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根基不稳,以后每天早上练拳之前,先蹲一个小时马步!”
余飞看到对方做出的防御动作,那微微下蹲的动作,因为根基不稳,所以身形一直都在忍不住摇晃。
对方被余飞这样评价,终于明白为啥自己练功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做很多动作身体不稳了。
“来,我不还手不防御,你打我一拳!”
然后余飞指着自己的我胸口给对方说道。
年轻宗师听完余飞的话,站起来大步走了过来,气沉丹田猛的发力,一拳打在了余飞胸口。
对方的拳头自然被余飞调集内力将力道全都抵消掉了,所以余飞挨了一拳之后,自己动都没有动。
年轻宗师自然也不会不知好歹用出全力,这一拳大概六七分力道的样子,但是他看到余飞竟然挨了自己一拳,甚至都没有后退一步,顿时觉得被打击的很严重。
毕竟他也是个宗师,打别人一拳竟然毫无作用,这就很打击人了。
“腰部力量太弱,以后要多练弓马,发力方式太落后,本来一拳可以打出来三百斤的力道,你却打出来了二百斤,以后每天早上不打破三个沙袋不要吃早餐!”
余飞挨了对方一拳之后,给出来了评价。
对方听完余飞的话,站在原地又思索了起来,终于知道自己和余飞的差距在哪里了,这随随便便的余飞就找出来了他一大堆的基础性的问题,看来他进入宗师境界真的是幸运了。
当然了一个人进入了宗师境界,说明此人总有一些可取之处,那就是此人的拳法-功底不错,对于出拳的角度和时间都掌握的相当好,可惜这些掌握的再好,要是出拳的力道不够,照样就是之前那种被余飞碾压殴打的结局。
余飞指出来的这都是基础的问题,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要是基础出现了问题,那高层建筑就无从谈起了,基础一旦得到弥补,其他方面的增益就会显而易见。
对方只要按照余飞的要求,每天蹲马步,并且每天早晨打破三个沙袋再吃早餐,不需要余飞告诉他怎么发力,久而久之熟能生巧,他他的身体自然会找到最适合的发力方式,才能用最快的时间打破沙袋。
“来,对打几招吧!”
余飞看到对方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余飞准备给他喂几招,‘喂’这个词用在比武之中,一般都是高手专门陪着普通人练习的时候,故意放慢速度,让对方学习自己的武功的方法。
男子听完余飞的话,也知道余飞这是在教他,点点头对着余飞抱拳之后,开始对余飞发起了攻击,余飞这次再没有做一拳超人将对方打飞,而是控制自己的力道和节奏,只是稍微比对方厉害一点点,和对方正面对打了起来。
余飞想要控制战斗节奏的时候,对方立马感觉不一样了,他总觉得自己仿佛可以打得过余飞了,但是每次都是差一点点,力气差一点点,招式差一点点,角度差一点点。
可是他和余飞的距离,就是差的这一点点,大家都是宗师了,差距自然不会如同鸿沟那么巨大,但是就算是这微小的差距叠加起来,就把距离拉开了。
余飞故意陪着对方打了七八分钟,对方在这种强度的战斗之中,进步大但是损耗也大,余飞看到差不多了,要是填鸭太多对方反而无法全部接收,最后效果反而差了。

飞收手,对方站在原地思索了起来,余飞走回去了王大锤等人的身边。
说实话他们打了这么半天,正经动手的时候,周围围观的人都觉得仿佛是儿戏一般,因为正正经经的还真没有打几下,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美感。
反而是余飞教年轻宗师的时候,大家看的津津有味,觉得两个人打的有模有样有点看头。
很快谈判的那些人换洗完衣服回来了,看到年老宗师还在地上躺着,虽然不吐了,可是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就让人能看出来了,估计没有个一两天是恢复不过来了。
而年轻宗师站在原地,时不时对着空气出一拳,那样子就仿佛一个武痴,当然了这是在悟余飞教给他的拳法。
“这场比试我赢了,你最好愿赌服输,按照清单上的要求做,否则那就是逼我撕破脸,你也明白到时候要付出的代价,要比清单上要求的多百倍千倍!”
余飞看到对方来了,直接带着自己人走过去,丢给对方一句话,然后扬长而去了,
余飞走的潇洒,那是因为已经没啥好说的了,结果出来了,要么遵守,要么不遵守,废话都没有说的必要。
巴方的人脸色自然不太好看了,专门请来了两个宗师,专门设计语言陷阱,目的就是用这种手段,将清单上的内容给节省回来,没想到他们失算了,余飞的身手完全碾压他们的人,两个宗师都没够余飞一个人打。
这还是余飞控制的结果,其实安然无恙的打败一个人,要比杀死一个人难,余飞要是以分出生死的目的战斗,其实那两个宗师交手之后,就不会有停歇的机会,顶多十招两个人都会死亡,和便是余飞的自信。
余飞他们回到了住宿的地方,其实也就是回来喊梅媛馨等人一声,然后他们直接朝军营外而去,一副巴方爱送不送的样子。
巴方自然没有那么傻,撕破脸这事他们不占理也不敢干,加上余飞背后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所以他们急忙安排人追到了军营门口,给余飞他们配了三辆车三个司机,还有一大堆客套话,才将余飞他们送走。
车队即将离开的时候,一个靓丽的女军官从军营里追了出来,余飞笑着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出来了,那竟然是之前试图色诱自己的玛希拉,她后来打算灌醉自己,反而被自己灌醉了,之后便没有出现。
“请问,余飞先生在哪一辆车内?”
女军官追出来,看到三辆车一模一样,还都关着窗户,着急的对送余飞的人问道。
“我在这里,有事吗?”
余飞主动降下了车窗,反正要走了,也不会有啥交集了,看看她想说啥。
“余飞先生……”
玛希拉看到余飞的时候,又羞涩的似乎说不出来了。
“怎么了?”
余飞皱眉看着对方,对方露出来的这幅女儿神态,太容易让人怀疑他们之间有点什么了。
“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玛希拉羞涩的走过来,将一个盒子塞进窗户里,转身就跑掉了。
周围巴方的人都笑了起来,车内和余飞一起乘坐的梅媛馨和李莹莹也露出来了微笑。
余飞看着对方的背影,因为文化的不同,余飞不习惯当别人的面拆礼物,所以没有满足外面那些好奇的眼神,将车窗给关了起来。
“走吧!

余飞对一脸好奇的司机说道,示意他可以开车了。
司机悻悻的点点头转身发动汽车上路了,梅媛馨和李莹莹则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仿佛在说你不给其他人看可以,敢不给我们两个看,你今天就完了。
余飞挠挠头,当着两个人的面慢慢打开了手里巴掌大的盒子,这盒子不大,也没有上锁什么的,一掰就开。
“唉哟!”
梅媛馨看了一眼,发出来了夸张的声音,然后一脸的怪异表情。
“咦!”
李莹莹则瞪大了眼睛看了个仔细。
盒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一个很小的,仿佛医院里打针的时候,用来装药物的那种比大拇指大一点的瓶子。
瓶子里面竟然装着半瓶子暗红色的鲜血,甚至于鲜血看起来还稍微有点粘稠,不像是直接从血管里抽出来的那种。
“这是啥意思?血债血偿?”
余飞盯着那半瓶子血液看了一会之后,疑惑的嘀咕道。
“你是不是傻!谁来寻仇的时候,还一脸的羞涩!”
梅媛馨白了余飞一眼,作为一个女人,她能敏锐的感觉到,这瓶子暗红色的鲜血的意义不同寻常,只是不懂这里的习俗,所以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而已。
“这血的颜色和粘稠度不正常,好像是女孩子来大姨妈的时候,流出来的鲜血!”
李莹莹就比较务实了,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猜出来了这暗红色的鲜血的出处。
“这就是诅咒我了!小时候我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这东西不吉利,要是洒在了男人的头上,这个男人一辈子都干不了大事了!”
余飞顿时一瞪眼,偏着头说道。
“去你的吧!这是对女人的无情偏见,没有这东西,人类早就灭绝了,你们男人也没法被生出来!”
梅媛馨白了余飞一眼,她随便不是那种满口女权的女人,但是一些基本的权利和偏见,她还是要发声的!
“小飞哥这明显是故意打岔,他才没有那么傻!”
李莹莹看着余飞甜甜的笑了,她只是单纯但是不傻,看出来余飞这是故意将话题往其他地方引了。
“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梅媛馨也好奇了,毕竟文化不同,她们真的无法准确地做出猜测,但是大概还是可以的,就比如那个女人羞涩的表情,就让梅媛馨明白,那个女人绝对是相中了余飞。
开车的司机,已经通过后视镜头偷看半天了,虽然他听不懂余飞他们的话,可是在看到那个小瓶子的时候,司机似乎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司机先生,您是不是知道这个瓶子装着的鲜血是什么意思?”
李莹莹转头用标准的英语问道。
“是的,我当然知道了,这是我们本地的习俗!”
司机点点头,看得出来他很想说话了,就等有人问他了。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余飞觉得和这种人说话太蛋疼了,故意将话说了一半停下来太讨厌了。
“这是我们本地的女孩子,到了出嫁了年龄,一旦看中了那个男孩,就告知对方的方式;对方要是接到这个礼物,三天之内去找女孩子,那两个人就算是私定终生了!”
司机看到余飞不爽了,才急忙将寓意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