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沙滩上,已经有不少人都集中到了这里,其中就有赵子武、巴郎几人。
见着林中又有人出来,不少人都是来了兴趣,之前不少人都在打赌这一次出来的是谁,此刻见着人来,不少人的注意力都是集中了过去。
“向羽!”
看着来人,赵子武脸色一沉,就跟看见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仇人一样。不得不说,赵子武有点入戏太深。
向羽三人从林中走出,不少人看清是向羽后都是不禁惊出了声,毕竟向羽这么早就出来,着实是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的。
还在和张冲互瞪的廖勇听到旁边之人的话后,立马就是调转目光看向了向羽,张冲被他无情抛弃了。
见此,张冲内心有点不舒服,被背叛的感觉油然而生,同样是转头朝来人看去。这一看,便是瞧见了蒋小鱼和鲁炎这两个好兄弟,脸上立马露出喜色。终于有熟人聊天,不用再瞪眼了。
瞪了这么久,其实他眼睛都酸了,但是谁让他输人不输阵呢。
“赵子武!”向羽老远便是看见了从人群中站起来的赵子武。想到之前蒋小鱼说的话,向羽脸上不由闪过一抹满意。
瞧见没有,我比赵子武坚持的久,我赢了!
向羽或许自己都没察觉察觉到自己的傲娇。
“排长!”巴郎自然也看见了向羽,脸上不由露出着急之色。
怎么排长也这么早就被淘汰了!在巴郎心中,向羽应该是坚持到最后的人。
“秃子,你傻乐个啥呢!我们俩出来了,你很高兴是不!”蒋小鱼两人走到张冲面前,见着张冲的笑容就是忍不住不满道。
“还有你这脸,你这脸咋回事!你怎么混得比我还惨,不是说你入山能擒狼吗!你这是被狼挠了还是怎的!!”
蒋小鱼的嘴炮是不分你我的,一上来就是把张冲心中看见朋友的喜悦给轰的一干二净。当然,现在看见朋友本也不该高兴,这也不是啥好事。
“巴郎,你怎么也出来了。”
向羽看着走到自己旁边的巴郎,不由皱眉问道。
他运气不好遇着了教官,怎么巴郎也遇上了,他们这就被一网打尽了?
“别说了,遇见两个蒙面人,一个比一个能打,上来两下子就是给我打晕了,我都不知道是谁,醒后手中就拿着一张纸条,让我来这里集合。”
巴郎脸上也满是郁闷之色,他堂堂兽营的兽王,结果这么轻松的就让人给收拾了,要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宋阳就在几人旁边,此刻听着巴郎这话,不由感到熟悉。他俩的遭遇咋这么像呢!
这样一想,宋阳感觉自己后脑又隐隐作疼起来。
赵子武看着向羽冷哼一声,再次坐下,他对自己比向羽提前出来感到很是不满!心中暗自憋着闷气。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太想赢向羽找回自己的面子了。
向羽不理会赵子武的冷哼,哼什么哼?你个哼哼子!
他比赵子武坚持的时间久,他就是赢了!又赢了赵子武一次,人生还挺寂寞的,像那纤尘不染的白雪一般,除了白和冷,一无所有。
说起寂寞,苏卫呢!?
向羽四处看了看,寻找着苏卫的影子,赵子武和廖勇都在这里,就差苏卫了!
四周都看了一圈,向羽脸色一沉,苏卫怎么没在这里!
赵子武似乎是知道向羽在找什么,脸上忍不住露出一抹冷笑。
自己没能赢下向羽,这是遗憾,但现在看着向羽那低沉的脸色,也不知为啥,他心中一阵暗爽!
不对!这种心态不是他该有的!
赵子武立马警醒自己,他必须要亲自打败向羽!
这样一想,赵子武再次平静下来,看了一眼向羽后,闭目养神。
“秃子,你这谁打的?下手也呸狠了!”
看着张冲脸上的红肿,蒋小鱼就是有些感叹。张秃子,你也有今天!
正说着,林子传来了动静。
穿着藏蓝色军装的苏卫从林子走了出来,手上不知拎着个什么玩意,远远看去脸色不是很好看。
不过在看见沙滩上的向羽赵子武几人后,脸色却又是稍稍回缓。
“向羽,赵子武,廖勇。”苏卫冷冷地念了一遍三人的名字,几人旁边的宋阳听到后目光微微一闪。
“呵,没想到你们这么不禁打!”
一向寡言少语的苏卫难得的说出了一句打脸嘲讽的话,这并不是他的原创,而是刚才的一个蒙面人对他说的。
苏卫也是倒霉,之前听到蒋小鱼的惨叫声后,他拎着棍子就打算去看看。
虽然陈煜说了不能互相帮助,但毕竟都是战友,真若是遇到了危险,那这种规则说不得也得抛弃。
不过没走上多远,苏卫就是遇到了从那边走来的柳小山和邓久光,两人的头套当时也已经再一次戴上。
话没多说,苏卫上去就是开打,这是艺高人胆大的表现。
打着打着他就想对柳小山用十字固,也就是原来的轨迹中对付向羽的那一招。
不过柳小山不是向羽,苏卫没能固着柳小山不说,反倒是让柳小猛地一下给摔到了地上。
当时差点把胆水都给他摔出来了,三两下被柳小山给狠狠收拾了一顿。最终便是灰溜溜的出现在了这里。
至于他手中拎着的,是他在回来时碰到的一条毒蛇,看他虎落平阳,便是想要沾沾便宜,结果被苏卫给一刀枭首。
他苏卫也是有着蝰蛇的称号的,蝰蛇好歹也算是毒蛇中的蛇王之一,哪是随便来条蛇都可以挑衅的。
“呵呵,蝰蛇苏卫,你这还真是跟蛇有缘呢,可惜还差只老鼠,不然倒是可以凑成一窝了。”宋阳一向自诩自己不比向羽赵子武几人差的,苏卫刚才只说了向羽、赵子武、廖勇三人的名字,让他有一种被无视的感觉,心中有点不爽。
苏卫心情正不痛快着呢,听到这嘲讽的话,脸色一黑,一眼就是瞪了过去。顺手之下,手中的蛇尸也是一下甩了过去。
“你干嘛!”宋阳被飞来的蛇尸吓了一跳,他可是听说过蛇死了都还会咬人的,直接是从地上被吓得弹了起来。
“哼!”一声冷哼,蔑视意味十足。
苏卫对宋阳的表现不屑一顾,连一条无头死蛇都怕的人,还不配让他生气。
宋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目光恶狠狠的盯着苏卫,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