,状态很糟。
今天先一更吧…以后有机会再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