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兵痞在都市
小說推薦特種兵痞在都市
“圣皇?”
望着挡在自己身前的两道浑身上下,弥漫着恐怖气息的身影,段浪面色一变,一时间有些不知所以。
若是一般星域的圣皇存在,段浪可能根本不至于当成一回事,但是,若是华天仙域的圣皇存在的话,这对于段浪来讲,可的确还是有些糟糕啊。
“混账,竟然敢在巴丹尔大沙漠来,虎口夺食,是谁给你的勇气和底气?”一名圣皇强者,一步踏出,怒斥道,“交出万兽之灵,本冕下可以勉为其难,给你一具全尸。”“如果,你们修为,达到圣皇中期亦或者是圣皇中期,我可能真的还会畏惧。”不过,面对圣皇强者威胁,段浪却是表现出一副十足的风轻云淡的样子,道,“但是很遗憾
圣皇初期这样的层次,我虽然奈何不了,但是,想要留下我,却也是根本没有那样的可能的,《太虚镇魔诀》,第六式,诛仙……”
说时迟那时快。
段浪根本没有怠慢,面对着两名圣皇存在的围攻,直接施展诛仙一剑,但见璀璨剑芒,直接浩浩荡荡,不可一世,冲着两人碾压而下。与此同时,段浪还立马施展《圣之印》第一式沧海印和《圣之印》第二式桑田印,但见无比恐怖而璀璨的能量,直接朝着苍穹之上,一前一后出现的两个庞大掌印汇聚
随即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便直接冲着两道身影,碾压而下。
这样的场面,不说是对于巴丹郡国的普通士兵,哪怕是对于此刻阻拦着段浪的两名圣皇初期强者,可也是十足的难以想象啊。
“哗啦啦!”在无比恐怖的能量,朝着两人席卷而下的一瞬,段浪可是没有多想,直接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不断逃窜,庆幸的是,那两名圣皇初期强者,在段浪逃窜之后,不清楚是
在段浪刚才的攻击之下被镇压,亦或者是其它,总之没有再追来。这样的场面,不免也让段浪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就在段浪寻思着,是否按照地图标注的钟离俊所在的方位,去寻找钟离俊时,只见几股强劲的气息,瞬间浮现,距离
段浪,已经不足百丈……
这几人,赫然便是洛川,李霖,张雯,天问几人,只是没有燕北风。
这几人的出现,段浪也根本不例外,此前,巴丹女王虽然是想借用洛川等人之手,摘取万兽之灵,但是,巴丹女王,也的确是受伤严重。在这样的情况下,巴丹女王还能够展现出丝毫不逊色于燕北风的实力,一来是因为巴丹女王,本身修为高深,实力强大,隐约间要比燕北风高出半个境界,修为俨然已经
达到圣皇后期巅峰,距离圣皇大圆满,也只有一步之遥。
二来嘛,巴丹女王可是狐族,体内流传着强大的六尾狐的血脉,在战斗时,是可以激发血脉之力的……
不过嘛,不说是受伤的巴丹女王,哪怕是全盛时期的巴丹女王,想要斩杀燕北风,也是一件极为为难的事情。
至于现在,在巴丹尔大沙漠,巴丹女王在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想要击杀燕北风,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他们两人的身手实力,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几乎是在伯仲之间。
为此,燕北风在抵挡巴丹女王时,让洛川,李霖、张雯以及问天几人追来,可也并非不可能。“阁下……”洛川抱拳,说道,“在下丹王殿洛川,这万兽之灵,对于洛某来讲,实在是太重要,还请阁下速速归还,无论阁下提出任何要求,只要洛某能够办到,洛某都会
再所不迟的。”
身为华天仙域最强炼丹宗门丹王殿的殿主,有着丹圣之称的洛川,对于一个人说出这样的话,究竟有着怎样的分量,完全是不言而喻的。
在正常情况下,不说是丹圣,哪怕是品级达到一定程度的炼丹师,在这片仙域,也绝对是任何一个势力,想要争相拉拢的对象。
毕竟,炼丹师这可是十分罕见的职业啊……
至于洛川!
哪怕是站在华天仙域顶端的那几位老祖,在面对洛川的如此请求之下,也是根本不可能不给洛川面子的。
但遗憾的是,洛川现在面对的,并不是华天仙域的那几位老祖,而是来自地球的段浪。
“我信你个鬼……”面对洛川的哀求,段浪内心响起一道声音,根本就没有多想,继续施展神通术法,直接逃窜。
“追。”洛川大喝一声,说道。
段浪的逃跑速度,虽然颇为迅速,但他跟洛川等人之间,毕竟有着实力和境界的差距,而且,这样的差距,还是天与地的鸿沟。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多久时间,段浪便隐约间,已经要被洛川等人追上。
“洛川等人,修为太高,速度太快,可完全不是现在的我,想要抗衡,就一定能够抗衡的……”
面对如此场面,段浪眉心一沉,暗忖道。
“但是,这万兽之灵,既然跟劫天大阵有关,那便是父亲亦或者是段家祖上,留给我的馈赠,我是无论如何,也根本不可能将之拱手相让的。”
“但是,若是想要摆脱洛川等人的进攻,对于现在的我来讲,唯一的办法,便是施展血脉之力。”
“只是,施展血脉之力,毕竟有着一定的隐患,不管了……”较之于一些不确定的隐患,若是自己一旦落入洛川等人手中,段浪可完全不需要怀疑,洛川想要的,绝地不止是万兽之灵,甚至,还有自己的性命,在这样的情况下,段
浪是如论如何,也不敢粗心大意的。
他现在必须施展全力,摆脱洛川等人的追击。一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段浪立马施展血脉之力,在眼看着洛川等人,即将将他抓住时,段浪的身躯,在某一瞬间,飞行的速度,瞬间加快出,光速,十倍光速,乃至百
倍光速……“嗯?”洛川见此场面,望着在自己视线中,逐渐消失的一道黑点,满目难以置信,道,“圣皇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