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刀通天
小說推薦菜刀通天
只见倪算求手握破空冷月弓,双目淡定的射出了一支手里的白色羽箭,之后,一道白色的弧光瞬间划过“黑夜”,那前方被狼猪獠牙兽一手拍出的一排黑色气浪,即刻冻结,冻结成了一团看不清,却又摸得着的灰色烟云。
“砰!”
霎时,前方的那头如同高楼一般好大的狼猪獠牙兽,单手挥开了倪算求射来的白色羽箭,紧接着,却是被如影而至的冰蓝色半透明弯月一下击飞,身子一弓,朝后倒飞十丈。
透过弥漫的烟尘,倪算求定睛一瞧,对手虽然身受如此重的一击,身形变成了弓形,脸上露出了有些很不好受的表情,但是,它的浑身上下,只有手臂之上,只是淡淡的出现了一道道细细的青色裂纹。
“丫的,居然敢偷袭老子。”一击之后,倪算求立马愤愤不平的骂道。
因为自从他出道,修道成为了一名修士,面对妖兽,从来只有他暗算对手,而没有像今日这样,还没说过两句,就反而被对手算计。这其实,也间接说明了此头猫头鱼身怪的灵智,绝对不在一般普通修士之下。
“躲是躲不过去了,看来我只有和那头猫头鱼身怪,来个近身对决,一分高下了。”
紧接着,倪算求一看看清那头狼猪獠牙兽接下来的奔跑速度,就直接收起了自己手里的破空冷月,然后双手合十,一蓬红色的气血从一个青色的丹瓶之中飙射而出,然后,倪算求的浑身上下,立马泛起了一层金灿灿的金色光芒。
万人金身!
“好一个孽畜!我与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你要不分青红皂白,对我暗下杀手?”
倪算求一边口中古井无波的说道,一边,他的头顶之上,已经祭出了自己的那件,已经被他祭炼成了本命法宝,周身雕刻着四面佛古朴雕像的上古孤月佛龛。
“砰!”
只见那头狼猪獠牙兽还欲近身,两个纵跃就来到了倪算求的身前,就立马被倪算求的上古孤月佛龛所打出的一个橙红色大手印,一下击飞、倒地,再次狠狠地倒飞了出去。
而一下飞出后,那头狼猪獠牙兽只是抹了抹自己脸上的灰土,就又立马掉头转向,转换了一个方位,骂骂咧咧的朝着倪算求侧面,另外一个方向,狠扑了过来。
却是再次被倪算求头顶上,另外一面上古佛宗古像打出的一个橙红色巨掌,一下击飞,再次狠狠摔落。
“呀!不管,你打我了,你刚才打我了。”
可能因为刚才风大的缘故,也是直到此刻,倪算求这才听清了对方,竟然是在埋怨,刚才在枯荣滩涂的边缘处,偷袭击打了它的后背。
“哦,原来鱼兄是为了此事,那打你真的是便宜你了!”倪算求继续控制着自己的本命法宝,平静道。
“为什么,呃~!”
前方的那头狼猪獠牙兽想要再次发狠,再次猛扑,却是又被倪算求头顶上方的上古孤月佛龛击中,来了一个狗啃泥。
“哼,为什么?”
“你要清楚,你不过是一条河里的小鱼,现在游在岸上,那也只是一条可以游在岸上的小杂鱼。而鱼,在我们的天地,就天生是我们的猎物,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修士说
的一句俗语,那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倪算求不急不燥的说道,继续祭炼着自己的阴魂铲。
只见,在那件阴魂铲法器,源源不断吞吸起四周众多大修士阴魂,倪算求的肉身力量,也已经达到了他所修炼的淬体功法的巅峰。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前方的那头猫头鱼身怪所幻化的狼猪獠牙兽,顿时愣了一愣。
“对!孺子可教。”倪算求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可是这个时候,那头狼猪獠牙兽却是突然间头朝下朝下一冲,然后就好像扎了一个猛子。只看见,前方的那块烟雾缭绕的黑石沙滩,冒起了一阵飞沙走石的滚滚黑尘,只是一两个呼吸,它的高大身形,便立马显现在了倪算求的身前。
“你才是鱼……。”
“彭!”
只见说时迟那时快,正当对方还欲说出那个肉字,挥舞起两只擎天巨爪,正欲狠狠砸落,倪算求是直接一只金光大脚踢出,打中了它的腹部,震的那头狼猪獠牙兽再次浑身痉软的往后踉跄了三步。
紧接着,对方的头顶蓦然被一柄黑色巨剑一下砸中,竟然是倪算求在电光火石间,击发了自己的那柄握草飞剑,狠狠地插在了它的头顶部位。
“跪!”
倪算求的声音声如洪钟,如雷般响彻了半个沙滩,而对面的那头妖兽,正好在此时,因为承受不住倪算求金丹聚力术所凝聚的巨力,而一下子无可奈何的半跪在地。
然而,那头浑身散发着青色瓷器般华光的狼猪獠牙兽也不是省油的灯,如此利剑砸落也无法击穿它的头部。只看见它的一只黑色巨爪陡然落地,它所在的地面上,再次飘起了一连串黑色烟雾,紧接着,那头巨兽挣脱了倪算求的巨剑,身形一闪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倪算求的侧面,直拍了过来。
倪算求眼疾手快,身外金光一闪,右手一挡,整个身影连同护体灵光,直接被对方拍飞、横移。可是与此同时,对方也是在这一刹那,被倪算求的握草飞剑,再次狠狠地拍中了它的面门。
只见它的面部扭曲了几下,身形一顿之下,紧接着,却是以更加快的速度,朝着倪算求的正面,飞扑了过来。
“彭!”
双方再次交击,虚空之中震出一层精铁交击般的音爆。
“嗡~!”
倪算求的飞剑笔直朝下,却是一下顶在了它的头顶,却是再次因为对方那瓷器一般坚硬的肉身,一时间无法深入半寸。
而就在这一瞬,那头巨兽却是死死的抓住了倪算求的飞剑,在倪算求还欲御使自己的飞剑,想要继续拍打对方,那头巨兽却是一改之前的对策,使出全力,往下一拽,拉的虚空之中的倪算求整个人一个踉跄,几乎朝着下方的地面,直直的坠落。
“鱼兄,你这是何苦?我与你本身毫无怨结,如此恶斗,你最多会落得个遍体鳞伤,惨死在这枯荣滩头。”
“不行!你打我了,你刚才打我了。”
只见倪算求苦苦规劝,但是那头巨兽却是置若罔闻,使劲的摇头,并且,它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十分不屑,不死不休的神色。
只见说话的同时,那头妖兽在抓住倪算求飞剑的第一时
间,已经张大了嘴巴,准备要吞吸,那头顶上方倪算求的弱小身影。
“孽畜!自己作死,切莫怪我。”
只见,就在这一大蓬一大蓬的阴风、阴气,朝着此头妖兽嘴里卷吸过去,倪算求手里的巨剑再次狠狠发力,突然间吸引住了对方的全部注意力,他的身后,那柄已经吸收了不知道多少大修士神魂、神魄的阴魂铲,突然间红光大闪,随即,那件阴魂铲的刀尖,一下飞射出了一条晶紫色的游龙,游龙笔直朝下,瞬间没入了它的口中。
“彭彭彭!”
数声连爆。
那头直立着的狼猪獠牙兽瞬间如一尊雕像般垮塌,同时,它的身周,立马飞窜起了无数的烟尘。只是数个呼吸,它的整个身形,已经如同一面巨镜,一下间在下方的黑石沙滩上,碎裂飞散。
“嗖。”
“嗖。”
“嗖,嗖,嗖!”
而就在这个瞬间,一层层滚滚的惊天黑浪,冲的倪算求身影不停横飞,整个身子犹如在大海波涛内浮浮沉沉,前上方的虚空,两株通天及地的水火二树当间的那层青色光幕,正中心的那个白色漩涡,开始以流星飞落的速度,瞬间飞射出了无数的红色光焰和白色水浪。
“难道是要垮了?”
倪算求一边倒退,一边心里默念着。
而头顶上方,他的那枚湛蓝色的金丹,以及那盏祭炼到金丹内的本命法宝,开始源源不断挥洒出更多蓝色的丹霞,拼命抵挡着,这四周已形同大坝决堤一般的各种威能。
当然,这一切的变故太过突然,只有倪算求和他怀里的器灵红牛老哥可以看到。
而只是一盏茶不到功夫,当两人再次睁开双目,发现两人身周的山貌、地形,已经完全变样。
只见两人已经来到了一片翠绿,树林阴翳的小山头,众山环绕中,有一条清澈碧绿的小溪,正在潺潺流淌,一直从山头的那侧,从两人脚下经过。
倪算求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应该是来到了一处宁静的山间村落,只看见溪流的两边,一排排坐落着错落有致的小石屋,而下游,那个山头出口处,竟然还残存着一座已经塌陷了一半的黑色石板桥。
“小王村?”
这一刻,倪算求和红牛老哥两人都是兴奋莫名,情不自禁的大叫出声。
“是幻境,这一定是幻境。,”
而转念一想,倪算求看了看满是熟悉的山头村景,却是不见任何一个人影,他心里立马有了新的判断,这此山此景,应该就是那条神出鬼没的猫头鱼身怪身死、命陨之际,所幻化出来的幻境。
于是,一时间无人回应的倪算求,就直接一下落地,只是走了几步,倪算求又回到了原处,再次腾空后,依旧一动不动的,静静地悬浮在那座极为熟悉的小王村山头的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