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月上中天。
通往汉州的官道之上火把通明,将周围的环境照耀的犹如白昼一般明亮。
柳明志神色愕然的望着头顶之上被照射的清晰无比,迎风飞舞的龙鹰旌旗,目光复杂的望着一脸倦意的苏柏青。
“骁……….骁果卫苏柏青?”
神色疲倦,精神不佳的苏柏青听到柳大少的称呼虎躯一震,眼眶微红着点点头,强忍着大腿内侧磨出的伤口翻身下马单膝跪在了柳明志的战马下。
“骁果卫先锋营昭武校尉苏柏青参见大帅!”
柳明志将手中的火把递给了杜宇,翻身下马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苏柏青,又望了望右侧神色困乏的龙鹰骑五万兵马,最终将目光定在了苏柏青身上。
“你现在是龙鹰骑的大将军?”
苏柏青脸色怅然的点点头:“回禀大帅,末将苏柏青正是龙鹰骑的大将军。”
“当年末将追随大帅西征,靠着大帅的福泽一路杀敌立功,有幸被骁果卫东方明大将军举荐京师入武将职,训练五万龙鹰骑弟兄!”
“如今国战,末将有幸被陛下册封为龙鹰骑大将军,前来与大帅合兵。”
周宝玉脸色激动的望着跪在地上的苏柏青,他也是出自骁果卫的将领,当年西征之时,苏柏青正是他麾下的得力干将之一,数年不见,他还以为苏柏青已经饮恨疆场了呢。
周宝玉本想下马寒暄,可是见到柳明志复杂的脸色周宝玉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三十万新军迟迟没有合兵,周宝玉身为柳明志身边的大将之一,再清楚不过柳明志心中积攒了多大的火气。
周宝玉开始暗衬着,待会要是大帅翻脸,该如何给自己这位昔日的老兄弟求求情。
柳明志能叫出苏柏青的名字,就说明苏柏青当年在柳大少心里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想起了当年苏柏青在西征战场之上奋勇杀敌,英勇无畏的场景,柳明志闭上眼眸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苏柏青,既然你在本帅麾下效力过,应该知道本帅的治军之令!”
苏柏青一愣,认命般的点点头。
“军令如山,令行禁止。”
“一违令者杖责二十!”
“二违令者杖责三十,职降三级,罚饷半年!”
“三违令者,斩立决!”
柳明志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悲痛的看着苏柏青。
“本帅告诉你们再一再二不再三,可是本帅发给你们的告急文书,不下十封了吧!按令当如何?”
“斩……..斩立决!”
“对啊,斩立决!”
柳明志轻轻地抽出自己的天剑,架到了苏柏青的脖子上:“兄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刘青川一干苏柏青的将领望着柳明志,目光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想起苏柏青之前的命令,最终垂下头闭上了眼睛。
苏柏青感受着脖子上冰冷的天剑默默的摇摇头:“末将苏柏青无话可说,甘愿领罪,请大帅赐死。”
“大帅,剑下留人,苏柏青既然在大帅麾下效力过,自然知道大帅军令如山的治军之法,既然如此,他无法及时合兵,肯定是有原因的,请大帅查明其中原委,再行发落!”
苏柏青睁开眼睛,看着开口求情的周宝玉眼眸一红。
“大将军!”
柳明志望着周宝玉一瘸一瘸小跑过来的动作,握着剑柄的手臂发颤了起来。
“宝玉!你………….”
周宝玉痛惜的望着苏柏青,将目光转向了柳明志:“大帅,当年跟在你身边征战沙场的老弟兄没有多少了,就算让柏青死,也让他死在疆场之上吧!”
“末将求你了!”
“求大帅开恩!”
“求大帅开恩!”
“求大帅开恩!”
柳明志望着跪了一地的将领有些发愣,柳明志认识苏柏青,他们自然也认识这位昔日的老弟兄,自然开口求情起来。
“老哥哥们,苏柏青当不起啊,苏柏青当不起啊!”
柳明志望着失声痛哭起来的苏柏青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收起了手中的天剑。
“你还有一次申辩的机会,不过要等战事结束之后。”
苏柏青一怔急忙抱拳:“末将苏柏青多谢大帅!”
柳明志收剑入鞘,环视了一周,眼神有些迷惑:“怎么只有龙鹰骑,麒麟卫呢?”
“回禀大帅,麒麟卫……….麒麟卫………..末将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但是末将还是要说,新兵之所以无法及时合兵,其中麒麟卫大将军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在麒麟卫到了何处,末将也不清楚!”
“各种原委末将等战事结束会一一汇报大帅。”
柳明志眉头深凝了片刻:“那就等战事结束之后再说吧。”
“众将听令,随本帅北下汉州,围剿敌军!”
“吾等得令!”
柳明志麾下的兵马加上苏柏青五万龙鹰骑再次朝着汉州奔袭了过去。
天色放亮多时,云阳,南宫晔面面相觑的望着寂静无声的汉州城外。按照时辰来说,金国兵马这个时候早就应该冲杀突围而来才是,为何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南宫帅,怎么回事?难道金国人认命了不成?”
南宫晔脸色凝重的摇摇头:“应该不会,完颜叱咤他们两个绝对不是轻言放弃的这种人,做了这么多年的对手,本帅太了解他们了!”
“既然如此,为何没有一路兵马传来金国兵马突围的消息!”
“本帅也不敢断言,等斥候的传书吧,汉州就这么大点地方,金国几十万兵马总不至于凭空消失了吧!
天色刚刚亮,或许金国大军那边出了什么岔子!”
云阳无奈的点点头。
“也罢,一千两百路斥候昼夜侦查,金国兵马除了长翅膀飞出去,否则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汉州境内!”
“报,启禀两位大帅,斥候传书,金国兵马连夜朝灵州方向撤退了!”
两人愣愣的看着亲兵,回过神来急忙取出地图翻看了起来。
南宫晔愕然的看着地图:“老帅,这是什么打法,怎么越大越往南了?这不是等着被咱们合围起来吗?”
“不好说,师出反常必有妖,马上传书柳帅,看他那边是什么情况!”
“好!”
汉州官道之上,呼延筠瑶神色迷茫的看着手中的纸条,若不是身后的宋清部几路兵马穷追不舍,呼延筠瑶都打算好好的停下了思考一下了。
呼延筠瑶回过神来,将纸条递给了一边的二哥呼延玉。
“二哥,你快看斥候传来的情报,完颜叱咤他们两个老狐狸这是疯了吗?不往外突围就算了,反而领兵往大龙的腹地撤退,这不是等着被大龙兵马给包围起来吗?”
呼延玉接过情报翻看了一下,神色与小妹一样,同样迷茫了起来,实在搞不懂金国兵马的用意。
大龙三十万新兵正昼夜兼程的赶来合围,这个时候你反而深入大龙的腹地,这不是白白的送死吗?
“臣也搞不懂完颜叱咤他们的用意,纵然是反其道而行也不该如此吧,反倒大龙兵马的包围圈之中,这不是得了失心疯吗?”
“难道他们不清楚大龙兵马现在巴不得他们被围困在北疆之中吗?”
“咱们怎么办?金国兵马这一后撤,咱们别说祸水东引了,反而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将自己白白的送到大龙兵马的包围之中。”
“快想个办法吧,汉州是不能继续去了,前有狼后有虎,再去汉州,咱们将会先金国一步覆灭在大龙的包围圈之内!”
“反其道而行也不该如此!”
呼延筠瑶揉着满是尘土的下巴嘀咕了一遍二哥的话语,神色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之后呼延筠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二哥你说完颜叱咤,耶鲁哈他们两个像是那种白白送死的人吗?若是他们想要白白送死,就不会率领金国的兵马撤军回国了!”
呼延玉怔神了一下,惊异的看着小妹饱含深意的神情:“你是说,完颜叱咤他们找到了一线生机?”
呼延筠瑶微微摇头:“他们找没找到一线生机本汗不敢确定,但是只要知道他们不是白白送死的人就行了。”
“他们无论因为任何原因前去灵州,都不会是去送死,既然如此,咱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如就跟着他们的脚步去灵州!”
呼延玉想不到小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脸色登时为难起来。
“大汗三思啊,好不容易突围出来,再去灵州岂不是又要陷入他们的合围之中。”
呼延筠瑶望着神色犹豫的二哥,目光冷静到波澜不惊,仿佛当初那个无惧与任何人一战的大可汗又回来了一样。
“二哥,除了这样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正如你所说,如果继续前往汉州,咱们将比金国更先覆灭,既然如此为何不死马当成活马医呢?”
“咱们不相信自己,起码该相信完颜叱咤他们两个不愿送死的人。”
呼延玉思索了一会重重的点点头:“臣全听大汗的命令!”
呼延筠瑶取出令旗毫不犹豫的挥挥手:“传令三军,转道灵州!”
日头高升,接到鱼那样他们传书的柳明志望着纸条上的内容,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
怎么会这样,兵力薄弱之一的地方怎么会被完颜叱咤他们给得知了呢,这可是宋清,程凯,乃至姑墨蓉蓉这个同床共枕的佳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啊!
“大帅!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明志略显失神的收起手中的书信:“传令三军,火速朝着崇州集结!”
“崇州?”
“对,崇州!”
“传书左右两路兵马,让他们朝着鼎州集结,尤其是鼎州城外的水鸣涧要布置一处不低于十万兵马的防线!”
“不要问为什么,传书就是!”
“得令!”
“众将听令,随本帅朝崇州集结!”
程凯他们望着没有了那种胜券在握模样的柳大少,很识趣的没有开口,默默的纵马跟在柳明志身后纵马朝着与敌军毫不相干的崇州奔袭而去。
数日之后,斥候不间断在北疆各府奔袭穿插,天上的金雕鹰隼也从未断绝过。
柳明志麾下的一干大将逐渐的发现自己大帅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起来。
有种被人处处猜透却无可奈何的感觉。
柳明志紧紧的揉捏着太阳穴,望着手中最新的传书内容脸色有些阴沉。
“奸细?奸细也不可能知道本帅心中想什么啊。”
“处处被敌人料中先机,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