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
夏若飞此言一出,埃隆马斯克与格莱姆斯两人都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当然是怀着巨大的希望的,但夏若飞如此轻描淡写地说可以彻底治愈,反倒是给了他们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李义夫对夏若飞从来都是盲目崇拜的,他见埃隆马斯克与格莱姆斯都呆愣在那里,不禁说道:“马斯克先生,既然夏医生说有把握,那就肯定没问题的,他从来不轻易许诺!”
埃隆马斯克回过神来,他有些失态地站起身来,说道:“夏医生,您真的可以彻底将小X治愈?那复发概率呢?”
横纹肌肉瘤的复发概率还是很高的,而且转移非常快,尤其是小X得的这种类型的横纹肌肉瘤,一旦复发就基本上宣告死刑了,所以生存率才会那么低。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在我这里,彻底治愈的标准,自然是包括复发的因素在内的,如果会复发的话,那还能叫彻底治愈吗?”
“百分之百不复发?”埃隆马斯克不禁张开了嘴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就在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马斯克先生!我敢肯定这是一个可恶的骗子!没有人可以保证横纹肌肉瘤百分之百不复发!”
话音刚落,埃隆马斯克的私人医生曼努带着几个儿科肿瘤专家气呼呼地走进了房间。
刚才护士给曼努通报情况之后,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带着几个专家朝小X的房间这边赶来,他们还没进小X的房间,就听到隔壁房间夏若飞和埃隆马斯克交流的声音。
曼努听到夏若飞说彻底治愈、百分之百不复发,顿时怒从心头起,忍不住直接推开门就闯了进来。
埃隆马斯克看到怒气冲冲的曼努,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曼努博士……”
“马斯克先生,请原谅我的冒昧……”曼努朝埃隆马斯克微微欠身,然后说道,“我在外面不小心听到了你们的对话,实在是忍不住,就直接闯进来了。”
埃隆马斯克摆摆手说道:“没事。我先介绍一下吧!夏医生,这位是我的私人医生曼努博士以及他的医疗团队;曼努博士,这位是来自华夏的夏医生,他在中医领域……”
“抱歉,中医?”曼努忍不住又一次打断了埃隆马斯克,正色说道,“马斯克先生,我知道您非常关心小X的病情,希望能尽可能地提升他的生存概率。也许正因为这样,才让一些招摇撞骗的人有了空子可钻!”
说完,曼努面露讥讽之色,看着夏若飞轻蔑地说道:“据我所知,你们所谓的中医至今都在使用最原始的方法,从草根树皮中提炼少得可怜的药物成分,没有科学的试验、没有精密的仪器、没有明确的理论体系……没记错的话,至今都没有一款中成药获准进入美国市场吧!也许你们的国家根本就没有打算申请对吗?因为你们知道,你们从草根树皮中熬制出来的所谓药物,根本无法通过美国严苛的药物检验标准和药物试验流程!”
犹如连珠炮一般喷了一通之后,曼努又把目光转向了埃隆马斯克,说道:“马斯克先生!医疗是非常严谨的学科,您是科技界的巨子,是硅谷的传奇!怎么能够相信这种伪科学的东西呢?”
不得不说,曼努的气势还是很盛的,就连埃隆马斯克都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些动摇,不过他一想到夏若飞那鬼神莫测的检查手法,再加上夏若飞那彻底治愈的承诺也非常有诱惑力,所以他最终又变得坚定了起来。
他说道:“曼努博士,我只是想让夏医生试一试中医的手段。夏医生的治疗并不需要对小X动手术,也不会损伤他的身体,并不影响你和你的团队的治疗工作!”
“怎么可能不影响?”曼努夸张地睁大了眼睛,摊开双手说道,“所有的中药都没有经过检测,贸然给病人服用之后,会造成难以预测的后果!而且我也无法保证是否会和我们的用药产生冲突,一旦出现不可控情况,那是非常危险的。”
埃隆马斯克自然是倾向于让夏若飞先试试的,听了曼努的话之后,他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了夏若飞,想要听听夏若飞怎么反驳曼努的观点。
而夏若飞从曼努闯进房间开始,脸上就始终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就连曼努把中医贬低得一无是处,他也依然没有露出半分不悦,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直到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他,他这才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瞥了曼努一眼,淡淡地说道:“曼努先生是吗?虽然你的观点不值一驳,不过既然你说了那么多,那我也请教你几个问题吧!”
曼努耸了耸肩,脸上带着不屑的表情朝夏若飞扬了扬下巴,说道:“洗耳恭听!”
看着曼努一副“不服来辩”的样子,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你知道中医的传承有多少年历史了吗?你知道中医的理论体系有多么博大精深吗?你当然不知道!几千年前,西方人还将放血疗法奉为圭臬的时候,华夏的中医就已经有了完整的理论体系,你不知道什么叫天人合一,也不知道阴阳五行,更不懂五运六气、人体经络,但却可以对中医大放厥词,就好像只会使用简单石器的原始人看到现代化的飞机,他永远都不会理解这种现进的交通工具。不过原始人会对飞机顶礼膜拜奉为神灵,而你却对中医大放厥词,我们通常把这叫做无知!”
“你……”曼努气得满脸通红。
而夏若飞却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就继续说道:“把所有自己不懂的东西都归结为伪科学,可不就是无知吗?而且还是拿无知当有趣!曼努先生一定很得意自己提出的论据,也就是所谓中药无法通过FDA标准进入美国。我想说的是,美国的药品检验标准是针对西医西药的,中药凭什么要按照这个标准来评价?另外,中医、中药为什么就一定要进入美国市场?这是我们的损失还是美国人的损失?”
说完,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我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你这样可笑的优越感!”
曼努差点儿给夏若飞气死,他喘着粗气说道:“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无法改变事实!癌症是现在乃至将来很长一个时期内根本无法攻克的难题,如果中医真的能治愈癌症,你们早就满世界宣扬了!很抱歉,我不记得在哪一份顶级周刊上看到中医成功治愈癌症的病例!所以,你的巧舌如簧,根本都是空中楼阁,完全站不住脚!”
夏若飞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辩不过了就开始耍无赖?这果然很美国!”
“你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曼努觉得自己扳回了一成,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是无解的问题。
夏若飞淡定地说道:“你要早点儿提出用事实说话,就不用我浪费这么多口水了!我当然会用事实告诉你,中医比你想象的要高级得多!”
“可惜……在你证明自己之前,我不会同意你给我的病人治疗!”曼努说道,“马斯克先生,我是您的私人医生,我必须为雇主负责。如果您坚持让这位夏先生给小X治疗的话,那我只好辞职了。因为我并不确定这样不负责任的治疗会不会带来不可预测的结果,为了我和团队的声誉,我必须规避这样的风险!”
埃隆马斯克把目光投向了夏若飞。
曼努在美国也算是顶尖的医生了,埃隆马斯克自然不希望他轻易辞职离开,毕竟就算是再有钱,想要找一位靠谱的私人医生,也是要靠一点儿运气的。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我当然不会用小X的病例来证明我的医术!不过,用事实说话,似乎也并不是很难……”
说完,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曼努医生,不知道你是否了解埃隆马斯克先生的身体状况?”
曼努傲然地说道:“当然!我对马斯克先生的身体情况了如指掌!”
“那么他最近出现的耳鸣现象呢?”夏若飞问道,“据我所知,马斯克先生的耳鸣现象已经很严重了,但是你似乎并没有很好的办法……”
曼努不禁愣了一下,然后马上说道:“马斯克先生的耳鸣现象是近期出现的,而这几天我们的主要精力是在小X的治疗方案上,耳鸣这种毛病,并不会危及生命,完全可以后续再处理!这也是对医疗资源进行优化管理的手段!当然,你们的中医恐怕完全不懂这些……”
“那么……不如请曼努医生现在就为马斯克先生制定一个治疗方案?”夏若飞淡笑道,“耳鸣虽然暂时不会危及生命,但对病人而言,却是非常痛苦的。”
埃隆马斯克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耳鸣分为很多种,有的是那种类似蝉鸣的高频声,有的则是有些低沉的轰鸣声,不管哪一种声音,如果二十四小时持续不断地在耳边响着,谁也不会好受的。
尤其越是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这种声音就越明显。
所以耳鸣常常伴随着失眠、头疼等症状。
曼努不禁愣了一下,他看了看埃隆马斯克,说道:“马斯克先生,我上次已经跟您解释过了,目前来说,耳鸣并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手段,而且耳鸣的原因也很多,大部分都跟精神压力有关系。我想是因为小X的病情,以及最近您的工作压力比较大有关,我相信只要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会自己缓解了……”
夏若飞听到这个不出自己所料的回答,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他摊了摊手,对埃隆马斯克说道:“马斯克先生,你看到了吧?这就是所谓严谨的西医?面对小小的耳鸣,都只能指望着不药而愈。”
曼努气得直跳脚:“你这是偷换概念!疑难杂症在任何时代都存在,这和我们的专业性是两码事!”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那么我就用事实告诉你,你眼中的疑难杂症,在中医看来只是随手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实际上小X的病情也是如此,你绞尽脑汁都无法为你的雇主设计出一个完全的方案,但在我看来,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说完,夏若飞不再理会曼努,转而望向埃隆马斯克,说道:“马斯克先生,我想在给小X治疗之前,先解决一下你耳鸣的小毛病,不介意吧?”
埃隆马斯克连忙说道:“当然!如果夏医生愿意为我医治,我感激不尽!”
埃隆马斯克这也是存着考较一番夏若飞医术的心思,毕竟夏若飞表现出来的,都是他在检测方面的能力,实际治疗上,却并没有拿出真正的本事来。
虽然耳鸣与小X的横纹肌肉瘤是毫不相干的两种疾病,但如果夏若飞真的能轻松的解决耳鸣的问题,也是可以证明他确实是有过人的医术的,毕竟刚才曼努也说了,在西医看来,这种神经性耳鸣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更何况,他这些日子也的确因为耳鸣备受困扰,如果真的能治好,那可是一种大解脱啊!
夏若飞点了点头,将摆在脚边的小医疗箱拿了起来,打开箱子后,夏若飞拿出了装了整套银针的小布袋,在茶几上不慌不忙地摊开。
他说道:“我需要先解释一下,一会儿治疗的过程中我会用到这种非常细的银针,这是我们中医的一种治疗方法,叫做针灸,并不是西医所定义的手术。而且这种银针非常细,你几乎不会感觉到疼痛,顶多就是像被蚊子叮一口那样,所以无需恐惧。”
曼努探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套银针的确非常细,犹如牛毛一样,他知道这样的针确实不会对埃隆马斯克造成什么伤害,所以也只是撇了撇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实际上,曼努甚至觉得,这种比抽血用的针还要细得多的银针,根本不可能成功穿透人的皮肤,所以他还抱着一丝看戏的心态,等着夏若飞下一刻就露出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